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你之前所說那樣,中間也有很多人找到了神殿,我以為他們中會有我等候之人。」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呵……可到頭來不過是一群貪婪鼠輩罷了。」

老人說話間,臉上神情對所說的那些企圖打月夜神殿注意的宵小很是厭惡鄙視。

「散發神秘光輝的古殿引誘了他們,他們試圖闖入、渴望得到殿中的所謂寶物。」

「嘿…那些小老鼠們,自然沒能經過殿門第一道血驗,就在恐懼絕望中化為古殿藤蔓的養分。」

老人說到這,一抹嗜血冰冷的笑容絲毫不掩飾地顯露在嘴角。

少年看了不禁頓起一身冷意,試探著問道:「前輩,如果我沒經過血驗…是不是也會像那些人……」

老人眼神一凝微微搖頭:「那可不一定。」

「過了數十萬年,門的第一道血驗也並非完全就有效,偶爾也會出錯。」

「否則在你之前就不會有人能成功踏入這古殿大門了。」

「有些人因為大門血驗機關出了毛病,僥倖通過第一道血驗進入古殿內,而當他們踏上這座高台的石梯、滿臉期待地登上高台頂端時,呵呵——那第二道血驗才剛剛開始!」

「而這次…他們再也不會被什麼幸運眷顧了。」

老人一瞬間顯露的笑容,讓面前看著他的少年覺著很是不自在。

「前輩,那些沒通過第二道血驗的人…他、他們怎樣了?」

少年不禁好奇問道。

「哦,你問他們怎麼樣了……喏!他們不是還好好在那待著嘛!」

說罷,老人抬手一指玉棺不遠處那一片原本黑暗壓抑的地方,不知熄滅多少年月的古燈也瞬間就亮了起來。

少年偏著頭,順著他所指地方看去……

入眼的一幕,少年估計終身難忘。

眼前,黑黑壓壓跪著數不清的人……或許應該稱之為皮人更為來的準確。

因為眼前玉棺前那些伏身跪立之人,只剩下身體外面那張薄薄的皮囊了,僅剩的那張皮囊不知其中到底是被一股什麼怪異力量支撐著,居然還能如同正常活人那般做出標準的虔誠跪伏姿態。

服飾身形不同的他們,卻全部以同一個姿勢:雙手撐著、躬身跪伏在地上,好似在虔誠的朝拜,古燈幽冷的青光四散在他們扭曲的臉龐上,映照出似恐慌、似絕望、似解脫的各異表情。

真是……詭異到令人驚悚啊!

「前輩……呃,他們、這是?」

從未見過這種詭異場面的少年,一時間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一開始他還以為那些是什麼祭祀用的木偶、傀儡之類,沒敢往更可怕的地方想,原本陰森的古殿有這些玩意就很可怕了,他也根本沒打算走近看。

現在、他開始慶幸先前的決定了,這還想不想讓他以後晚上一個人來凶獸森林了?

白髮老人絲毫不在意,一揮衣袖,冷哼道:「這幫各族的卑鄙小人,當初月夜族衝破枷鎖、引入玄氣,他們心安理得的享受好處,快速修鍊自己的實力。」

「可當域外邪魔殺來了,我族遭到逆天劫難時,他們卻一個個全沒影了。」

「當年除了月夜全族覆滅,其他萬族完全安然無恙。」

「哼!老頭子我沒去找他們算賬,已經算他們走彌天大運了,可他們還敢把那骯髒貪婪的賊手伸向我族最後的傳承之地——月夜神殿。」

「簡直是罪該萬死,既然他們都進來了……」

「那就永遠留下來,永生永世為我族懺悔贖罪吧!」

老人頓時面露寒光,眼中殺意四射、絲毫掩飾不住。

「如果,我沒經過這最後血驗,也會變成那邊的一員吧!」

聽到這裡,少年不覺心有餘悸地咽了口唾沫。

「二十萬年了,還好最終等到你來了,嗯…眼看時間差不多了,現在也該將東西交給你了。」

白髮老人微微抬頭,看了一眼那窗外漸漸變淡的月光……黎明將要來臨了。

老人來到少年面前一臉正聲地告誡道:「接下來、我就將月夜族的傳承——月夜神典,傳輸到你的腦海之中。」

沒等少年做出反應,老人抬起一指就輕點在了少年額頭之間。

淡青色的幽光霎時順著老人指尖,緩緩湧入少年腦中的玄識之中,少年頓時眉頭緊鎖面露痛苦之色。

老人見此,不覺言語平和地引導說道:「玄識打開不要試圖去反抗,慢慢的放鬆下來,去接受、去觀想,把它當做你腦海內玄識原本的一部分。」

少年依照老人的引導去做,原本痛苦的神色也逐漸舒緩了許多。

「對!就這樣,一點一滴、讓它慢慢融入你的玄識中,最終與你完全融為一體。」

隨著老人不斷的引導,少年緊鎖的眉頭也完全舒展,而淡青色幽光湧入速度卻漸漸開始加快。

一時間,祭壇周圍四處飄蕩的暗綠色點點幽光也如夏夜深叢之中的螢蟲一般、成群結隊、飄飄忽忽、圍聚在兩人身邊,最終完全簇擁著少年、逐漸融入變少。

良久,終於結束了,老人也慢慢放下了手,另只手卻是突然迅速按住少年肩膀,蒼老的臉上顯得很是驚奇。

「小子,怎麼回事?」

「剛剛我將神典輸入到你腦海,可當最後收回神識卻看見你腦袋裡有一把……像鎖一樣的強大禁制,那是什麼?」

「你到底還有什麼瞞著我?」

說到這裡,老人不禁一臉急切地緊盯著少年。

見老人那滿是焦急不似作假的神色,少年也終於下定決心了。

「前輩,您還記得一開始您問我,真的一點也想不起以前的事。」

「我告訴您過關於我十五歲前的所有記憶,除了年齡其他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就好像……被腦袋裡的那把大鎖,給牢牢鎖住了。」

「每當我想要努力去回憶以往的事,腦海之中就如有萬隻蟻蟲在瘋狂撕咬,讓我頭痛欲裂,我隱約猜測除了關於月夜族的記憶,那把鎖、似乎還封塵了我很多往事……」

說到這裡少年不禁一臉期待地望著老人懇求道:「前輩,您實力這麼強大,能不能幫我破開那道禁制啊!」

「我很需要那段記憶!」

少年緊緊拉著老人的手,再次顯露滿臉的懇求與渴望。

少年已經完全看出,面前的白髮老人是決不會害自己,所以這才將事情如實相告。

老人聽了卻是不禁滿臉無奈地搖頭嘆道:「此事…就算我半步虛神、也無能為力啊!」

「這道禁制十分危險,是我生平僅見,看似脆弱無比、實則如同活物一樣,如果強行靠外力去衝擊,它只會越鎖越緊,最後可能會反噬宿主、奪舍你。」

「這也只能靠宿主、你自己,一點一點去解開了。」

看見少年一臉落寞,老人不禁再次開口勸慰道:「不過你可以放心的是,這應該是某個實力高深莫測的強者故意給你設下的,至於那下禁制到底是何人,估計你也只有等到解開那道記憶禁制后才能想起來。」

「不過那人的實力究竟會有多高,我也無法估測。但可以肯定絕對在我之上。」

說到這,老人滿臉的凝重與不可置信,畢竟這方世界除了半步虛神的他,居然會有一尊真正虛神境強者,的確很難以想像。

「我想他應該並沒有惡意,只是暫時不想讓你在沒有足夠實力下想起些什麼事情。」

「他最終目的應該也是想讓你最後通過自己的實力,慢慢解開禁制。」

少年聽后略感失望,不過想了想還是迅速從脖子上取下菱形紫玉佩隨即捧到老人面前:「前輩,不知道您是否見過這塊玉佩?」

「您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來歷么?」

少年隱隱猜測,既然這老者一再強調自己是月夜族王子,這或許是月夜族的至寶也說不定,讓他看看到底有何用處。

「這是不是月夜族的東西啊?」

看了眼少年手中玉佩確定不是自己族中之物的老人覺得這塊菱形玉佩很是奇特,剛準備伸手接到眼前再仔細端詳,可手剛一靠近,原本暗淡的紫玉佩卻猛地散發出強烈的紫光,空曠的古殿瞬間被紫光給溢滿。

一旁黑壓壓跪著的皮人在這股強烈紫光的照耀下,居然轉瞬間全部化為點點熒光、隨風消散了。

時間不長,玉佩的光又慢慢暗淡下來了,而此時老人卻是雙目圓瞪、獃獃站著,手依舊還停留在半途,不過卻在一直顫抖著。

良久,他才驚恐呢喃道:「這股力量,這股威壓,平生僅見啊!」

「就算…當初兩個域外邪魔的那股威壓,也不過如此吧?」

老人愣神了許久這才回過神來。

強壓下心中那股恐懼,老人瞥了眼習以為常的少年不禁笑罵道:「真不知你這小子是個什麼妖孽,身上居然有這麼多秘密,就連這種逆天神物都能得到。」

「這紫玉佩…並不是本族之物,或許可能都不是這方天地的東西,不過絕不可小覷——」

「你小子、這東西…到底是從哪的弄來的?」

少年撓了撓臉頰,很是不好意思地說道:「呃,這個,我也不清楚,好像一直……都帶在我身上。」

當然,那段躺在未知黑暗空間遭受紫色火焰灼燒的漫長日子,少年並沒有提起,似乎因為某種原因,或許他早已當成噩夢,完全忘卻了……

見老人不認識紫色玉佩,心想他肯定也不會認識那紫色火焰,畢竟血意·影火也是他在紫色玉佩中學習到的。

所以他也不打算,再問老人關於紫色火焰的事了。

PS:一更奉上,還望各位看官給個好評、點下收藏,能投個推薦更是感激不盡了,請大家能夠支持給個動力~

『未完…待續……』 老人聽了他的回答,又見他那滿臉的很不以為意,嘴角不禁微微一抽無奈一搖頭。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身上帶著一件逆天神物,非但一點不知道,且知道后居然依舊一臉不以為然。

果真、是少年心性啊!

唉、不過仔細一想,這玉佩如此神秘,並且還蘊含這麼逆天的能量,能得到如此逆天神物,以後要是能物盡其用,或許這彌天血仇……這小子就真能給報了呢?

原本只是想讓這小子把月夜族的傳承延續下去,沒想到這小子身上秘密層出不窮,這真是讓他意外驚喜。

或許這小子,就是月夜一族最後的希望——那命中不可或缺的唯一定數了。

老人不禁默默想道。

「最後,還有兩樣東西要交給你。」

老人微微抬手於半空輕輕一揮,空間一陣扭曲,頓時半空浮懸出兩把長短不同、外形古樸、散發著神秘光輝的獨特武器。

一柄紫色長劍,但少年的目光分明被另一件武器吸引去了。

那是一把造型怪異,刀身流露暗藍色光輝的彎刀。

或許稱其為月弧彎刀更為貼切,因為觀那刀的外形,分明就如夜晚星空之上掛著的那一輪皎亮弧月一般。

見少年目不轉睛,老人不禁也指了指那兩柄懸浮半空的武器:「這兩把武器都是月夜族的至寶,原本月夜族的寶物多如繁星,唉…但因為數十萬年前那場突如其來的災厄,幾乎全部毀壞或遺失了。」

「今天將這兩件武器交給你,不僅是因為這兩件是相對保存最完好的,也因為它們對你來說,意義非凡!」

說話間,老人輕輕撫摸著那柄紫色長劍古樸的劍鞘。

噌——

隨著一聲清脆劍鳴之音,一把劍身通體暗紫的鋒利長劍,帶著絲毫壓不住的寒光、猛然出鞘。

那股氣勢宛如沉睡萬年的蒼龍,恍然出海、傲天怒吟、威懾世間!

良久,少年才從那股恍若天籟的劍鳴聲中,逐漸回神。

「這柄紫色長劍,名為斬淵,長四尺,乃用本族稀世寶鐵打造而成,據說那塊寶鐵是從星空域外落下來的星隕中提煉而出的。」

「本是神階高階神器,是你父月夜王的佩劍,也是月夜一族王權的象徵。」

說到這,老人不禁搖頭一嘆:「不過當年吾王與域外邪魔的那一戰,不但吾王最終隕落、斬淵亦遭受重創,劍中之魂陷入沉睡,品階也狂跌至靈階低級。」

「王隕落後,它深埋地下、塵封多年,后終被我尋回。」

望著眼前少年,老人接著說道:「此劍,性極傲,天地萬物皆不服,現在也唯擁有月夜王血的你才能真正駕馭得了他,且只有你,才最終可能喚醒劍中沉睡已久的劍魂,讓斬淵重回鼎峰!」

「據記載,吾王曾經就是用劍魂覺醒、鼎盛時期的斬淵,以驚天地、泣鬼神的最後一擊,才將天道枷鎖給斬裂。」

少年聽著老人那自豪的講解,眼中的光芒再也收不回去了。

這是劍嗎?

不——這是把能砍天的無上神器啊!

就在少年還在直勾勾盯著老人手中不斷搖晃著的斬淵劍不斷遐想時,老人的話語又將他從幻想中拉了回來。

惡魔老公,請節制! 「對了,你要記住,現在斬淵內的劍魂雖陷入沉睡,但劍的本性卻依舊存在,它的高傲數十萬年來依舊絲毫不減。」

老人將斬淵入鞘,不禁很是戲謔地輕輕一拍滿眼流連忘返的少年:「嘿嘿,所以……再沒有得到它認可之前,它在你手中、或許只是比那些普通的寶劍……鋒利一點而已。」

介紹完了斬淵,老人又指著右邊那把只有斬淵一半長,造型怪異的暗藍色彎刀。

「這把暗藍色短彎刀、名為偃月·鏈刀,它現在雖為凡階低級但你可不要小瞧它,它可是一把成長型武器,會隨著主人的實力增強而增強。」

「至於此刀為何怪異的稱為鏈刀,緣由在它的刀柄處。」

說話間老人不禁抬手向少年展示:「偃月·鏈刀戰鬥時刀柄處可以放出鏈鎖,既可以當近程武器,又可以遠距離攻擊。」

「偃月若衍生的刀魂,會比普通的刀魂更加強悍。」

望著似懂非懂的少年,兩老人繼續詳解道:「彎形器具若要衍生靈魂,那將比普通器具更艱難漫長,畢竟它們的鍛造成功率與器紋拼接過程,更加的渺茫、複雜。」

「不過這把刀,最終能達到什麼品階,還是取決於你能到什麼樣的高度了。」

說到這,老人握著偃月將其慢慢出鞘,輕輕一甩,暗藍的彎刀在暗淡的半空中飛快旋轉,並且圍繞刀身帶起一陣絢麗的藍色旋風。

那刀彎處帶著淡淡的藍色絢麗光輝,恍如其名,真如幽寂夜空中一輪綺麗冷傲的偃月在輝灑世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