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我們跟你無冤無仇,你也沒有霸佔我們的女神,可大家都站出來了,我們也想湊個熱鬧,你可千萬不能找后賬啊!」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隨著仙朝紫金殿、上清宗內門、赤字頭紫霄閣的天驕人龍,以及各大宗門各大家族的大佬紛紛站出來之後,越來越多的人也都跟著站出來,高舉口號,喊打喊殺。

究竟有多少人站了出來,沒有人知道,放眼望去,仿若聚集在上清宗山腳下,不!好像整個未央大域的人馬都在蠢蠢欲動。

這些人中或許有的與古清風有深仇大恨。

也或許是看他不順眼,瞧他不爽的,想出手試探的,也有想湊個熱鬧的。

到處都是人,漫山遍野,人山人海,浩浩蕩蕩,宛如千萬大軍壓境一樣聲勢浩大,氣震山河。

縱然是修鍊萬年的真陽酒仙、真庭仙師也都被這一幕嚇的面色變了又變,蘇嫿仙子亦是神情緊張,人實在太多了,讓她有些眩暈。

突然間。

古清風的人影消失了。

人呢?

去了哪裡?

不知道。

誰也不清楚。

難倒說他跑了?

就在大家驚疑之時,上空之中傳來古清風不咸不淡的聲音,道:「要打上來打吧,別把人家上清宗的靚麗的風景給打壞了。」

眾人抬頭張望過去。

只見虛空之中。

漂浮著一張簡樸的八仙桌,桌上放著一壺酒,一個杯子,旁邊一張破舊的老爺椅懸在當空,老椅上坐著一個人,一個白衣勝雪,黑髮如墨的人,他的身子微微傾斜著,翹著二郎腿,坐在老爺椅上,吃著紅葉妖果兒,喝著小酒兒,那張還算俊秀的臉龐上,無悲無喜,無怒亦無憂,沒有任何情感色彩,有的只是慵懶,只是隨意,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不是古清風又是誰。

看見古清風,仙朝紫金殿,赤字頭紫霄閣,上清宗內門流光冰、龍奇等天驕人龍第一時間沖了過去,而後,各大宗門各大家族的大佬都紛紛閃身而上。

很快!

嘩的一瞬間,成千上萬人一窩蜂的飛向當空,人多的數不清,全部漂浮在半空之中,遮住了太陽,令整個未央大域都陷入陰影之中。

「來吧。」

古清風提著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酒是從真陽酒仙那裡順來的焚龍酒,據真陽酒仙自己說,這酒是從一個遠古洞府裡面弄出來的,好像是用火龍靈獸泡製而成的,口勁兒那叫一個烈,一杯下去,縱然是古清風這身子骨也都感到渾身發燙。

他端著酒杯晃了晃,酒杯是赤色的酒杯,是他親手煉製的酒杯,名曰太虛杯。

原本火紅色的焚龍酒被太虛杯晃了幾下之後,漸漸燃燒起來,看起來就宛如燃燒的火水一樣,古清風仰頭一飲而盡,點點頭,甚為爽快。

隨之,又倒了一杯,說道:「這都快晌午了,諸位趕緊的吧,等你們打完了,爺待會兒還要回去補個覺呢。」

各大宗門的大佬你看我,我看你,剛才口號倒是喊的一個比一個響亮,只是事到臨頭,誰也不敢打頭陣,不止他們如此,方才首當其衝站出來的數十位天驕人龍此刻也都不再像剛才那般狂傲,神情之中,眼神里也都透著一種深深的忌憚。

他們對視了一眼,仿若商量好了一樣,齊聲吶喊道:「動手!抹殺他!」

嘩!

數十位天驕人龍幾乎在同一時間動手,知道古清風神秘詭異,他們出手便是殺招,誰也沒有任何保留。

流光冰縱身躍起,寒冰仙體閃爍之時,宛如一尊冰雕,九陰仙靈祭出之時,天寒地凍,身具大自然水行詔書的他,如大自然冰雪之子,一念之間,漫天風雪宛如千萬刀鋒,瘋狂席捲而去。

嗷嗚——

身具大自然火行詔書的龍奇宛如大自然火焰之子,祭出之時,雲彩都變的通紅,頭頂懸挂著一輪宛如山嶽般的大日,一條火龍圍繞著大日盤旋咆哮,發出陣陣龍吼。

王霸化身一頭巨大兇猛的白虎,一聲虎嘯,震的大自然虛空都為之顫抖。

嗖嗖嗖!!

數十位天驕人龍皆祭出自己的造化,無雙的造化,狂暴的威勢,強悍的力量,一瞬間爆發開來。

誰也沒有想到數十位天驕人龍會同時動手,而且出手便是殺招,毫無顧忌,尋常之時,打鬥的時候,大家都會有所收斂,以免傷及無辜,尤其是那些造化威勢,力量太強大,哪怕只是被剮蹭到都足以傷人性命,而這數十位天驕人龍顯然根本不在乎這些,猛然動手,令在場的仙人都毫無準備。

當場就有千百位仙人被數十位天驕人龍共同祭出的造化威勢震的口鼻噴血。

沒錯!

足有千百之多仙人。

有的是受到流光冰的漫天血刃影響。

有的是受到龍奇蒼龍霸日的威勢影響。

有的是被化身白虎的王霸一聲虎嘯所震。

連仙人都被這些天驕人龍的造化威勢震的口鼻噴血,那些個一劫二劫的散仙甚至直接被震了個半死,從當空中墜落下去,有的當場被震的粉身碎骨,縱然是上仙以及十多劫的散仙也被震的悶哼一聲,不敢怠慢,立即後退,後退的同時趕緊祭出仙靈抵擋。

這還只是被這些天驕人龍的造化威勢震懾到而已。

威勢只是威勢。

威勢並不等於力量。

若是被這些造化力量攻擊到的話,恐怕那百位仙人就不止是口鼻噴血那麼簡單,當場灰飛煙滅也說不定。

而這些仙人散仙只是被流光冰等天驕人龍個人的造化所震傷成這樣。

現在數十位天驕人龍皆是祭出殺招,全部襲向古清風,無法想象,也想象不出來,這些天驕人龍聯手之後的造化力量該是何等恐怖,沒有人知道。

莫說力量,縱然只是這些天驕人龍所祭出的造化威勢,在場之人,哪怕是羅天仙境已經修鍊到九九八十一重的羅天上仙,甚至渡過十八劫的散仙都不敢抵擋。

至於這些天驕人龍的造化力量,就算是大羅金仙下凡也必然是彈指間灰飛煙滅。 各大宗門的大佬紛紛後退避讓的同時,也都瞪著眼睛,緊緊盯著場內的情況。

令所有人都感到驚疑的是,當數十位天驕人龍全部祭出殺招席捲過去的時候,古清風竟然依舊懶洋洋的坐在那張破舊的老爺椅上,莫說出手抵擋,他甚至連看都未曾看一眼,就好像壓根不知道一樣,閒情逸緻的喝著美酒。

就在大家感到疑惑不解的時候,更加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當流光冰藉助大自然水行詔書施展出宛如刀鋒一般的漫天風雪席捲在古清風身上,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漫天的風雪在古清風身上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就如同風雪落入大海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未曾盪起任何波瀾,哪怕連一絲都沒有。

流光冰是如此。

龍奇藉助大自然火行詔書施展出的蒼龍霸日籠罩在古清風的身上,同樣未能撼動其分毫,連衣袂,一根髮絲都不曾撼動。

化身白虎的王霸宛如上古神獸,兇猛又威武,撲向古清風之後,就像一頭猛虎撲向一顆石頭一樣,依舊未能撼動分毫。

數十位天驕人龍所祭出的所有造化之力,無一例外,觸及到古清風之後,都宛如泥牛入海般,潰散消失了。

怎麼會這樣?

不止流光冰等天驕人龍傻眼了,各大宗門各大家族的大佬乃至全場所有人全部都傻眼了。

要知道像流光冰這樣的天驕人龍,每一位都擁有抹殺仙人的實力,此時此刻他們數十人聯手圍剿,方才只是祭出造化威勢,就能當場把散仙震的粉身碎骨,怎的現在祭出造化之力卻未能撼動古清風分毫。

更加可怕的是,那古清風自始自終就那麼坐著,渾身上下既沒有任何修為也沒有任何造化,換言之,他全憑肉身在承受。

什麼樣的肉身如此強大,竟然無視數十位天驕人龍的合力圍剿?

仙魔之體?

無雙寶體?

尊體?霸體?極體?

不!

統統都不是。

很多人都看的出來,古清風的這具肉身只是很純粹的不能再純粹的肉身,根本不是任何造化之體。

可如果不是造化之體的話,怎麼可能如此強大?

不知道。

誰也想象不出來。

流光冰、龍奇、王霸等人不信邪的繼續出手,可惜,依舊不行。

不管他們祭出神通造化多麼強大,又是多麼玄妙,擊在古清風的身上都會在彈指間煙消雲散,連一抹痕迹都未曾留下。

望著這一幕。

上清宗山腳下。

真陽酒仙瞪著雙眼,張著嘴,震驚的望著,或許是這一幕太過震撼,以至於令他說話的時候都有些不利索,結結巴巴的說道:「這小子……這小子……難倒真的成神了啊?」

旁邊。

真庭仙師亦是皺眉望著,一雙渾濁的眼眸之中也透著深深的震驚,儘管他也看的出來古清風的存在可能早已超出了自己的理解,可是單憑純粹的肉身抵擋數十位天驕人龍的合力圍剿,這一幕仍然讓真庭仙師感到難以置信。

涼亭里。

無涯的臉色陰晴變換,死死的盯著虛空之上的古清風,眼神之中同樣通著數不盡的震驚,也透著數不盡的震撼,然而,更多的是難以置信,也有無法接受。

「怎麼會這樣?他成就的到底是什麼肉身,他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無涯的聲音有些顫抖,傳來之後,旁邊的鬼老搖搖頭,回應道:「不知。」

他的聲音同樣有些顫抖,與無涯不同的是,無涯的顫抖是來自內心震驚與駭然,而鬼老的顫抖更多的卻是來自心頭的恐懼。

他們如此。

不遠處,仙朝紫金殿的玉龍飛星,還有赤字頭紫霄閣的萬花雨,二人心中的震驚駭然比之無涯更加強烈,也更加難以置信,更加無法接受。

站在大樹下。

被譽為天女下凡,身具天道詔書,是為上清宗小的掌儲雲綰也是一臉震驚駭然的望著,呢喃道:「怎麼會這樣?他……他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綰兒,相信我,這個問題的答案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蘇嫿知道古清風的強大,所以,她並沒有感到任何震驚,也沒有感到任何駭然,因為九年前,古清風帶給她的震驚實在太大太大了,甚至可以說直至現在都還有些恍惚還無法接受,與九年前相比,此刻數十位天驕人龍圍剿古清風,實在算不了什麼,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此間。

似罡風在呼嘯。

似烈火在焚燒。

似神獸在咆哮。

似雷電在霹靂。

似風雪在席捲!

大虛空在顫抖。

大自然在崩裂。

諸般神通,諸般造化,諸般力量不停的席捲而去。

那古清風微微傾斜著身子,翹著二郎腿,提著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著太虛杯輕輕晃了晃,他看起來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就仿若此時被數十位天驕人龍圍剿的不是他,而是別人一樣,他坐在椅子上,完全是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

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又給自己斟酒一杯,抬起頭,看了一眼遠處躲的遠遠的眾人,輕描淡寫的說道:「你們也別愣著,一起來吧。」

各大宗門各大家族的大佬,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神情是一個比一個震驚,眼神是一個比一個駭然,尤其是望著數十位天驕人龍使出渾身解數都未能撼動古清風分毫,反而仙靈漸漸耗盡,更加讓他們有種恐慌的感覺。

「動手!大家一起動手!我不信他的肉身是金剛不壞!」

不知道誰喊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誰打出的第一道神通,只知,當喊聲落下,當人群之中第一道神通打過去之後,第二道,第十道,第千道,萬道神通宛如暴雨梨花般從四面八方瘋狂襲向古清風。

一時間漫天的神通,漫天的仙藝,漫天的造化。

漫天的風雪,漫天的金雷,漫天的飛劍,漫天的玄妙,漫天的仙家手段,密密麻麻,數之不盡。

如同大自然發生爆炸一樣,虛空開始炸裂,崩出道道縫隙。 亂了!

全亂了!

瘋了,也全都瘋了。

到底有多少人出手圍剿古清風,沒有人知道,只知虛空之上聚滿了人。

到底有多少玄妙,又有多少造化,同樣沒有人知道,只知漫天都是神通仙術

這些人聯手圍剿的力量有多麼瘋狂,又有多麼可怕,同樣沒有人知,只知大自然虛空被震的不斷的炸裂,又不斷的恢復,如此反覆著。

那古清風,那古天狼,那赤霄君王的肉身到底有多麼強大,又是怎樣的存在,也沒有人知道,只知他自始自終都那麼坐在老爺椅上,白衣未曾飄動,黑髮未曾飛揚,數之不盡,源源不斷的造化神通席捲而來,不管多麼玄妙,多麼強大,只要觸及他的肉身,無一例外,皆在瞬間潰散消失。

一道是,十道是,百道是,千道萬道,十萬百萬都是如此。

唯一不同的是,先前數十位天驕人龍聯手圍剿的時候,他百無聊賴的斟酒自飲。

當各大宗門的仙人紛紛出手之後,他沒有再飲酒,而是仰躺在老爺椅上,將雙腿翹在桌子上,微微仰著頭,閉著眼,仿若在閉目養神,手裡把玩著一串古樸的佛珠。

這一幕是瘋狂的。

瘋狂的令人嘆為觀止,也瘋狂的令人難以置信,更瘋狂的令人靈魂顫抖。

動手的人有很多,沒有動手的人更多,他們大多數仍然站在地上,一直抬頭望著,就那麼望著,臉上的表情比見到天神下凡,比見到神跡降臨還要震驚絕倫。

望著當空的一幕,很多老前輩都有種熟悉的感覺,仿若回到了上古時代一樣。

上古之時,各大宗門各大家族就像今天這般聯手圍剿赤霄君王,而且還不止一次。

第一次圍剿的時候,赤霄君王還不是赤霄君王,只是一個臭名遠揚的仙朝通緝犯古天狼,被各大宗門圍剿,當時的古天狼根本毫無還手之力,被打的狼狽至極,渾身是血,修為被廢,險些丟了性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