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食物券嗎?在我們中心進行測試,只有D級以上的測試是免費的,如果測試結果顯示,你的潛力不能達到D級,那麼你就需要繳納食物券5000g。」

haohaoxue 2022 年 5 月 9 日 0 Comments

一位身穿著測試中心工作制服的男人說道。

5000g的食物券,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在現如今很多人都是吃著濃縮食物過活的,5000g濃縮食物可是夠他們至少吃上十天還要多了!

江龍面無表情道:「有。」

「行吧,那我可是把話說明白了,別一會拿不出來東西,休怪我只能留下你,派你去出苦力了。當然了,這樣的規定,也不是針對你一個人的。對於每一個人都是如此。那麼,現在,你站進去吧。」

制服男人說罷,就把測試機打開了,示意江龍站進去。

江龍邁步走近測試機中,門被緩緩關上,接下來,江龍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室內的氣壓變得越來越大。

不知過了多久,門外的測試燈忽而亮了起來。。

「指示燈是綠色的,B級!」

制服男人喃喃自語,這抹綠色令他看向江龍的目光立刻變得不一樣了。

竟然是一個B級!

基因潛力能夠達到B級已經很是優秀了。這也就是說,將來這個B級基本是板上釘釘要成為進化者的。

「又是一個B級?」

周圍的人群再次圍了上來。

「今天居然能夠見到兩個B級,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能夠達到B級,可都是極其優秀的人了!將來是肯定能夠成為進化者的!」

「哎,可惜,我的基因潛力只有D,我是沒什麼大希望了!」

人群議論起來。

就連那個之前覺醒了「大力」異能的男子也向這邊看了過來。

但就在這時候,指示燈忽而變了顏色,從綠色變成了紅色。

制服男人面色大變:「是紅色!A級!」

這可是A級,當初可兒就是A級的等級,就已經十歲覺醒異能,十五歲成就進化者,甚至後來還差一點就近了問天學宮。

「嘩!」

人群一時嘩然,大家紛紛驚呼出聲。

但這還不是最終的結果,沒過多久,指示燈再次出現了變化。

制服男人已經綳不住了,不禁踉蹌得向後退了兩步,大張著嘴巴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這怎麼可能!紫色啊!這可是S級!」

「哇哦!」

周圍的人群議論聲更大了。

S級的基因潛力,即便在這擁有十幾萬人口的基地市也不一定能夠找出來一個!

測試終於結束,門被打開了,江龍從裡面走出來。

「這就S級了?看來之前加了那麼多基因值,還是有點效果的。」

江龍想著。

他會來到這裡測試,就是想看看之前開寶箱開出來的基因值,加到自己身體上之後,會出現怎樣的變化,這麼一個測試結果,看起來基因值對自己的作用還不小呢!

江龍剛一走出來,就成為了人群中眾人的目光聚焦點。

「我還需要給食物券嗎?」

江龍看著有些呆愣的制服男人,問道。

制服男人連忙搖頭,臉上的笑立刻被擠了出來,「不需要,不需要的。」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走了。」

「哎,別著急,等等!」

制服男子忽然又追了上來。

「有什麼事嗎?」

江龍皺了皺眉頭。

「這位小兄弟,你的基因潛力這麼厲害,待在東寧這個不起眼的基地市太可惜了。別看我在這裡呆著,但我身上還有一份兼職,那就是幫著問天學宮招收有天賦的學員。以你的基因潛力水平,將來肯定是能過進入問天學宮的。這可是在武者聯盟中都能排名很靠前的大勢力了!就是不知道小兄弟你可感興趣?」

制服男子臉上的笑帶著明顯異味的討好。

「問天學宮嗎?」

江龍微微一怔,這個名字還挺熟悉,這不就是可兒之前差一點加入的那個嗎!

制服男人見江龍有些愣怔,以為他感興趣,就繼續道:「是的,是問天學宮,在武者聯盟中排到十名左右呢!很是了得!」

江龍卻搖了搖頭,「我不感興趣。」

說罷,便轉身離開了。

「哎呀,這……小兄弟……」

制服男人很想上前把人攔住,再勸上一勸,但是他到最後也沒敢上手阻攔,只是眼睜睜看著江龍離開了。

沒過多長時間,在東寧基地市之內,就有不少勢力得到了這麼一個消息,基地市測試中心今日為一名S級別的天才進行了基因潛力測試。

江龍剛剛用食物換取了一個臨時住所,他正準備先洗個澡,然後再為童童洗一個澡的時候,外面的門鈴響了起來。 余岳沒有和他妻子那樣歇斯底里,只是默默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葉長生今天是蹦著提親來的,溥家的人是蹦著前來的。

所有人真正關心的,其實是那2000億。

只有葉長生,關心的是余佳佳。

溥建州看了一眼不悅的余母,沒有說話。今天過後,溥家和余佳就會變成真正的仇家,這點毋容置疑。

畢竟沒人懷疑葉長生能不能拿出2000億。

溥滿洲的眼神一直躲著葉長生,自從上次在機場被葉長生徹徹底底的打服之後,他對葉長生就產生了陰影。

「葉長生,久仰大名啊。」

溥建州皮笑肉不笑,眯眼看著葉長生,拱手道。

大家都是體面人。所以葉長生也沒失了禮節,拱手說:「溥家主威名可是名傳星城啊,在下也久仰了。」

余岳看著溥建州,由於兩家曾經關係不錯,其實他之前和溥家合作頗多。

「溥家主,你今天前來的目的大家心裡都清楚。我們也別藏著掖著了。」

說完,他對著余母使了個眼色,後者心領神會,去了書房。

溥建州哈哈一笑,端起桌子上的一碗茶,然後不急不緩的喝了一口,淡定至極。

「余家主,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客氣了。」

說完,他伸出右手:

「兩千億,一個子都不能少。」

不就是討債嗎?溥家的人在行啊。

要知道,他們所經營的高利貸生意,遍布全華夏。

葉長生也沒多說什麼,早一日將錢給了這群人,余佳佳也能早一日擺脫溥家的陰影。他也能徹底放開手腳,對付溥家以及溥家身後的組織。

「不就是兩千億嗎,給你。「

這句相當霸氣的話並不是葉長生說的。

而是從書房拿出銀行卡,姍姍來遲的余母說的。

說著,她將銀行卡直接像丟垃圾的一樣丟給了溥建州,繼續說:「這裡有一千億。密碼六個六。」

話說話,她又看了葉長生一眼。

葉長生心領神會,也從懷裡掏出一張早就備好的銀行卡,也依葫蘆畫瓢的丟給了溥建州。

「一千億,密碼六個六。」

按理說沒有人會因為拿到兩千億的巨款而不爽。

但今天的溥建州,很不爽。

兩張銀行卡里雖然有著巨款,但是他卻覺得沉甸甸的。

就從剛才余母和葉長生丟垃圾一樣的動作來看,他感覺到了極大的侮辱。

「很好。」

他憤怒的笑著。如果今天只是為了兩千億而來,他肯定不至於親自前來受辱。這種被砸錢打臉的事他可受不起。

他還給余家準備了一份大禮。

「余家主,葉長生。我可真要感謝你們這兩千億啊,有了這兩千億,我就可以順利完成對於你們余家的產業收購了。」

本來在一邊微笑,還很淡定的余岳坐不住了。

收購余家的產業?開什麼玩笑。

他臉色變得鐵青,因為他知道,這件事其實是很有可能可行的。

余氏集團雖然是余家的,但股東他們余家氏族的人只佔了百分之三十多。

這是多年前那場動蕩所導致的後果。

余家的產業在那一年就被重新洗牌,雖然大部分股份都還是掌握在自家人或者嫡系手中。

但誰能保證那些跟著自己混飯吃的手下會不會叛變呢?

這誰也說不好。

「兩千億也不夠你溥建州有這麼大的口氣吧?」

余岳沉聲說著,一邊揮手叫來了一個手下,吩咐了些什麼。

葉長生也很驚訝,他出發前和王東賢老爺子一起謀劃了此次前往京城的諸多細節,但並沒有預料到溥家這一手。

他很懷疑這件事的可能性。

余氏集團再怎麼沒落,但也還是京城的老四大家族。

產業覆蓋面廣,規模龐大的余氏集團可是有著近七千億市值的。

出去余家手裡掌握著的那兩千多億份額,在外面也還有五千多億呢。

溥建州真要這麼有錢,咋不直接來星城跟自己噴命呢。

溥建州可能是剛剛被羞辱的有點上頭,本來不打算往外說的事也一股腦的全捅出來了。

「我們溥家的能力,你們還是太低估了。我們做不到的事,但我們盟友行啊。」

葉長生臉色一沉。

「盟友?難道又是毒家參與了?」

他的直覺告訴他,毒風的組織很有可能又在這次事件之後當起了幕後操控者。

如果事情真如溥建州所說的話,那麼葉長生就不得不推翻之前對毒風組織的認知了。

說收購就收購,這可是近萬億的集團企業啊。

余岳做為收購事件的主要利益損害者,他現在的心情比葉長生還跌宕。

他陰沉著臉,沒有說話。

現在不管說什麼狠話,都是對現實無力的弱者呻吟。

他在等,等剛剛叫來的族人帶著其他股東過來。

整個余佳大堂,陷入了沉默。

大家都想著心裡的事情。

溥建州也不急著走,他很享受這一刻。一種拿錢砸別人臉,然後對方還沒話可說的裝逼時刻。

余佳佳做為在場最沒話語權的一個人,心中也是焦急萬分。

雖然很快她就會嫁給葉長生,成為葉長生的妻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