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傳說天道院敢來,也是一樣有來無回!」黑暗中冷冷的聲音響起,說道:「到時候,自會有人對付他們!」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好,到時候姓李的小鬼就是我們的瓮中之鱉,就算他大賢轉世,也唯有一死!」虎嘯太上皇不由興奮地說道。

「只要我們虎嘯宗掌握有仙體之術、仙帝功法,憑著我們虎嘯宗的白虎地脈,未來我們虎嘯宗必能大興!」黑暗中的陰冷聲音冰冷無情,讓人聽之不由毛骨悚然。

聽到這樣的話,虎嘯太上皇也不由心裏面為之激蕩,雖然他們虎嘯宗是人才輩出,但是,終究無法與帝統仙門相比,虎嘯宗缺乏帝術這一級別的功法。

現在若是能活捉李七夜,那麼仙體術、天命秘術都是手到擒來,想到這一點,都讓人為之興奮。(未完待續……) 李七夜揚言要滅虎嘯宗,如此囂張的話在東百城一下掀起了驚濤駭浪。

「欲滅虎嘯宗?」聽到如此霸氣的話,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傻眼,有人忍不住較真地說道:「虎嘯宗可是一流大教,祖基根為堅實,難於撼動,想要滅虎嘯宗,最低的條件也是大賢出手,這還必須是虎嘯宗還沒有老祖的情況之下!」

「是呀,李七夜雖然是兇悍,開口要滅虎嘯宗,這也太狂了一點吧。」不少人都紛紛猜測,有人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有人認為李七夜有援軍。

若是沒有援軍,在很多人看來,就憑李七夜一個人,那是根本不可能滅掉虎嘯宗的。

諸多人如此看法,這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事情,虎嘯宗能屹立到現在,當然是有逆天的手段,否則,早就被人滅掉了,更何況虎嘯宗傳說擁有四座凶墳,此乃是傳說中四大神獸死後的墳墓。

傳說虎嘯宗的始祖曾經以神血煉化這四座凶墳,使得這四座凶墳夯成了虎嘯宗的祖基,使得虎嘯宗掌控了這四座凶墳。傳說虎嘯宗的四座凶墳曾經是磨滅過大賢,甚至是困囚過建國封神存在。

「好大的口氣,初生牛犢不畏虎。」聽到李七夜如此囂張的話,有人冷笑地說道:「敢入虎嘯宗,便是有入無出,必死無疑。」

「待到月圓之日,便可見分曉。」也有不少的人抱著觀望的態度。

事實上,李七夜離開之後,虎嘯宗也曾派人慾追李七夜。可惜。他們都未能追到李七夜。都是空手而歸。

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李七夜並未遠離虎嘯宗,他只不過是圍著虎嘯宗的地脈繞了半圈,進入了另外一個地方。

如果說虎嘯宗的大脈如同一隻巨大的白虎,那麼,虎嘯宗山門所在之處,便是虎口!虎嘯宗整個山脈由南通北。南為虎口,北為虎尾。

雖然說虎嘯宗的大脈如白虎一樣兇悍,如猛虎下山,但是,作為虎口之處,作為祖地要塞的山河,乃是天地精氣充盈,乃是一片寶地。所以虎嘯宗在這片山河廣建道場,使得古殿樓宇林立!

不過,在這一條大脈的末端。也就是在虎尾之處,則是一片荒蕪。虎嘯宗的地脈末端如同虎尾。雖然說這只是一條虎尾,事實上也是綿長千里,乃是一片廣闊的天地。

只不過這片廣闊的天地乃是赤地千里,寸草不生,不止是人煙全無,甚至是連飛鳥難見,宛如是一片死地。

這片山河乃是天地精氣干竭,生機全無,所以,儘管此乃是虎嘯宗地脈所在之地,也依然是無人居住,虎嘯宗也未在此建立分舵。

李七夜帶著陳寶嬌她們深入這一片赤地,進入了這片寸草不生的山河。

「我們來這裡幹什麼?」當進入這片赤地之後,連池小蝶都忍不住問道。現在可以說是大敵當前,應該籌劃對敵之策,然而,李七夜卻偏偏跑到了這一片鳥不拉屎的地方來。

「找副棺材。」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總是要死人的,沒有棺材怎麼能行呢。」

莫說是李霜顏、陳寶嬌不相信他這樣的話,事實上就是連池小蝶都不相信他這樣的話,不過,她們都是十分好奇,但,李七夜不先說破,她們也只好一路跟著下去。

「千百萬里,滄海桑田,但是,總是有些東西不會變的。」踏入這片天地,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說道,最終,李七夜站在了一個巨大的乾枯湖泊之上。

「開——」當李七夜在這巨大的乾枯湖泊上走了一圈,最後,他識海泛起神光,只見一道法則衝起,剎那之間沖入了地下。

「轟——轟——轟——」在這一刻,大地轟鳴,巨大的乾枯湖泊裂出了,就像是一扇門戶一樣打開。

李霜顏他們一下子掉了下去,這把李霜顏她們嚇得一大跳,當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頭頂上的湖泊竟然已經像大門一樣關上了。

此時,李霜顏她們才看到自己站在一片大地之下,這片大地竟然有著無數的殘牆斷壁,無數倒塌的古殿神樓!

在這個時候,池小蝶他們才明白,此時他們是站在了一片廣袤的地下城之中,只不過地下城已經被毀,從無數的殘牆斷壁看來,這座龐大無比地下城是毀於可怕的戰火。

「這是什麼地方?」看到目所及便是殘牆斷壁,池小蝶他們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李七夜看了一眼這片天地,說道:「虎帝城,曾經一個古老而強大的存在。」

「虎帝城?這,這是什麼傳承?」李霜顏她們都不由呆了一下,不由面面相覷,她們都沒有聽過這樣的傳承。

事實上她們沒有聽過這也不足為奇,千百萬年以來,多少的大教疆國崩裂,多少的傳承在時間長河之中灰飛煙滅。

李七夜帶著李霜顏她們行走在這片殘牆斷壁之中,最後在一片碎裂的深谷中停了下來,此時大家的面前有一個大湖,雖然眼前這個大湖與地面上的大湖相比起來是小了很多很多,然而,眼前的大湖卻是波光蕩漾!

當站在這個大湖之中的時候,李霜顏她們都不由被震撼住了,眼前的大湖何止是波光蕩漾,簡直就是仙氣繚繞。

這不是湖水,這是天地精氣所凝成的天地精華!整整一湖的天地精華,這怎麼不讓人為之震撼呢,這整整一糊的天地精華,這足可以蘊養著一個大教疆國的地脈,為一個大教疆國夯下萬古難於撼動的基礎!

「這是什麼!」看到整整一湖的天地精華,池小蝶她們都被震撼了,如果在這樣的一個地方修行,修練一年所吸的天地精氣只怕是比外在吸一百年的天地精華還要多。

「鐺、鐺、鐺」然而,李七夜並沒有回答她們的問題,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手中已經從地下拉起了一條粗大的鐵鏈,隨著一陣鐵鏈聲音響起,李七夜已經開始拖動著鐵鏈。

「這是傳說中的飛鳳寶鐵!」見到這鐵鏈閃爍著神光,池小蝶她們都不由為之動容,李霜顏一下子認出了此鐵的來歷。

她不由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氣,以如此珍貴的寶鐵打造成鐵鏈,這是何等奢侈的事情。

在池小蝶她們都還在發獃的時候,李七夜竟然從湖中拉上了一具巨大的古棺來,巨大的古棺竟然也是以飛鳳寶鐵所鑄,更可怕的是,這古棺竟然被一層又一層的布下了封印,這封印極為強大,宛如真神鎮坐在這古棺之上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這古棺里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用如此強大的封印把它鎮壓,而且還是一層又一層的封印,似乎要把這裡面的東西完全煉化一樣。

「給我開——」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手結寶印,口吐真言,在識海深處浮現了一道法則,剎那之間,法則宛如一道寶鑰一樣瞬間沖了出來,一下子沖入了古棺之中。

「喀」的一聲響起,宛如是開鎖的聲音傳來一樣,在這個時候,禁鎖著古棺的一道道封印宛如是活了過來一樣,一道道的封印就像神鎖一樣轉動,一層層地解開。

「軋——軋——軋——」一陣陣沉重的開棺之聲響起,在陳寶嬌她們注目之下,古棺打開了,當看到古棺裡面的東西,他們都不由呆了一下。

古棺之內竟然躺著一塊石頭,正確地說,這塊不成規則的石頭看起來有點像石柱,只不過整塊石頭扁平,整塊石頭乃是紋路交錯,宛如是要交織成大道章序一樣!整塊石頭看起來是渾然天成,讓人難於挑出瑕疵來。

「千百萬的煉化,終於化盡魔性,返樸歸真。」李七夜輕輕撫著石頭,感慨地說道:「若不是虎嘯宗不知進退,不知死活,今日我還不會斷了他們的根!」

「這是什麼?」看到這塊石頭,池小蝶她們都不由發懵,無敵的封印,宛如是真神親自鎮壓,然而,只是鎮壓著這麼一塊石頭,這樣的事情說起來都讓人無法相信。

「地脈之根。」李七夜笑著說道:「虎嘯宗的白虎地脈能有如此的天地之勢,那也只不過是由此地脈之根造化而成。」

「地脈之根?」看到這麼一塊石頭,李霜顏她們都難於相信,不過,仔細看這塊石頭,也讓人覺得不凡,這塊石頭渾然天成,宛如是天地而生一樣,難於挑出半點的瑕疵來,這塊石頭不是寶石,但是,識貨人看來,那是更勝寶石。

「這片大地曾經是一個造化的大地。」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說道:「在古冥時代,這片大地曾經是生出了五尊生靈,其中一尊為主,另外四尊為仆。這五尊生靈得天造化,最後成就了無敵霸業,建立了虎帝城。這是一個龐然大物,曾經是稱霸東百城一段歲月。可惜,他們不自惜前途,自入魔道,助紂為虐,投於古冥!」

…………………………………………………………………………(未完待續……) 夜幕降臨,新的一晚到來,姚嬰給齊雍喂飯,之後又將他帶回房間洗漱了一番。

他一直都很聽話,並不抗拒,即便姚嬰用手巾把他的臉都搓紅了,他好似也沒知覺。

她覺得這種普通的刺激,他可能感受不到,能讓他有所反應的就是針刺了。

本來應當今日一早給他針刺的,但和羅大川離開了一天,都耽誤了。

蹲在床前,把他的腳都給洗了,姚嬰這才將水盆撤走。

隨後,又返回把他按在床上躺著,抽出長針來,再次施行每日都進行的扎針。

這幾日,她比較著重於他的兩條腿,而且,這兩日看到了成效,她認為非常有用。

盤膝坐在床邊,背對著床外,姚嬰抽出長針來,又看了看他的臉。

「還真乖。不過,這次最好不要踢腿,若是把我踢下去,有你好看的。」每次扎他膝蓋他都條件反射的踢腿,好幾次都差點踢到她。

別看他好像沒什麼力氣,又沒自主意識,但是腿長,飛起來那一下子把她撂倒輕而易舉。

將他的中褲挽上去,到底是從小習武,就算是現在沒什麼意識,但雙腿仍舊十分堅硬。

如同往日,她捏著長針,下針,眼睛都不眨。

那個被扎的人這次倒是沒踢腿,只是全身都好像抖動了下。

姚嬰眼睛一動,隨後看向他的臉,他卻不知何時閉上了眼睛。

幾不可微的皺眉,姚嬰隨後撤針。起身,懸在他上方,用兩指把他的眼睛撥開,之後又試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在他的脖頸上試了試脈搏。

好像沒什麼問題,她還覺得是不是這一下扎的太重,把他給疼暈了。

繼續下針,這一回他倒是沒怎麼抖動,只是腳趾頭看著有點兒奇怪。

姚嬰的手指在他腿上摸索,以為自己扎錯了脈絡,或是每日都下針,扎的有點兒多了。

對於正經的醫術,她是不會的,只是根據自己所想的來。

也沒準兒,是扎的次數太多了,會讓他覺得很疼痛的脈絡,刺激的太多,興許會起反作用。

坐在那兒想了半天,姚嬰放棄了繼續扎他的腿,把他的手拿過來放在膝上,今日便只扎手吧。

他的手被貫穿過,那種疼痛,也未必會及得上她這種扎脈絡時的疼痛。

燭火併不是特別明亮,姚嬰也格外的認真,她也擔心會下錯針。

扎完一隻手,又扎另外一隻手,最後扎完,姚嬰發覺他的手心都流汗了。

抓著他的手,手指順著他的手心輕撫,的確是他在流汗,不是她。

看向他的臉,他還是那閉著眼睛的樣子,好像睡著了。

「齊雍?」她喚了一聲,但是那個人並沒有回應她。

深吸口氣,姚嬰把他的手放下,之後蓋上薄被。

盤膝坐在那兒看著他,烏溜溜的眼睛倒映著他的臉,在她的眼睛里,他的模樣極其美好。

躺下,姚嬰盯著他的臉,一邊抓著他的手,輕輕地搬弄他的手指。

其實他這樣無法表達自己時,倒是給了她肆無忌憚的機會。

微微起身,挪到他身邊,枕在他肩膀上。他的身體真的很熱,也難怪那時齊加姚趴到他懷裡會睡得那麼好。

如果天氣寒冷,和他在一起,都不用想其他取暖的法子了。

呼吸間都是他身上的氣息,姚嬰抓著他的手一直拿到鼻子前來,深深地嗅了嗅,「還是好香啊。你這段日子也沒洗澡,我都沒辦法那麼周到的照顧你,你居然還這麼香。那時你臭不要臉的說這是自己的體香,如今看來,可能真是那麼回事兒。你一個大男人,居然還有體香,也是匪夷所思。」

把他的手背舉到眼前看了看,隨後咬了一口,沒有用太大的力氣,但也足以讓她覺得過癮了。

「肉價不同,若是把你按肉價賣,你肯定能賣到最貴的價錢。」捏著他的手仔細的看了看,她一邊感嘆,這自帶體香的人,和尋常人的價錢肯定不一樣。

她兀自的說了這麼多,也沒得到回應。倒是赤蛇憋不住了爬出來,一直爬到她的身上,意圖纏在她手上。

姚嬰把它拎起來,舉著看了看,之後就隨意的放在了齊雍的身上。

天價寵兒: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它扭動著身體,好似不太願意待在齊雍身上。不過,他也沒反對的把它趕走,它轉了轉,就自動的在他身上盤成了一圈兒。

黑夜寂靜,外面金隼也飛到別處去玩耍了。這山裡獵物十分多,正是它的天地。

枕著齊雍的肩膀,姚嬰也不知何時睡了過去。而那個一直一動不動的人也睜開了眼睛,緩緩地吐了口氣,之後微微側身,便瞧見那個睡得特別熟的人。

薄唇微彎,隨手把一直趴在他身上的赤蛇扔到床下去,也根本沒管是否會摔死它。微微起身,展開雙臂,將她抱入懷中。

她很是柔軟,大概是因為白天累了,他抱她的時候,她不是很情願的皺眉。

齊雍卻是根本沒有管那麼許多,攬著她,忍不住低頭在她額際輕吻。

片刻后,他才緩緩的把她放開,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他動作極輕的把她放開,然後繞過她下了床。

穿上黑色的勁裝,他始終寂靜無聲,順著後窗距離住在這裡其他人最遠的地方離開,融入黑夜,便沒了影子。

這一夜,姚嬰睡得還算安穩,只是覺得自己被什麼給包裹住了,因為溫暖,她生出一股這是齊雍懷抱的錯覺。

直至太陽跳出來,聽到了護衛起床做事時發出的聲音,她才睜開眼睛。

而醒來之後,便也知道為啥自己有一種被擁抱的錯覺,是因為被子纏在她身上。這宛南天氣很好,夜裡也根本無需裹得這麼厚重,她也因此而捂得滿身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