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還是這麼嚴肅哦~」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藤堂先生也在戰鬥,我們應該快點趕過去。」

「嗚呼呼……」

「幼女的笑聲出現了~!」

才不是幼女!卜部如此否定。

「那麼就讓我們看看你的真面目吧。」

站在一邊的朝比奈甩了甩手中的刀刃,將腳踩在夏目的駕駛室附近,打算使用蠻力撬開。

「喂喂喂!不妙啊,錄,你不是說你要幫我嗎?」

「是的哦,人家打算幫夏目老師找一個好的娘家。」

「嫁你妹啊!」

「嘿嘿,別生氣,夏目老師,人家有一個很好的武器……」

「是嗎?不過你脫褲子幹嘛?別把裙擺抬起來啦!」

想要阻止的夏目已經停下了動作,因為駕駛室的們正在發出悲鳴,鋼鐵的扭曲和氣孔的破裂讓原本緊閉的駕駛室慢慢打開。

咔嚓!

直接被折斷的交錯結構崩壞離析,門被完全敞開了。

可就在那一瞬間,夏目感覺到了什麼。

頭頂被蒙上了一樣東西。

雖然有些疑惑,但是夏目發現四聖劍完全愣在了原地。

是什麼利器嗎?戴在頭上的玩意還冒出一股香味。

「是變態呢~」

「的確是變態呢。」

「噁心的變態。」

「真心變態哦。」

「別一起說啊!」

夏目從駕駛室站了起來。

這時一邊的錄隱身之後捂著裙子說

「效果如何,夏目老師,這樣他們就看不見你的真面目了吧,呼呼。」

「……那個,請問錄小姐,你害羞什麼?為什麼遮著裙子。」

「因為人家沒穿胖次啦~」

「什麼叫『沒穿胖次啦~』!難道你把那個!」

「是的,在您的頭上。」

「去死吧!真心的!」

見到夏目一個人再說,四聖劍再度開口了。

「妄想的變態呢~」

「精神分裂的變態呢。」

「發現一個變態。」

「開始毀滅變態!」

「都說了別一起說啊!最後一個好危險!你們不是打算抓住我嗎?」

不會捉住哦,這麼說著的卜部舉起了右手槍械。

「那個夏目老師,人家其實是開玩笑的啦,你頭上的那個人家沒有穿過哦!」

「雖然安心了不少,但是這些話根本沒用啊!」

「也是啦,其實是章彥穿過的。」

「這尼瑪是男的!」

「也是開玩笑的~呼嘿~」

「能夠讓我抽你嗎?」

「請用吧。」

就算錄撅起了屁*股,夏目也沒有打算真的打下去。

「不打嗎?夏目老師?難道想要從人家後面那個嗎?人家沒有試過啦,不如說夏目老師真是h,不,是夏目老師真是變態呢~」

「這句話你有資格說嗎?」

兩個人談話的同時,一台黑色的『無賴』機體從側面行駛出來。

那是?!

魯魯修嗎?

夏目帶著疑惑的神色望著頭頂,對方的駕駛室打開,帶著頭罩的zero探出了身子。

不妙!

有遭受geass的可能性!

在下一秒鐘,zero說話了。

「命令現在的你,駕駛著這台機體抓住科奈莉亞!」

「…………」

「沒聽到嗎?我的命令!」

「不,我的聽到了。」

「…………」

這回是魯魯修的沉默。

難道說在剛才,對方已經對自己使用了geass嗎?可現在的自己卻沒有絲毫被控制的現象。

這個情況也就是說,geass,對自己無效!

該不會是這個胖次的效果,不不不,夏目死都不打算相信錄給自己套上的胖次。

但是現在又無法取下來,不然就會被魯魯修見到真面目,而且當下想要藉助錄的手段逃離的話,需要全*裸這個行動。

帶著女性胖次在全*裸什麼的,夏目還沒有打算做出那種行動。

才怪。

從腰間拔出通用的閃光式手雷,在扔掉的出去爆炸的同時,往旁側跳去。

出於反射,夏目知道卜部會立刻射擊,自己可不能坐以待斃。

就地一滾,拉開胸口的拉鏈,雙腿在空中一伸,兩隻手一起往下遊動,讓制服劃過肩膀之後順利的從雙腳中脫下。

接著就是剩下的內衣和頭頂的胖次了。

「錄,開始傳送離開!」

「哦哦!不過全*裸的夏目老師好可愛呀,雖然小夏目不大呢。」

「誰說的不大,不不,快點傳送啦!」

「好的!」

「地點戰線後方!」

「明白!為了夏目老師的蛋蛋和未來!」

「前者不需要你守護啦!」

在光消失的同時,夏目也消失了。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分割線————————————————————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帶著冰涼氣息的聲音傳來:「本次抽獎已經開啟,是否立即進入極限抽獎系統?」

「現在進入……」徐風的腦中剛剛一想,意識就進入了熟悉極限抽獎系統空間中,整個系統空間沒有任何的變化,依然是除了六張金色大紙以外一無所有……

「請選擇抽獎項目」冰冷的聲音直接傳入了徐風的腦海。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徐風覺得他有必要了解一下這個系統了,作為這個系統的所有者,竟然對它一無所知,那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可以」

「你上次說我沒許可權去抽異能類,那麼怎麼樣才能獲得許可權?」徐風看了看天上的六張大紙中的異能那一張問道……

「當主人獲得這個許可權的時候,系統將會通知主人……」

「靠,等於沒說……那系統還有什麼其他功能嗎?」徐風滿懷期待的想著還有什麼厲害的能力,那豈不是快哉……

「主人無許可權,系統不能回答此問題……」

「…………」

徐風無奈了,說到底它還是要什麼許可權,可是自己連怎麼得到許可權都不知道,這不是坑爹嗎?「算了,系統,開始抽獎吧……」

「請主人選擇項目……」

「那個反應是什麼意思?」徐風疑惑道……

「主人並未選擇,不予告知……」

徐風暗罵:「什麼破系統,那就選這個好了,看看到底是什麼……」

隨之而來的是熟悉的一閃,然後便出現了一座熟悉的抽獎轉盤,唯一不同的是上面選項的內容不同,反應類:腦反應增強一層、視覺反應增強兩層、感應一層等等……

徐風仔細的看了一遍轉盤上的內容,如果這些能全部得到,那他也就無敵了,不過這也僅僅是想想而已,徐風看中了那感應的那一項,決心一定要抽到這個,感應增強,那麼就可以提前避過危險,趨吉避凶……

開始……

轉盤如往常一般快速的轉動著,指針從一個又一個的選項飛快劃過,錯過了一個又一個地感應選項,就在轉盤即將停下的時候,又一次感應選項劃過,就在轉盤最終停下的時候竟然又戲劇性的停留在了感應兩層的選項上,雖然不是想象中的三層,但是那也足夠了……

「感應兩層嗎?倒也不錯……」徐風心裡暗暗想著。

抽完獎的徐風新意一轉意識又回到了身體,這個時候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突然睜開眼睛的他,一下子就被銀眸注意到了,看了一眼又轉了回去……

雖然他沒有說什麼,但是他的心裡此刻去泛起了波瀾「好犀利的眼神,似乎能察覺到一切一樣,難道他也是精神力者?」

徐風活動了一下擠壓的差點變形的身體,看了看四周,已經有很多人開始顯得吃力了,而王浩的表情則非常痛苦,他憑藉著自己的毅力堅持著,儘管汗水已經浸濕了他的全身,他依然不願意就此放棄,他必須證明自己,才能繼續呆在這個強者的隊伍中,儘管他已經足夠強了……

「耗子,你還好嗎?」徐風忍不住的問道,自己能承受住並不代表自己強大,而是走運得到了抽獎系統,不然也許他還是一個苦逼的學生,被人欺負著,也不會有今天的力量和與強者們一起探險的機會……

「瘋子,我能挺住,我怎麼會輸給你呢,呵呵……咳咳」王浩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的咳嗽了兩下,很明顯,王浩已經受到了內傷,但徐風除了鼓勵以外也不能做什麼,畢竟他自己也是靠著極限抽獎系統才得以能夠承受這種壓力……

「耗子,堅持住……」

王浩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他已經無力說話,甚至每一次開口說話都要咳出血來一般……

這期間銀眸不止一次的問他是否需要幫助,但都被王浩堅毅的眼神打退了,只好無奈的搖了搖了頭,繼續觀察著別人……

徐風這個時候也在觀察著別人,已經快兩個小時了,有些人也開始慢慢堅持不住了,畢竟五倍重力可不是什麼小事情,相當於你背著五個和你一樣重的人,也許一開始可以,但是長時間下去,都會受不了,這個訓練倒也無愧於魔鬼訓練的名頭……

「徐風……」

「嗯」徐風下意識的回答了一下,轉過頭去發現是銀眸在喊他「銀眸大哥,有什麼事情嗎?」

「你不覺得在這裡太無聊了嗎?不如我們找點事情做做……」銀眸一臉笑意的看著徐風,倒把徐風看的發毛……

徐風心想「這貨想幹嘛,我可是取向正常的」雖然那麼想,但是畢竟人家實力擺在著,自然要客氣的回答:「嗯,不知道銀眸大哥想做什麼?」

「能幹嘛,不如我們切磋一下?」銀眸的這一句話頓時吸引了多位強者的目光,在五倍的重力下竟然還想著和別人切磋,想想就覺得變態……

徐自然不會那麼笨的上去讓人家虐,當下就婉言謝絕道:「銀眸大哥,你看著空間狹小,而且有那麼大的重力,大家都放不開手腳,不然我出去再打?」

就在徐風這句話一出口,原本靠近兩人的強者馬上讓出一片空間,好讓得兩人有地方打鬥,一說空間狹小,馬上就讓出地方的人是什麼心態?

「嘿嘿,現在寬敞了,這是大家的想法,你要是不玩一把,那怎麼對得起大家的期待呢?」銀眸看到這種場面頓時就笑了,這還真是,圍觀永遠是華夏人的特殊愛好,就算是強者也不例外……

「手下留情……」徐風輕輕的作了個揖。

「哈哈,是條漢子……」銀眸笑了,因為這樣他就不會那麼無聊了,像這種刀尖下存活下來的強者永遠那麼的寂寞,他們唯一的樂趣就是比……

「啊……」就在兩人就要動手之際,一道不和諧的吼叫震的眾人耳朵隱隱作痛。

是王浩,他這是?這是鬧哪樣? 一個全裸的少年出現了。

是在日本解放戰線後方,放置knightmare的車輛集中區的中心部位。

眼前是一輛卡車,高達六米,渾身上下覆蓋著一層裝甲,從外觀來看,估計可以搭乘兩架knightmare。

由於戰鬥已經展開,就算是戰線的後勤部也往前線趕去,傷員依舊在不斷增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