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老公,你抱我去洞房吧?」李桂花嬌羞道,這是他們小時候常做的遊戲。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江帆一把抱起了李桂花,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施展龍虎按摩秘術,片刻之後李桂花嬌喘噓噓,雙手緊緊地摟著江帆的腰。

在月色下李桂花滿臉羞紅,顯得格外嬌艷,她羞澀道:「帆,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桂花,你會好好待你的!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江帆道。

月光下,兩人在棗樹下忙活著,半個多小時后,李桂花喘息道:「帆仔,你就要了我吧!」

我靠!這小妮子真夠大膽的,這可是村裡的大棗樹下,白天可是人來人往的。江帆看到了不遠處的草垛子,那裡環境不錯!

抱起李桂花,江帆快步到了草垛,這是村裡稻草堆積成的大草垛子,直徑足足有六七米,江帆抱著李桂花鑽入了草垛里。

三下五除二,轉眼間李桂花變成了一隻白綿羊,害羞地躬著身體,雙手緊張地抓著稻草,臉上充滿了期待。

給讀者的話:

我每天按時更新,你每天按時砸磚投票支持! 「沒事,這件事跟你沒關係。」慕卿搖了搖頭,牽強的扯了扯唇角:「喬治,你去拿葯吧,我的手沒事。」

「你臉都白了還沒事?」喬治狠狠地瞪了眼慕卿,她怎麼就這麼願意逞強呢?

「我真的沒事,你先去吧。」慕卿抽回自己的手,眼底迅速閃過一抹尷尬。

看著慕卿逞強的模樣,喬治真的是又愛又恨,狠狠地瞪了眼慕卿,喬治終是無奈的走出了醫生辦公室。

真是個傻子,自己都傷成那個樣子了,還顧著別人的病!

不過也就是這樣一個傻子,令他放心不下,也不願意放手……

即使……她有了自己的愛人,他還是不願意放手……

想著,喬治忍不住嘆息一聲,他總說慕卿傻,其實他又何嘗不是一個大傻子?

自嘲一笑,喬治匆匆去藥房幫慕卿拿了葯,這才回到辦公室。

只是辦公室內,已經沒有了慕卿的身影,喬治不禁有些疑惑:「卿卿呢?」

「別找了,她剛剛被刁主任趕回家休息了。」司末脫下白大褂,抬眸看向喬治:「走吧,要不要去喝兩杯解解乏?」

「好啊。」喬治將葯交給婦人,隨即脫下了衣服,拿起外套離開了。

他們兩人離開后,刁明和顧念也沒有久留,各自下班回家了。

另一邊,城市的主幹路上。

一輛勞斯萊斯平穩的行駛在路上。

車內,慕卿靠在封時奕的肩膀上,封時奕則是小心翼翼的握著她的手,眼底滿是心疼。

「不是去醫院嗎?怎麼會傷的這麼嚴重?」封時奕心疼的看著慕卿。

「只是包的嚴重了點,其實傷的也不是很嚴重拉!」不想封時奕擔心,慕卿簡單的揮了揮手。

封時奕根本不信她的話,相處了這麼久,他怎麼可能不了解慕卿說謊的本事?

看著封時奕的眸,慕卿尷尬的扯了扯唇角:「嘿嘿,不要在意這些了,晚上我想吃袁記的糕點。」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封時奕忍不住白了眼慕卿,沒事就給他打哈哈,真以為他不知道她在故意打岔?

慕卿忍不住吐了吐舌頭:「完了,意圖被發現了。」

「你呀。」封時奕無奈的嘆了口氣,卻終是不忍心跟她真得計較。

用力的揉了揉慕卿的頭,封時奕冷聲吩咐道:「司機,去袁記。」

「是。」司機應了一聲,隨即調轉方向前往袁記。

路上,慕卿靠在封時奕的懷裡,疲憊的閉上雙眸。

「累了就睡一會,到地方我叫你。」封時奕溫柔的幫她揉著太陽穴。

「唔……其實還好,只是在想明天去福利院的事情。」說著,慕卿睜開雙眸,擔憂的望著封時奕:「你說我們會順利嗎?」

「卿卿,別亂想。」封時奕伸手彈了下慕卿的額頭:「會不會順利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幫你找到你的父母。」

聞言,慕卿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眼底滿是暖意:「恩!」

不再胡思亂想,慕卿靠在封時奕的懷裡,閉目小歇。

到達袁記的時候,封時奕赫然發現,懷裡的小女人不知不覺間,早就已經睡著了!

無奈一笑,封時奕不忍心叫醒她,索性開口道:「司機,下去買幾道招牌菜,動作輕一點,別吵醒了卿卿。」

「好的。」司機點了點頭,打開車門走進袁記。

車內,封時奕望著慕卿的睡顏,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他的傻丫頭……

夜色漸濃,市中心公寓。

卧室內,慕卿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眸。

漆黑的房間內,只有月光照射的一絲微弱光線。

慕卿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伸手摸了摸身邊的位置。

冰冰涼涼的……奇怪,封時奕呢?

慕卿狐疑的坐起身,掀開被子下了床。

推門走出卧室,赫然看到書房的門縫裡,還透著一絲光亮。

還再工作?慕卿眼底閃過一抹驚訝,悄然推開書房門,赫然看到封時奕認真忙碌的模樣。

認真專註的側顏令人不願移開目光,慕卿獃獃的望著封時奕,唇角微微上揚。

封時奕處理好一份文件,不經意間抬起頭,赫然看到門口的慕卿,不禁有些驚訝:「醒了?怎麼不進來?」

「怕打擾你。」慕卿邁步走了進去,眼底閃過一抹擔憂:「你一直在工作?」

「恩。」封時奕伸手握住慕卿的纖細皓腕,冰涼的觸感令他不禁蹙眉:「站了多久了?怎麼也不穿件衣服?」

「沒多久,而且我也不是很冷。」慕卿搖了搖頭,隨即看了眼封時奕面前的文件:「還要工作多久啊?」

「快了,還有兩本,你先去熱熱飯菜,湊合吃一點。」封時奕揉了揉慕卿的頭。

「那你呢?」

「我儘快處理完,然後陪你一起睡覺。」

「呸!不要臉。」慕卿不禁羞紅了臉,瞪了眼封時奕。

「我怎麼了?」封時奕故作疑惑的看這慕卿:「我只是打算摟著你睡覺,難道你想到了什麼不和諧的事情?」

「你!」慕卿頓時語塞,惱火的瞪著封時奕,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半晌,慕卿氣悶的別過臉:「我不理你了!」

氣惱的轉身走出書房,慕卿邁步來到廚房,將買回來的菜丟進微波爐。

看著慕卿的背影,封時奕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這個丫頭,脾氣被他寵的越來越大了!

不過這樣的慕卿,也真得是令他不願意放開手。

輕笑著搖了搖頭,封時奕拿起一側的文件看了起來。

如果想要明天陪著慕卿一起去福利院,他就得趁著現在把所有的文件都處理好,否則明天也不會消停的。

很快,慕卿熱好了飯菜,將飯菜端來給封時奕一起吃:「吃了飯再忙吧。」

望著慕卿的側顏,封時奕莞爾一笑,跟著慕卿一起吃了晚餐。

吃過飯後,慕卿幫著封時奕整理文件,將所有的類別分為輕重緩急的幾類。

兩人一起的忙碌之下,很快就處理好了所有的工作。

封時奕伸手摟住慕卿的纖腰,眼底滿是笑意:「難怪人家都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卿卿,你還真是我的賢內助。」 「桂花,別緊張,我會很溫柔的。」江帆溫柔道。

「帆仔,我怕,聽說女人第一次很疼的,你要輕點啊!」李桂花羞澀道。

「放心吧,經過這次后,你以後會喜歡這個運動的,我來了!。」江帆壓了上去。

李桂花一聲輕叫,開始了人類最原始的生產運動...

一個多小時后,李桂花癱軟在江帆懷裡,她臉紅紅的,江帆笑道:「怎麼樣,舒服吧?」

「去你的,開始疼死了,不過後來挺舒服的,怪不得我常聽到隔壁的張嬸晚上叫得歡,原來干這事這麼舒服。」李桂花小聲道。

「只要你喜歡,我隨時陪你做。」江帆笑道。

「你遲早要離開涼水村回東海市的,我怎麼辦?」李桂花憂鬱道。

「你就跟我一起去東海市唄,就住在我家裡。」江帆道。

「你那漂亮媳婦同意我住進去嗎?」李桂花道。

「她人很好,肯定同意的。」江帆道。

「我捨不得離開涼水村,也不習慣大城市的生活,我就不跟你去了,只要你心中有我李桂花就行了。」李桂花傷感道。

「桂花,你就跟我去吧,我會好好待你的。」江帆誠懇道。

「不了,帆仔,我還是喜歡農村裡自由自在的生活,還有喜歡衛生所的工作,那裡需要我。」李桂花道。

江帆沒有說話,他知道李桂花的性格,一但決定的事就是九頭牛也拉不回,算了,等走的時候再說吧。

「走吧,天快亮了,我們該回去了。」江帆道。

李桂花穿好了衣服,爬起身來,立刻哎喲叫了一聲,皺起了眉頭。江帆立刻明白的原因,手撫摸在李桂花的腹部,默念茅山修復咒。

「好了,沒事了。」江帆道。

李桂花起來后,鑽出草垛,走了幾步,果然不疼了。江帆送李桂花回家后,才回到村委會睡覺。

第二天早上,大家吃完早餐后,全部到了村委會,李桂花望了江帆一眼,想到昨天晚上在草垛里的瘋狂,臉立刻發燒。

梁艷坐到江帆的右手邊,李桂花則坐到江帆的左手邊,江帆望了大家一眼,他昨天晚上想了很久沒有想到一個有效的方法。

「大家想到了如何引誘水怪的方法沒有?」江帆道。

「我想到了一個好方法。」二狗子站了起來。

「二狗子,你有什麼方法?」李貴才不屑道。

「貴才叔,你別小看我,昨天晚上我可想了一晚上,終於想出了一個殺死水怪的方法,那就是用炸藥吧水怪炸死!」二狗子道。

「我以為是什麼好方法呢,水怪潛伏在紅楓湖底,你如何用火藥去炸呢?」李貴才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