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也不差,若非公子低調……」旁邊素衣女孩蘇馨一樣有著憔悴,認真說道。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我了解星哥,他會只強不弱,公平交手,我估計難佔上風。」百里雲飛笑道,他很自信,也很相信千星。

「我相信公子。」蘇馨輕聲道。

她確實吃驚,還很好奇。

在她看來,眼前少年最出色,各方面都是,什麼挫折都沒難倒過他,但那個人進步真的飛快,一路堪稱傳奇。

還有那個人是少年唯一關心在乎的,這麼多年,她都沒見過少年有多少波動,沒有笑過。

她還好奇,他們都是哪裡走出來的,都這麼優秀。

「蘇馨,他就是我哥,不準對他猜疑。」百里雲飛說完,又輕嘆出聲,「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對不起。」像是自言自語,難掩心頭跳動。

蘇馨低頭,眼中卻是閃過喜意,這語氣有些像帶她見家長的味道,雖然只是一絲感覺,她等了好久。

「我們要去找他嗎?」

「之前怕累及星哥,可星哥還是幫我滅掉一隊六刀,呵呵。」

八方城擂台,千星他們都在這裡切磋,如今台上的是千星。

挑戰的人很多,千星戰的痛快,最後索性讓一起上,有些年輕人拉不下臉,有的腹黑傢伙可是正合心意,一人干不倒,一起還不行嗎。

說出去咱也是虐過星辰榜前三的人,時間久了,很多人都開始認同千星,年輕武者有小氣,也有很多大氣的。

一些地方民風彪悍,崇尚強者,有實力自然得到認同。

千星橫擊,開始還有些壓力,很快便適應,愈戰愈勇。

遠方高層包間內,宋方冷淡看著,目光微閃。

他來自神域,修鍊最好神通,自傲的很,知曉此人一樣受到神域大能青睞,他還莫名咯噔一下,沒想到此人竟然拒絕,宋方嗤笑,更是惱怒,看不上他這身份嗎?

這屆星辰榜質量層次很高,他自認有足夠實力,卻沒有進入,很不服氣,今日見千星出手,他感覺到壓力。

千星畢竟是前三,他很不忿,他也自信能再進步,這還算了,上次千星就比他稍強些。

道宮的郭陽也進前十,他卻沒進,憑什麼,他自問突破上來,絲毫不差。

「我宋方定會成為第一。」宋方冷哼,「壓制爾等所有人。」

擂台上戰鬥白熱化,而這些人雖多,可都沒有贏無雙他們的實力,難以引發什麼質變。

西面的某處房內,水雲夢也在冷眼盯著,這個人越來越強了。

她咬牙切齒,很多地方都越想越不對,這個人還拿著她的劍,她想咬人,殺人。

「嗯?」千星皺眉,掃視過去。

如今他出手,注意他的有不少,千星也不在乎,若是怕人觀看就不出手,永遠不會進步。什麼隱藏實力,都是扯淡,隱藏多了,實力也沒了。

武道之路,不進則退。

星辰榜已經給他實力做了評估,差不多是沒錯的,不得不說情報之強大。再遇對手,那些對手也會有所準備,他要做的就是提升自身,不斷進步。

他已經可以突破,到時候退出星辰榜,就好多了。

年輕人有名聲的同時,其實千星覺得一點用沒有,反而讓敵手知曉,還好他有天下極速,這是底牌之一。

但這個不同,清冷的敵意很純粹,還敢盯著他不放,這是無所顧忌,還是忘了掩飾?之前宋方都有掩飾的。

水雲夢見千星看來,心中大驚,連忙退後幾步。

千星淡笑,窗口無人,他已經知道是誰,那個缺少愛的冰塊女。

話說她的寶劍還在自己這兒,這些天太忙,收穫多,都沒注意研究,得找機會看看,是不是好東西。

千星這一分心,周圍攻擊不停,他還退出幾步,接而氣勢更勝。

等所有人都翻出擂台時,下面觀看者歡呼一片。

龍劍吟很羨慕,瀟洒跳上台也要迎接挑戰,金袍銀絲帶,笑容和煦,風度翩翩,唯有桃花眼溜溜,看到下面有女子迎向千星,他又跑下來了。

「靈寶閣?你說是那個大胸美女師雅兒邀請我們,去,當然去,本龍最喜歡與我輩同道交流了,嘿嘿……」

那個侍女臉色有些不好看,什麼形容詞,小姐只說邀請千星,也沒說這人。

「那就一起唄。」千星說道。

龍劍吟拉著一起去,也不喊遠處贏無雙無影他們,都在擂台邊上,看上心癢的對手都會上去,尤其贏無雙,整一個戰鬥痴人。

這個靈寶閣小姐已經邀請過他很多次,他已經像別家一樣婉拒過,竟然還來,這次都堵到這邊了。

說起來他和靈寶閣還有過節呢。

那次殺了靈寶閣一個少爺,還有塗山氏的一個,他們都不知道,後來因為青羽的事情,他又和塗山氏結仇,這個靈寶閣卻少有聯繫。

千星想起臉色不由有些精彩,這是狼入虎穴,還是開門揖盜?

他們小姐就在旁邊不遠莊園內,千星想了想,還是來探個究竟。

龍劍吟自來熟的很,那侍女也沒有多說,她只是跑腿傳話的。

很快來到莊園,一片寧靜清新。

千星視野籠罩,卻不是這麼一回事,暗裡有很多高手,但並沒有警惕,應該是平常都有的暗哨。

靈寶閣財富無數,應該是防範宵小的,但陣容也是夠厲害。

進入莊園又迎來幾個侍女,她們顯然已經得到示意,沒有詢問龍劍吟,「兩位公子,請進,小姐等你們多時了。」

穿過一重重的小道,在這繁華地帶,還有這麼大的莊園,靈寶閣也是財大氣粗。

富麗堂皇的宮殿內,侍女停下請兩人進去。

****** 剛剛入內,一聲讓人酥麻的嬉笑聲就傳了出來,那是一個紅色紗裙女子,還有些透的那種,胸前兩個圓球白皙都快露出過半,隨著嬉笑快步,彈性顫悠,好像隨時都能抖出來,偏偏沒有。紗裙不知是有些緊身,還是她太豐腴,臀部也是渾圓曲線,紗裙都快撕裂似的,紅色誘惑香味撲鼻,每一個動作,都充滿著火辣,嫵媚,讓人流鼻血。

這就是靈寶閣大小姐?

傳聞此女是有名的交際花,認識很多名宿,才俊,很有頭腦,還很會做生意,在靈寶閣內很有分量。

「這位就是千星公子吧?奴家早就聽聞公子大名,一直無緣拜會,沒想到這次公子一舉進入星辰榜前三,今日見到公子風采,雅兒覺得公子應該是第一才是。」

「抱歉,忘了自己介紹,奴家師雅兒,本該親自去請公子的,可雅兒身子抱恙,不好拋頭露面,還望公子莫怪。」師雅兒吐氣如蘭,幽幽說道。

「抱恙,沒有啊,龍覺得很好,這才是龍要的……」龍劍吟在後面盯著男人都想看的地方,毫不掩飾的眼神,暗自嘀咕,口水都流出來了。

千星也是嘀咕,你這叫抱恙?扭腰擺臀,活脫脫一個尤物。

師雅兒嘻嘻一笑,「沒想到公子比傳聞還英俊瀟洒,奴家都忍不住動心了呢。」

「我也很帥的。」龍劍吟說道。

「這位是龍公子吧……」

「大胸美女,你好。」龍劍吟笑容很賤。

師雅兒笑容一滯,還是那句話,越是自信高貴的人,往往也越驕傲,她可以風騷,你不能真調戲。

她知道很多臭男人都覬覦她,這也是她最自信的地方,但也只能想想,誰敢如此,而真有能力的也不會這麼沒品,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直白調戲她。

「龍兄真會開玩笑。」師雅兒乾笑幾聲,換個人她早滅了,但這個疑似龍族,不好得罪,所以她才只邀請千星,龍族也不可能加入他們。

「本龍沒開玩笑,大胸美女,龍早就聽說過你,小子,上次你強上……」龍劍吟嘿嘿一笑,差點兒說漏嘴,「就是你把美女拉進小樹林霸王硬上弓那次,本龍還給你把風了,這次你要幫我……嘿嘿,美女,本龍不像這小子,不會幹那事,我只是純粹欣賞你,想和你深入交流人生理想……」

千星臉色有些黑,師雅兒臉色更黑,這都什麼混賬話,心中怒意升騰。

「住口。」千星打斷。

「小子,你也太不講義氣了,上次你答應的。」

「我答應個毛,我什麼時候做過,還有……算了,解釋不清了,滾蛋。」 名宅故夢 千星說道。

師雅兒臉色更黑了。

「師姑娘,呵呵,其實他喝多了,你不要介意。」千星笑道,語氣很自然,他已經感應到有高手在暗中警惕。

「怎麼會?請坐。」師雅兒竟然恢復過來,微微一笑,氣息平穩。

千星暗驚,此女城府夠深,真說起來,論實力她未必及水雲夢,這點可要強很多。

「師姑娘,你找我有什麼事?」千星轉移話題。

「叫我雅兒。」

「都一樣。」

「好吧。還不是想請公子入我靈寶閣。」師雅兒幽怨起來,「幾次想請公子,公子都拒絕,想找都找不到,剛剛正好聽說公子在比武,總算見上一面。」

「我這不之前受傷了,在養傷嘛。」千星笑道。

「公子意下如何?」師雅兒期待的目光,誘惑的氣息,讓人難拒絕。

千星卻沒有受影響。

一路走來,經歷多少,別說見的人,殺的人都不計其數,什麼女的沒見過,什麼種族沒有,論起豐腴的,有的種族更特別。

師雅兒確實挺漂亮,誘惑,性感尤物,但若真比起來,還是不及風華絕代的青羽水雲夢魔女她們,她們才是成名在外的美女,不論實力,氣質,還是身材容貌。

此女只是誘惑,但相比魔女的火辣,她的卻又略顯遜色,哪怕她更豐腴,個子偏低,總覺得氣質不夠,更像是演出來的,不是魔女骨子裡的魔性。

估計還是實力的問題,此女已經突破上去,不再星辰榜,據說實力也不差,至少也有道境,但幾乎沒有聽說過戰績,都是屬下出手的,那就缺少強者的一種信念氣質。

還有此女城府深,喜怒不形於色,哪怕火辣誘惑,嬉笑不斷,卻沒有那份自然,他不喜歡這種凡事都要猜疑的感覺,這個女人並不好惹。

還有他可是殺過靈寶閣少爺的,這女人也姓師,還是少接觸為妙。

他無懼敵人,也不想天下皆敵。

總之進來短短時間,他心裡已經分析很多,此女他沒有多少好感,好像他們都該拜倒在石榴裙下,乖乖聽話。

或許沒有魔女的實力,但絕對一樣陰險。

而且也未必,靈寶閣號稱天下最富有的實力,屬下往往都一堆寶貝,戰力大增,此女肯定也一身底牌,感應到的力量未必是本身實力。

千星很自然的表情,師雅兒不知道他所想,不然絕對不會在那兒笑的那麼淡定。

「我只想在學院,與世無爭,好好做我的導師。」千星說道。

師雅兒張了張口,幾次都有些不知怎麼說,你還與世無爭,這次混亂你都殺了多少人?

「雅兒真的很有誠意的,不止如此,雅兒最崇拜英雄,今日見到公子更是傾心不已,公子就不能為雅兒來嗎?」

「我去能做什麼。」千星淡笑。

「你想做什麼呢?」師雅兒嫵媚一笑,俏皮眨了眨眼睛。心底卻是暗自嗤笑,什麼星辰榜前三,天下男人都是一樣,逃不過她手掌心。

「小子,他是龍先看上的。」龍劍吟一直在那兒傻笑,忽然哼道。

「你看,要不你讓他去?」千星說道。

「公子不要說笑了,龍族我們可請不起,不是說小看千星公子,你知道雅兒不是這意思,公子你沒有世家宗門,雅兒才敢邀請的。」

「來時家裡已經說了,公子是人才,要雅兒不惜一切邀請到。」

「你們自信比十大還強?你們家裡還真能為難你。」千星道。

「比起底蘊,我們自然是稍有不及的,但我們一樣有巔峰神通,公子若來,我們能給你量身定做最好的,還有各種靈寶底牌,修鍊資源,十大包括神域開出的價格,我們都可以給你雙倍,你看如何?」

「你不問問他們多少?」千星笑道,「還有神域,你們比他們都富有?」

「他們多少,我們都給雙倍。」師雅兒自通道,「公子可能不知,我靈寶閣遍布天下,哪怕十大,論起財富也不行,再說他們要顧的也多。修鍊越高,需要資源越多,公子若是加入我們靈寶閣……我們靈寶閣海納百川,最欣賞人才。」

「資源隨便用?」

「當然有時候還是需要一些功勛的。」師雅兒笑道。

「我做什麼?」

「要不你先跟著雅兒,貼身保護雅兒。」師雅兒挺了挺胸口,拋個媚眼。

「做你護衛啊。」千星有些膩歪,想起之前的師承宇,也是讓他做護衛,說難聽就是奴才。

果然是商人起家,以為什麼都可以用錢買,他可是星辰榜前三,聖人都願意收徒的。

「貼身的哦,人家很崇拜你的,想天天看到你。」

「我有女人,會讓人誤會,這不好。」千星說道。

師雅兒搔首弄姿半天,以為千星同意,結果臉色一滯。

「這個以後再說,我們就先走了。」千星打斷師雅兒還想說的。

「好吧,星哥哥回去多考慮一下,人家真心的,你想要什麼都可以說。」師雅兒扭腰擺臀起身,幽幽說道,「公子先等一下,雅兒還有事情。」

「就是這次你們與伏天盟高手交手,一些戰利品我們靈寶閣都願意收購,比如皓月丹,地心丹,天心丹,還有他們的……」

「我保證,我們是最高價的。」師雅兒說道,「雅兒本來就是在忙此事,聽聞星哥哥,嘻嘻,千星公子在,特意推掉所有邀請你的,哪知你……太傷人家心。」

「這個嗎,可以商量,我回去整理一下。」千星說道。

「我等你。」師雅兒嬉笑。

「倒霉龍,還看,走了。」

「藝術品啊。」龍劍吟感嘆,恢復一臉認真之色,「大……美女,你怎麼不邀請我,本龍是註定君臨天下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