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麼人?為何在這裡?」一個一臉絡腮鬍的大漢,握著手中長劍,厲聲道。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楊哥,何必跟他廢話,我看殺了他算了,這小子有些邪的很,我們這個把月也沒遇到我們之外的人。」之前嘲笑虎子的那人說道:「而這小子,居然在我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跑出來,明顯是不懷好意。」

說完,看了為首的那名男子一樣,似乎是在請求授意,而段情也緊張了起來,他這才發現,自己大意了,換做他,他也會懷疑自己。

為首的男子一直都盯著段情,彷彿沒有看到他的目光。

「這位小兄弟,不知你又為何在此?」為首男子並沒有直面回答段情的問題,而是轉過來詢問他的來歷。

「林哥,這小子.」

林哥擺了擺手,讓他剛想說的話又咽回嘴裡,整個人顯得有些鬱悶,眼神不善的看著段情,好像在說,如果不老實交代就讓你好看。

見對方問自己,段情洒然一笑,坦然道:「小子我來這裡只為歷練,只有生死之間的搏殺,才是武者突破最好的方法。」

「林哥,你千萬別信他,你看他一個煉體三段的小鬼,怎麼可能一個人活著跑來這裡。」

「閉嘴,我難道看不出來他的修為嗎?我還沒蠢到平白無故相信一個陌生人。」林哥沉著臉喝道。

見男子不在說話,林哥這才舒了口氣,對著段情道:「段情小兄弟,希望你不要在意,我問你只是想了解一下你的身份,畢竟這也是為了我們這個小隊好。」

「我能理解。」段情知道對方在忌憚什麼,為了不引起對方疑心,微微笑道:「我來自落雨鎮,半年後,家族內會有一場年祭,所以我想趁著有時間,出來盡量提升實力,爭取在半年後有所突破,也好在年祭上取個好名次。」

林哥聽完,這才瞭然的點了點頭,爽朗道:「原來是來自落雨鎮的段公子,早問大名,未見其人,哈哈,我們來自天狼鎮,離你們落雨鎮也不遠,說起來都是自家人呢。」

「你這就太見外了,我那名聲沒有一個是好的,就不要取笑我了。」段情苦笑道。

沒想到自己的大名連對方的知道,而且是傳到了離落雨鎮百里之外的天狼鎮,這讓段情感到無比的尷尬與不自在。

「哈哈,哪裡哪裡,為了不顯得疏忽,我就叫你,段情了,我今年二十有七,應該比你虛長几歲,我叫林義,你就叫我林哥好了。」

說完,連忙把段情拉到眾人之中,那熱情,完全就不像是剛認識的,簡直比親兄弟還親密。

「段情,我來跟你介紹,這個是虎子,別看他長得壯,煉體五段,膽子小的很,連赤晶鼠都怕。」

「這個是大鬍子,之前說你壞話的就是他,不過他雖然嘴巴毒,但心裡好著呢,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這伙弟兄危機著想,希望你能原諒他。」

「這個是老酒,聽他名字就是他,這貨嗜酒如命,不過你別看他這模樣,他的實力僅次於我,是個厲害角色。」

「這最後一個,就是我們的廚子,老刀,別看他長得胖,他一手刀法出神入化,特別是宰野味,簡直看一絕。」

林義一口氣將剩下的幾人全都給段情介紹了一遍,唾沫橫飛,熱情無比,讓段情多少有些坐立不安。

暗中,段情用眼睛瞟了瞟其他四位,好在這些人並沒有因為林義的話而有什麼反應,依舊是擦劍的擦劍,磨刀的磨刀,就連一直為難自己的大鬍子,此時也是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

「看到,他們還是有些瞧不起我啊。」段情暗暗道。

他站起身,低聲道:「我知道幾位看不起我,我也清楚自己的能耐,沒錯,我就實話說了吧,剛才你們的交談,我也聽到了一些,我想跟你們一起去獵殺那隻妖獸。」

他很坦白,沒有半句假話,因為這種局面,只有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目的,才能融入到他們之內,不然,就算呆在他們身邊,他們也會有所提防。

聽到段情的話,五個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眼神一縮,流露出一股殺意。

而林義也是眼神有些不自然,看了其他四人一眼,頓了頓,沉聲說道:「段情,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瞞著你,我們五人這次的目標就是拿下那隻妖獸,我們已經跟蹤它半個多月了,好幾次差點逮著它,結果每次它都依靠血脈的力量逃脫。」

「兄弟們為了它,也是很有幾次差點沒命,所以,不想因為你一個外人的三言兩語而拱手將利益分給你。」

「我知道我說的很難聽,但是,為了我們也好,為了你的安全也罷,最起碼能有保命的實力,我才能准許你跟著我們一起去。」

林義似乎下定了決心,不顧眾人的反對,毅然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段情。

他平靜的看著段情,想要知道他的答案,如果段情沒有達到他的要求,毫無疑問,他會自己主動將他送出妖獸林海,這也算是不白交情一場。

而若是段情有能夠協助他們的實力,那麼他也肯定會留下段情,他很清楚要對付的妖獸是什麼實力,不僅比普通的妖獸強大很多,而且狡猾無比,但加上段情的話,他還是很有把握這次能夠成功。

「那林哥你想要我,如何才能通過你的考驗。」段情自然是從林義的話中聽出了對方的意圖,順勢追問道。

「我的要求不會太難,只要你能夠在大鬍子手上走過三十招,我就答應你,如何?」

「好,就依你。」段情果斷道。

說完,在火堆旁找了一片空地,目光灼灼的看著大鬍子,雖然對方之前出言不善,但他也能理解,拱拱手,朗聲道:「還請賜教。」

「唰–!」

大鬍子臉色一冷,握著手中長劍,默不作聲的站到段情對面,這跟他之前滿口話多的性格完全不同,就像是換了個人一般。

段情淡定的看著他,從對方的身上,段情感受這一股可怕的氣息,無怒而驚神,對方肯定是個高手,相比於北弘之流不知厲害多少,而且殺戮經驗豐富,使得他不敢大意

緩緩舒了口氣,平復下心情,將注意力集中在對方身上,真氣緩緩在身體內流動。

林義見二人的動作,知道多說無用,一擺手說道:「開始吧。」

「鏗–!」

林義話音剛落,大鬍子反轉手腕,電光火石之間,手中長劍已然出鞘,猛地一跺,直刺段情。

劍身帶著滾滾狂暴的真氣,撕破空氣,夾雜著破音聲襲擊向段情。

見勢,段情不敢硬接,他手中並沒有可以抵擋的兵器,只有一雙拳頭,不可能傻兮兮的跟人硬碰硬。

一閃身,下半身未動,上身扭出一個怪異的幅度,使得這一劍在即將刺中頭部之時直接落空,而段情的身體也因為失去平衡翻轉過來。

不過段情卻笑了出來,雙手倒擊地面,直接雙腳朝著大鬍子后腰蹬去。

「不錯,這反應最起碼也有煉體三段的實力,在刺到的前一瞬間,運用真氣,強行讓上半身倒向了另一側,而且居然在身體顛倒的情況下,還能如此刁鑽的反擊。」

「實在是對戰鬥的時機把握非常強。」

林義站在二人不遠處,兩人交戰的過程,他看的自然是最清楚不過,一眼看出了段情的真實修為,以煉體三段對煉體五段,不僅沒有落下風,居然還能見機反擊,由不得他不出口讚歎。

「老大,你這意思,難道大鬍子他不是這小子對手?」虎子憨頭憨腦的撓了撓頭,說道。

「不,我並不是這個意思,虎子,你自己看他們二人的出手,還有心態,就算段情戰鬥天賦很強,但,修為的差距卻是實打實的,這也就註定了,他贏不了大鬍子。」

林義可是非常清楚大鬍子的真實實力,他這出手明顯只是試探對方,根本沒有使出全力,不然,段情估計早就已經敗了。

不過,他還是很期待,段情能給他帶來什麼驚喜,他感覺得到,段情並不是只有表面上的實力這麼簡單。

「嘿,你這小子,沒想到,居然還真敢跟我打,你難道不知道你與我的差距有多大嗎?」見段情這刁鑽的一擊,大鬍子不驚反喜。

周身真氣翻騰,直接在其身體上附上了一層肉眼可見的淺綠色光幕。

「這是!!煉體五段,罡氣外放。」段情一見,頓時大驚。

罡氣外放,是由真氣轉化而來,煉體三段就已經能夠江真氣附在身體表面,但那只是基礎性的加持與防禦,到了煉體四段之後,真氣會化為罡氣,用於提升武技的威力,以及防禦。 ?而罡氣外放,則是只有煉體五段以及之上境界才能做到,極大地提高身體的防禦,如果說將真氣化罡比作木板的話,那麼罡氣外放就是鐵板。

毫不誇張的說,大鬍子就是想要以修為和境界來壓到段情,可見,他還在為剛才的事情耿耿於懷。

「咚–!」

這一擊砸在大鬍子身上,並沒有出現段情所想的結果,而是如同撞在鐵板上面一樣,一陣陣反震之力,直接將段情震得帶飛而出,砸在樹上,激起無數落葉。

見狀,大鬍子收刀入鞘,懷抱長劍,走到被樹葉埋住的段情邊上。

看著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段情,大鬍子揚了揚下巴,高傲道:「怎麼樣,小子,爬的起來嗎,如果爬不起來,我這就把你扔出妖獸林海,趕緊滾回你父母的懷裡。」

「我說你這小子,沒有實力,幹嘛還要裝出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希望你這次能長記性,有些人是惹不起的。」

說完,大鬍子大笑著準備走開。

而就在此時,地上的樹葉堆似乎動了一下,這也讓大鬍子頓了頓,但就因為這一瞬間的停頓。

「蓬–!」

一雙帶著瘋狂之色的眼神自樹葉堆迸射而出,緊接著一個如烈日一般耀眼的手掌,直衝沖的襲向大鬍子的下巴。

「升龍掌!」

段情一聲怒喝,如飛龍一般自地上蹦起,這一掌直接打在了大鬍子的下巴上。

只聽見一聲咔嚓聲,大鬍子的下巴已然被打的脫臼,好在在最後一瞬間,大鬍子將真氣凝於下巴,起到了一定的緩衝作用。

「噗–!」

但就算如此,依然沒能將段情所有的攻擊擋下來,身體被帶的後仰而出,口中噴出一串血珠,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過就算如此,大鬍子依舊沒有失去行動力,在摔在地上的一瞬間,一個鯉魚打挺

又重新站了起來。

吐了口血水,陰冷的聽這段情,手掌緩緩握上劍柄準備拔出,但就在此時,另一隻有力的手掌同時按在了劍柄上,讓他怎麼也拔不出來。

「行了,大鬍子,你一個五段武者仗著修為和兵器的優勢,這樣對一個三段的小子,從一開始你就已經輸了。」林義微垂著眼帘,淡淡道。

說完,轉頭對段情道:「段情小兄弟,這場比試就算你過關了,我同意你加入我們,當然,這並不代表著,你有對付那妖獸的實力,所以,接下來,你的任務就是協助我們,等殺了那妖獸之後,再按貢獻統一分配。」

他這話就表示,他已經接受了段情,這五人小隊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會成為六人小隊,一同對付妖獸。

而這全都是因為段情所展現的實力,雖然只是短短的交手了幾次,不過林義已經將段情的各方面看了個大概,不管是反應、心理、還是最後那一擊的爆發,都是讓他認可的。

要知道,煉體三段對煉體五段,基本上是完全無法取勝,五段強者的罡氣讓未踏入這一境界的武者根本無從下手,就像披上了一件龜殼。

但是段情卻能夠敏銳的觀察到了這一點,先是以敵示弱,而後找尋機會,一擊必殺。

大鬍子見林義不讓自己再出手,先是臉上一陣憤怒,又無奈的鬆開了手。

他很清楚,自己確實不光彩,從頭到尾,他都沒有是用什麼厲害的武技,單單憑藉

搏殺的經驗來逗弄著段情,結果陰溝裡翻船,一時大意輸了一招。

一想到這裡,大鬍子臉上也是火辣辣的不自然,而且嘴角掛著血跡,顯得有些滑稽。

「我明白了,老大,我也同意他加入我們。」

「嘿嘿,大鬍子,叫你不要大意,你偏不聽,被一個三段的小子弄成這模樣,看你還好意思說我不。」虎子見大鬍子臉上挂彩,頓時大笑起來,他看了兩人的比試,也挺佩服段情。

不過沒笑多久,在大鬍子惡狠狠地目光注視下,連忙收斂了笑容,確實跟他膽小的性格有些相似。

「多謝,林哥,不知我們何時出發,去狩獵那隻妖獸?」段情道了聲謝,有些好奇的問道。

「目前我們暫時預計的時間是明早辰時,趁著那妖獸還未出現的時間,我們去布置一些陷阱。」

「那妖獸現在在何處?」

「東荒之地。」

「東荒之地?」

段情心裡默念道,他並沒有聽過這個名字,這妖獸林海他也是第一次來,並不是很了解,所以,只得詢問道:「林哥,這東荒之地是個什麼樣的地方?莫非,我們這次要去的地方就是那裡嗎?」

「不錯,那裡就是我們此次狩獵的目的地,這東荒之地,位於妖獸林海東面的一處位置,而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則是位於妖獸林海北面的北澤林,兩地距離有點遠,所以明早我們必須提前過去。」

「我要告訴你的是,那妖獸不好對付,乃是一頭六階的疾炎狼,攻擊極強,而且性情暴躁,若是單打獨鬥,我們五人沒有一個人能夠殺死他,包括我在內。而且它還有血脈之力,能夠在短時間內極大地提升速度,也因此,它幾次從我們手中逃脫。」

「所以這次,一定要將它的一切後路全部剷除,將它引到我們的陷阱之內,再合力擊殺。」

段情一邊聽一邊心裡默默記下來,他明白林義這是告訴他,接下來要面對的是怎樣的一隻妖獸,一聽到林義說他們沒有一個人是那疾炎狼的對手,段情心裡也是暗暗心驚。

「六階妖獸,就算是剛入六階,也能完全媲美人類武者煉體六段巔峰,乃至弱一些的七段武者,難怪林哥不斷的提醒自己,這次狩獵看來異常的危險。」

段情心裡思考著,他並沒有見過所謂的疾炎狼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妖獸,但是,就算如此,也不敢大意,鬼知道這妖獸林海有沒有超過六階的妖獸,若是在他們狩獵過程中,碰見另外的強大妖獸,很可能會團滅。

深吸一口氣,對著林義道:「我明白,林哥,我會協助好各位。」

林義點頭笑了笑,招呼了一聲,讓段情一起來嘗嘗老刀的手藝,走到另外四人身邊坐下。

老刀人如其名,使得一手好刀法,段情從他們五人的談話中,了解到了,老刀是廚子出身,慢慢經歷一些事情,變成了一名煉體四段的武者,雖然實力在眾人中並不起眼,但是他無意中學會了一套威力不俗的武技『無極刀』,使得他就算面對五段強者也能不落下風。

段情暗中觀察了老刀幾次,除了烤野味用一把如菜刀般的兵器,還有一把用油布抱著的長刀掛在身體後面,不露形而殺氣凌然。

嘗過老刀的手藝,段情才知道什麼叫做美味,普通的一隻烤野兔,完全將食物本身的味道激發出來,這也是段情來這問天大陸吃過最好吃的一餐。

「老刀的手藝還是這麼好」林義吃的豪爽,飯飽之後拿出點小酒喝了兩口,借著酒勁道:「不過我實在不明白你說你不好好的當個廚子,娶個婆娘過好日子,幹嘛非要來這鬼地方受罪呢?」

而吃著烤野兔的老刀卻並沒有搭話,整個人顯得有些沉悶,似有什麼心事。

段情也很想知道,他們五人的經歷,相比於大富大貴的富家子弟,他覺得還是平民更加的友善,也不會暗地裡使絆子。

「老大,照俺說,老刀他肯定是因為沒錢娶婆娘,才跑出來獵殺妖獸哩。」大虎似乎也是暢快無比,操著一口鄉里巴拉的聲音嬉笑道。

「不,我並不是因為這個才出來的。」老刀沉默了許久,無奈的嘆息道:「我來自羅家鎮,幾年前,其實我只算個實力一般的武者,我現在這實力,都是被逼出來的。」

「四年前,我遇到了一個姑娘,一見如故的喜歡上了她,我們二人也是私定終身,但是,她家裡人並不同意,因為我只是個廚子,沒錢,沒實力。」

「她的爹娘自己做決定,將她嫁給了鎮里羅家的二少爺,羅久陽,我也因此想去找那羅久陽報仇。」

「我並不狠那姑娘的爹娘,因為我只是個廚子,沒有實力,沒有地位,他們會覺得將女兒嫁給我是委屈了她,我理解他們的想法,雖然這做法無疑毀了我,也毀了她。

「後來我去找羅家算賬,結果反過來,被羅家人污衊我想要對那姑娘圖謀不軌,也因此被追殺的沒有容身之處,索性,我就趁夜晚逃了出來。」

「我發誓,等我有了實力,我要將羅家所有人全殺光,我要讓他們後悔,敢看不起我老刀的人都要付出代價。」

說到這,那肥胖的身體中,真氣也有些暴動,一雙如黃豆大小的,小眼睛也露著寒光,讓人心驚。

眾人沉默著聽著老刀講述自己的經歷,對比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呢?都是被這該死的世道所迫,只能用自己的性命來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有朝一日要讓天下人都記住自己。

「我明白,老刀,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這次成功殺死那隻妖獸,得到的材料定能換不少修鍊資源,等我們有了實力,一定幫你一起報仇。」

林義拍了拍老刀的肩膀,吩咐眾人早些休息,準備明天的狩獵。 ?當眾人各自休息,段情也這準備找個地方等待明天到來。

他並沒有回山洞,那裡暫時不能告訴林義他們,等到狩獵結束,段情還準備繼續往林海之中進發。

夜晚依舊是伴隨著妖獸的吼叫聲度過。

翌日,段情一行人早早就已經起來,趕往東荒之地。

天空剛泛著魚肚白,大概兩個時辰后,穿過廣袤的林海,終於來到了所謂的東荒之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