「哼,要是大哥易趣跟來,老頭子嘴樂的都會合不上,那有功夫給自己白眼」。赤曉擰著小嘴,一嘴的怨氣。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次日,玄靈殿傳出迅息,聖海城城主易絕要親自護法,接引靈域靈使。

蟲域深處,青岩四野,嶙峋的映著青茫茫的石光,淡淡的咒氣,從青石間升起,連接著天域的浮雲。

一道不起眼的珠光混在青石間,恍惚的慢慢的飛行,珠光實在不起眼,不經意會認為是晨陽冰凝的一滴露水,被風兒吹落。

珠光時隱時現,時快時慢,穿行在淡淡的咒氣中,似在尋覓而行。

百裡外,赤霄儒雅的盤坐在淡青色梭形聖器上,身側跟著拉著圓底平頭鏈晶錘的雪奴,噘著高高的大厚嘴,似在睹著氣。

「主人,走了這麼遠,還不見蟲子,還是回去吧」!禁識奴碎嘴子說道。

赤霄目不轉睛的盯著懸在胸前的「九魂珠」。

一晃進入蟲域十載,卻未能找到「萬古咒蟲」蹤跡,就是連零星的咒蟲都未尋到。不僅是雪奴急了,赤霄早就急得火燒喉嚨,整日的睡不著,瞪著布滿血絲的眼睛盯著尋覓蟲蹤的「九魂珠」。

「九魂珠」內,困有兩隻獸魂,此獸為劍齒獸。有極強窺味覺神識,別看赤曉窺味覺神識大圓滿,能嗅出千里處的異味,但與劍齒獸魂識相比,赤霄自嘆不如。

一路來,赤霄就是依靠劍齒獸的強大魂識,嗅得泰阿的氣息。赤霄之所以不顧安危深入蟲域,就是因為泰阿的魂息不弱,「九魂珠」能嗅到泰阿遺留在青石間的血氣。

赤霄感到詭異,「萬古咒蟲」如此的兇殘,為何會退縮這麼遠。這一路,赤霄奔得可不慢,「九魂珠」一息嗅得一千五百里。赤霄架「千里梭」追出千里。

一晃十載過去,竟然未能找到咒蟲的影子。赤霄急得嘴上起了一圈的水泡,如此追下去何時是個盡頭,難道「萬古咒蟲」退回了蟲穴?

赤霄越想越怕,越怕越急,碎嘴子禁識奴嘟囔個沒頭,氣得赤霄想一把掌拍死雪奴,又下不了手,拍他就如拍自己一樣。

嘶!赤霄眉頭皺起了疙瘩。凝目盯著閃著青光的「九魂珠」。

「有咒蟲」!赤霄心頭一緊,緊張的不得了。

「雪奴,去探路」。

禁識奴咧開長瓢嘴,嘟囔著:「又是我」。

咣噹噹!一溜寒弧消失在天際,只留下凝眉神識的赤霄。

千里之外,鳳影如流星一般,展翅滑過天際。急風掠影中,一滴紅影甩落。鳳影尖喙猛的一伸,回首銜住紅影。尖喙剛要收。

碧空伸出尖尖的青紅骨刺,瞬間斬出一道長長青縫,青色刺光直斬喙嘴脛部。

鳳影一個半旋身,急遁的鳳身上打出一道粉光。不歪不正的打在刺鋒上。爆聲四起,一股子鳳火燃上空域。刺鋒嗡鳴一聲,消失在虛空中。

尖喙啄著紅影掠出數百里,跟著又是四道骨刺,尾隨著的紅影刺來。

嗖,鳳影上飛出數道羽盾,在空中化出無數的羽影。

嗵!鳴鼓似的聲音回蕩空曠的石峰間,有如悶雷落在山澗,震得石峰退去數十里。

鳴聲未落,兩隻赤紅鱗甲咒蟲遁出虛空,十道刺芒斬向飛旋的鳳影。

鳳影閃出一道鳳環,瞬間擴大十餘里。

咔嚓!十道刺芒釘在鳳環上,環體陣陣的嗡鳴,裂開幾道細長的裂縫。一閃落回鳳影上。

鳳光一遁,碩大的七彩頭金鳳遁停在空域。鳳身上坐著三位鳳女,當首是一位白色羽甲鳳女,手持鳳翎長劍,一手半捂著小腹,滴滴鮮血從指縫間滲出。

白色羽甲鳳女面色雖然微白,眉宇間卻凝著殺氣,鳳目如火,緊緊的盯著遁在空中的赤紅鱗甲咒蟲。

身後兩位鳳女,體形嬌小,境界卻不低,都是化識六階鳳女。手持鳳翎,緊咬鳳牙,分兩側扶著白甲鳳女。

「鳳祖!我和鳳鷺擋住二蟲,你先走」。羽甲微亂的鳳女嘴裡咬著一縷黑髮,凶神似的嬌呵道。

吱吱吱!二隻鱗咒尖鳴著,似嗅到血腥味,興趣的不得了。

「不用,此處已經遠離蟲窩,我三鳳合力有希望斬殺二蟲」。白甲鳳女嘴角不停的抽著,透體的疼痛,令微白的俏面輕輕的抖著。

「鳳祖,你傷勢太重,不能再動真氣」。鳳鷺臉色熬白嚇人。

鳳鷺心裡明白,能逃到這裡,已經不容易了,數萬鳳者血戰數十載,最終還是讓「萬古咒蟲」擊潰,被沖得四分五裂。

鳳祖帶數十隻族鳳,一路血戰,如今只有他們三鳳逃出蟲陣。想想那血色的「落鳳坡」。鳳鷺怒顏時,也禁不住鼻子一酸,淚滿鳳目。

「沒事」。白甲鳳女抬起血手,理了理散亂的秀髮。手中鳳翎劍甩出道道羽光。

二隻鱗咒,六隻血目盯著白甲鳳女的腹部,一溜溜長涎流出數丈長。吱吱吱的叫個不停,骨刺一挑,十道刺光斬破天穹。

三位鳳女臉色一變,鳳影一虛,化成三隻金鳳。

鱗咒的境界不可小視,鳳祖鳳鵹親率的鳳族精英,之所以會戰的如此慘,就是因數只鱗咒困住鳳鵹,使鳳族戰隊無首。

只可惜鳳族擅戰的鳳祖不多,鳳域陷落後,各鳳祖都帶本族鳳者遠逃邊域。只有鳳鵹獨自血戰,雖然殺得咒蟲見到鳳影,舉目驚寒,但終因寡不敵眾,孤鳳難鳴。

鳳鵹雖然血拚殺出蟲圍,卻身受重傷,能逃到這裡實屬不易。 洞穴中的空氣很是潮濕,地上也長滿了濕滑的青苔,踩上去滑溜溜的,有種令人極不舒服的觸感。

沒了清潔咒的輔助,略有潔癖的艾莉絲只能在蓮燈的照耀下,小心翼翼地躲避著四周的苔蘚類植物。

至於那身被踩髒的青衣,早就被她換了下來放入了空間里,上面的鞋印清晰分明,指不定能給她帶來什麼意外之喜。

當然,她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找到出去的方法,至於幕後之人究竟是誰,不是她目前所該思考的事情。

不過,敢算計她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寒潭看著不大,洞穴卻延伸得極遠,艾莉絲走了許久都沒有走到盡頭,空氣卻更加陰冷起來。

她心中明白,她大概是踏入高階空間法陣了,能延展拉伸的空間法陣,移山倒海,遮天蔽日,都算得小菜一碟。

正感慨著,艾莉絲卻忽地覺得心頭一熱,小腹處驟然升騰起一絲燥意,酥癢的感覺瞬間從心底升騰,蔓延上四肢百骸,連周身的溫度也跟著升高起來,令她整個人在陰寒的洞**,散發著不正常的春意。

什麼情況?

魔法感知力洶湧而出,迅速探查起自己的身體情況。

「靠!」

當看清目前的身體狀況之後,艾莉絲就算脾氣再好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她原以為那滿身的鞋印子已經夠低俗沒品的了,可她實在沒想到,這幕後之人竟然用了更為低俗的…春藥!!

是了,風莫憐口中不是凡物的極品丹藥,就是艾莉絲口中的春藥——極樂丹。

葯如其名,能夠在不知不覺之中讓人飄飄欲仙,抵達極樂之境。

雖說叫極樂丹,但此葯並非丹狀,而是一種極其微小的粉末,沒有味道,藥效發作前會有一段潛伏期,但一旦發作卻是又凶又急,須得男女交合才可化解。

艾莉絲現在就已經感覺到了陣陣的虛弱感和體內源源不斷的燥熱氣息,即便是在這陰寒的洞穴之內都沒有半分消退的跡象。

這樣下去不行。

她手裡並沒有消除藥效的藥劑,而且極樂丹雖統分為春藥大類,可藥效原理卻不同於其他的春藥,還得好好研究過後才能配製相應的藥劑,但她現在,根本沒有那個時間。

感受著體內洶湧的火意和洞穴深處的陰寒,艾莉絲銀牙一咬,向著洞穴深處跌跌撞撞地跑去,極樂丹雖無葯可解,但寒意多少能夠延緩藥效發作,給她的配置爭取更多的時間。

「媽的,最好別讓我知道是誰幹的,不然我誓不罷休。」

咬緊嘴唇,艾莉絲漆黑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殺意,無論這幕後之人究竟是誰,目的為何,都已經觸到了她的底線,無論是誰,她絕對不會放過。

昏沉感愈發強烈,長指狠狠嵌入掌心,在瀰漫而起的血腥氣中勉力保持著清醒,不遠處,漸漸有了清晰輪廓的寒窖,成了艾莉絲心底僅存的希望。

近了,更近了,只要進入寒窖,她就有七成的把握壓製藥效,給自己找到解決辦法爭取時間。

只是艾莉絲剛一踏入寒窖,就覺得腦中「嗡」的一聲炸裂開來。 「你中毒了。」

這是少年看到艾莉絲后開口說的第一句話,稚嫩的聲音有著超出年齡的清冷,不似軒轅澈的天真,也不似瀟瀟的軟糯,帶著一股獨有的淡漠與疏遠,傳入艾莉絲的耳中很是好聽。

但艾莉絲卻在聽到這句話后瞬間冷了臉。

「你跟他們是一夥的?」

原本是極為冷厲的一句話,卻在極樂丹的藥效催化下,生生增添了一絲媚意,這讓她有些莫名的羞惱。

「不是。」少年清清淡淡地回應著。

艾莉絲眉頭一皺,止了聲,眼睛卻直直地盯著孱弱少年,試圖在少年的臉上看出哪怕一絲心虛退縮之色。

可是沒有,少年面色平淡,眸底一片澄澈,絲毫不懼艾莉絲的打量,似乎剛才的話只是闡述一個事實,而跟他沒有半分關係。

「那你是誰,又是怎麼知道我中毒的?」

見少年不似撒謊,艾莉絲也緩和了聲音,但指甲卻依舊狠狠地嵌入掌心,試圖用疼痛來緩解愈發迷離的思緒。

「我叫慕月笙,我看到的。」

「月笙,是月下笙簫么?」不知怎的,艾莉絲忽然愣愣出聲,一句莫名的話便問出了口。

「不是,是月半笙離。」微頓后,慕月笙緩緩說著,語氣里卻夾雜了些不知名的情緒。

「哦,那你說的看到的,又是怎麼回事?」晃了晃腦袋,把莫名其妙的情緒拋至一旁,艾莉絲回歸了正題,只是言語間的媚意卻直線上升,意識也有些模糊。

「你體內的藥效發作了,需要立刻解毒。」沒有回答艾莉絲的問題,慕月笙看向艾莉絲緋紅的臉龐和滲著血意的掌心,抿唇提醒道。

「我現在沒有分析血液可用的器具,恐怕來不及了。」慕月笙所說的艾莉絲自是明白,不過她在進入寒窖之後才發現,自己先前對著這春藥的判斷還是偏低了。

以她現在的器具條件,根本不足以分析出這葯的成分,更遑論配製出相應的藥劑用來解除了,而煉丹…她的煉丹術還沒有藥劑學的等級高,更是無法應對這麼棘手的丹藥。

至於另一種解毒方式…艾莉絲從一開始就沒有往那方面想過。

別說她現在心中有一個模糊影子的存在,就算是沒有那個人的影子,她也絕對不可能因為中了春藥就隨意與人苟合,若是那樣,她寧願死。

「我可以幫你。」 重生民國:戰少,我有喜了 慕月笙忽地開口。

「什…什麼?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你能幫什麼?你…你想都別想!哎哎哎,你鬆手!」

艾莉絲聽清慕月笙的話之後瞬間驚悚了,what?他幫?他怎麼幫?不會是…?

「你在胡思亂想些什麼?我的屬性是木屬性,且覺醒了毒屬性分支,這點藥效難不倒我,只要你別亂動。」

慕月笙按住艾莉絲的胳膊說道,說完便控制著艾莉絲轉了個身,雙手緊貼後背,閉上眼睛,將意識探入艾莉絲體內,利用自身屬性壓制分解著藥效。

「哈?」

被一個六七歲的孩子訓斥「胡思亂想些什麼」的感覺有點微妙,那句「這點藥效難不倒我,只要你別亂動」更是不像出自一個孩子之口。

感受著後背上骨節分明的手掌,艾莉絲一時竟有些發懵。 ?鳳鷥、鳳鷺一舞鳳翎,微白的麗容凝起冰色。看得出族祖殺心又起,以二鳳女戰力不足以擋住鱗咒。看著殺氣騰騰的族祖,只得拚死一戰。

「哎呀!終於找到大蟲子了」。破鑼爛鐵聲響起,咣噹聲夾雜在其間。禁識奴拉著平頭圓底的鏈晶錘遁出空域。

這聲吆喝不禁把鳳鷥等鳳者嚇了一跳,鱗甲咒蟲也嚇得青鱗乍起,竄出數百丈遠。

吱吱吱!鱗甲咒蟲驚鳴數聲,瞪著血目盯著拉著鏈晶錘的禁識奴。

「叫你個頭,你才從石頭中蹦出來的」。禁識奴抖著錘影兇巴巴的罵道。

吱吱吱!蟲鳴聲變得尖厲起來,十根骨刺舞沒了影,一溜咒氣從螯齒間噴出。

「罵的就是你,怎麼的」。禁識奴變本加利的罵得更加的起勁了,大顆大顆的吐沫星子飛濺在空域。湧來的淡淡咒氣化成白瑩瑩的冰霜落下空域。

鳳鵹三隻鳳女被突如其來的變顧,弄得一愣一愣的。剛才神識聚焦在鱗咒身上,竟然沒發現那兒竄出一隻雪怪。這雪怪似曾相識,一時有點蒙,想不出在那兒見過。

兩隻鱗咒境界雖然可怖,嘴卻笨的如豬,被雪怪罵得哼哼兩聲,只剩下漫天的火氣。氣得直了眼的鱗咒尖鳴一聲,撩起青紅骨刺。

唰!禁識奴拉著鏈晶錘逃到鳳鵹身後。「鳥兒,啄他」。

鳳鵹鳳目一瞪,心裡這個氣呀!「那來的雪怪,這麼不識識務」。

鳳鵹雖然氣不打一處來,臨戰也不敢大意。鳳翎劍一抖斬向空域,數十道鳳芒琉光化成急馳的驚鳳斬向飛來的骨刺。

鳳鷥、鳳鷺掃了眼身後跳馬猴子似的叫囂的雪怪,真是有點氣不打一處來,這那是來幫忙,明明就是惹了一屁股騷,就躲事了。

「鳥兒上,打,狠狠的打,我家主人赤霄立即就到」。禁識奴掄著鏈晶錘擋著腦袋,躲在三隻鳳女身後。

鳳鷥一聲嬌呵,鳳火琉光飛旋於空,有如流星一般擊向另一隻鱗咒。

鳳鷺手中鳳翎一揮化出無數羽光,瞥了眼禁識奴,罵道:「怪物,別叫囂,快出手」。

「轟」!鳳影凌空,反噬的光波將鳳鵹震退了數步。猛得捂住腹部,一股的血水噴出。

鳳鷥、鳳鷺被震得飛出戰團,臉上流下一溜驚汗,再看戰甲,長長的白痕險些破甲而入。

「我暈」!禁識奴罵了一句,拉著鏈晶錘,跑沒了影。

「主人,快來幫忙,這兒有蟲子欺負鳳女了」。禁識奴撕心扯肺的吼道。

數百裡外的霧域里,赤霄都氣吐了血,見是鳳女被追殺,正幸災樂禍。「死雪奴又給老子添亂子」。

赤霄窺視到鳳鷥,氣就不打一處來,上次在褐血山脈邊緣,就是鳳鷥設陣害他,莫明的中了鳳毒。赤霄都想倒打一耙子。

突然,赤霄打了個激靈。

被兩隻鱗甲咒圍困在戰團中心鳳鵹不經意的掃來一眼。

「騰」!赤霄臉兒熱血上涌,一股子豪氣衝天而起。手中「九魂珠」燃起一縷黑色的火燃。

一道火影連閃數下,遁落遠域的戰團中,三道劍紋化出縷縷寒光飛斬向骨刺。

刺芒瞬間穿過劍影,擊在火影身前「羽葉清絲盾」上。一道清煙爆開,火影被震出戰團。

骨刺未等收回,兩隻呲著長牙的劍齒獸撲殺來。呼!一股魂識驚火撲向鱗甲咒蟲。

魂火飛燃,燒得鱗甲咒蟲身外的咒氣啪啪的爆響。

兩道骨刺迎面擊在劍齒獸獠起的大牙上。噴著魂火的獸影,咆哮一聲,飛出戰團外。

鱗甲咒蟲還沒來得及喘息,聖影一閃,一位白袍儒雅聖士手持「三峰噬血刃」斬向咒蟲。

刃光閃出三道鋒芒,似凝血的寒鋒斬破虛空。

鱗甲咒蟲骨刺一收,未接鋒芒,反而驚退數十丈。瞪著血目瞥著噬血鋒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