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去!你可真是神出鬼沒,差點沒嚇死我。」夏丘拍拍心臟,正想著美事呢就被打斷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呵呵,抱歉了,我剛才在那邊遠觀夏兄眉飛色舞,神采飛揚,必定是有好事。偉人說的好,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所以我就過來和夏兄一起高興高興。」洛文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

「哪裡哪裡,只是今天財運擋都擋不住,本來尋思著今天沒啥事兒,帶著我的愛寵進山打個獵換個口味,天天吃食堂吃的我的辛巴都快吐了。結果偏偏有人想送點金幣給我辛巴改善下伙食,你說這是不是天降洪福?」夏丘一臉洋洋得意的道。

「那就先恭喜夏兄,賀喜夏兄!可惜了我那寶石和魔晶啊,看來是打水漂咯,哎。」洛文假裝嘆息道。

「哎呀!原來是洛文兄弟啊,哎,真是,你看這真是,上次贏了你這次又贏了我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夏丘假裝恍然大悟,驚呼道。

「繼續裝,也就能得意一下下了,嘿嘿。」 我的絕美冷艷總裁 洛文心頭好笑,調戲了一番對手讓自己更愉快了,心頭鄙視了一番自己的惡作劇,但是又為自己的毫無節操讚嘆不已。還一本正經的裝無辜:「還請夏兄的愛寵手下留情,不要把我的灰機打的生活不能自理,雖然它沒啥用,還浪費糧食,但是我把它從小帶大,還是有感情的。」

「呵呵,這個好說,我待會兒一定囑咐辛巴下手輕點,節奏慢點,讓一讓晚輩。」夏兄一口答應下來。

洛文調戲夏丘結束,灰機和辛巴已經就位,裁判看了下夏丘和洛文,兩人點頭表示可以開始了,於是裁判宣布了比賽開始!

辛巴看到是昨天的手下敗將,居然還敢再來捋自己的鬍鬚,頓時一個嘹亮的虎吼讓周圍人全都虎軀一震,完全能感受到它對灰機深深的藐視。而灰機則全神貫注,不敢有絲毫大意,雖然這次因為小白得到了加強,但畢竟才一天,灰機心頭也不是很有把握能戰勝辛巴。

首先出手的是辛巴,它想用最快的時間解決戰鬥,證明自己仍然是無可戰勝的,至少在這個比武場內。辛巴首先一個冰封大地釋放在了灰機的腳下,打算讓灰機失去平衡,接著準備連發三支冰槍結束戰鬥,但是才發第一支冰槍,就失去了目標,灰機呢?

在冰封大地剛釋放出來的時候,灰機就已經感受到了,上次就是這招然後就肉搏,所以灰機迅速又敏捷的閃開了這塊魔法影響範圍之地,朝辛巴腳下釋放了一個地刺,馬上接著在辛巴的左右釋放了兩個地刺,如果辛巴向左右挪動都會受到地刺的傷害。但是畢竟姜還是老的辣,辛巴感受到了腳下和左右的魔法波動並沒有跳離原地,而是在地刺出現之後釋放了凍結術,把地刺上空的水分子全部凍結了,然後輕鬆一跳,跳到了地刺之上的冰層上。

這種戰鬥本能讓觀眾老爺們全都拍手叫絕,而灰機的戰鬥經驗本來就少,有過的戰鬥還是和洛文等人在叢林裡面,在這種空間狹小的地方還沒有過經驗。

辛巴打了個響鼻,表達了下自己的藐視之情,決定再發一個冰刃,一道長約一米的冰刃在空中形成,朝灰機激射而去。這道冰刃速度實在太快,如果是昨天那時的灰機,估計已經見血了,但是今天此時的灰機反應能力和身體敏捷能力已經能讓它避開這一致命的冰刃。在冰刃快到眼前的那一瞬間,灰機腰部一用力,擰麻花似的閃開了這道冰刃。

觀眾老爺們一片驚呼:「我擦,沒看錯吧!這灰熊這麼粗的腰居然能扭成這樣!」

夏丘看著也是一驚,這灰熊好像和昨天有點不一樣呢,但是馬上鎮定下來,可能是只是偶然的。

再說這道冰刃被灰機躲開之後,辛巴也是一愣,自己的絕招居然被這頭粗壯的灰熊給多開了,這是巧合還是實力的表現?但是比賽時候容不得半點分心,這道不成,再來一道!辛巴集中魔力,再發一道冰刃,並且讓大家大開眼界的是,緊隨其後又有兩道冰刃,而且是左右各一道。

「居然懂得以其人之道還之!牛啊!」觀眾老爺們看明白了,這是報復之前灰機的地刺三連殺,劇情可反轉的真快。再看灰機,第一道冰刃想著憑著本熊矯捷的身手躲開肯定沒問題,但是緊隨其後的兩道冰刃讓灰機懵了,你大爺的!我可怎麼躲!?

「這灰熊完了,還好我押了獅王。」觀眾甲得意的說道。還沒得意完呢,接下來的一幕讓他鬱悶起來,到手的金幣又有懸念了。

灰機心一橫,想起之前辛巴對付自己的地刺的招數,馬上現學現用,從自己的腳底凸起密密麻麻的地刺,範圍也就腳下這一塊。凸起的高度剛好比冰刃的高度高一頭,灰機就用它厚實的腳板站在了地刺之上,正面迎接了中間這道冰刃,痛的灰機齜牙咧嘴,但是想著扛過了這次必定狠狠的收拾這個討厭的金毛獅子。 冰刃狠狠的撞擊在地刺上,「噗」的一聲碎成冰渣。借著這撞擊的衝擊力,灰機如大鵬展翅般騰空而起,一聲怒吼,馬上在辛巴腳下釋放了地陷術,把辛巴的四肢陷了進去,趁辛巴還沒回神之機,展開了雷霆攻勢。辛巴突然被陷了進去還沒來的及想什麼招應對呢,突然感覺身體一沉,原來灰機第二道魔法已經釋放出來,石化術!

感受到自己越來越沉重的身體,雖然有著充盈的魔力,但是此時沒法釋放出來。石化術以灰機現在的實力只能持續兩秒,而且地陷術的威力正在減弱,辛巴已經想好了兩秒之後自己的應對之法。只是這兩秒讓灰機已經佔得先機,一步先,步步先!

連續釋放幾個魔法,已經讓灰機快魔力枯竭,在灰機躍起的那瞬間,灰機使用了最後一個魔法!凝聚最後的魔力在屁股,然後……放了一個后坐力極強的屁!在灰機背後的觀眾此時此刻留下了深深的記憶!這種千古難遇的戰術讓好多噁心人士學去之後,在莫斯城噁心了好幾個月。

話說灰機一飛而起,如流星隕落一般直接到了辛巴的頭上,距離不過五米遠。而此時兩秒時間到了,地陷術和石化術都失去了魔力支持消散了,辛巴馬上騰身而起,卻已經晚了!灰機圓圓胖胖的身體已經從天而降,一聲悶響,肉撞肉的聲音,並帶著一點骨頭咔嚓的脆響,辛巴被灰機牢牢的坐在了屁股下面!

「不要啊!」這是夏丘的聲音。

「輕點!!!我擦!真不該天天給它吃肉,哎。」這是洛文,正在假裝為辛巴可憐。

埃爾和扎克還有威斯則高興的跳了起來:「發財啦!!!」

經過裁判鑒定之後,辛巴腰部受到重力衝擊,有一節脊椎骨折,失去了戰鬥能力,裁判宣布灰機獲勝!

大多數人押了辛巴贏的觀眾老爺們一片罵聲,居然輸在了一個屁上!真是讓人無可奈何,又鬱悶不已。

「哈哈哈哈,埃爾兄弟果然是神機妙算。說好了的啊,今晚上我做東啊,大家一定要賞臉哦!」威斯一臉興奮道,連贏三場,讓他前幾次輸掉的金幣都回來了,還大賺了一筆,這種興奮的感覺只能用大吃大喝來宣洩一番才爽。

「好,今晚上大餐一頓,不要心疼錢啊。」埃爾笑嘻嘻的說到,大家都大賺了一筆是應該慶賀一番。

夏丘和洛文一起去把辛巴給抬了出來,順便在夏丘面前裝模作樣的「狠狠」的口頭教育了一番灰機,並邀請夏丘晚上一同聚餐。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夏丘覺得洛文挺不錯,打贏了但是沒有嘲諷他,還安慰他,還教育了灰機這不該那不該的,實在是一個知書達理之人,於是爽快的接受了邀請。如果被洛文知道了夏丘是這麼想的,他肯定會笑哭。

已經贏了足夠的金幣,幾人對後面的比賽沒有繼續看下去的興趣了,於是打道回府。到武士學院找到小胖子,約好晚上聚餐,小胖子大呼後悔沒去,不然贏點金幣買把重劍也好啊。

夜幕降臨,晚餐時間,秋田城到處都能聞到飯菜的香味,洛文四人和夏丘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今晚上做東的威斯了。洛文帶著灰機和小白,夏丘帶著纏著紗布的辛巴,辛巴看灰機的眼神帶著幽怨,而灰機看辛巴的眼神帶著點抱歉,又有點幸災樂禍。

沒等多久,威斯就來了,一群人熱熱鬧鬧就出發了。

雪柳渡連鎖酒樓餐飲,住宿為一體的酒樓,在好幾個帝國皆都有分店,實力強勁,背景深厚,據說存在了上百年。莫斯城這家分店一共五層,分為前後兩棟樓,前樓是餐飲,后樓是住宿。酒樓位於莫斯城的黃金位置,十字大道的路口,洛文眾人還沒到,已經味道了飯菜的香味,還有喝酒的吆喝聲。

大號的圓木大門左右一副對聯寫著「貴客盈門,評說英雄當煮酒;高朋滿座,欲品珍饈且登樓」,看著是一副普通的對聯,但是據說是由一位聖魔武揮刀刻畫。聖魔武啊,和聖魔導一樣的存在,一個帝國就一兩個,都是帝國的頂樑柱,可見雪柳渡的實力多麼強勁。

兩根柱子周圍或坐或站著一些背刀提劍之人,在認真感悟一筆一劃的劍意,而門口卻沒敢有人。在威斯的帶領下一行人直奔二樓。

「氣派!大氣!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洛文雖然也見過幾十層,幾百層高的大樓,但是把門前柱子當做聖物來朝聖的酒樓確實沒有見過。

威斯早就定好了包廂,作為主人,先點了一遍酒樓的拿手好菜,並且貼心的給灰機和辛巴各點了一隻烤全羊。看見洛文等人一副土包子進城的樣子,問到:「洛文兄不知道雪柳渡?」

「不知道,以前沒見過,也沒聽說過。」洛文搖頭。

「據說這雪柳渡在好幾個帝國都開有分店,都城必有一座,存在了好幾百年。流傳下來的猜測說它的後台可能是一名聖魔武呢,據說這位聖魔武沒有其他愛好,就好美食美酒,年輕的時候遊歷各帝國,結合各地美食開創了雪柳渡。據可靠消息現在的雪柳渡是這位聖魔武的後人在經營,只是沒人知道聖魔武是不是還健在。」

「我沒聽錯吧,幾百年了,聖魔武居然還可能健在?!」板凳四人組第一次聽說,齊齊瞪大了雙眼,凡人居然能活這麼久。夏丘在一旁翻白眼,土包子一群啊,常識居然不知道。

「一看諸位就是上課不認真啊,哈哈哈。」威斯顯示嘲笑一番,說到,「聖魔武和聖魔導是世上最強大的武力,據說修為到了他們那個境界,身體的奧秘已經被他們全部探索,壽命比我們普通人不知道多多少倍。」

「牛啊!簡直是陸地神仙!」洛文第一次發現魔法師和武士的頂峰居然如此的誘人。

「的確,但是世人千千萬,能到他們那個修為的能有幾人,我們就仰慕一番,好好的幹了我們面前這杯酒!」威斯舉起酒杯,轉開話題,「感謝埃爾兄弟幫助我發財,感謝洛文兄弟的愛寵,也感謝夏兄弟的慷慨大義,不與我們一般見識,來,諸位,為我們的光輝未來乾杯!」

第一杯大家一飲而盡,好菜陸陸續續的上來了,威斯招呼大家隨意吃著,大家邊吃邊聊天,氣氛熱烈了起來。

「這次還是要感謝夏兄弟,讓我們有這頓大餐吃。」洛文與夏丘鄰座,熟悉起來了,看夏丘也是開的了玩笑的人,於是調戲一下。

「洛兄還是別取笑我了,還是洛兄技高一籌。」夏丘苦笑,知道洛文是開玩笑的,反過來取笑洛文,「兄弟我這次輸光了這個月的零花錢,洛兄不介意我跟著你混食堂吧?哈哈哈哈。」

「額,夏兄這個玩笑真是,真是,哈哈哈哈。」洛文只能打哈哈了。

威斯和埃爾兩人熱聊著,扎克和小羅斯安則埋頭吃肉,扎克平時就是沉默寡言的人,和洛文等人也話不多,更不用說不熟悉的人了,而小胖子則是面前一大堆好菜好肉,時間用來說話多浪費啊!吃啊!

灰機和辛巴的烤全羊也來了,雪柳渡就是高端,就連戰寵也有專門就餐的區域,兩隻烤全羊擺開,小胖子看著都流口水了。辛巴大口一張,愜意的吃了起來,灰機把羊腿吃了就沒吃了,小白吃了幾口縮回了灰機頭上。

「洛兄你的灰機胃口不怎麼好啊,我的辛巴每餐起碼能吃半隻烤羊。」夏丘開始從其他方面找平衡感了。

「哦,夏兄你有所不知,灰機最近在長身體,肉的營養不能滿足它的身體的需要,現在它主要吃魔晶,肉只是它的輔食。」洛文老神在在的回到,小樣,想嘲笑我。

夏丘一驚,我擦,不得了啊,吃魔晶,正常情況成年魔獸才吃魔晶,而且還不敢大量的吃,吃多了能量不消化很容易爆炸的。「洛文兄的愛寵果然是與眾不同,非同凡響!我的辛巴輸的不冤。可是你這隻寵物狗居然能睡在灰機頭上,實在是藝高人膽大。」

「夏兄又有所不知了,灰機小時候就和小白一起長大,兩獸感情深厚,魔獸的威壓對小白來說已經習慣了。」洛文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

「實在是聞所未聞,今天我算是長見識了。」夏丘佩服到,洛文這人實在讓人佩服,就連他的寵物狗也這麼奇特。

威斯突然問到夏丘:「夏兄這學期應該要社會實踐吧?」

夏丘一愣:「是啊,怎麼?威斯兄弟也要?」

「是啊,要不我們一起找個傭兵團吧,也好做個伴,我不想進軍隊,不自由。」威斯問夏丘。

夏丘一愣,但是馬上回答道:「好啊,沒問題。」

洛文一聽有戲:「你們在找傭兵團?」

「是啊,這不找的晚了,莫斯城的大部分傭兵團都不要人了。」威斯嘆口氣道。

「就是,你不說的話我本打算去其他城市看看的,每年的這個時候都這樣難找。」夏丘也是嘆口氣道。

板凳四人組對望一眼,全都哈哈大笑起來,威斯和夏丘一愣,這四個貨笑什麼呢。埃爾笑著吸了一口氣才緩過來:「我說二位可真是的,還需要到處找什麼傭兵團啊,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是的,埃爾說的是真的,我們的白灰傭兵團隨時歡迎兩位。」洛文向兩人拋出橄欖枝,「我們的傭兵團總部基地在秋田城,剛剛建立,兩位有沒有興趣?」

「嘿,我本來打算就是去秋田城看看的,那邊臨近落日山脈,有很多傭兵團。洛文兄弟沒說的,我加入。」夏丘爽快的加入了。

「我也加入,哈哈,這下更好玩了。」威斯笑道。

「幹了這杯,歡迎二位加入。」眾人一飲而盡,一切皆在無言中。 大家高高興興的吃完了飯,威斯和夏丘各自有事就和洛文等人分開了,四人打算慢悠悠的回寢室,喝多了有點頭暈,那就逛逛街吧,散散酒勁兒。

莫斯帝國人好酒,這一到了晚上,大家放鬆心情的時候最喜歡喝點小酒,街上沒多遠就有個酒館,隨處能看到喝的爛醉如泥的人。

「我們回去了吧,我現在聞到酒味就不舒服。」扎克說。

「好吧,回去吧。」洛文見過更熱鬧的都市夜晚,莫斯城的夜生活對他來說也就不過如此,沒興趣,那就回去吧。

正走著,背後傳來喊聲:「前面的可是洛文兄弟?」

洛文四人回頭一看,是奧爾森這貨。

洛文對奧爾森沒啥好感,有氣無力的回應道:「哦,是我,有事?」

與奧爾森同行的還有一人,一個帶著面罩的男人,兩人加快步伐追上洛文幾人。

「洛文兄弟,恭喜啊,聽說你的魔寵連勝三場,肯定贏了不少錢吧。今晚可是和朋友們一起出來慶祝?」奧爾森笑眯眯的說道。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奧爾森雖然討厭,但是他笑眯眯的和你說話你還真拿他沒法,雖然不想理他,但是說兩句再禮貌的說拜拜更符合洛文的為人。

「是啊,賺了一筆當然要出來慶祝一下。你要是沒啥事兒我們就先走一步啦。」洛文根本就不想和他繼續聊下去,這奧爾森生聊的本事倒是一絕啊。

「呵呵,其實也有事想找洛文兄弟商量一下,要不找個安靜地方說話?」奧爾森笑吟吟的說到,態度太好了,好的讓洛文無法拒絕。

「這邊上就一個方靜的地方,我們進去說吧。」洛文一看這街邊上就有一條安靜的小路,被兩邊高聳的圍牆包圍,是個談話的好地方。

「我想和你單獨聊聊。」奧爾森看向洛文,瞟了瞟其他三個。

「都是我兄弟,不用躲著他們說,一樣的。你倒是說不說啊,不說我們就走啦,真是事兒多啊。」洛文接著酒勁兒開始發飆了。

「那行吧,走,我們過去說。」奧爾森眉頭一皺,還是答應了。

這條小巷安靜的只能聽到蚊蟲的聲音,魔法路燈無法照射到這裡,讓這裡安靜的可怕。

「好了,說吧,這麼神神秘秘的,啥事?」 總裁的契約妻子 洛文問到。

「洛文兄弟爽快人,我也開門見山。上次我就問過這頭灰熊賣不賣,不過洛文兄弟捨不得沒賣給我。這次聽說灰機居然把辛巴打敗了,更讓我心痒痒,我願意出更高的價格,只要洛文兄你肯割愛,金幣不是問題,價格你定。」奧爾森三言兩語就道明來意,看著洛文後面的灰機,越看越喜歡。

「哦?價格我定?你就不怕你給不起么?」洛文對奧爾森的窮追難打表示了佩服,「我要的不多,你就分期付款吧,每年給一百萬金幣,一直給到灰機成年就行了。」

「呵呵,洛文兄弟可真會說笑,灰機成年還有十幾年吧,這價格誰給的起啊。我是很有誠意的,還請洛文兄開個有誠意的價格。」奧爾森苦笑一下,這笑話一點不好笑。

「我沒開玩笑,你就說你給的起不吧。給不起我們就走了,下次見面也不用再提起這事兒,給得起我要明天就看到一百萬,灰機明天就給你。」洛文呵呵一笑,哼,還想裝有錢,分期付款你給的起么。

奧爾森馬上臉就黑了下來:「洛文,我的時間很寶貴,已經和你說過好幾次了,別給臉不要臉,。我奧爾森還從來沒有這樣求著別人過!」果然是笑面虎,一言不合就變臉了,還好洛文以前就知道了,早就有心理準備。

「今天不交出灰機,你們誰也別想離開這裡!」奧爾森放完狠話,背後始終帶著面罩的男人抽出了背在他背後的長劍。

「我擦!奧爾森你個變態!至於這樣么!」小胖子大罵道,把背後的重劍也抽了出來,埃爾和扎克也把魔杖拿了出來。現場形式馬上變得微妙。

「就憑你們幾個三腳貓的功夫還想和我斗,我這保鏢可是高級武士,不想死的話就交灰機走人!」奧爾森得意洋洋道。洛文四人的修為他早就打聽清楚了,全是初級武士和魔法師,只有洛文還沒有表現出過實力,但是用大腳趾想也知道高不到哪兒去,畢竟這麼年輕,修為和時間可是成正比的。

「早就聽說奧爾森變臉堪稱一絕,果然不同凡響!不過我今天就是不賣!」洛文把魔杖拿了出來,對著奧爾森,「想要就先幹掉我再說!你個王八蛋!」

「給我幹掉他們!」奧爾森以防萬一也拿出來自己的魔杖躲在了蒙面男的背後,「不留活口!」

「兄弟們!干他大爺!!!」小胖子一聲吶喊,舉起武器首先應戰蒙面男,四個人就他是武士,必須身先士卒啊。小胖接到蒙面男的第一劍的的反應是這樣的:「@#¥%……兄弟們快點啊,我扛不住啊!」

高級武士就是高級武士,一劍就把小胖的重劍砍的拿不住了,經過小白加強過身體素質的小胖比起一般的初級武士是更強了,但是也不能力抗高級武士,照這樣的情形下去,要不了十劍小胖就會被磕飛武器而落敗。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候,洛文三人怎麼會讓小胖一人抗住,三人同時出手了,埃爾和扎克出手的目標是蒙面男,洛文出手的目標是奧爾森,而奧爾森也出手了。

僻靜幽暗的小巷裡先是聽到叫罵聲,然後刀劍碰撞的聲音,再然後是相互碰撞的火球,火光下照應著幽藍的冰箭,地面密密麻麻的地刺,最後聽到一聲「跑!」,接著一聲慘叫,肉體被穿刺的聲音,骨頭斷裂的聲音,小巷又安靜了。

洛文率先說話:「灰機你噁心不噁心啊,還不快吐了!」灰機吐出了奧爾森的人頭,張著血盆大口傻乎乎的笑。「還有小白你,把灰機都快教壞了,你看以前多單純善良的一頭熊啊。」洛文教育小白,「我們打不過可以跑嘛,這下好了,只能跑路了。」

「額,師兄,奧爾森怎麼被灰機給咬了啊?」戰鬥結束的太快,小羅斯安還以為自己會被蒙面男一劍穿心呢,劫後餘生的感覺真好。

「咳咳,是小白隱身帶著灰機偷襲了奧爾森。可不要說出去啊。」洛文最後是對埃爾和扎克說的,小白的隱身能力被他們發現了就發現了吧,早晚會被發現的,現在大家都一條繩上的螞蚱也沒啥好隱瞞的了。

「哇!小白這麼牛啊!真是讓我崇拜!」埃爾根本沒在意幹掉了兩個人,大不了跑路吧。

「牛你個頭啊,奧爾森是相國府的小少爺,我們把這裡清理乾淨,抓緊時間跑路吧,遲早會被發現的。」洛文對埃爾的神經大條很表示無語。

「老大你說怎麼跑我們就怎麼跑!」埃爾義正言辭的道,扎克深以為然的掉頭,小胖子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灰機和小白毫不關心,反轉背鍋的不是他們。

把兩具屍體焚燒了,清理乾淨現場戰鬥痕迹,洛文四人就回去了,抓緊時間準備跑路了。

回去之後大家把大件物品,值錢的東西全放進了洛文的空間戒指,只帶著武器準備等到天亮和尼克,達里爾兩姐弟,威斯和夏丘等人打聲招呼就走,就告訴他們傭兵團有急事,他們四人得馬上趕回去。

剛準備出門,就有人找上門來了。院長辦公室助理,一看四人準備出門:「好巧啊,你們要出去了,再晚點來就通知不到你們了。副院長找你們,有好事,就現在,快去吧。」然後就走了。

「老大,沒這麼快吧?」扎克沉穩的說道。

「不像發現了,去看看,鎮定點。」洛文決定去看看,這種沒監控沒路燈的時代沒這麼快能發現。

副院長是一位五十多歲的水系魔導師,正在看著什麼文件,洛文四人敲門而入,他抬起了頭仔細的看了看,然後笑眯眯說的說道:「你應該就是洛文吧,你肯定是小羅斯安咯,這麼強壯的身體。而你肯定是扎克啦,你一定就是埃爾咯。」

洛文四人恭敬的鞠了一躬:「正是我們,不知道博尼院長找我們有什麼事?」對一名魔導師,眾人還是必須給予足夠的尊重。

「呵呵,老頭子我有那麼嚇人么,別緊張,是好事。」博尼副院長示意四人坐下,笑呵呵的說道:「我們學院和大金帝國的五丁山學院向來有交換學生互相學習的習俗,每五年才有一次,這次戰事暫停了一段時間,和談之後我們的交換學習又開啟了。我有推薦五個人的名額,其中四個名額我想給你們四人,不知道你們願意不願意?要知道這種機會是很難得的,能被選中作為交換生的人都是我們學院的傑出人物,學習回國之後比你們的社會實踐資歷更強,無論你們想進入哪個行業,都具有更大的優勢。」博尼副院長停頓了一下,看著洛文四人,想看四人的反應。

作為四個人的老大,當然還是由洛文來代表發言提問,這剛想跑路呢就有人給送上路費了,這種好事當然不能拒絕,不過還是要問清楚,洛文想了想,首先問的是最關鍵的問題:「謝謝副院長大人的推薦,不過我們想知道什麼時候出發呢?還有就是我們過去學習的是什麼?學習多久?」

副院長一愣,這麼久以來,大部分交換生對得到的巨大好處最感興趣,還沒有人像洛文一樣最關心的是什麼時候出發,真是好學上進的好青年啊,可惜了,他們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我最喜歡你們這種好學上進的有為青年!著急出國學習固然是好,但是不能忘記我們莫斯帝國才是你們的祖國,學有所成要記得報銷帝國。因為你們四個是最後通知的,其實定的時間後天就出發,早上,學院門口集合,魔法分院和武士分院選定的同學一起出發,學習一年到兩年。大金帝國其實是武技的發源地,而我們莫斯帝國是魔法的發源地,所以最主要的是學習他們的武技,而魔法則是相互學習,取長補短。因此我們武士分院的人更多,而魔法分院的人更少。」

「大概了解了,謝謝院長大人給我們這次機會,我們當然要去好好的學習。那我們回去準備一下。」洛文心頭一樂,真是瞌睡來了送了枕頭啊。

「好,回去準備吧,這次去的時間很長,和家裡人說好啊。」副院長叮囑道,當然,你們是永遠也回不來了。

待洛文四人走了之後,博尼副院長找了個字條,上書「已出發」綁在了他窗外的信鴿腿上,「自求多福吧,得罪了皇太子也真是可悲。」 一路沉默的回到寢室,關上門,小胖子忍不住的第一個開口:「師兄,為什麼答應他呢,還要等到後天才出發,這時間我們不知道早跑到哪去了。」

洛文一瞪眼:「你懂個屁啊,如果我們今天跑路了自然就會懷疑到我們,說不定全國通緝,到時候我們,還有我們的傭兵團鄉親們全都會被我們牽連。但是我們加入這個交換生又不一樣了,我們就是名正言順的跑路了,就懷疑不到我們頭上啊,就算懷疑了又能咋的,已經出國了,一兩年之後誰知道我們在哪呢。」

「還是師兄英明神武!」小胖子豁然明白,馬上拍馬屁。

「這兩天我們就低調點,哪兒也不去。」

「好的,老大。」

「是,師兄。」

之後的時間洛文四人就蜷縮在寢室里,各自閱讀研究書籍,有時出來相互交流下心得體會,灰機和小白就在院子里睡了兩天,就這樣出發的時間到了。

出發這天,三人早早的就到學校門口等人了,最先到的是帶隊老師,武士分院的一名老師,高級武士喬克里,之後陸陸續續的來人了。

「嘿!洛文,你們也要去啊!這可太好了,有伴了啊!」居然是威斯,「我本想著這次過去要一兩年,打算找你們大餐一頓道別呢,結果昨天才回來,今天就出發,就沒找你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了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