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女?你敢說她是俗女啊?不怕鳳家對你不利?」 「慢著,她不是壞人。」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族長,這……」

「把這些東西扔回去。」

「是。」來人停頓了下,又問,「那族長您呢?」

「不把那個人逼回去,我的任務就還未完成,你們帶著這些邪祟先走,我稍後回去。」

「是。」

那人轉眼就消失在了樹林之中。

百里清從暗處走出來,問,「那些東西是什麼?」

問的是巨蛆的來歷。

「名喚麓,那是一種低階魅妖。」

「魅妖?真的有魅妖?」

關於十幾年前,北辰國魅妖入侵一事,她還是略有耳聞的。

安長傾看了眼她手中的小黑,笑著道,「龍都見過了,這魅妖又有何稀奇?」

被他這麼一說,小黑咻一下躲回了百里清的袖子里。

「你的手受傷了?」

「嗯,剛剛被毒液噴到了。」百里清坦然道,有了小黑的龍涎,倒是穩住了傷勢。

只是傷口並未痊癒。

更令人驚奇的是,空間里的靈氣治癒作用,癒合不了傷口。

「這麓的毒性非同小可,要趕緊治療,不然你的手不廢也會毀容,安某知道,對於一個女孩子,這估計比殺了她還難受。」

「那你可有辦法?」

安長傾這話說得很暖心,百里清露出會心一笑。

反正她是不知道這麓的毒液,能有什麼解藥,皮膚都腐蝕掉了,就算解毒了,手還是會毀容的吧?

「說到這個,安某愧疚。你還是因為我一時大意才受傷的,要不是我把那個人給炸了,他的麓也不會亂跑,這樣你就不會受傷了。」

「難道說,這些麓是別人養的?」

百里清震驚,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能養出這麼噁心的東西。

而且殺傷力這麼強,那幾十個黑衣高手,只是瞬息間,就差不多全盤覆滅,如果把這些麓全部投入到戰爭中,那麼有多少人會因此喪命?

「一個叫墓休的傢伙。」說到這個傢伙,安長傾都咬牙切齒。

「難道這個叫做墓休的傢伙是魅妖?」

如果不是魅妖,為何要豢養魅妖低等活物?

百里清的想法是,北辰國曾經遭受魅妖肆虐,是萬萬不會有人想要去養這些東西的。

「沒錯,不過你放心,這傢伙有治療麓毒的解藥,我這就帶你去找他,就是把他打死打斷腿,也要逼他交出解藥。」

邊說還邊指手畫腳的樣子。

「哈哈!好啊!好啊……」

百里清是被安長傾的神情給逗笑了。

「那你開心了嗎?」

「嗯?」百里清愣住,什麼開心不開心?

「你開心了,是不是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他怎麼突然這麼嚴肅?

「關於我身份這件事,還有今天的事,不要告訴長寧。」

「為何?」

平時看安長傾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一副紈絝弟子的模樣,還是那種怪異的紈絝弟子,北辰國幾乎沒有人能理解他的行為。

甚至,柳長寧非常討厭與這種人來往。

可偏偏,安長傾就喜歡纏著她。

百里清能看得出來,安長傾對柳長寧有著深深的愛戀,就是不知道他為何,要把自己搞成那副模樣。

難道他不想柳長寧對他刮目相看?

甚至是回應他的感情。

「哎呀,沒有為什麼,就是不想讓她知道。」

「啊?」 難道說,安長傾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以才不能讓他喜歡的人,知道他的一切。

百里清其實並不討厭柳長寧,甚至還是挺欣賞她的為人,甚至一直都覺得,她巾幗不讓鬚眉,算是個女英雄。

想了想,她還是說道,「你是不是有什麼苦衷?」

「這……」

「其實我能看得出來,你喜歡長寧。」

「你……我……」安長傾突然結巴了起來,臉頰紅了又紅,似乎被說中了心事。

「每一次見到你,你都圍著她轉,想不知道都難。」

「有這麼明顯嗎?」安長傾有些窘迫。

「嗯哼……」百里清擺擺手,「不就是嘛,都寫在臉上了。」

「哈哈,讓你見笑了。」

既然秘密都被人知道了,安長傾也沒啥不好意思的。

「苦衷倒是沒有,不過,你是女孩子,也應該知道女孩子不喜歡被人騙吧?」

「嗯,確實是如此。」

不管是什麼時候,被騙都是很不好的。

如果她被騙了,她一定會非常的生氣。

想到了什麼,百里清指著安長傾,十分的驚訝,「難道?」

「你在想什麼呢?」安長傾敲敲她的額頭。

「哈哈,是不是怕真實身份曝光了,她從此不再理你?」

安長傾諾諾的點頭。

「道理是這樣沒錯,不過……如果你真的喜歡一個人,早一點告訴對方會更好,不管她喜不喜歡你,起碼沒有遺憾,不會錯過,萬一她剛好也喜歡你呢?對吧。」

很早以前百里清就是這樣想的。

奈何她早有婚約,也就沒有了需要表白的對象。

但是,她一直都堅信,愛上一個人,就要讓對方知道,至於對方愛不愛她,她就管不著了。

「嗯,我的身份在北辰國不宜暴露,所以,我的好清兒,還是請你幫我保密保密……」安長傾雙手合十,懇求道。

「這個沒什麼,不過,說起長寧……她好像出事了。」

極品貼身家丁 「什麼?出事了?」

撲撲撲……

林中驚起飛鳥無數。

煌煌之森,林中小道上,百里清與安長傾正在討論著,如何找到失蹤的柳長寧兩人。

「墓休是個非常陰險狡詐之人。」

「有一件事,我非常的在意。」

「什麼事?」

都市之異種降臨 百里清頓住腳步,看向安長傾,眉頭略顯緊蹙,「現場沒有打鬥過的痕迹,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如果他們沒有傻到跟墓休走了,那墓休肯定是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

這才是她最擔心的地方。

軍戀照我去戰鬥 「所以,我們必須加快速度。」

安長傾點點頭,「好,我會讓人地毯式搜索,勢必把人找出來。」

「另外,還有一個人,想讓你幫忙找找。」

「還有人失蹤了?」

百里清點點頭,將那天的情況說了說,「大祭司離開了之後,就沒有再回來。」

如果不是遇到了什麼危險,那就是被什麼事困住了。

她不相信,龍辰熙會不顧北辰國安危,把他們全部扔在這裡,然後一個人去了天音大陸。

「在北辰,要說強大,估計沒有人會比他更強大,相信不會有什麼事。」安長傾想了想,還是把知道的說了,「但是在煌煌之森,有個地方,極其危險。」

「什麼地方?」

「炎域!」 據照安長傾的描述,炎域是煌煌之森最黑暗的地方,由於常年不見光,林中裡面布滿了迷霧與毒瘴。

這個地方一直都是一個秘密。

向來只見人進,而不聞人出。

總之,那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

但是,百里清還是選擇了前往炎域,去尋找龍辰熙的下落。

「主人,你真的要去炎域嗎?」

「嗯。」

去炎域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目的,那就是炎域之中或許能找到治療麓毒的辦法。

安長傾說,墓休的麓就是取自炎域。

而他也不敢確定,墓休到底有沒有麓毒的解藥,換句話說,墓休的解藥不一定能讓她的手恢復原樣。

所以,百里清來了炎域。

柳長寧的安危就交給了安長傾。

「能感覺到附近有人嗎?」

小黑搖搖頭,神情有些頹廢,沒有了往日的活絡,「沒有任何感覺,這個地方很邪門,好像能屏蔽一個人的神識,更重要的是……我體內的力量好像在慢慢消失。」

「消失?」百里清愣住,為什麼她就跟沒事人一樣。

運來運身上的靈氣,並無異樣。

力量不曾消失,人也不曾中毒。

「安長傾說,炎域里有毒瘴,我已經走了進來,除了一片白霧蒙蒙外,並不感覺有什麼毒瘴。」

「咳咳,主人……」

「你怎麼樣?還好嗎?」

「不太好。」小黑有些無精打采,賴在百里清的肩頭就不願意動了。

「你先進空間。」

「那主人你呢?」

「我暫時沒有事,你先進去,有事我叫你。」

「嗯,那主人要注意安全,有事一定要叫我。」

說完,小黑便被百里清送進了星月辰海之中。

進入星月辰海空間的小黑,卻如同活了過來一樣,屁點事都沒有。

百里清深吸了口氣,感覺空氣之中並無異樣,定了定心神,還是打算小心為上。

再行走了一段距離,林中越來越暗。

百里清拿出一顆夜明珠,借著微暗的光亮,沿著樹林慢慢往前走。

「咔嚓!」

腳下似乎踩到了東西。

低頭一看,邊看到地上有幾個透明的珠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