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時。恐怕就不好辦了。」林羽墨解釋道。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原來如此!

林風恍然大悟。

確實,羽墨都能夠發現,林衍大師又怎會發現不了?

「還有另一個原因,我並不想你捲入家族的鬥爭之中。」林羽墨眼中閃露出一分憂慮,搖搖頭,「家族如今兩權分立,一方以族長和林衍大師為首,另一方以太長老林忠賢和副族長為首,而你…表現太出色了。」

「嗯。」林風點點頭。

自己若成為林衍大師的徒弟。無疑是選邊站。

表現越出色,便越容易引起另一方的忌憚,對自己來說有弊無利。

最重要的是——

自己,並非林氏一族的族人。

什麼感情、仁義都是假的,為了利益有時連血脈都可以出賣,更何況自己一個『外人』?羽墨此舉,是不希望自己成為棋子或炮灰,免遭無妄之災。卻是用心良苦。

「多謝你,羽墨。」林風正色道。

確實有時候自己太一廂情願。為了追尋父親之事,太『急進』了點。

幸運的是,有羽墨這個好妹妹在背後幫自己。儘管她不願意承認,但她的所作所為,對自己的關心,其實完全看得出。她是在乎自己的。想到這,林風倏地一笑,感到一分溫馨。

「你笑什麼?」林羽墨略感不解。

「沒什麼。」林風淡然一笑,轉開話題:「對了羽墨,可知特殊系的『琉璃之心』?」

林羽墨美眸瞬時一亮。「防禦類的琉璃之心,星力值1.6?」

「應該是。」林風點點頭,笑道,「有興趣一起煉製么?」

望著林風,林羽墨不禁一笑,「林風,星技的『道』雖相同,但每一個煉器師所領悟的卻各是不同,除了固有的『煉器指南書』外,一般煉器師如何煉製、方法、過程、材料等等,都是保密的……」

「走。」林風直接打斷,一把拉住羽墨的手腕,洒然笑道,「我們不一樣,我們是自己人。」

手被拉住,霎時間羽墨彷如觸電般,俏臉紅霞陣陣,整個人有點輕顫的感覺。

好似沒有力氣般,卻是被林風一拉就走,掙脫不了。

自己人?

這什麼意思?

林羽墨的芳心,一片大亂。



「媽的,氣死我了!」

「都三天三夜了,他們到底在幹嘛!」

嘴唇咬的紫血都是出來,林樊發須倒立,整個人彷彿快崩潰。

剛得到的信息回報,直到現在,林風還未從羽墨的花園屋出來。屋內一片黑漆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會發生些什麼?一想到這,林樊只覺心彷彿揪了起來,好似被利爪緊緊撕碎著。

痛!

痛入心扉!

「羽墨,你怎麼能這麼對我!」林樊雙目血紅。

「還有你,林風,你這卑鄙下流之徒,定用詭計欺騙我的羽墨!!」

林樊面色鐵青,恨不得將林風碎屍萬段。

但眼下,他卻是完全被『囚禁』在屋內,半步都無法踏出。

至於他的那些手下,根本沒『資格』進入林羽墨家中,如今他就好似熱鍋上的螞蟻,卻是急得心力交瘁。

「快了!」

「到朱雀挑戰賽報名結束后,我就能出來!」

頭髮蓬亂,林樊的神情已是有些歇斯底里,彷彿快被逼瘋似的。

殺意,蓬勃的殺意不住爆發!

他,要活剮了林風!

(第三更~~)(未完待續。。) 林氏一族,大殿。

「可惜了。」林衍輕撫長須,眼中露出一分惋惜之色。

在他看來,林風這等絕對資質的煉器師,若能好好調教,假以時日定成大器。

但為了免傷與燕青大師的和氣,卻也只能棄車保帥。

「衍老毋須憂愁,起碼小傢伙如今在我族中,日後有的是機會。」林臻爽朗一笑,「眼下百年一度的朱雀挑戰賽到來,這一屆更是不凡,如今我們所有心思當集中在那裡。林風還年輕,將他暫且擱置一陣耗得起。」

斗靈世界,煉器師始需要師傅教導,才會進步神速。

單靠自己領悟,會走很多彎路,更何況,星技的領悟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星主級以上,壽命大大增加,修鍊的速度亦是越來越慢。

幾十年,不過彈指之間而已。

「嗯……」林衍目光縱然,「確實,如今我們和羅氏一族爭奪釋羅郡第二把交易,爭鋒相對,我也當把精力全放在那兒。林風的事,確實就是有心也無力,緩上一緩。」

林臻點點頭:「過個幾百年,等到大家慢慢淡忘此事,衍老屆時再收林風為徒,便是水到渠成。」

林衍輕撫長須,朦然一笑。

反正人在家族之中,機會,有的是。

躊躇以備!

此時,整個林氏一族都進入戰備狀態。

人人摩拳擦掌,戰意澎湃。

但凡星主級以上的強者,基本上都報名參加了『朱雀挑戰賽』。林氏一族全族總動員,誓為爭取一個好成績,打響林氏一族的名聲。要知道,一直來在乾羅區。林氏一族之所以為最強大的勢力,靠的是煉器。

論實力,不盡如人意。

但這一次,要一洗頹名!

林氏一族,想要成為乾羅區真正的老大!

以人數優勢,衝擊朱雀挑戰賽的資格賽。希望有更多的武者能進入第二輪的『外圍賽』。

越多人參加,進入第二輪的比例就越大。

在朱雀洲,朱雀挑戰賽絕對是最引人注目的大賽,因為,它是由朱雀洲的聖級強者『炎王』,親自操辦的比武大賽,但凡壽命未到1萬歲的武者,都能參加。

相比起限定年齡在30歲的各檔『新星賽』,無疑是將範圍擴大無數倍。

第一輪。資格賽,限定星主級別武者參加,而星域級武者,直接通過進入第三輪『預賽』。

第二輪,外圍賽,通過的武者,將進入第三輪『預賽』。

事實上,前兩輪僅僅只是『篩選』而已。

但凡能進入第三輪『預賽』的。方才算真正進入朱雀挑戰賽。

不止是林氏一族,此時釋羅郡每一個大區。中區,小區,皆是興奮難耐,這對於他們來說同樣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尤其是只要能進入『預賽』,便能得到一筆不菲錢財,這一點更為吸引人。

林氏一族並不缺錢。但其它武者呢?

釋羅郡各個小區,拼死拼活的武者又如何?

朱雀挑戰賽,報名正是如火如荼!



但,哪怕外界再熱鬧,再洶湧。

林風卻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如今正是和羽墨一道,努力鑽研著『琉璃之心』。

主修星寶,副修星器,林風此時所鑽研的——

正是『星寶』琉璃之心。

「好,又到最關鍵一步。」

「琉璃晶體,與尨焉石精,穭磣合金的結合。」

「上一次,火檔的變化沒控制好。」

「這次一定能成!」

林風眼眸爍亮,精神極度集中。

手中,琉璃之心的『雛形』已是形成,好似一顆明亮通透的『心』,閃動著璨亮光芒。

如今欠缺的,便是心之魂。

所謂琉璃之心,自然是以『琉璃』為主心。

以此掌控『防禦』體系。

「烀!」「烀!~」火焰蓬然,林風眼眸灼灼。

十分的小心謹慎,又是相當的冷靜。儘管已是連續煉製三天三夜,更是失敗了三天三夜,但林風依然沒有任何的頹廢,每一次煉製都是全神貫注,精神集中。

既然開始,就不會後退!

一旁,林羽墨輕璨著美眸,淡望著林風。

陪伴在林風身邊三天三夜,羽墨更多的時候充當的是一個『看客』。

提提意見,或者觀看林風煉製。

並未實際參與。

儘管如此,對羽墨而言,也是很好的『學習』過程。或許,她的煉器師品階遠勝林風,煉器知識、材料控制等等,更比林風出類拔萃的多,但很多地方,羽墨卻知自己遠及不上林風。

譬如像現在,林風,幾乎已是獨立完成『琉璃之心』八成的煉製。

僅僅靠著腦海中『星技』的領悟,不斷試驗。

「星穹瞳,真的有那麼強么?」

「還是事有湊巧?就算領悟星技,要試驗出來,一般少說也要一個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