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手下留情。他真的是銀天城城主陰天的公子。」說著,柳老的身子從遠處向這個方向疾掠了過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秦浩天聞言,冷然一笑。在柳老趕到之前,手中的小刀一刀砍了下去。 【第0418騙:我做你的狗】

山本龍一從地上爬了起來,瞄了一眼窗外混戰的場面,無力的點了點頭,步伐蹣跚的朝門外走去。

走一個人,留下的是50條人命和一條刺眼的紅色血印。

陳青雲轉身走上了二樓,扶著水晶的肩膀帶著對方走上了二樓,並未回身。其他人也跟著一同來到了樓上。

進了水晶的房間,眾人坐定。

儘管剛剛帶著耳機,水晶還是聽到了那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可見剛剛慘烈的一幕。臉蛋有些發白,手指有些冰冷。

「青雲,這些都是什麼人?怎麼如此兇狠?」沈破軍詢問道。

「黑龍會。」陳青雲回答道。

「就是那些整天想刺殺水晶的組織?」

黑龍會的事情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國際上被刺殺的重要人物越來越多,一直被保密的事情也最終露出了水面。稍微有些能量的人,知道這些事情並不難。

「真他娘的可恨。改天一定雇傭點殺手滅了這個組織。」唐淵南氣憤的說道。

陳青雲微微一笑,從水晶手中拿過了mp3,帶在耳朵上聽了聽,讚歎道:「小南,果然是音樂奇才,居然在這麼短時間內創造出了無數動聽的曲子。」

陳青雲突然轉變了話題,還真是讓眾人有些不適應。

唐淵南輕笑了一下,說道:「都是一些獻醜的玩意,讓你們見笑了。」

「不要裝了。我聽得出音樂中都是濃濃的情意。沒有愛意,是不可能創作出這麼好的曲子。小南,為了水晶,可以請你幫個忙嗎?」陳青雲摘掉了耳機,認真的說道。

「你說,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唐淵南毫不猶豫的說道。

「其實,想傷害水晶的人並非只有黑龍會。還有一個叫做天網的組織,而催眠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來自那個組織。不過,這個組織非常嚴密,一直以來我們都無法查清楚對方的底細,十分的被動。所以,我這次想借著這個機會將計就計,把對方引出來。」陳青雲壓低了聲音說道。

唐淵南一愣,有些不解道:「天網?這是個什麼組織?說說你的計劃,想讓我怎麼幫你?」

「因為對方知道我的存在,所以對方一直沒有明目張胆的出現。既然是這樣,我打算離開一段時間。這段時間由你來照顧水晶。你是個病號,肯定會麻痹到對方,他們肯定會借著這個機會行動。只有這樣,才會讓他們徹底的暴露。雖然事情簡單,只是陪陪水晶就行了。但是對於你來說,肯定會有一定的危險性。」陳青雲說道。

唐淵南一揮手,說道:「不用說了。我同意。為了水晶,我這條命交給你都行。只是,要是萬一黑龍會再來怎麼辦,我一個病號可沒法保護水晶啊」

「既然大家都出力,我也不能總看著吧算上我一個。」一直沒有說話的沈破軍說道。

「你們放心。我只是表面上走了,實際上我只是隱藏在暗中。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要做的就是黃雀。」陳青雲露出一個壞壞的笑容。

說做就做,幾人商議了一下具體的細節。最後敲定,白天的時候唐淵南兩人一直在別墅中陪著水晶。夜晚,由陳青雲的人暗中保護,給天網人創造動手的機會。

一切都商量好了,眾人下樓。

剛剛還血跡斑斑的客廳,如今已經完全看不到任何血腥,似乎剛剛這裡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不僅僅是客廳,就連別墅外面也都恢復了寧靜。剛剛只不過是一剎那間的夢幻,顯得有些不真實。

「靈薇姐,水晶就得靠你照顧了。」陳青雲來到門口,對翟靈薇說道。

「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他的。你也要小心一些。」翟靈薇不明白陳青雲這麼做的用意。既然懷疑唐淵南為什麼還要把水晶交到對方手上。

陳青雲微微一笑,用他深邃的目光瞄了一眼水晶,然後帶著孫尤子轉身離去。

來到江湖酒吧。

陳青雲走進了包間。裡面燈光通明,包間的正中央擺放著一張椅子,椅子上坐著一個坐立不安、有些狂躁的男人。

在房間的裡面還坐著其他兩個男人,在舒服的沙發上品著上好的好酒。

看到陳青雲,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立刻站直了身子,面帶怒氣的大聲喝道:「陳青雲,你這是綁架,這是犯罪。我會讓我的律師將你送進監獄。」

坐在沙發上的兩人隨著陳青雲的進來而站起身,其中一人更是在李英丞大喝的同時將一個酒瓶子精準的砸在對方的腦袋上。

快速的上前,一把拽住對方的頭髮,將快要向後栽倒的身子活生生給拉扯起來。與此同時,在肚子上猛擊了一拳。

「陳哥會不會進監獄不知道,但是你已經落入了我們的監獄。別給你臉不要臉」周易陽光的臉龐上浮現不協調的陰冷。

李英丞原本就不怎麼帥氣的臉龐更是露出了難堪的痛楚,雙手捂著肚子,連個呻吟的機會都沒有。

陳青雲來到李英丞的近前,淡淡道:「做了壞事就想逃跑,你不覺得這是很可恥的事情嗎?」

說完,陳青雲來到沙發處坐下,為自己倒了一杯酒,對周易說道:「放開他吧。」

周易鬆開了李英丞,回身站到了陳青雲的旁邊。

「沒有想到你這個敗家子倒是真敢花錢,居然砸下兩千萬。到頭來你得到了什麼結果?」陳青雲放下酒杯,掏出香煙,刑天適時宜掏出火機幫陳青雲點燃。

「不要以為你們抓住了我就敢對我怎麼樣?我要是受到傷害,我敢保證讓你在中海市無法立足。」緩和過來的李英丞並沒有害怕,因為他知道他還有一道不為人知的保命符。不到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是不會輕易使出的。

煙霧籠罩,瀰漫了陳青雲的臉頰,突然冷笑了一下,說道:「我想你說的是你在中海市紀檢委當黨委書記的舅舅吧?」

李英丞身子一顫,沒有想到陳青雲居然知道他的這張底牌。他們李家能在龍京有所發展,他的舅舅沒少在其中做工作。

不過,因為身份敏感的原因,很少露面。所以很少人知道李英丞在中海還有這樣一層關係。

「既然你知道,我勸你最好馬上放了我。我舅舅最疼的就是我。如果知道你綁架了我,雖說你有能量,但要做到明哲保身也是做不到的。不要忘記了,你是做什麼勾當的。」李英丞大聲說道。

「哈哈我可是個正經的商人,不然你以為我是做什麼的?刑天會的老大是刑天,你該不會是笨到這個地步吧」陳青雲一陣冷笑。

這時,蠻牛推門走了進來。

「嘿嘿,我回來了。」

「有什麼好消息嗎?」陳青雲詢問道。

「沒有。丁健鑫完全就是一個被耍的可憐蟲,什麼內情都不知道。我可沒有那麼多耐心跟他啰嗦,隨便打了他幾拳。沒有想到那小子十分的不禁打,幾下就掛掉了。」蠻牛嘻嘻笑道。

陳青雲點點頭,轉過頭望向一臉茫然,也被沐小苑玩弄與股掌之間的李英丞。

「丁健……鑫……死了」李英丞得到這個消息,身上立刻就冒出了冷汗,再看陳青雲的時候臉上不禁帶著了害怕的表情。

一直沒有說話的孫尤子靠在門口的牆邊,撇撇嘴,她已經看出李英丞的心理防線在慢慢被崩潰。現在要做的,再下一記猛葯就可以了。

「大哥,別廢話了。他也只不過是一顆棋子,直接殺了吧」

一聽到這話,李英丞再也無法保持剛剛厲害哄哄的氣勢,丁健鑫都死了,陳青雲還會在乎多殺他一個人嗎?

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一下跪倒在陳青雲面前。

「別殺我,別殺我」

陳青雲輕笑的挑了一下眉頭,淡淡的問道:「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我是李家唯一的繼承人。李家所有的產業會在兩年之內交到我的手上。我想你一定需要一條在龍京有不小財力而且忠心耿耿的狗。只要你不殺我,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李英丞似乎感受到了周圍幾人濃濃的殺意,也顧不得那麼多,拚命的祈求陳青雲,希望可以留住他的這條命。

他還有大好的年華,還有大把大把的鈔票沒有享用,還有無數的美女等待他去臨幸,他不可以死

「聽起來很有誘惑力。在龍京我的確需要一條聽話的狗。給你三個月時間,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必須拿下李家的話語權。」

「這……老闆,暫時我還沒有這個力度。」李英丞知道這麼短的時間內是辦不到的事情。

「我會讓李逸風從旁協助你一下。不要跟我討價還價,你只有三個月的時間。」陳青雲冷淡道。

「是,老闆。」李英丞老老實實的回答,在鬼門關走了一圈的感覺真他**的刺激啊

李逸風是誰,李英丞自然是知道的。商業奇才,雖然不知道對方會如何幫他,但是給他提高了不小的信心。

李英丞不知道,在龍京,由李逸風領導的龐大經濟體系正對李英丞所代表的李家進行行著致命的打擊。 秦浩天這一刀砍了下去。/top/

「撲哧!」的一聲,一道血箭從那青年的斷掌處噴了出來。

那青年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嚎叫聲。痛苦的臉色蒼白。豆大的汗珠從那青年的臉上流了出來。

在柳老趕到的時候。看著倒在地上嚎叫的青年。搖了搖頭,對著秦浩天說道:「你……你難道不知道他是銀天城的城主的公子?你闖了大禍了!」

秦浩天看了柳老一眼,淡淡的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說著,秦浩天帶著死神小隊轉身而去。

看著秦浩天轉身而去的背影。柳老凝起了眉頭,臉上露出了冷然的笑容。

這銀天城可是整個混亂平原的三大勢力之一。和金龍城、霸城並稱三大勢力。在混亂平原大大小小几百個勢力當中,無人敢惹。而銀天城城主陰天又就是護短。秦浩天斷了他公子一掌。估計陰天會發飆。柳老很是期待,當陰天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子被斷了一掌,是何種的表情。

秦浩天斷了銀天城城主公子一掌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傳遍了整個的霸城。霸城街頭小巷。

在霸城某處,傳來了陰天那可怕的咆哮聲。

霸城李霸天的城主府當中

此時城主府已是張燈結綵的。不時的有賓客帶著禮物前來賀壽。用車水馬龍來形容,絕不為過。不過能前來這裡賀壽的,都是在混亂平原內有頭有臉的人。最起碼都是在一方有很大的影響力的人。

「唐族,唐正到……」

「西川,郭其海到……」

「華龍帝國風行天到……」

「南風帝國代表到……」

就連華龍帝國的人都到了,這多多少少的還是讓在場的人都有些的吃驚。畢竟這可是三大帝國中竟然到了兩個代表。這霸城的影響力也實在是太大了。這多多少少的讓各大勢力起了一些別樣的念頭。到場的各大勢力對霸城的人,多多少少的有些的敬畏了。

「浩天城,秦浩天到。」就在這個時候,司儀又喊道。

浩天城秦浩天。這又是讓在場的勢力都有些的吃驚。因為這浩天城的秦浩天可是最近混亂平原最為熱議的一個新崛起的勢力。

秦浩天一走進大廳當中。幾十道的目光向著他的身上射了過來。

秦浩天的身後跟著杜秋娘,她的手上拿著禮物。秦浩天感到周圍無數帶著好奇的目光凝視在自己的身上。

在場的賓客對秦浩天這個傳奇人物大都是只聞其名,卻是未見其人。尤其今天秦浩天還斷了銀天城城主公子的手。這更是為秦浩天的身上增添了幾許的色彩。

悠然,一股衝天的殺氣,籠罩在了他的身上。

秦浩天連忙的運轉起了身上的玄氣。淡紅色的氣芒包裹著秦浩天的身體。

秦浩天一把的將杜秋娘給推到了邊上。運功對抗著那突然出現的人。

一道人影出現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這是一個穿著藍色華服的老者,凝著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有種不怒自危的感覺。

秦浩天看著眼前的老者,他的臉上帶著怒容。一股無形的碰撞在兩人之間展開。

「你是什麼人?」秦浩天皺了皺眉頭,對著眼前的老者淡淡的說道。

「銀天城,陰天。」那老者對著秦浩天,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

「你就是陰天?」秦浩天終於知道這老者為什麼對自己帶著這麼大的敵意了。

「你竟然敢傷了我的孩兒,我今天就要你葬身於此。」陰天的目光有些血紅,一股肅殺之氣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周圍離兩人稍微近的賓客感到從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都感到呼吸有些的難受,兩人之間氣機的碰撞,漸漸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空中的能量不住的顫抖著。周圍的人,感到就好像有一塊巨石壓在他們的胸前一般,無比的難受。忍不住的向後退了幾步。面色驚駭的看著在對峙的兩人。

秦浩天皺了皺眉頭,感到陰天的力量似乎還在自己之上。不過秦浩天又豈會怕了他。他要戰,我便戰。慢慢的,秦浩天將身上的玄氣提升到了極限。

「哼哼,閣下教子不嚴,貴公子調戲在下的婢女,這又如何說?」秦浩天哼了一聲。

秦浩天背著手,傲然而立。面對陰天肅殺之氣,卻是面不改色的。

「哼,我孩兒看上貴婢女是她的福氣。我兒又豈輪的到你來教訓。」陰天冷然的對著秦浩天說道。

「呵呵,那我就無話可說了。早知道,在下就不手下留情了。原本只略施薄懲,只是想讓貴公子能提高警惕,現在看來,還是太輕了。」秦浩天氣極而笑。

在場的賓客聞言,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氣。秦浩天斷人一掌,竟然還只是略施薄懲而已,那如果要重懲又是如何。要知道他的對象可不是隨便的一個阿貓阿狗,那可是整個混亂平原的三大勢力之一。

「哼……好膽……」陰天也被秦浩天的狂妄給激怒了。當胸一掌,對著秦浩天拍了過去。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感到對方這一擊的可怕。黑色的能量,在空中震蕩著。一股可怕的殺氣已籠罩在他的身上。

周圍的大地不住的震動著,顯然陰天這一掌的可怕。

「哼!」秦浩天的臉色卻是漸漸的肅穆了起來。對於這整個混亂平原三大勢力之一的掌控者,秦浩天是從未敢於小覷。

「移星換斗。」秦浩天哼了一聲。望著那對自己拍來的一掌。手極速的在空中划著圈圈。

陰天一掌和秦浩天的力量撞在了一起。

一股狂暴的能量以兩人為半徑,向四周橫掃了出去。

秦浩天的手在空中極速的划動著。但是陰天的力量,還在自己之上。他感到轉化對方的力量,顯的很是吃力。這在秦浩天學會了移星換斗玄技后,還是第一次的碰到。這讓他微微的有些的吃驚。

不單是秦浩天感到吃驚,就連陰天的心裡何嘗不是感到有些的驚駭。原本他見到秦浩天如此的年輕,以為只是一個毛頭小子。應該不大可能有什麼本事。就是這麼一個毛頭小子,竟然傷了自己的兒子。這讓陰天很是憤怒。要知道,自己的兒子雖然不學無術,但他也就這麼一個兒子,自然還是很疼愛的。是以,陰天已有將秦浩天立斃於掌下的衝動了。雖然這是李天霸的壽宴上,但這已顧不得了。

陰天感到從秦浩天的身上傳來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的力量全都反震了回來,這讓他感到大吃了一驚。

「轟!」的一聲,秦浩天和陰天兩人各自的退了一步,至少在表面上兩人是打成了平手,平分秋色的。

秦浩天和陰天兩人各自帶著驚駭之色的望著對方。臉色都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雖然秦浩天和陰天兩人只是平分秋色,但是周圍的賓客,對秦浩天已是感到吃驚了。要知道這可是混亂平原的三大勢力之一的銀天城的城主。而秦浩天又是如此的年輕,就有和陰天分庭抗禮的力量了。這讓各方的勢力,對秦浩天更是期待了起來。

就在秦浩天和陰天兩人都將玄氣運轉到了極限,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邊上傳來了一道勁喝聲。

「且慢動手。」隨著那中氣十足的聲音落下。一道鬼魅般的影子,落在秦浩天和陰天的身邊。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今天的壽星,霸城的城主,李霸天。

李霸天的身上穿著紅色的華服。看起來很是喜氣。一看到他,在場的人都站了起來。

秦浩天和陰天看到今天的壽星都出現了。原本凝聚的玄氣不由的都散去了。

「呵呵,兩位今天都是我的客人,能否看在老夫的薄面上。錯過今日,今日以後,老夫絕不干涉兩位。」李霸天笑眯眯的對著秦浩天和陰天說道。

雖然聲音很是柔和,但是秦浩天和陰天兩人都能聽出話頭中,那不容置疑的感覺。

「哼……就讓你多活兩天。」陰天也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如果再動手,也確實是不合時宜。只得冷冷的對著秦浩天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