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死神見了也得繞道走,這話本公子還是頭一次聽說。」龍千刃抬起頭,神情冷傲無我,道:「本公子倒是想見識見識那姓古之人是不是真如你所言一樣那般恐怖。」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恰恰不巧,本爵也想會一會這位傳說中比死神見了都得繞道走的人。」

說話的是遠處坐在椅子上,獨自飲酒的流光闕,他將杯中酒飲盡,站起身,向萬懷玉走來,嘴角依舊掛著自信的笑意,道:「不知懷玉金爵可有興趣觀看?」

萬懷玉毫不留情的說出三個字:「你會死!」

「我會死?哈哈哈!!」

流光闕仿若聽見了世界上最好的笑話一樣,仰頭大笑起來,笑罷之後,原本看起來風輕雲淡的他驟然變得張狂起來,傲然道:「我流光闕擁有九九之最八百一十一重大自然彩靈,被譽為大自然之子,可執陰陽五行而變,更有大自然庇佑,你說我會死?」

「你那所謂的九九之最大自然彩靈在其他人眼裡或許很強大,但在他眼裡,根本不值一提,他若想殺你,根本無需動手,一念足以,莫說你擁有八百一十一重大自然彩靈,即便擁有八萬八千大自然彩靈庇佑也於事無補。」

「放肆!你說什麼!」

流光闕驟然大怒,瞪著雙目,死死盯著萬懷玉。

儘管他知道萬懷玉的前世是九天地位非凡的仙人,今世的修為也可能高深莫測,但流光闕並沒有將其放在眼裡,擁有九九之最八百一十一重大自然彩靈的他,一直都想相信自己的將來是無限光明的,更是會成為主宰這方世界的風雲人物,自然不會將勞什子的輪迴轉世之人放在眼裡,哪怕對方前世身份再強大,他也不懼。

而這時,一道笑聲傳來。

笑聲充滿了嘲笑的意味。

眾人張望過去,不知什麼時候紫金仙爵北長青站了起來,一張冷峻的臉龐上,臉色卻是煞白不堪,詭異的是,即便如此,他竟然還在笑,而且還是瞧著流光闕就那麼呵呵的笑著。

「你又笑什麼!!」

流光闕既沒有將萬懷玉這麼一位輪迴轉世的大能放在眼裡,同樣也從來沒有將北長青這麼一位來自世外之地的神秘之人放在眼裡。

「九九之最,八百一十一重彩靈……執陰陽五行,大自然庇佑……呵呵!呵呵……你就準備憑這個去跟他打?呵呵……」

北長青的樣子就像受了什麼刺激一樣,精神仿若有些失常,笑道:「你知道他有多少彩靈嗎?」

「他?」流光闕瞧了一眼涼亭里的古清風,冷笑道:「不好意思,本爵從他身上看不出任何一道彩靈。」

「那只是你看不出來而已,並不代表他沒有,懂嗎?」

「哦?你能看出來?」

「當然,我不但能看出來,我還親眼見過,不止我見過,秦昊,萬懷玉他們都見過。」

哦?

這一下場內的仙朝之人再次陷入沉思,因為他們誰也看不出古清風身上有什麼彩靈。

「那你說說他身上到底有多少彩靈呢,難倒比本爵的九九之最八百一十一重還要多不成?」

「不要……不要再說你那八百一十一重彩靈了好嗎……我求求你了……不要再說了……真的!不要再說了……更不要隨意在他面前施展你那些彩靈,真的不要……不然,我都會……替你感到臉紅。」 「我告訴你,他擁有無盡之多的彩靈。」

「你知道什麼是無盡之多嗎?就是數之不盡,無窮無盡,知道嗎?」

剛才萬懷玉說的話已是離譜的令人難以置信。

此時此刻北長青說的話,更加誇張,更加離譜,同時更加令人難以置信。

無窮無盡的彩靈?

可能嗎?

答案是肯定的。

用腳趾頭想象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沒有誰能夠擁有無盡之多的大自然彩靈,除非是大自然之母,而大自然之母可是神靈一樣的存在,那古清風會是神靈嗎?不用想也知道答案。

尤其是說這話的時候北長青一副精神失常的樣子,更加讓人覺得他在說什麼笑話。

「長青金爵,還望你莫要再開這等無聊的玩笑!」

流光濤訓斥了一句。

「開玩笑?你們竟然以為我在跟你們開玩笑……呵呵……呵呵!」北長青大笑,笑著笑著又很害怕很委屈的樣子:「知道嗎?我比你們任何人都希望我是在開玩笑……真的……可是……可是我並沒有!」

「你如若不是在開玩笑又怎會說出無盡之多彩靈這等離譜的話!」

「離譜嗎?呵呵……這就算離譜了嗎?」

「廢話!老朽從那古清風身上根本探查不到一道彩靈,又哪來的無盡之多!」

「探查不到那就對了,如若探查到了,那才是錯了呢,你知道為什麼探查不到嗎?因為……呵呵……因為他用無盡之多的彩靈孕化出一個太極……太極萬象……諸生浮屠……呵呵呵……」

太極萬象?

諸生浮屠?

這又是什麼?

聽不懂!

誰也聽不懂。

不管是雲豹還是流光濤以及荀念,還千鶴與青岩這等輪迴轉世的大能都聽不懂,但是他們二人都看的出來,北長青並沒有精神失常,也不像是在開玩笑,而萬懷玉更不像在故意嚇唬他們。

若說他們說的都是真的,不管是青岩還是千鶴都不敢相信。

「太極萬象是什麼?你們知道嗎?」

「諸生浮屠又是什麼?你們知道嗎?」

「你們不知道,你們什麼都不知道……」

北長青就像真的精神失常了一樣,煞白的臉上神情恍惚又複雜,有害怕,有畏懼,有擔憂,有懊悔,有茫然,他搖著頭,斷斷續續的說著:「關於他的一切,你們都一無所知,不過這樣也好,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知道他的一切,我相信……你們二人也是這樣想的吧?」

萬懷玉與秦昊二人望著北長青,儘管二人誰也沒有回應,不過內心深處也都極其贊同北長青說的話。

如果可以的話。

他們也不想知道。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

他們也絕對不會去湊九年前大西北那場熱鬧。

無知便無畏。

無畏才能保持一顆平常心。

唯有保持一顆平常心,修行才會無往不利。

現在呢。

萬懷玉、秦昊二人再也無法保持一顆平常,內心深處也再也無法像以前那麼平靜的修鍊。

不是感到天道不公。

也不是羨慕嫉妒。

而是真的害怕。

一個太極萬象,一個諸生浮屠,一個絕對之體,一個古之禁忌,一個原罪之血。

這五種存在,任何一個都可以改變今古時代的天地局勢。

現在五種可怕的存在全部都在他的身上。

這叫他們怎麼安心修鍊,又叫他們怎麼不害怕?

而且。

誰敢保證他身上就只有這五種可怕的存在呢?

一想到這裡,萬懷玉、秦昊二人都有一種天地灰暗的感覺。

他們尚且如此。

北長青又能如何?

她的天地更加灰暗。

而她本人也早已絕望,絕望的精神可能真的有點時常了。

或許是剛才說的太多了,以至於有些口渴,北長青坐在椅子上,自顧自的喝起酒來,又說道:「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們,他根本沒有融合過君王的一抹殘識,他不需要,也沒必要,因為他就是在上古時代推翻了你們仙朝的赤霄君王古天狼!」

語不驚人死不休!

北長青的一句話再次令場內數千位仙朝之人膽顫心驚!

不過。

更多的人都覺得北長青可能是著了什麼魔或是中了什麼邪,精神受了刺激,所以才這般胡說八道。

然而。

場內的雲豹、流光濤、荀念等仙人都看的出來,尤其是千鶴,她很確定,北長青既沒有著魔,也沒有中邪。

至於北長青到底是什麼怎麼了,她也實在不知,轉而又看向萬懷玉,問道:「他當真是赤霄君王古天狼?」

萬懷玉望著她,過了片刻,才點點頭。

他這一點頭不要緊,著實把場內的三十多位仙人以及數百位仙人嚇的不輕。

若說北長青精神失常胡言亂語的話,可是萬懷玉並沒有精神失常,反而看起來比任何人都理智,而且以萬懷玉的為人,他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與大家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難倒那人真是赤霄君王?

也真的如萬懷玉所說的那般比想象中還要恐怖?

如果說古清風只是融合了君王的一抹意識,或許大家都不會相信萬懷玉剛才說的話。

可如果說古清風就是上古時代的赤霄君王古天狼,那就另當別論了。

赤霄君王本身就已經很可怕了。

很多人都親眼目睹當年他被仙道審判的灰飛煙滅,可現在他又活了,不但活了,而且既沒有輪迴轉世,也沒有奪舍重生,這說明什麼?說明他的本事大到已經融入了天地,超脫了生死。

若真是如此的話。

那他的存在絕對比想象中要可怕的多。

本來。

在此之前,他們也都懷疑煙羅新冒出的這位君王是不是真的,畢竟能夠令血煞龍象敬畏,誰也不敢說是假的。

不過,隨著古清風出現,大家發現他就是九年前大西北那位號稱融合過君王的一抹殘識之後,內心懸著的石頭也漸漸落下,既然不是赤霄君王也就沒有什麼好怕的。

可現在呢。

萬懷玉卻說他就是赤霄君王本人,而且其存在比想象中還要可怕。

這讓他們心中那顆已經落下的石頭再次升起,而且比先前升的更高,更懸,更加忐忑不安,更加擔驚受怕。 以流光闕、龍千刃為首的仙朝爵子連真正的赤霄君王都不曾放在眼裡,又怎會在意一個真假未知的赤霄君王,至於北長青、萬懷玉口中所說的什麼比想象中還要恐怖,又說什麼無盡之多的大自然彩靈,在他們看來更是笑話中的笑話。

場內的這些仙朝爵子早已按耐不住,想要在廟會之中大顯身手,耀武揚威,奈何,仙朝使者雲豹沒有點頭,他們也不敢隨意出手。

於是,紛紛向雲豹請戰。

雲豹並沒有回應,他一直端坐在椅子上,品著香茶,暗中不停探查著古清風。

他前世乃是九天冊封的威武上仙,今世又是紫金真仙,不管是閱歷還是眼力都不是其他仙人所能相比的,若非如此,仙朝也不會派他為降臨煙羅的仙朝使者。

三百多年前,雲豹被赤霄君王活活撕碎,一直是他內心深處的痛楚,也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抹去的恥辱與陰影,更多的是恐懼。

儘管他嘴上說若是見到赤霄君王他一定會報仇雪恨。

但也只是嘴上說說。

若是真正面對赤霄君王,他根本沒有膽量動手。

現在。

北長青與萬懷玉還有秦昊二人都說那古清風便是赤霄君王,這讓他內心很是驚慌,尤其是萬懷玉秦昊二人,其他人或許不知道二人的身份,但是他曾偷偷打探過,知道這二人前世的身份是乃高高在上的九天玄仙,身份背景之深厚,哪怕前世身為虎威上仙的他,也只有仰望的資格。

現在就是這麼兩位前世的九天玄仙,說古清風就是赤霄君王,雖然說的很誇張也很離譜,但也足以讓雲豹心頭一驚。

更為關鍵的是,他一直盯著涼亭里的古清風,試圖探查些端倪。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他什麼也探查不出來,什麼也看不透。

這更加令他心裡沒有底。

思前想後,覺得為今之計,必須先證明這古清風到底是不是古清風。

而他立即想到了一個人。

黑心老爺周泰和。

沒有遲疑,雲豹秘密傳音詢問周泰和關於古清風的身份。

此間。

周泰和一方。

十多位九劫散仙。

百位數劫散仙。

八百多位上古地仙。

幾乎人人自危。

因為他們緊挨著仙朝之人,換句話說,方才仙朝這些人說的話,周泰和等人幾乎全部都聽的清清楚楚,那些上古地仙都經歷過屬於赤霄君王的時代,自然知道赤霄君王是存在是何等可怕,現在涼亭里的古清風很可能就是當年的君王,這讓他們怎能不畏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