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急報:冀州地界發現大量玩家軍隊匯聚,據線報探查,皆是十大家族的玩家勢力,請主公千萬小心!」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信使這才連忙說道。

「總算是坐不住,要聯手了?」

賀翎突然冷笑一聲,沒有回複信使,抬頭看向漫天星光:

「往日恩怨,皆如一層層刀疤疊加在我胸口之上,這是外傷,也是內病,心病還需心藥醫,就讓我看看這心藥,有多猛吧!」

「主公!」

黑暗中,又一道身影衝破夜幕而來

「說!」

賀翎閉起了雙眼,冷聲道。

「唐周大人來信:不出主公所料,計劃完美展開!」

來人報告道、

「還有呢?」

賀翎接著問道。

「魯邱大人來信:巨炮車隊已經準備就緒,共三千八百輛,全部交接於拿破崙將軍手中!弓弩車,投石車,還在持續生產中,共兩百輛,隨巨炮一併轉交拿破崙將軍了!另外,賈詡大人運回來的諸神之怒的隕石,目前研發的非常成功,科研館聯合甘寧將軍用它研究出一種新型武器,等待主公歸來之時為其命名,並希望這次戰鬥,能夠為其測試威力一次!」

「新型武器?」

賀翎睜開了雙眼,頗有興趣的問道。

「是的,據說是一個遠程武器,只是由於體型太大,無法移動,所以只能等待主公回去再看!」

信使連忙點頭解釋道。

「好,我知道了!替我給拿破崙寫信一封:

見字如晤,賀某信任將軍實力,奈何一直沒有機會讓將軍一展宏圖,而今不同,有巨炮戰車上千,此乃跨世紀之重武,若指揮得當,可揮手滅群雄,毀諸國!

望君不負吾思,一日之內收復荊州,支援翼州戰場!」

賀翎對信使緩緩說道。

「是!」

信使連忙快速記下,又一頭扎進了黑暗中,不知去向

「你,給趙括和陳昱州寫信:

吾知兩位將軍在冀州戰場所向披靡,無所匹敵,但謹記:切勿速戰速決!

再行拖延兩天,待得引蛇出洞,再行速戰!」

賀翎又對第一個信使下令

「是!」

信使匆匆領命,也沖入黑暗之中,傳達信意去了

看到兩人消失了,賀翎隨意找了個地方坐下,目光深沉,不知是在跟誰說話:

「木蘭去支援冀州戰場了,雖然不會吸引到十家聯盟的全部主力,但也至少有個七八成了,你們也去吧,在這兩日里進入冀州戰場的聯盟玩家勢力,你們知道該怎麼做!」

「主公放心,末將明白!」

突然,賀翎的身後浮現出一道高大的身影,對賀翎半跪而下道。 楊嘯決定回希望之城看看,他的內心總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按照當初的約定,樊忱和完顏白領導的情報小組應該定期來無極學院向他彙報情況的,可是,自從楊嘯進入無極學院之後,大部分時間都在101修鍊場地下坑道中度過的,楊嘯一次都沒有見到樊忱。

自己曾經被學院宣布失蹤,而且學院還派人去了希望之城統治琦老,萬一大家都以為楊嘯死了,霸天虎等人會不會趁機報仇,攻打希望之城?

楊嘯想起這些,內心一陣顫抖。

楊嘯找到了邢哲,

「邢哲,你如果有空的話,跟我回去一趟中洲大陸,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幫忙。」

邢哲笑道:

「跟我還客氣起來了?難道我說沒有空,你就不邀請我去了?」

楊嘯苦笑道,

「我這次回去中洲大陸,可能會面臨一些戰鬥,我知道你是你們香河族唯一的希望,所以不敢勉強你。」

邢哲一拍楊嘯的肩膀,大聲說道:

「你這說的什麼屁話,不把我當兄弟了?你如果有困難,我一旁袖手旁觀,我還是人嗎?說吧,什麼時候走,我去學院請個假。」

「明天就走。」

「好。」

第三天,楊嘯和邢哲找到林主任請假后,便直接出了無極學院,飛躍無極海,一路飛向中洲大陸。

因為沒有乘坐飛船,全憑人力飛行,時間長了,還是有些累,兩人飛行一段時間后便會停下里休息一下。

半天之後,楊嘯臨近了希望之城的暗黑森林。

楊嘯突然想起了自己離開前曾經在黑暗森林開墾的荒地,便直接帶著邢哲飛去了暗黑森林裡面查看種植的農作物。

楊嘯原本以為會看到一片綠蔥蔥熱鬧忙碌的農田,飛過去一看,農田裡面的作物幾乎完全被毀掉,大部分被火直接燒到,部分泥土被強大的破壞力翻轉過來,有些作物直接被利器從根部砍斷,完全是一副遭遇了世界末日的局面。

楊嘯內心當即咯噔一下,叫道:

「不好!」

邢哲不解,問道:

「楊兄,出什麼事情了?」

「我也不知道,我要趕緊回城看看。」

楊嘯又在附近幾處農田看了看,情況大致相同,讓他害怕的是,他沒有看到一個勞動的人,這就說明,希望之城的侍衛和市民已經無法來這裡種植農作物了。

楊嘯轉身向希望之城飛去,剛飛去數里路,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了打鬥聲,於是循著聲音發出的方向飛去。

在一片森林中,飛虎帶著數百侍衛正和於海聯軍的一直隊伍戰鬥。

於海聯軍大約有兩千人,領頭的是一位皇級境界的強者,名叫沙飛天。

沙飛天的軍隊經常被飛虎的軍隊在黑暗森林中伏擊,沙飛天為了報仇,設下誘餌,派遣一直兩百人的小隊進入黑暗森林中。

飛虎帶著四五百人追殺對方的小分隊,結果不成想到,進入了沙飛天的包圍圈,經過一場苦戰,飛虎身邊只剩下兩百人左右,大家苦苦支撐,眼看就要全軍覆滅了。

「飛虎,你殺了老子那麼多人,今天該你償命了,大家給我加緊攻擊,拿一個人頭,獎勵200晶圓,誰拿下飛虎的人頭,獎勵1000晶圓。」

沙飛天的侍衛聽了,立即發起了更夢裡的進攻。

飛虎身邊的心腹侍衛喊道:

「老大,你趕緊突圍出去,快走,他們追不上你的。」

飛虎全身鮮血,雙眼赤紅,自從冷風谷被打敗之後,飛虎經常處於壓抑痛苦之中。

飛虎吼道:

「我不走,要死一起死,我是不會丟下兄弟們的,

自從老大失蹤了,老子就覺得活著也沒有什麼意思了,與其天天憋屈地活著,還不如痛痛快快大戰一場,死就死了,殺!」

飛虎雙掌翻飛,勇猛異常,一眨眼有殺了對方十幾個人,就連沙飛天一時間也不敢強行上千,反正他手下侍衛多,只要大家圍攻一陣子,飛虎這邊的侍衛都殺光了,飛虎也自然難以逃走。

片刻之後,飛虎身邊只剩下二三十個侍衛了,這些都是飛虎的鐵杆忠誠侍衛。

「老大,再不走,你就走不了。」

「老子說了不走,和兄弟們結識一場,不枉我這一生,大家一起死,然後我們在去找楊嘯老大。」

飛虎等人都認為,楊嘯早就在無極島被核子發電機炸死了。

只不過,平時大家都不肯承認這個事實,大家只承認楊嘯失蹤了。

失蹤代表著還有希望!

沙飛天拿著一桿黑色長槍,大聲吼道:

「飛虎,老子敬重你是一條漢子,你自殺吧,我給你一個全屍!」

一千多人將飛虎二十多人團團圍住。

飛虎知道,他的人生走到了盡頭。

自從跟了楊嘯,飛虎覺得人生很快樂,很舒暢,即便在中洲大陸這個遺棄之地,他也能夠找到自己的尊嚴和人生的希望。

可是,自從楊嘯失蹤之後,他的人生就變得沒有希望了。

飛虎長吁一口氣,抬頭望了一眼天空,有看了一眼身邊還剩下的二十幾個生死兄弟,悲痛地說道:

「兄弟們,對不起,大哥我無法帶你們繼續戰鬥了,事已至此,我認命了,有機會的話,來世我們再做兄弟。」

二十多個侍衛哭成一片,現場的氣氛非常悲壯。

「大哥,你走了,我們兄弟也跟著你一起走!」

「好,我們好兄弟,一起戰鬥,一起享受,一起生,一起死。」

飛虎拿出一把長劍,仰天大哭,喊道:

「老大,我飛虎帶著兄弟們來找你了!」

說完,飛虎看了周圍兄弟們一眼,一咬牙,就準備自殺。

「慢著!」

一聲暴喝,

一道人影閃電般衝過來,一把抓住了飛虎的長劍。

飛虎在聽到那聲「慢著」的時候,身體一震,大腦一片空白。

那個聲音他熟悉了,就是他朝思暮想的聲音。

當拿到人影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飛虎看著楊嘯,身體顫抖不已,熱淚盈眶,哽咽地說道:

「老,老,老大,真的是,是你?」

「我,我不是在做夢吧?我是不是已經死了?我又見到你了?」

看到飛虎渾身鮮血,全身上下幾十道傷口,皮開肉綻,楊嘯內心一陣鑽心的痛,眼睛濕潤了。

楊嘯拉著飛虎的手,哽咽道:

「你受苦了。」

「老大!」

飛虎再也控制不住,和楊嘯緊緊抱在一起。

飛虎身邊那二十多個侍衛,有幾個曾經是見過楊嘯的,此刻也激動的淚流不已。

「老大回來了,老大回來,我們有救了,我們有救了,希望之城有救了。」

邢哲站在楊嘯身後,看到眼前這個情景,有些懵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大致推測出楊嘯的族人遭人攻擊欺辱了。

沙飛天並不認識楊嘯,他以為楊嘯是從希望之城跑過來救援飛虎了。

看到楊嘯只有兩人,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又看到楊嘯和飛虎等人擁抱在一起,一群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好像久別重逢,逃離了生死困境的激動,完全無視沙飛天的存在。

沙飛天內心不爽,大喝道:

「哎哎哎,你誰啊?跑過來嘰嘰歪歪的,幾個大老爺們,死就死了,哭成一團,像什麼樣子啊,

飛虎,你剛才還像個爺們,怎麼現在變成了娘們了,痛快點,否則,老子將你剁成肉泥。」

楊嘯輕輕推開了飛虎,拍拍飛虎身邊幾個熟悉的侍衛肩膀,安慰道:

「別怕,一切有我在。」

那二十多個侍衛見到了楊嘯,一個個像著魔了一般,興高采烈激動不已,早就忘記了生死。

準確地說,他們相信楊嘯,楊嘯絕對不會讓他們死在這裡。

沙飛天怒了,

「唉,你他媽誰啊,在這裡充老大,你來了照樣也是一個死,兄弟們,準備戰鬥。」

「是!」

一千多人立即拿著兵器,兇狠狠地看著楊嘯等人,只等沙飛天一聲令下,便要一擁而上,將楊嘯等人砍成肉泥。

楊嘯用手指了一眼沙飛天,對飛虎說道:

「是不是這傢伙欺負了你們?」

身高兩米多的飛虎此刻就像一個受了欺負的小孩一般,委屈地說道:

「老大,就殺他,殺了我們五百兄弟,還差點殺了我。」

「好,老大給你報仇。」

楊嘯從頭到尾只看了沙飛天一眼,連沙飛天的名字都沒有問,這讓沙飛天非常生氣。

「狂妄,兄弟們,上,殺了他們!」

「殺!」

一千多人,瞬間沖了上來,成百上千道殺氣猶如狂霸的潮水,向楊嘯等人席捲而來。

飛虎完全沒有當一回事,一點都不害怕,他相信老大楊嘯。

楊嘯一咬牙,

「都給老子去死!」

對著洶湧而來的一千多人,一掌拍下去。

地震訣!

這是楊嘯突破了皇級中級境界之後得到了新魂技。

「轟隆!」

一聲爆響,半空之中,一個上千米的巨大的掌印直接拍了下來。

那些衝上來的侍衛在一瞬間,同時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恐懼。

沙飛天也是內心咯噔一下,手中長槍一抖,化著一道匹練,對著楊嘯殺來。

「轟!」

又是一陣巨響,飛虎感覺腳下一陣劇烈顫抖,彷彿大地開裂,火山爆發一般。

再看遠處,飛虎和二十多個侍衛驚恐地發現,剛才還在衝鋒的一千多侍衛,此刻全部躺在上,身體被拍成了肉餅。

前方一千多米的地方,所有的樹木花草也全部被碾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