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既然也懂得這個道理,那就應該知道,這才是最保險的。」北堂莫言應道:「父親不就常說么,能為我所用的人才,才是人才。對這樣的人才,禮賢下士是應當的。可不能為我所用,那就應該將禍患掐死在襁褓中。」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9 日 0 Comments

聽著兩個兒子的對話,北堂忠義的花白濃眉又皺了起來。

兒子都是他教出來的,他們說的這些道理,北堂忠義更是精通,他就是在權衡這其中的利弊。

其實北堂莫言會一直對軒轅家抱有成見,想要殺軒轅無命,北堂忠義是明白其中原因的。

北堂白跟軒轅無命之間關係並不融洽,雖然沒有明著撕破臉,但是暗鬥了許多次,北堂白多次想要設計殺軒轅無命,可是一直沒能成功。

這次,北堂孤和少師綾羅夫妻二人的陰謀之中,就有北堂白在幕後推動。

而北堂孤本身也是北堂莫言的親信,還算是得力手下。

現在北堂孤家破人亡,很多人都在看北堂莫言的笑話。

至於北堂莫敵會支持交好軒轅無命,一是跟他的性格有關,他繼承了北堂忠義忠厚一的一面,也一直致力於北堂忠義奉行的「禮賢下士」的御下之道。

二則是北堂莫敵明白,大房要想跟三房在未來家主之位上角力,軒轅無命將是一個巨大的籌碼。

此去經年 如果北堂垣能跟軒轅無命交好,那麼若干年後,軒轅無命恐怕就會有足夠的實力來影響侯府第三代人物的格局了。

知子莫若父,北堂忠義聽兩個兒子幾句話,已經將他們的想法都琢磨明白了。

可是北堂忠義自己也決斷不了,就如同他一直決定不了是要扶持北堂垣呢,還是要繼續寵溺北堂白。

現在軒轅無命的問題,其實已經不是簡單的一個人才的問題,而是會關係到侯府未來的格局,這可不是開玩笑。

一旦軒轅無命依附了北堂家,那麼北堂家必然會好好地培養軒轅無命,加上軒轅無命自己的氣運和能力,恐怕不出十年就能獨當一面了,不出二十年,就有可能相當於一個武神的存在。

那個時候,軒轅無命和背後的軒轅家一旦支持大房,恐怕就能扭平大房跟三房的強弱局面。

北堂忠義發現,那個時候問題會更大!畢竟以北堂莫言的性格,他絕對不會坐視三房好不容易贏來的實力上的優勢減弱,那樣他們三房的機會也就少了。

老二北堂莫忘沒有在這裡,他也不是很喜歡勾心鬥角,二房對於爭權奪勢的事也不感興趣。

北堂忠義只好看向北堂恨炎:「你覺得呢?」

「大爺和三爺的話其實都有道理……」北堂恨炎微微垂首。

「恨炎,我讓你說意見,你就說點有用的。」北堂忠義眸光微沉。 北堂恨炎跟了北堂忠義幾十年,自然明白北堂忠義並非真的想聽他的看法,而是想通過他的嘴巴幫他說出他想說的話。

北堂恨炎十分了解北堂忠義,此人有一個最大的毛病,那就是對一些模稜的事往往會猶豫不決,而他一直認為這是穩重的表現。

北堂恨炎垂首道:「我的意思是,軒轅無命的事其實並不急,完全可以放一放……」

「原因!」北堂忠義期許地看著北堂恨炎,他很欣賞北堂恨炎,只可惜北堂恨炎不是他兒子。

「軒轅無命天賦再高,還不成氣候,而軒轅家也不過是個稍有起色的小世家,侯爺掌控蒼山域,如果他們有什麼異動,隨時可以拿下他們。 大叔時期的危機 可如果此子真的願意效忠侯府,那的確是個非常振奮人心的事,或許……」

話語再次一頓,北堂恨炎雙眸微抬:「……大事可期。」

北堂忠義眸光驟亮。

人名忠義,可是心有野志。

作為坐鎮一域的一方諸侯,北堂忠義還有幾十年時光好活,他難道就沒想過更進一步?

當然不是,只不過東方殘楓威懾天下,大周武國還算國泰民安,他要是挑起戰爭,那就是千古罪人。

沒有時機,也沒有絕對的實力,北堂忠義只能坐待。

不過他喜歡聽到的四個字,就是「大事可期」。

尤其是從北堂恨炎這種有智慧、有遠見的人口中說出這樣的話,讓人對人生都更加充滿希望。

這也正是北堂忠義內心所想。

在武靈大陸這種以武為尊,弱肉強食的世界。隨著一個絕頂天才的崛起,往往會改變一個地方、國家、甚至世界的格局。越強大的天才,越是如此,影響也越大。

軒轅無命這種萬年一出的絕世天才,肯定會對蒼山域、大周武國,乃至武靈大陸的格局產生影響,這是可預見的。

而這些影響之中,北堂家如果是把握住了機會,再上一層樓也不會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想到這,北堂忠義點了點頭:「恨炎說得是,那就再等等吧……」

「父王,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北堂莫言皺眉道:「軒轅無命雖然沒有參加完整的周武天驕選拔賽,但他是八強選手,一旦諸葛青雲帶著去參加比賽的學子回到學府交接后,他跟令狐珂兒他們就會去武雲劍閣進修,到那個時候,對付他又多了一重風險。」

北堂莫敵輕哼了一聲:「父王都如此決定了,莫言,你還是人如其名吧!」

北堂莫敵這一句「人如其名」讓北堂莫言氣得橫眉豎眼。

「莫言,就先這樣的吧!」北堂忠義生意微沉:「如果軒轅無命去了武雲劍閣,成為劍閣的精英弟子甚至核心弟子,以後專註武道,有武雲劍閣的庇護,他日成就必定很高,那麼徹底交好軒轅家也不是什麼壞事。」

北堂忠義都這麼說了,顯然在不知不覺中受軒轅無命那強大的天賦所影響,稍微更傾向於懷柔的方式。

可北堂莫言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妥協的人。

三房為什麼會以小壓大?就是因為北堂莫言此人善於弄權,懂得爭鬥。

在回到自己的府上之後,他一個命令下去,讓人找來了鮮於懿。

鮮於懿是一個六十多歲的男子,他有一個很重要的身份,那就是侯府外事副總管。作為一個附屬宗姓出來的人,能夠做到這個位置,自然有其過人之處。

神明境四星的修為,就足以讓他自傲。

而鮮於懿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他是鮮於冥的父親。

虎父無犬子,說的就是這對父子。而鮮於懿是北堂莫言非常有力的支持者,這也是鮮於冥會那麼衷心地跟著北堂白的原因。

「三爺,有何事吩咐?」鮮於懿對北堂莫言語氣上頗為尊敬,但是神情卻很自然。

「我要殺軒轅無命,但是父王卻還不下不了決心。」北堂莫言沉聲道:「既然他下不了決心,就由我來幫他下決心。」

鮮於懿會心道:「讓我去殺軒轅無命?」

「嗯,也許有些殺雞用牛刀了,但是軒轅無命身邊隨時可能出現一個武神。」

鮮於懿點頭道:「我知道,是軒轅蒼嘛!」

「那個老東西自然不會是你的對手,所以你出馬,軒轅無命就必死無疑。」北堂莫言冷笑道:「最好他們爺孫二人一起殺死,那樣父王也就沒有什麼可猶豫的了。北堂莫敵也就別指望他孫子能藉助軒轅無命之勢在父王面前加分了。」

「我明白了!這事交給我,我保證給三爺辦妥帖來。」鮮於懿陰沉一笑,然後離開了。

對於鮮於懿,北堂莫言十分放心,這麼多年來,交給他的事沒有一件辦不好的。

軒轅無命有想過,從他實力一點點暴露開始,他的氣場將迅速影響到很多人,那麼有部分人肯定會針對他施一些手段,但是他絕對沒有想到,北堂莫言會動用這麼高級的牌來對付他。

轉眼,已經到了第二日,軒轅無命拿到了他一品學霸的憑證。

九方皋和宗政淵源一起頒發給他的,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他們甚至還打趣道:「其實,我們應該向聖學院申請一下,看是不是能弄個超品學霸的稱號,要不然以你的天賦,一品學霸也太蒼白了一點。」

「師叔說笑了。」軒轅無命輕笑了下,他知道聖學院是什麼,以後他也肯定會在聖學院留名。

聖學院,並非是一個教學的機構,它只是一個榮譽聖殿。它是由武靈大陸各國各地的一些高級教育家們作為委員而組成的一個權威機構,它起著教育聯盟,守護教育資源和尊嚴的作用。

也正是因為聖學院的存在,讓各國各地的學府都有超然的地位,享有著國家的支持和補貼時,只需要履行教育義務而不需要履行其他的義務,比如稅賦和戰事義務。

每一個學霸的誕生,都要上報給聖學院,而學府能夠頒發學霸憑證,也是聖學院賦予的權力。

而聖學院還有一個讓人神往的小圈子,叫做聖學殿,能進入聖學殿的都是各地學府教育出來的武聖,多數都是曾經的學霸,也少數幾個別非學霸成為武聖的。

因為聖學殿的存在,聖學院成為了這個世界上堪稱實力最強的組織,只不過這個組織因為是世界性的,只是學術性的,所以對任何勢力和個人都不存在任何的威脅。

但是如果誰要破壞世界的教育體制,做出什麼天怒人怨的事,那就等著聖學殿的聖罰團的審判吧。

兩千年前就有一個國家的帝王,因為他個人的貪慾而想控制該國的學府,做出了一些出格的事情。他本身還是一個武聖,卻在要對學府進一步舉措時,被一個聖元境的武聖以聖學殿的名義直接殺到了他的寢宮,在千軍萬馬中取他首級。

這樣的例子並非一例,因此越來越少人會做那種愚蠢的事。

學霸憑證可不是一紙證書那麼簡單,它其實是一件靈導器,由金玉煉製,其中還封存了一方影靈戰盤。

軒轅無命的一品學霸憑證就像是金玉製作的玉盒,一打開來,左頁上是軒轅無命的一些詳盡資料顯現在一片光影上,包括他接受學霸考核的內容。而右一塊五邊形的玉塊在緩緩轉動,有一種神秘的輪轉之感,這就是影靈戰盤。

所謂影靈戰盤,是一種用影靈石、塑影晶、天擎流銀等材料製作的道具,可以用來存儲影像資料,包括一些高級的功法和戰技,都會用影靈戰盤來記錄。

軒轅無命的學霸憑證中的影靈戰盤記錄的就是他接受學霸終極考驗時在兩個殺獄空間中發生的戰鬥,這也是軒轅無命成為一品學霸,甚至描述中所提到的「超一品」的佐證。

「對了,你師父跑哪去了?這麼大的事,他竟然沒有親眼見證,這可是天大的遺憾啊。」宗政淵源其實早就想問這個問題,只是一直沒有逮著機會。

軒轅無命正容應道:「這事我正得跟兩位師叔說一下,師父他要閉關,所以接下來學府中的事宜恐怕需要師叔你們多多擔待了。」

「閉關?」九方皋和宗政淵源驚愕出聲。

軒轅無命點頭道:「是啊,閉關……」

「難道他要隱日月而聚星辰了?」九方皋驚喜道:「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宗政淵源也連連點頭:「就是啊,諸葛府長在神隱境圓滿已經不少年了,總算找到契機突破了?」

軒轅無命微愕,他也驟然意識到,諸葛青雲很有可能真的在涑風天找到了他的機緣,或許等他再出現的時候,就是武聖了。

軒轅無命相信,他今天所說的善意謊言,在他日會成真的。

軒轅蒼沒有陪著軒轅無命來領憑證,因為北堂忠義召見了他。

我的鋼鐵戰衣 這一次,北堂忠義對他顯得頗為熱情,而且說明軒轅家遭襲的事情已經查清楚,是北堂孤和少師綾羅夫婦主謀的,如今北堂孤已經身死,他們將會勒令少師家將少師綾羅交出來,任由軒轅家處置。

軒轅蒼當時也就明白,他們當日毀屍滅跡做得還是挺好的,北堂忠義還不知道少師綾羅母子和她兄長少師墨都已經死了。

這也正常,就算是少師家暫時也不會起什麼疑心。

北堂忠義有這個表態,軒轅蒼心頭也稍微寬鬆了一些,這說明北堂忠義對軒轅家的態度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只可惜軒轅蒼期待的北堂忠義的指婚之事沒有發生,這讓他心頭又多了一分疑慮。

不過當軒轅蒼來到蒼山學府,和軒轅無命碰到一起后,他才知道,原來北堂恨炎曾經向軒轅無命轉達了北堂忠義想收他為義子的打算。

「你拒絕了?為什麼要拒絕?」軒轅蒼很是詫異:「成為蒼山侯的義子,恐怕是許多人做夢都想的事吧?」

「爺爺,我這是不想被捲入侯府子弟的紛爭中。你看看北堂白和北堂垣鬥成什麼樣,就知道他們的父輩為了權勢而明爭暗鬥成什麼樣,我可不想把自己放到架子上烤。」軒轅無命冷笑道。

軒轅蒼恍然點頭:「沒錯,你一旦成為北堂忠義的義子,我們軒轅家就不得不面臨站隊的問題,到時候想旁觀都不行。」

「再說,北堂忠義有多真心想收我當義子?他就是為了利益,想當了便宜爹!」軒轅無命嗤笑:「我可沒有那麼輕易認人作父,沒這個習慣。何況,我覺得我爹娘他們也不會樂意的。」

「只不過我有些擔心,北堂忠義會因為這個而對你有成見,那樣明的或許會給我們一些笑臉和好處,但是暗中卻會使一些手段。」軒轅蒼有些擔憂地說道。

軒轅無命微愣:「北堂忠義不是公正嚴明,禮賢下士,素有賢名么?不至於這麼小家子氣吧?」

軒轅蒼輕哼了一聲:「偌大的名頭大都是偽裝出來的,能成為一域之侯,豈是尋常之人?蒼山侯城府極深,忠厚良善時會讓人如沐春風,可要是陰險狠辣時,卻絕對會給人帶去噩夢的。無命,絕對不要小看此人。」

軒轅無命連連點頭:「我怎敢小瞧蒼山侯,就是因為不敢小瞧,我才敬而遠之。」

「只是你的天賦驚人,恐怕會讓很多人有各種想法,好在你馬上要去武雲劍閣進修了。」 重生之千金復仇 軒轅蒼眼中滿是擔憂:「可惜你師父又失蹤了,要是有他,我倒是更放心……」

「太爺爺,你擔心有人會想扼殺我?」軒轅無命笑問道。

軒轅蒼點頭道:「能不擔心么?你爺爺、你伯父在自己家裡,尚且會因為天賦高而遭人妒忌,更何況你的天賦是震驚世界的?肯定會有不希望你成長起來的,不過你放心,太爺爺就是豁出命去,也會保你周全。」

不知為什麼,軒轅蒼說這句話的時候,軒轅無命有種不祥的預感。

當軒轅蒼說帶他回皇城,提前辦好入武雲劍閣的手續,軒轅無命也滿口答應了,他也知道,劍閣弟子的身份將會是他一個相對較好的護身符。

軒轅蒼來的時候,軒轅無命已經回到了蒼松坡,他正在研究一種聖級優品的武靈技。

這種武靈技,是聖學殿的一個武聖自創的,叫「疾光電影」,是一種身法類的武靈技,天屬性。

這個武靈技,是軒轅無命獲得的獎品之一。

他從九方皋手中,得到了兩宗獎勵。

一宗是作為一品學霸的獎勵,另外一宗是衝擊殺戮積分榜第一的獎勵。

獎勵很豐富,尤其是一品學霸的獎勵。

疾光電影也只是一品學霸獎勵中的一件而已。

另外一些獎勵,是一枚太和養元丹,一種聖級武靈技和一件紫光優品級靈導器,另外還有三種學分各一萬。

學分獎勵才是蒼山學府給出的,至於另外三件東西,都是聖學院早就準備好了的,通過聖學交流體系中的小型物件傳送陣連同一品學霸憑證給傳過來的。

為各級學霸準備獎勵,也是聖學院一直在做的事,這些獎勵的來源,都是入聖學殿的武聖捐獻的。

也就是說,軒轅無命現在可是在聖學院中留下大名了。

太和養元丹軒轅無命暫且沒有去動,他吃過一顆了,再吃一顆效果沒有那麼顯著了,畢竟他昨天剛突破到靈寂境九星,這太和養元丹的藥效也不足以讓他去衝刺武魂,頂多是給他省去一兩個月的修鍊時間罷了。

軒轅無命打算留著,看看令狐珂兒能否奪下周武天驕選拔賽的冠軍。

如果令狐珂兒能奪冠,這顆太和養元丹就給長蘆曉月,因為冠軍也有一顆太和養元丹的獎勵。可如果令狐珂兒惜敗於東方昊雲之手,不能奪冠,那就留給令狐珂兒。

軒轅無命這種行為可不是偏心,物盡其用,是軒轅無命最認可的觀點。令狐珂兒的天賦更高,太和養元丹給她,有助於她衝擊一品學霸。

只要令狐珂兒也拿下一品學霸的憑證,那自然又能得到一枚太和養元丹,那個時候再給長蘆曉月不遲。

紫光優品靈導器,是一條腰帶,名為纏綿,很柔美的名字。

器如其名,一種十分柔軟的銀亮色金屬製成,搓揉起來都能感覺到就如同稍微硬實一點的布質一樣,加上裝飾有絲質的綢布,顯得十分精美,就彷彿是布質的,充滿了靈性,而且因為外形並不誇張,質地輕盈舒適,就算是系在內衣上,也不會有異物感。

這件靈導器的存在,顯然不僅是為了戰鬥,很大程度是為了修鍊。因為它那原本可以用來附加儲能類武靈技的儲能空間卻是布置了一個永久的「漩渦聚靈陣」,這是一種高級聚靈類的陣法,擁有無時無刻幫著佩戴者搜集天地元力的作用。

而且因為軒轅無命是五元靈根,吸收的天地元力無需區分五行,所以佩戴它更是效果突出。

很顯然,這也是聖學院針對軒轅無命的情況,知道他身負五元靈根,而專門給他選的。

佩戴上去后,軒轅無命感覺到他吸收元力的速度幾乎快了一倍,這也意味著,他的修鍊速度又能提高一些。

這樣一來,軒轅無命有信心在半年之內達到靈寂境圓滿狀態,然後剩下的就是尋找契機突破到武魂階段。

除去學霸獎勵外,作為蒼山學府的規矩,衝擊殺戮積分榜前三甲都能獲得一次可觀的獎勵,軒轅無命為此更是獲得了十萬塊九品靈晶、三種學分各五千分,外加一百個陣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