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天兄弟,我牛耿很少佩服人,但是今天看到傲天兄弟的表現,我不得不寫一個服字!」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傲天一走出寒風的包裹,牛耿便是迎上敬佩的說道。

傲天聽后不禁苦笑一聲,道:

「僥倖,僥倖罷了!」

牛耿看見傲天那蒼白的臉色后,連忙說道:

「傲天兄弟,你還是先療傷吧,免得給你的肉身潛質帶來影響。」

傲天點了點頭,旋即便是盤膝在一旁療傷去了。

在那充斥著撕扯之力的寒風中,傲天不可能不受傷,而且現在的傲天也極為虛弱,自然要先行療傷,以免影響到潛質。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傲天便是過著地獄般的生活。

每天都進那寒風之中,藉助撕扯之力淬鍊自己的肉身,讓自己突破極限。而每次突破之後,便是立馬出來恢復傷勢和體力,一恢復又是立刻向寒風發起挑戰。

就這樣,不斷的周而復始著……

傲天在寒冰塔第三層不斷的進行肉身淬鍊,自然就與外界有所隔絕,而此刻的玄天學院也是發生了一件大事……

雪傾城在送傲天到寒冰塔之後,便是立刻去了傲天的庭院。

而這時傲天的庭院已經是被得天衣幫的成員給團團包圍。雪傾城見到這種景況后自然將對方暴打一頓,而那些人自然打不過內院排行榜上第九的冰雪劍仙,因此也只能灰溜溜的跑回了天衣幫。

第二天,正當天衣幫要因此有所動作之時。雪傾城卻是突然發出挑戰書,要挑戰內院排行榜上第八的存在。

這道消息一出,自然是惹得玄天學院沸騰了起來。來觀戰的學員甚至比上次觀看傲天與王傑之戰的還要多。

一直以來,很多學員都猜測雪傾城的實力不僅僅只有內院排行榜上第九,但是雪傾城卻並非高調之人,她只是守著她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並沒有去競爭更高的位置。

然而,現在雪傾城卻一反常態,向第八的位置發起了挑戰,這自然讓的眾多學員為之沸騰。

而在挑戰之時,雪傾城則是以五萬貢獻點為賭注。最終在萬眾矚目之下打敗了第八,贏得了內院排行榜上第八的位置和五萬的貢獻點。

而就在眾人為之津津樂道之時,又一條消息傳出。冰雪劍仙雪傾城要向第七的位置發起挑戰,賭注同樣是五萬貢獻點。

最終,第七同樣敗在了雪傾城的手上,讓眾多學員為之震驚。就在眾人眾人還未徹底回神之時,雪傾城又向第六和第五發起挑戰,賭注同樣是五萬貢獻點。

就在眾人猜測結果會是怎樣之時,雪傾城便是將的對方打敗,保持了連勝的記錄。從原本第九的位置飛到了第五,並總共贏得了二十萬的貢獻點。

而在這時,高調的雪傾城便是徹底的偃旗息鼓。淡出了眾人的視線,不再向更高的位置發起挑戰。

而雪傾城為什麼這麼做也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

有的人說雪傾城厚積薄發,要一舉震撼眾人。

有的人說雪傾城缺少貢獻點,所以為了貢獻點無奈出手。

還有的人說,雪傾城是為了給一些不眨眼的傢伙震懾,所以出手。

……

不管眾人如何的眾說紛紜,雪傾城卻已經宣布閉關。於是乎,雪傾城為何要佔據第五的位置變成了一個謎…… 時間如白駒過隙般,一眨眼已是一個月過去了。

在這一個月里,傲天時時刻刻都處在寒風的淬鍊之中。地獄般的生活也是持續了整整一個月。

此刻,寒冰塔第三層的寒風中,傲天依然是處於撕扯之力的淬鍊中,但是在其皮膚下的冰藍卻著實比一個月前耀眼了數倍。

顯然,一個月的肉身淬鍊也是讓的傲天的肉身到了突破的邊緣。原本牢固的瓶頸已經開始有些搖搖欲墜,一轉後期對於傲天來說也已經是咫尺之遙了。

「哧」

一聲宛若撕裂般的聲響從傲天體內響徹而起。旋即,一股強悍的氣勢便是從傲天體內暴涌而出。在其周身的撕扯之力都是被這股強悍的氣勢給微微震開。

傲天雙拳緊握,感受到體內奔騰洶湧的能量之時,眼裡閃爍著濃濃的驚喜之色。

一個月的時間,傲天無數次的突破自己的極限,肉身力量如同坐了火箭般增漲著,如今,他終於是突破到了一轉後期。

此刻的傲天有信心即便只憑藉自己的肉身力量,那也能和一般的半步人靈武者爭鋒。

而這也讓傲天對於九轉神龍身充滿了期待,僅僅只是第一轉便有如此強大的威力,那要是自己練成第九轉又該是何等的毀天滅地?

雖然不知道第九轉究竟有多麼強悍,但是傲天明白,救出自己的母親肯定是綽綽有餘了。

想起自己的母親,傲天就不禁想起柳殘心。柳殘心已經是超出了半步人靈,乃是貨真價實的人靈境武者。人靈境的實力就如同一塊大石般壓在自己心間,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在玄靈山脈中,傲天可是親自感受到人靈境武者的威嚴,那股力量令其無力。

就在傲天思考之際時,牛耿卻是叫道:

「傲天,你的肉身突破了吧?快出來,我跟你比試比試!」

傲天微微一驚,旋即便是將腦海中的想法暫時壓下。他知道,柳族的強大從柳殘心身上就可見一斑。此刻的自己絕非其對手,還是先應付眼前的問題來的實在。

傲天握拳朝著前方猛然轟出,頓時,一股強勁的力量便是從其拳中飛涌而去,將的前方的撕扯之力都給生生震散。

而後,傲天便是一臉淡然的走出寒風的包裹,視線緩緩的定格向了不遠處的牛耿,眼中閃起了一抹熾熱的戰意。

似乎是感應到傲天眼中的戰意,牛耿臉上布滿了興奮,全身肌肉猛的繃緊。一股雄渾的力量不斷在他的身上遊走著,強橫的氣息也是從牛耿體內緩緩擴散而開。

在感受到牛耿所瀰漫出的強橫氣息之後,傲天臉上也是瀰漫起了一層凝重之色。

這一個月來,雖然傲天的實力有所增漲,並突破到了一轉後期,但是牛耿卻同樣也不是在原地踏步。要是二者相戰,誰贏誰負那還真的很難說。

「傲天,今日你我便盡情的比試一番。若是你勝,從今往後,我牛耿就跟你混了,你讓我打誰我便打誰!」牛耿戰意滔天的說道。

傲天哈哈大笑,道:

「這樣的話,你這個免費的打手我可是要定了!」

牛耿聽后不禁咧了咧嘴,一股濃濃的友誼在二者心中生根發芽。

「傲天,雖說你肉身有所突破,但我也同樣不是在原地踏步,所以,你小心了!」

牛耿大吼一聲,旋即便是猛的掄起拳頭,向著傲天飛速砸去。

沉重的壓力從牛耿拳頭上散發而出,周圍的空氣都是被這股沉重的壓力給震爆而去。

感受到牛耿拳頭上的強橫勁道后,傲天不敢有絲毫怠慢,肉身中的力量如同烈馬般奔騰而出。

旋即,便是毫不畏懼的一拳轟向牛耿的拳頭。

「咚」

拳與拳相撞,一股恐怖的氣浪從撞擊點處擴散而開。雪地上的白雪都是被直接掀飛而去,露出了一片灰色的石塊。

旋即,傲天與牛耿便是同時後退數步,呈現出勢均力敵的場面。

二人見狀眼中的戰意更濃,並同時朝著對方飛射而去。

「嘭嘭嘭」

雪地之上,兩道人影飛速的撞擊著,道道勁力從二人的撞擊處飛射向四方,一片片積雪都是被直接掀飛,似乎是在證明著這二人交手的恐怖。

若是仔細觀察便是會發現,這兩人雖然都是一副捍不畏死的模樣,但是攻擊向對方時都是儘力避開對方的要害,以免給對方帶去傷害。

顯然,這二人是一副友誼斗,絕非生死搏。

「咚」

突然,傲天的拳頭攜帶著力壓千鈞的氣勢轟擊在了牛耿肩膀上。頓時,後者喉嚨一甜,猛的後退了數步,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我輸了!」牛耿撓了撓頭,道。

傲天微微一愣,旋即心裡便是湧出一抹感動。

傲天知道,自己的肉身強度與牛耿不過是半斤八兩。雖然自己有化天勁、靈魂之力等多種力量,但是牛耿的血脈卻極為神秘,能夠進行「魔化」。

「魔化」之後的牛耿實力絕對強的恐怖,自己就算拼盡全力也沒有把握能擊敗對方。

而自己能轟擊退牛耿,那完全就是牛耿放水,故意讓自己獲勝。否則,最好的結果也只能是以平局收場。

這麼想著,傲天眼睛微紅,上前幾步拍了拍牛耿的肩膀,道:

「牛耿,你小子沒事吧?」

牛耿擺了擺手,道:

「老大,我皮糙肉厚的挨你一拳沒事,以後我就跟老大你混了。」

傲天笑罵道:

「你小子故意放水,別以為我不知道。」

「哪有啊老大,是老大實力恐怖,我甘拜下風啊。」牛耿頓時喊起了冤枉。

傲天瞪了一眼牛耿,旋即說道:

「好了牛耿,你還要繼續在這裡淬鍊肉身嗎?」

牛耿搖了搖頭,道:

「這裡的冰寒對於我們已經沒有多大幫助了,老大,我們一起出塔吧。聽你說那個墨剛竟然敢惹你,看我不出去擰斷他的脖子!」

傲天無語的望著牛耿,說道:

「你小子可別惹事,省的還要我給你擦屁股。」

傲天雖如此說,但語氣中卻是透露著濃濃的維護之意。

「好了,我們出去吧,一個多月沒見傾城了,不知她怎樣了……」 玄天學院內圍,傲天和牛耿並肩走在大道之上。

牛耿狠狠的呼吸了一口,道:

「還是這外面的空氣好啊,在塔里受了這麼久的罪,終於可以出來疏鬆疏鬆筋骨了。」

傲天聽后不禁翻了翻白眼。他當然明白牛耿話里的意思,這個傢伙就是一個戰鬥狂,在寒冰塔里沒有和人對戰的樂趣,現在出來自然巴不得找人切磋一下。

「你們知道了嗎?雪傾城受傷了!」

「怎麼可能,雪傾城現在可是內院排行榜上第五的高手,誰能傷的了她。」

「是天衣幫的副幫主,雖說之前雪傾城打敗了他,但是她自己也受到了一些傷勢。」

「聽說雪傾城這麼做是為了內院排行榜上那個名叫傲天的傢伙,真不知道這傢伙走了什麼狗屎運,能虜獲美人芳心。」

「我看那個名叫傲天的傢伙就是一個懦夫,自己女人在外面拼死拼活這麼久,他倒好,連個頭都不冒,做男人做到這份上,倒是獨一份了。」

幾個玄天學院的學員勾肩搭背的從傲天身旁經過,而一句句議論聲也傳進了傲天和牛耿的耳中。

傲天臉色一變,傾城受傷了?!突然,一股殺氣從傲天眼中迸發而出。

此刻,傲天只想把那個傷了雪傾城的傢伙給碎屍萬段,至於說自己懦夫什麼的,卻是被他自動過濾了。

綁愛成婚:總裁他又精分了 牛耿似乎是察覺到傲天神情的變化,頓時追上那幾個學員,不知在低頭說些什麼,沒過多久便是跑回到傲天身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