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廢話,光星宗的弟子們,休要聽那小子捏造事實,他們的宗主就是我們的宗主,實力就是最好的證明。」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哦!殺前輩出來吧!」

隨後從人群中走出一道面容枯瘦像是乞丐一樣的中年男子,冷心月見到他,難以置通道:「伐天是你嗎?」

真正的殺伐淚水順著自己枯瘦的臉頰留下,點點頭道:「心月,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

隨後冷心月嬌軀一顫,以最快的速度撲入了殺伐天的懷中,「你這個混蛋為什麼現在才來找我。」

冷心月的身子軟在了殺伐天的懷中,這些年她真的煎熬了好久,本來以為自己心愛的男人拋棄了他,沒想到竟是冒牌的。

雖然此刻殺伐天的衣衫破爛,可是沒人在意這些,他們二人相擁在一起,開口道:「心月,這些年委屈你了,如果你不建議一個廢人的話,我願意陪伴著你度過餘生。」

冷心月捶打這殺伐天的胸口開口道:「我冷心月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這輩子我只會有你這麼一個男人。」

沒想到平日里那麼要強的冷心月也會有這麼柔情的一面。

冷心月抹去自己眼角的流水開口道:「來,霜兒,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你的父親!」

殺伐天驚訝道:「那一次,你懷上啦!」

冷心月幸福的靠在殺伐天的胸膛之上,點了點頭。

殺伐天用那種激動的無法復加的神色看著斬霜兒,斬霜兒也是有些驚訝,原來因為那個冒牌殺伐天的拋棄我娘的緣故,娘親不讓我對望宣稱自己是她的女兒,沒想到今天竟然見到了從一出生都未見過一面的爹爹。

斬霜兒,也是眼睛有些泛紅,來到殺伐天的面前,孩兒拜見爹爹。

殺伐天摸著霜兒的頭開口道:「孩子,是爹爹對不起你!沒有陪在你的身邊,這些年委屈你們娘倆了。」

「前輩,這結局可還滿意?」

殺伐天,緩慢的推開自己懷中的冷心月,對著雲權行跪拜之力開口道:「謝謝主人讓我與妻兒能再次相遇,以後我殺伐天的命便是公子的。」

「前輩嚴重了,我只是想和您交個朋友而已,您快起。」

殺伐天搖頭道:「我曾經說過,只要你能讓我與心月相聚,我便奉你為主,我殺伐天向來說一不二,以後您就是我的主人。」

雲權無奈道:「前輩何必呢!」

隨後冷心月與斬霜兒也一同跪了下來,「以後您就是我們滅星門的主人,屬下冷心月拜見主人。」

接著整個滅星門的第子長老也都紛紛行跪拜之禮,「我等拜見主人!」

他們有很多人因為雲權為他們門主尋回昔日情人而感激他,他們很清楚平日里門主對待他們是何其的照顧,能看到忍受這麼多年的門主能夠功德圓滿,收穫一份甜蜜的愛情,他們每個人都是異常的欣喜,而且剛才雲權所表現的實力也足矣當他們的主人。

既然門主發話了,他們定然會遵從。

雲權開口道:「諸位請起,晚輩謝各位前輩的厚愛,只是晚輩資質尚淺何德何能能受修為的如此厚愛。」

冷心月開口道:「主人,以後只要有我滅星門能夠幫上忙的事,我們必定會全力幫助公子,其他的一概不用主人操心。」

雲權最後無奈道:「前輩,他們就交由你們處置了。」

雲權說的自然是冒牌的殺伐天的李莞,以及他的兒子誅穆雲。

冷心月拔出寶劍直接送他們兩人上路了。

光星宗的眾人也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突然有幾名長老突然跪了下來,「我等願意加入滅星門,門下!」

既然李莞與誅穆雲都已經死了,他們光星宗也不能群龍無首所以有很多的弟子以及長老決定加入滅星門下,奉雲權為主。

雲權就這樣擁有了一座弟子加長老有著幾萬人的勢力。

雲權處理好他們的事以後開口道:「冷前輩,這遺迹的如何如何打開。」

冷心月來開口道:「回主人,這群遺迹乃是上古遺迹,我本來打算與那個冒牌的光星宗宗主一起破開這裡的防禦,此刻他已經死了,單憑我一個人根本破不開這所遺迹的防禦。」

「什麼,上古遺迹!」

上古遺迹可是存有上古時期的傳承與寶物,這對於每個修武者來說都是致命的誘惑,不過你面暗藏的危險也是非同小可,雲權開口道:「極樂,你能否破來這遺迹的防禦。」

極樂開口道很難,不過小

主人我可以試一試,隨後從極樂的口中噴出一束光柱,打在了那遺迹的防禦之上,可是極樂發現了並沒有給那防禦帶來一絲絲的損害。 大夫的這一番相問,不用再多說,已經知道,蘇雲初先前所說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眾人又是有些驚訝。

蘇雲初卻是淡淡而笑,「早先的時候,看過一些醫書,懂得一些罷了。」

蘇雲初有些咋舌,中華五千年的醫術,她知道的,估計真的比這些人要多。

那大夫對她也多了一些讚賞。

如此一來,這場食物不幹凈事件便真相大白了,不多久,那男子也清醒了過來,自是對蘇雲初一番感謝。

當然,掌柜的也是個會做生意的人,那一餐飯菜,卻是將蘇雲初那一桌與那男子的那一桌,全都免費了,對蘇雲初自是千恩萬謝,「今日真是多謝蘇三小姐了,若不是蘇三小姐,只怕這雲客居的聲譽,便要受損了。」

蘇雲初卻是笑道,「掌柜的不必客氣,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說著,掌柜的倒是給蘇雲初那一桌多添了幾樣招牌菜,並且說了,往後蘇雲初再來雲客居用膳,飯菜全部只收一半價錢,蘇雲初多次推辭之後,掌柜的仍舊不改初衷,卻也只能應承下來了。

趙芷雲也是個不客氣的,「冰菱,日後若是出來,必定要帶上雲初,飯菜免一半呢。」

鳳冰菱沒有趙芷雲這麼跳脫,卻是一個比蘇雲初還有嫻靜之人,但是雖與蘇雲初這個剛剛認識的朋友,倒是多了一些敬佩,「雲初的醫術當真不錯,上一次,也是多虧了雲初的幫助,雖說後來請了大夫,但終歸是多虧了雲初開出的藥方。」

蘇雲初卻是有些不好意思,就算她承認自己醫術很好,不必謙虛,但此時被鳳冰菱如此誠懇熱切地說著,也覺得有些心虛了,她真的只是多活了一世,比別人多了解一些罷了。

而三人不知的是三樓的雅間之內,竟是有人將這一切都收入了眼底。

幾人吃完之後,只在雲客居休息了一會兒,便繼續出去逛街了,用趙芷雲的話來說,便是,三人難得一聚,一定要逛個痛痛快快才能回去。

然而,出了雲客居,轉向另一條街的時候,又遇上事兒了。夏日午後的街市之上,還有悶悶的炎熱之感,蘇雲初幾人正走在一條專賣女子衣物的街市之上,卻見前邊圍了一眾人,直將這條堪堪能夠容得下兩輛馬車通行的街道圍了個水泄不通。

趙芷雲見狀,也有些泄氣了,「雲初,是不是今日不宜出門?你看我們單單是出來逛街,先前遇見了事兒,如今也遇見了事兒,今日怎麼的都是事兒?」

蘇雲初看著趙芷雲這十足十泄氣的樣子,也覺得有些好笑,「出門不利,還不都是你鬧著要出來逛逛的。」

正說著的時候,前邊便傳來了一陣聲音,趙芷雲忙拉住了身旁的一個中年婦人,「大娘,前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那大娘卻是個急巴巴的性子,「哎呀,是京城裡邊張鐵匠家的寡婦,如今,正是當街產子呢,我得趕快去叫大夫來,不然,這可就是一屍兩命了啊。」

那大娘說罷,也急急離開了。

蘇雲初聽罷,心中隱隱覺得有些怪異,但還是走上前去,跟著先前一樣,撥開人群,只見一個年輕少婦已經坐在了路中間,該是陣痛得厲害,便直接鋪了一件不知是誰的外袍,便躺在了那地方,忍受陣痛,便是額上的髮絲已經給汗水濕透了。 最後他們只好先無奈的擱置這所遺迹,剛才極樂的全力一擊沒有對那遺迹的防禦造成任何傷害,所以就算再加上冷心月前輩也是徒勞的。

隨後雲權便放棄了進入這遺迹之中的想法,等自己擁有一定實力的時候再來吧!

此刻雲權發現斬霜兒看向自己的目光,變的有些不一樣,猶如那種情竇初開的少女看向自己的心上人一般,眼神中充滿著柔和的神色。

其實斬霜兒完全繼承了她娘的基因,那美艷的外表,還有那脫俗的氣質每個舉止投足都是那麼的有女人味,不過相比靈兒她們也算是各有千秋吧!

冷心月他們在天曉城停留了些時日,當他們即將準備離開的時候斬霜兒突然找到了雲權,開口道:「主人,這是霜兒繡的香囊,送給您,謝謝讓我與家父能夠重聚。」

「那以後是不是要叫你殺伐霜兒啦!」

霜兒點頭道:「不過主人如果喜歡直接叫我霜兒就好。」

雲權笑道:「那霜兒小姐後會有期!」

接著霜兒突然做出了一個大膽的動作。

她突然靠近雲權,然後在雲權的臉上親吻了一下,隨後就著急忙慌的離開了這裡。

雲權看著手中的香囊,注視著她離開的身影微微一笑。

這個時候在他的身後響起了靈媗姐的聲音,「怎麼還想把她追回來不成。」

雲權無辜道:「怎麼會呢!你看為夫像那種朝三暮四的人嗎?」

「哪裡是像,簡直就是好吧!」

「靈媗姐,冤枉啊!」

此刻靈媗姐來到了雲權的面前,「你每到一個都能受到女孩子的青睞,看來我們幾個姐妹以後的競爭對手還真不少哩!」

「我還是先下手為強的好,隨後楚靈媗靠在雲權的胸膛上,抬起頭與雲權接吻在了一起,雲權也並沒有拒絕,他們就這樣相擁在一起感受著戀人的甜蜜。」

沒過多久,冷心月與殺伐天便找到了雲權,與雲權說了一下,他們即將啟程回滅星門的事,而且邀請雲權他們一同前去滅星門做客,只是後來雲權拒絕了他們的邀請,他們需要在陌生的環境里磨鍊成長,所以雲權並不打算與他們同行。

後來當他們離開以後,雲權決定不去渝州中心,而改去渝州的東部,從渝州的一側穿過,這樣他們能很快到達下一個目的地,青州。

曾經雲權在蒼州獲得過一個神秘的盒子,在裡面獲得一張有關記載天道輪迴試煉場遺迹的地圖,雲權便抱著去試試的態度。

先前的上古遺迹乃是無解的絕對防禦,雲權只能束手無策,不過如果是別的什麼的,雲權還是有信心一試的。

他們坐上趕路的馬車,經過幾天的趕路又一次來到一處村落,這裡還是屬於渝州的境內,是處於渝州東部的某處。

這裡的村民有一個奇特的人口比例,平均每一個男人就有六個女人,這裡嚴重的人口比例失調啊!

這座村落的男人少的可憐,而且這個村子還有一個奇葩的名字,名為剩女村,這裡有很多的大齡剩女,甚至有的竟然倒給錢也要把自己嫁出去,在這裡娶妻根本不需要準備什麼彩禮,也不用八抬大轎,只需要一個承諾兩人便可以長相廝守。

進村以後他們打聽清楚這裡的情況以後,靈兒他們就有些害怕啦!

靈兒天真的開口道:「公子這麼優秀,如果被她們看中怎麼辦!」

一路上靈兒都非常的謹慎,生怕別人惦記她們家的公子,雲權也是有些無奈開口道:「難道為夫不同意,他們能綁我去成親不成,你對為夫就這麼沒信心嗎?」

靈兒嬌羞道:「那公子你要保證你是屬於我們的,不能被別人搶走了!」

雲權笑道:「我什麼時候是你們的啦,你們應該是我的好吧!」

蘇穎兒壞笑道:「你的優秀確實讓我們放心不下!」

楚靈媗笑道:「好了,靈兒放心公子跑不了。」

靈兒最後也收起了自己警惕心,四處溜達了起來。

又一次回歸到了那個天真爛漫的少女。

雲權心中吐槽道,靈兒真是一個古靈精怪的丫頭。

「幾位少俠,看你們面生,外地的吧!」一個年齡稍大的婦人開口道。

雲權點頭道,「我們是外出歷練的修士,希望可以在貴村借住一晚,不知可否行個方便。」

「原來是這樣啊!我那裡到還有幾間空的房間,你們到我那裡去住吧!」

雲權開口道:「謝謝,請問姐姐如何稱呼?」

「你就叫我花姐吧!」

「好的,花姐,那我們就討饒了!」

「哪裡的話,平時我那裡也凄冷,沒個人氣,你們能來住,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雲權他們跟著花姐來到了她的家中,她的家中只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

雲權疑問道:「花姐孩子他爸呢?」

花姐猶豫片刻開口道:「其實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孩子她爸是誰!」

雲權驚訝道:「難道……」

花姐見到雲權的語氣開口道:「我想你誤會了!她不是我的孩子,是我在外面撿來的,當時我外出採摘野果,在回來的路上突然聽到嬰兒啼哭聲,然後我順著聲音就找到了她。」

「也不知道誰這麼狠心,一個這麼可愛的娃娃說扔就扔,幸虧讓我發現了,不然說不定已經被山裡的野狗什麼的叼走啦!」

「不說了,快到了給孩子餵奶的時間,我去給她找些奶來,她還這麼小可不能餓到她。」

「你們隨意,我一會就回來了!」

雲權點頭道:「你去吧,花姐,孩子我先幫你照顧著。」

隨後花姐便走了出去,靈兒他們見到那名可愛的嬰兒下一秒走到他的面前逗他開心,可能是那孩子見到陌生的面容有些害怕,突然嚎啕大哭了起來。

怎麼安撫都不行,穎兒他們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平息他的恐懼,特別是王翼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的哭聲變的愈發不可收拾。

靈兒開口道:「王翼,離寶寶遠一點,你嚇到他了!」

「啊!雲兄弟我這麼玉樹臨風,慈眉善目——啊呸~溫文爾雅,到底哪點嚇到他了!」

最後無奈王翼與那嬰兒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當雲權出現在那名嬰兒的面前,奇迹竟然發生了,他竟然樂呵呵的笑了起來,接著雲權伸出自己的食指,那名嬰兒的小手竟然握住他的手指樂呵呵的笑了起來。

「我去,你什麼情況啊!」

「這是針對啊,赤裸裸的針對!」王翼為自己打抱不平道。

楚靈媗開口道:「人家是個孩子,怎會針對你啊!是你剛才嚇到他了。」

「等等,他是男孩女孩?」

雲權觀察了一下,開口道:「是個女孩。」

「好你個少女殺手,連女嬰你也能征服,變態。」

「喂喂,少女殺手什麼鬼?」

「人家喜歡我,我有什麼方法。」雲權無奈道。

雲權看著女嬰的小手攥著自己的食指,接著對她做起了鬼臉。

只見那名女嬰見到雲權的樣子后,露出了那屬於孩童的微笑。

過了一會花姐也回來了,見到雲權把孩子逗的直發笑,開口道:「沒想到你這麼討孩子喜歡!」

雲權笑道:「大概是這孩子和我有緣吧!」

王翼待在一邊,沉默不語。

楚靈媗上前安撫道:「人設這種東西,你去找作者,在這裡沉默並沒有什麼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