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洛傾羽一愣:午時三刻了?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心下一驚,洛傾羽趕緊脫下身上的罩衫,隨後便對軒轅御景道:「王爺,我……我肚子疼,一會兒回來。」

「哎!洛傾羽,廁所在南邊!」胡曉玉抬眼,便看見洛傾羽飛快的朝北躥了出去,便喊道。

「你們,把寢室處理一下,下午接著上課!」軒轅御景的眼眸微微一眯,隨即便轉身走了出去。

一路狂奔,也不管那些沒有午休出來晃蕩的學生敢看怪物似的看她,洛傾羽飛快的向悔過堂跑過去。

她琢磨過了,從校門口出去肯定很艱難,而且還不知道從哪裡上山,悔過堂是最好的捷徑…… 只是,當洛傾羽快要跑到悔過堂門口的時候,突然的,斜刺里一襲銀白色閃出,洛傾羽一個沒剎住,整個腦袋都撞到了人家懷裡去了。

都不用抬頭,單是那淡淡的、若有若無的香味洛傾羽就知道又遭遇瘟神了!她懊惱的咬著牙:明明剛才自己跑的很快,也沒見人追過來,怎麼這人就在前面出現了,怎麼他就陰魂不散呢?

後退,低頭,不語!

「茅房不在這裡!」聲音淡淡的,倒是沒有平日里的冷冽感覺。

「啊?!走錯方向了!」低著頭,洛傾羽的杏眼滴溜溜的轉著,地上那修長的影子已經開始傾斜,午時三刻眼看著還有半柱香的時間就到了,她急的直跺腳,但是她卻很明白,要解決掉面前這座冰山,其難度絕對不亞於一次登陸月球。

「哼!那你現在知道了,是否該去屬於你的茅房?!」男人背著雙手,銀白色的對襟桑蠶絲長袍透著絲絲冷冽的氣韻,袍身正面用極細的冰絲秀著五爪麒麟,金絲滾邊,在冷冽中又透著一股貴氣!

墨色長發盤起,一枚通透的糯玉簪斜插在頭上,一縷黑髮斜垂在耳側,俊美通透的容顏上,一雙狹長鳳眸此刻盯著面前的小姑娘,神色有些許閃爍。

「呃,」洛傾羽微微抬頭,抽了抽嘴角,隨後她突然抬頭,微微一笑道:「不,那是你的茅房!」

「嗯?!」軒轅御景皺眉,沒明白沐女俠的意思。

「啵!」但是下一刻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眼前五彩斑斕一晃,唇角便是一涼,有些濕潤,有些微涼……

「你……」男人瞪大眼眸,一掌正準備揮出,但是卻在下一刻,他整個人便慢慢的往後倒了下去!

往前一步,一把抱住了緩緩倒地的男人,洛傾羽四周瞧了瞧:「幸好,今兒個姐走運,王爺的跟班沒有來,小白,謝謝你哈!這葯真是靈,直接放倒了咱們偉大的景王爺!」

此刻是中午時分,學院規矩甚嚴,上午的體能課和御獸課又分外的消耗體力,是以學生和導師們大多數都在休息,而這偏僻又陰森的小黑屋附近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吱吱!」某小白躲在咱們「膽大包天」的沐女俠衣領裡面正在瑟瑟的發抖:放,放,放倒了的可是東越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爺啊!

「哎!這身材,果真還是非常勻稱的嘛!長這麼帥,親一口也不算被你佔便宜了!」洛傾羽將男人拖到一側石凳上坐下,然後又將他的胳膊擱在石桌上,將他的腦袋擱在胳膊上,看了看,她又將男人的腦袋側過來,嘴裡還不忘嘟囔:「這個姿勢不容易摔倒,不然的話,萬一摔下來磕了這張俊臉可不得了!雖然面癱,但是看著還蠻賞心悅目的。」

一切弄好,洛傾羽拍了拍手,快速的竄到門口:「嘶,這麼大的一把鎖……」

四下看了一眼,除了瀟瀟落葉便再沒有其他……

「借你的東西一用,回頭還給你!」轉頭看了一眼,洛傾羽快速的跑到男人身邊,一抬手輕輕的將男人腦袋上的糯玉簪給拔了下來……

對於古代的那些沒有多少技術含量的鎖,咱們雪裡白狐那是不費吹灰之力,但是就在她打開悔過堂大門的時候,突然的遠遠瞥見有一簇黑色的影子,心下一驚,洛傾羽趕緊竄進小黑屋,反手關上了門:「來不及了,簪子回頭再還給面癱!」 「吱吱吱吱!」小白躲在洛傾羽的衣領口裡面顫抖著牙齒在吱吱叫著,他在悲嘆自己的命運,怎麼好死不死的就貪戀那一口毒霧而被這丫頭給契約上了呢,這丫頭不但是一個惹禍精,還是一個膽大包天的傢伙啊,她竟然敢對王爺都如此不敬,王爺哎!但願回頭你讓小白別死的太難看……

時間已經臨近午時三刻,洛傾羽也不管領口小白唧唧歪歪的小聲音和顫抖的磨牙聲,她直接打開機關朝著後山沖了過去!

腳下如風,心中著急,因為之前和圖月眉等人打鬧而散亂了的頭髮此刻迎風飛舞……

「呼呼!」襲面勁風,四周的淡紫色迷霧撲面,一路過來,竟然看不見一顆樹木,也看不見一根藤條,洛傾羽的嘴角一抹淺笑:「小白,這些都是你的功勞吧!果然有靠山好辦事!」

「吱吱吱!」衣領裡面,小白小聲的嘟囔:你飛這麼快,是要趕著去投胎么?都過了約定的地點了好吧?

「呃……」一個愣神,低頭……

「啊~~~」尖利的叫聲響徹山谷:「怎麼飛這麼高啊!降落傘在哪裡?」

山頂岩石,一頭鋼爪長獠牙、通體程亮的灰黑色長毛、雙眸碧綠、凶芒畢露的頭狼正蹲在上面……

頭狼的前面,山間小道上趴滿了一隻只體型巨大、鋼爪獠牙的大灰狼,這狼群的數量之龐大讓人嘆為觀止,自山間小道的禁區之外,首位相接,一直趴伏到了半山腰之上,若是細細數來,足有數千隻。

「頭兒,咱們都等了三天了,也不見有一口肉,大家這一年來都被逼了吃素,本來那些青菜野草就不頂飢餓,如今又讓趴著三日不動,都快要餓死了!」頭狼身側,一隻體型偏瘦、卻身材高大的獨眼狼小心的湊近頭狼說道。

額頭三色光圈包裹著深紫色晶石的頭狼微微偏頭,油亮的灰色長毛抖了抖,隨後他盯著半空道:「本王聽的清清楚楚,那老頭說讓小丫頭在午時三刻來的!不會錯的!等!」

「只是一個小丫頭,能有幾兩肉啊!」獨眼狼無奈的搖頭。

「都一年沒聞到肉腥味兒了,哪怕是一條肉絲,也是可以解饞的!」頭狼的眼眸冷冽,但是他空癟的肚子卻一陣緊跟著一陣在不停的響著咕嚕聲,只見他嗅了嗅鼻子:「嗯?!本王聞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是那小丫頭來了嗎?」

「沒有吧,屬下聞著怎麼是油漆的味道!」獨眼狼也嗅了嗅鼻子,隨後他看了一眼綿延至山底的狼群,小聲的說道。

「興許你鼻子壞了!本王聞著就是肉,肉來了……」頭狼的雙眼冒光!

「嘭!」巨大的響聲!有重物快速墜落。

「嗚~~」一聲悲鳴,獨眼狼被一股氣浪砸出去好遠,他的後退重重的撞在一塊石頭上,腿骨直接斷成了兩截。

眾狼快速站立,一隻只抖擻著身子往山上看過去……

「哎呦!摔死我了!」半響,才見一個滿臉五顏六色,全身灰撲撲,腦袋上毛髮張揚的似人非人的東西慢慢的在岩石上蠕動……

「嗷嗚~~」人類? 狼群興奮起來了,一隻只的眼冒綠光,眾狼紛紛聽見了自己肚子的咕嚕聲。

「不好,砸到什麼了?」洛傾羽抬起黏糊糊、熱乎乎的手一看,滿手的血,她心下一驚,趕緊一個翻身跳起來:「狼?!」

深藍色魔晶已經碎裂,一隻體型巨大,鋼爪獠牙的狼被她掉落之時手腕上鐲子砸中了腦袋,直接腦袋開花……

死了!

「吱吱~~」小白從洛傾羽的領口跳出來,只見他站在洛傾羽的肩頭,揪著她的耳朵,手舞足蹈的喊著,那神情,貌似頗為驚恐似的。

「幹什麼又揪人家耳朵!」洛傾羽轉頭便要罵小白,但是當她順著小白指示的方向轉過身之時,她的口齒便不是這麼伶俐了:「大,大灰狼!狼,狼群!」

「吱吱吱!」小白繼續手舞足蹈的尖聲叫著。

「你說,不是狼群……」洛傾羽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兩步:「是,超級……大狼群!小,小白,趕緊呼喚你的這些植物系的魔花們護駕,快!」

縱然是前世的雪裡白狐,嗜殺為生的殺手,面對著幾千頭狼,那也是會嚇到腿肚子抽筋的好伐!

尤其是這還是分外飢餓、眼冒綠光的狼群好伐!

尤其是看地上碎裂的魔晶和腦袋開花的金剛狼的體型和蹲坐的岩石,洛傾羽用腳趾頭都能推測出這絕對是一隻頭狼,是這狼群中的王!

她……

殺了人家老大!而且,貌似那邊還有一隻獨眼狼被撞傷了……

「嗷嗚~~」一聲凄厲的悲鳴,獨眼狼的前肢動了動,卻最終沒有爬的起來。

「吱~」小白無奈的搖頭:人有人道,獸有獸道!

魔獸山中獸兒的規矩和人類一樣,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大家相安相守!狼群全趴伏在小道上,又沒有進攻它們,它們當然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那,那怎麼辦?」洛傾羽看了一眼往上的道路,又看了一眼山下慢慢走近的狼群,她的心尖兒也「砰砰」的快速跳了起來。

「嗷嗚~~」又是凄厲的長鳴。

「嘩啦啦,轟隆隆!」魔獸山在顫抖!

「嘶~~」洛傾羽只覺得耳膜生疼,心口氣血上涌。

數千隻狼的長鳴果然夠震撼,用地動山搖也為過,整個魔獸山中,飛禽走獸亂竄,樹木柳條互相纏繞,山石滾動,灰塵漫天……

後面的狼群慢慢的也跟了上來,有些狼慢慢的從旁邊繞到洛傾羽左右和後面……

四面伏擊,滴水不漏!

這群狼,是作戰高手!

洛傾羽心中悲鳴:這一次亂子大了!壓死了一隻狼,一隻頭狼,面對數千隻狼,還是數千隻作戰有素的狼……

小白站在洛傾羽的肩膀上左轉轉,右轉轉,左看右看,隨後吱吱了兩聲,無奈的邁著小步子、低著頭,鑽進了某女的領口裡面去了。

「呼呼!」洛傾羽重重的吐了一口氣,她咬著牙,抬手將亂糟糟的長發撩起,用剛才從冰山那兒「借」來的簪子將頭髮綁好,接著她又開始慢慢的撩著袖子,邊撩邊觀察著四周圍狼群的動靜……

數千隻,就算是神仙也沒有那麼好的體力啊!

更何況之前歐陽雲逸給的內力還沒完全融合,還堵在她的胸口沒有通透到全身!

如今力量有限,功力有限,功夫更是有限……

唯有召喚……

對!召喚,召喚兔子和熊貓過來壓死她們! 狼群已經把洛傾羽給圍成了一個丈許見方的圈子,領頭的幾隻體型壯碩的大灰狼的爪子已經開始在岩石地面抓撓,看著下一刻它們便會一躍而起直接將中間這瘦不拉幾的小丫頭給撲倒!

「鬱郁蒼穹……」就在狼群越逼越近之際,洛傾羽來不及擦掉手腕上沾染的血,而是深呼吸一口氣,站定,雙手印接蓮花指於胸口,口中念出那十二個字!

「嗷嗚~~」圈子越逼越近,領頭的幾隻狼已經從那油漆味兒中聞出了肉味,在口水滴落到地的一霎那,幾匹二等頭狼互相一對眼,同時躍起……

「嘭!」就在這一瞬間,四色光芒自洛傾羽身上快速暈開,一股強勁的真氣帶著狠洌的勁風快速的拍向幾匹二等頭狼。

「啪啪啪啪~~」隨著一連竄的撞擊聲,那幾匹已經修鍊到靈魔獸級別的二等頭狼紛紛被這真氣流拍飛了出去撞在堅硬的岩石上面。

真氣所及的範圍,狼群倒地一大片……

「快,趁著現在,跑!」洛傾羽眼眸掃過狼群,沒有發現大熊貓和大白兔,在詫異之際,看著灰濛濛的一大片狼腦袋,她的第一反應便是:跑!

打不過,就跑!

「院長,你在哪裡?!我錯了,我來認罪來了!」洛傾羽瞅准一個空檔,撒開腿便朝著山上奔跑而去,一邊跑,她一邊喊著。

洛傾羽相信,這座山肯定是歐陽雲逸罩的,他是雲中鶴啊,功夫深不可測,在這山中穿梭自如的,說不定這狼群就是他的呢!

「嗷嗚~~」一看洛傾羽跑了,幾匹被撞得七葷八素、傷經動骨的二等頭狼一聲呼喝,領著數千頭狼在後面緊追著!

「我操!姑奶奶這是命犯煞星吧!剛出虎口又入狼窩,這日子是真沒法過了!」洛傾羽一回頭便瞧見烏泱泱的一大群狼緊緊的追隨著自己,登時,她的心便涼了半截!

難道這是最終的下場嗎?

逆天凰妃:皇叔嗜寵 難道今兒個真的要葬身狼腹了嗎?

「景王,我錯了!軒轅御景,我錯了!我就不該下藥讓你暈倒,那樣你就能阻止我過來了!」洛傾羽一邊拚命跑,一邊嘟嘟囔囔著!

奔跑,奔跑!

體能在快速的消耗,往山上的路越來越陡峭,洛傾羽已經跑的雙腿發軟口乾舌燥了!

「想姑奶奶一介雪裡白狐,殺人如麻,向來瀟洒愜意,下手狠辣的殺手竟然會被一群狼給撕了,這真是猜到了開頭,沒猜到結尾!」心中懊惱,腳下虛軟,已經奔跑了近一個時辰了,狼群竟然沒超越她,可見咱們沐女俠的奔跑速度之快!

可是縱然再快,體能卻是有限的,尤其對方是一群野獸!

「嗷嗚~~」隨著幾聲尖利的長鳴,幾匹瘸腳的二等頭狼一躍而起從洛傾羽的身側閃過,直接擋在了她上山的道路上。

「完了!今兒個看樣子是活不了了,那姑奶奶只有一拼了!」洛傾羽深呼吸,掌中拳頭緊緊捏起,緊盯著四周圍也跑的呼哧呼哧的狼群,隨後她從領口掏出一團黑乎乎的傢伙托在手心道:「小白,你趕緊走吧,找你的手下去保護著你,來生姑娘再教你蒼老師的功夫!」 「吱!」小白被洛傾羽在奔跑中給顛的昏頭昏腦的,如今一睜眼,滿眼的便是金剛狼那碧綠碧綠的眸子,一個激靈,小白「嗖」的一下竄進了洛傾羽的領口。

「好!既然你不願意走,那便一起吧!」洛傾羽雙拳舉起在胸口,眼眸圓瞪,她的牙關緊咬,全身心進入備戰狀態:「該死的狼,那就來吧,讓姑奶奶給你們開膛破肚!」

然而下一刻,洛傾羽卻傻眼了!

「噗通!」一聲,那些緊緊圍上來的狼群竟然一起前腿跪伏在地,他們的腦袋觸碰著地面,他們的屁股翹起,從洛傾羽的角度看想去,便見滿山坡虔誠的信徒!

「嘎!」洛傾羽還是舉著拳頭,全身亦是沒有放鬆下來:「小白,快出來看看,狼群這是什麼進攻招數!」

尤其是屁股朝天跪在最前面的那幾匹狼,顏色各異,有銀白色的,有金黃色的,有碧綠的,還有火紅色的,看著都不像是平凡的狼類。

洛傾羽還真是怕它們來什麼怪異的招數,讓她不知道如何抵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