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突然間對我的事感興趣了?那些年,我做過很多事,日子過得雖然有點顛沛流力,但卻很充實,不過你放心吧,我不會去做那些販毒之類的勾當。你總不會變得和小婉差不多吧,非得整天覺得我就沒做好事?」陳銳慢慢跑了出去。扔下一句話。心裡卻覺得疑惑,老頭子最近好像是有點神秘。連他和司徒雅靜之間的那點事也知道了,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若不是他自信沒有人跟蹤監視,都以為老頭子是個間諜了,這件事,十有**,是和黑旋風有關,以前從來都不在意老頭子是幹什麼地,現在看來,他身上的故事還真是不少。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9 日 0 Comments

陳川盯著陳銳的背影,搖了搖頭,眼神中浮出幾分父親地關懷,末了身子也沖了出去,跟在陳銳的身後,大聲喊道:「小子,咱們倆今天就比一比,看看誰更持久一點,這些年,我也沒怎麼動筋骨了,要是誰輸了,就得答應對方一件事。」

「你行嗎?這不擺明了是給我送好處來嗎?」陳銳應了聲,深吸了幾口氣,慢慢調整好身體的節奏,開始加速。

繞著小區外面的馬路跑了兩圈之後,陳銳渾身是汗,站在小區門口,扭頭看著身後三步之遙的老頭子,心中暗暗佩服起來,雖然他和唐黎生的歲數差不多,但這體力真的很好,就算是年輕人,也基本上沒什麼人趕得上他,就算陳銳現在保留了一部分地實力,但這種身體的持久性,還算是強韌,尤其是喝了王離的那種葯之後,精力更是好極了,甚至比他巔峰時候,體力還要充足,但老頭子卻跟得挺緊,只是落後了三五步而己,這不得不再讓他驚訝起來。

陳川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頗有些意外的看著陳銳,搖頭道:「看起來還是我老了,竟然輸給了你,不過你的體力倒真不錯,恐怕就算我在你這個年紀時,也勝不過你。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婉之間的事,就麻煩你和老媽講一下了,不過我現在你是不是存心要輸給了我,想幫我這個忙?」陳銳揚了揚眉,微笑著說道,汗珠自眉毛間滑下,慢慢進了小區的門。

陳川低低嘟囓了一句:「臭小子,我有那麼無聊嗎?這麼看起來,你還真是個不簡單的人,連我也不知道這些年你幹了點啥事,這本身就很神秘。」

回到家裡地時候,唐婉已經起來了,她正坐在餐桌邊,和池嫣然聊著什麼,渾然看不出心裡有什麼事來,這讓陳銳感嘆了一下,她總算是學會了隱藏自己的心事,不再像以前那樣,心裡想啥,臉上就直接反應出來了,看起來昨天晚上地事,讓她已經做出了改變,成熟了起來。

只是這個想法剛剛掠過心頭,唐婉卻抬頭看到了陳銳,眉毛跳了跳,臉色變得不自然起來,彷彿不知道怎麼和池嫣然相處了似地。這讓池嫣然關心的問道:「小婉,你怎麼了,這臉色突然就不對了,是哪兒不舒服嗎?」

陳銳無語,暗自尋思著,或許她是已經有點淡忘昨晚地事了,所以才那麼自然,但一看到陳銳,就啥都想起來了,這還是沉不住氣啊。

「池姨,我們收拾一下,準備吃飯吧,陳叔和陳哥都回來了,看著這一桌子菜,實在讓人頂不住了。」葉小凡從廚房裡出來,介入了池嫣然和唐婉之間,免去了唐婉解釋的尷尬,這件事,無論怎麼樣,也不該著讓唐婉去解釋,更不方便當著她的面來說,所以等她離開以後,再和池嫣然說清楚,才是最明智的。

池嫣然笑了笑,點頭道:「說的是,今天這才六點半,就都起來了,王離的廚藝越來越厲害了,單是那股子香味,就把人都勾起來了。陳銳,老陳,快去洗澡,一會馬上下來吃飯,別再讓我們在這兒乾耗著。」

葉小凡側過身子,向陳銳眨了眨眼,努了努嘴,示意他快點,這才又轉身進了廚房。陳銳應了聲,便直接上了樓,趁勢向陳川努了努嘴,示意他該解決剩下來的事了,這也是他答應陳銳的條件。

等他洗完澡,再回到樓下的時候,陳川恰恰帶著池嫣然從房間里出來,幾人按老位置坐下下,唐婉卻主動拉了拉椅子,稍稍離開陳銳一點,她的喜好還是沒有改變,對排斥的人,就不會有隱忍的時候,所幸池嫣然也有點不拘小節,所以也不在意她的這種舉動,開始招呼著吃飯。

這一桌菜是自從池嫣然過來之後最豐盛的一頓了,集合了王離最拿手的菜點,並有幾道最新款式的菜,可能是剛學會,還沒來得及展示的,無論是口感還是樣式,都有了十足的長進,這讓陳銳感嘆起來,還是這丫頭把他的事放在心裡,昨晚的一句話,讓她忙活到現在。

「王離,今天是什麼日子,你怎麼燒了這麼一桌子菜?我還從來沒有在早餐的時候,吃過這麼豐盛的菜點。」池嫣然頗有些疑惑的瞄著王離,她吃飯的姿勢非常自然,比唐婉是優雅多了。

「噢,池姨,也沒什麼特別的日子,我只不過是想把這些日子以來所學的廚藝做一下自我回顧,這也是師傅的要求,所以燒著燒著,就多了起來,不過早餐多吃點,對身體也是有好處的。」王離也主動轉移話題,配著她那張惹人憐愛的小臉,讓池嫣然頓時把這事的理由拋之腦後了。

唐婉一直沒有抬頭,就那樣板著臉吃著東西,她臉上也沒什麼不順心的表情,吃飯的姿勢也基本上沒什麼變化,依然是那種大開大合型,按陳銳想法,估摸著她也不會因為陳銳在外面有了女人而傷心,畢竟她和陳銳還談不上感情,若說是心裡有點想法,那也是打心眼裡的鄙視吧,所以才這麼不願意靠近他。

一頓飯吃完,唐婉喝了杯水,接著站起身來,瞄了陳川和池嫣然一眼道:「陳叔,池姨,一會我要走了,以後有機會再回來看你們吧。」

池嫣然一愣,抬頭瞄著唐婉,直愣愣問道:「聽你這話,好像是要搬家似的,你們小倆口的日子剛開始過,怎麼就想回娘家了?還是說你和陳銳鬧彆扭了?」 也沒什麼事,這是人家小倆口的事,你就別摻和了,我已經知道了,一會兒我告訴你就是了,現在你也別耽誤了小婉的時間,還是讓人家去忙吧。」陳川適時介入,順勢瞄了陳銳一眼,示意他先安排唐婉的事。

葉小凡迅速站起身來,擼了擼那頭長發,對著池嫣然笑了笑道:「池姨,真沒什麼事,我和唐局一起走,這樣你就放心了吧?」

說完,她拉起唐婉,兩個人一起上了樓,到這時池嫣然才皺了皺眉頭,眼神在陳銳、陳川和王離三人的臉上掠過,輕輕道:「我怎麼覺得,你們所有人都知道了事實,就好像要瞞著我一個人似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想做那個最後知道消息的傻子,兒子,這件事還是你和我先說說,否則我這心裡很不踏實。」

「我們還是坐到沙發上去說吧,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兩口子過日子,女方誰還沒有回娘家的時候?這事都正常,若是父母也跟著一起摻和,那這事只會越來越亂,倒不如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就行了。」陳川拉了一把池嫣然的手,一如既往的嚴肅。

池嫣然瞄了陳川一眼,哼了聲,正要說話,陳銳也拉了她的另一隻手一下,這才讓她收了要說出口的話,隨之站起身來,慢慢坐到了沙發間,此時唐婉和葉小凡恰恰從樓上下來,只是拎著一個箱子。唐婉屬於那種幾乎從來都不打扮地人。有時候簡單的就如同男人似的,更是連化妝都不會,整天素麵朝天的,所以東西不會太多,搬起來倒也很簡單,只是把衣服向箱子裡面一塞就好了。

「陳叔,池姨,我先走了,你們慢聊,有機會。我再回來看你們。」唐婉伸手打了個招呼,接著便出門而去,從頭至尾,連理都沒理陳銳。

池嫣然和陳川笑著回應,並起身把她送到了門口,所幸池嫣然沒再問那個問題,也免去了大家的尷尬。臨行時,葉小凡向陳銳遞了個眼色,好像是在暗示點什麼,陳銳一時之間也分不清。不過有一點他比較奇怪,他總覺得唐婉這性格,好像有點不同了。以前她總是大大咧咧,沒這麼多禮貌,現在要走,還不忘記打個招呼,雖然不是和他打招呼,但也算是很難得了,也不知道她在動著什麼樣的心思。

「兒子。怎麼說,我也算是小婉的婆婆,所以這事你得給我解釋清楚,剛才小婉在,我可能還有點顧忌,別在媳婦面前失了禮數,現在好了,都是一家人,你就說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你的不對,還是小婉的不對?為什麼她就非得搬走。而且是什麼也不留下?」再次回到沙發間。剛一坐下,池嫣然就泛起一股子不高興的情緒。很有幾分認真地瞄著陳銳問道。

「這件事談不上對與不對,對成年人而言,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說這麼多年來,如果我和除唐婉之外的女人上了床,這件事正不正常?」陳銳深吸一口氣,隨著唐婉這一走,他心裡有股子淡淡的失落,說出來的話,倒真有點浪子的感覺了。

池嫣然一愣,眉毛輕輕一皺,怔怔想了半天,慢慢才湊近了陳銳的身邊,盯著他的臉,難以致通道:「照你這種說法,就是說你在外面有女人了?而且還和人家上了床?如果是這樣,小婉別說是負氣出走,就算是要在家裡發飆,我都覺得不過分,畢竟是你對不住人家。 弄暈全世界 這麼看起來,你的終身大事,也用不著我來操心了,沒想到你的女人緣還挺好,對方是個什麼樣地女人?」

陳銳的頭頓時大了起來,池嫣然在這方面,的確是極具八卦精神,好像對他地私生活非常感興趣。只是看她的架勢,倒是對唐婉的離去並沒有太多的不滿,說到底,胳膊肘,總是向里拐的,當著唐婉的面,或許她一定會站在唐婉的那一邊,指責陳銳,但唐婉不在,雖然她心裡也是同情唐婉地,卻也沒對陳銳進行指責,有些事,既然已經發生了,就只能想著怎麼處理的更好,而不是拚命的打壓。

「她就是個很普通的女人,兩隻眼睛一個鼻子,沒有什麼特殊的。」陳銳隨口說了句,心下卻一陣感嘆,他身邊的女人,也不知道該說哪個好了,燕赤雪?張青青?謝清蘭還是蘇珊?各有各的特色,還真是沒法形容,但她們卻和普通都沾不上邊。

「如果是一隻眼睛兩個鼻子,那雖然很特殊,但卻不是人了。」池嫣然挺直了身子,沒好氣的說道,末了先瞄了陳川一眼,接著才低聲道:「兒子,你和小婉之間的事,本來我無意介入,但我們和唐家,很早就定好了這門親事,所以真要退婚,我和你爸倒是無所謂,反正

也不是沒經歷過這種沒臉沒皮地事,我只是怕老唐受激,當年的那些事,你爸可是老唐和秦雨地偶像,秦雨還曾經……」

話剛說到這兒,陳川適時介入,輕輕咳嗽了一聲,池嫣然這才收住了口,搖頭道:「我又扯遠了,當年地事,你爸不願意提,我也就不說了,不過這次的事,小婉雖然沒主動提出來要退婚,但你們都訂婚了,如果你們真沒打算結婚,還是主動和老唐、秦雨知會一聲比較好,不過若是我們提出來這事,好像顯得太過絕情了一點,要不你先把你地相好帶回家來看看,若是她臉皮薄不肯,我和你爸去看看她也行,至於小婉那兒,就先拖著吧。」

陳川瞄了池嫣然一眼,這才滿意的點頭道:「這件事你媽考慮的比較周全,不過我相信你的眼光,相好的不會差了。只是有些事,你得儘早下決定,好女人雖然很多,但若是多了,就變成貪心了,好歹你也要控制好那個度。」

他說這話,擺明了是在提醒陳銳,你的相好實在是太多了,要是真帶回來,也別一股腦都帶回來,應當有個選擇了,別到時候嚇壞了你媽。

陳銳心頭一陣疑惑,剛才聽池嫣然的口氣,似乎在年輕的時候,秦雨好像還追求過陳川,這門親事,千萬別和這事有什麼關係。「這年頭,貪心也未必就是不好,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這話就非常精闢。其實有時候,我只是不想讓喜歡我的女人傷心罷了,有些女子,受不得刺激,還有一些女子,總是默默的為你付出,你必須給予她們相等的尊重,所以該怎麼選擇,我心裡有數。」陳銳瞄著陳川,算是回應了他的那句話,意思也擺明了,不想讓他認識的這幾個女人,因為被拒絕而傷心,女人多了,也不一定就是壞事。

池嫣然頗有點疑惑的瞄著陳銳,眼神在父子兩人的臉上掃來掃去道:「你們兩個這是在說什麼,什麼一會貪,一會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弄得好像陳銳身邊有很多的女人可以選擇似的?別再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了,還是談談你的那個相好吧。」

陳川嚴肅的臉上浮起幾分的笑意,卻沒有再說別的,而陳銳靠在沙發間,點頭道:「等我約好了她,再告訴你吧,不過家裡就別來了,我們直接在外面找個餐廳,那樣也省點力氣,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溝通。」

「要我說,如果你沒有女朋友,現在的這種情況,在小凡和王離兩個之間選一個,可能結果會更好,這兩個丫頭,都非常賢慧,而且模樣都不錯,就是小凡的身材差了點,不像是個能生孩子的主。」池嫣然點了點頭,然後注視著陳銳,試探著他對身邊這兩個女子的反應。

陳銳笑了笑,心道這都是哪和哪的事,生孩子的事她都考慮好了,還真是有夠操心的。「你就不用多想了,過兩天我就把她帶到你面前,讓你瞅瞅,不過先說好,不管滿不滿意,別當場給人家難堪。至於小凡和王離,她們的確是非常優秀的女子,但並不一定所有優秀的女人,就得是咱們家的媳婦,你說是吧?」

「陳銳說的對,到時候你也好好準備準備,到時候有可能還不是趕一個場子。」陳川這時插了進來,依然沒有忘記陳銳身邊的女人數目是大於一個的,末了他再扭頭看著陳銳,叮囑道:「關於小婉的事,我和你媽不會多干涉,若真是沒辦法過日子,或者談不上感情,那我們也不會逼著你和她在一起,老唐和秦雨那兒,就由我來想辦法吧。只是不管結果怎麼樣,我們都要和唐家說清楚,別耽誤了人家小婉的未來。」

「這件事還是先按老媽的建議來辦,先拖著吧,有些事,既然已經是眼下這種被動的局面了,倒不如等過了這段時間,我再和小婉好好談談,到時候是退婚還是什麼,再一次了斷了便是。當然,如果唐叔和秦姨先找上門來,我就不得不直接面對了。」陳銳心頭的那種失落感越來越濃烈了,自從他自南美回國之後沒多久,唐婉就和他訂婚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有些事,已經成了習慣,不管是他還是唐婉,都好像適應了對方的存在。 「你們的想法和建議其實都不錯,但你們卻不知道一個情況,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天雪路是要修建高速公路。(-79xs-」

蘇沐的這話說出來后,胡俊昌四個人的神情唰的就開始變的『精』彩起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天雪路竟然要修建高速公路,這個消息有點太過驚人了吧?

要是說這個事是真的話,很多建議就都要重新考慮。而這是既然是從蘇沐的嘴中說出來,相信肯定是真的。高速路啊,這豈不是說他們三個縣今後就會有更加廣闊的發展前景。

「市長,這是真的嗎?」胡俊昌使勁吞咽口唾沫,雙眼發光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有忽悠你們的必要嗎?項目書已經做出來,一旦動工的話,預計一年之內這條道路就要修建成功。因為是從天山省那邊和咱們西都省一起開始,再加上距離不算是太遠,所以說才能這麼短的時間就能完工。」

「屆時你們可以想象到靠著這條高速路,各自的縣區能有什麼樣的發展前景。以前你們抱怨說就算有高速路都沒有辦法帶給你們什麼優勢,但現在卻不能這樣抱怨了吧?」

「現在你們每個縣都在這次的招商引資大會上收穫頗豐,要是說在這樣的現成條件下,你們都沒有辦法帶領著各自縣脫貧致富,我就要考慮你們的能力問題了。你們要是有誰說自己不能勝任這個位置的話,現在就可以提出來,我保證不會為難你們,會給你們調整到相對等的市直機關崗位上。」蘇沐這話說出后,會議室中的氣氛頓時變的肅殺起來。

「我們洪憲縣保證完成任務。」胡俊昌第一個站起身來恭聲道。

真是馬屁『精』。

就在胡俊昌起身保證后,其餘三個縣長也同時站起身來,就這事不敢有任何疏忽和遲疑,全都保證會完成任務。要知道即便是沒有現在招商引資大會創造出來的有利條件,他們都必須做到這事,不然屁股下面的位置可就不保了。

「干工作就是要有這個信心和底氣。」

蘇沐滿意的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們是有能力做這事的,我也希望能們這四個縣成為咱們嵐烽市發展的標杆。[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嵐烽市想要真正的建設成為國際化都市,需要的不只是市裡面蓬勃發展,同樣還需要你們這些縣積極配合,全面開『花』。」

「我相信只要咱們上下齊心,是絕對能將這事做好的。至於說到這次因為盜砍樹木引起的水土流水情況,你們稍後就按照市裡面給你們的章程去做,因為這裡面牽扯到很多路段的修建,其中就有被破壞掉的山峰路段。」

「同樣每個縣都會有一個高速出口,這點你們也都是清楚的,因此不管是為了完成上級安排的任務,還是說為了你們各自縣的發展,這事都必須當作頭等大事對待。我的要求只有一個,屆時需要咱們嵐烽市怎麼配合的,你們都要無條件的配合,有誰敢在高速路這事上面拖后『腿』,就休要怪我對誰不客氣。」

四個縣長全都承諾會遵從蘇沐的命令行事。

………

市委組織部,作為這裡的副部長,顏中正此刻的心情有些矛盾,他當然知道現在嵐烽市的情形如何的,尤其是知道幾個市委常委間的關係是怎麼樣的。

原本他是想靜觀其變,不願意攙和到其中,但最近有個消息傳出來,讓顏中正的心思開始變的活躍。說的是現在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要調離嵐烽市,那麼這個位置空出來后,是要從現有的副部長中選擇一個推舉上來。

整個市委組織部要是說誰有這個資格的話,當然是非顏中正莫屬。

不管是從資歷還是從能力,顏中正早就能夠擔任這個職位,甚至是部長的位置,他之所以沒有辦法上位,便是因為上面沒有人幫助他說話,沒有人來撐腰。

如今的官場你說你能力足夠,這是最為重要的條件沒錯,但卻不是說是唯一條件。不是說你能力夠,那個位置就能是你的。和你一樣有能合理的人多的去了,難道說人家就都是無能之輩嗎?

所以想要被提拔重用,就必須要有人提攜。

以前顏中正是沒有辦法,因為這個問題對他來說很困難,沒有誰讓他投靠。可現在不同,當他從『女』兒口中知道是蘇沐救了她時,他心中就已經拿定主意。

不管於公於『私』,自己都要去見見蘇沐,當面對他表示感謝。要是說能在就顏靈的事情進行感謝之餘,再表示下要對蘇沐進行工作上的彙報,相信蘇沐是知道自己態度的。

市委組織部部長陳逸倫現在是和郭平瑞走的很近,這就是顏中正的機會。他雖然說知道蘇沐不是一個喜歡『亂』伸手的主兒,但要是說能夠有機會『插』手市委組織部的話,他應該不會拒絕的。

對,就這麼做,心中拿定主意后,顏中正就果斷離開,而就在他動身前往市政府的時候,這個消息也開始傳到陳逸倫的耳中。嵐烽市的官場就這麼大,依著顏中正的身份出現在市政府,想要不引人注意都不行。

陳逸倫畢竟在這嵐烽市經營好多年,該有的人脈還是有的,只要他想,是隨時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顏中正去市政府做什麼?難道說他想要投靠到蘇沐那邊嗎?或者說他是想要靠著蘇沐謀取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這個職位?不行,絕對不能讓他運作成功。這個位置我就算給誰都不可能給了顏中正,哪怕是從上級空降個下來都是好的。」

「沒錯,空降。要是說我現在就這事向省委組織部打報告的話,相信省委組織部是會樂意收下我這份善意的。到那時即便蘇沐想要有所行動都已經太遲,有空降下來的人在,便能斷掉蘇沐的任何念想。這樣的話,既能討好省委組織部,又能將這裡繼續掌控住,簡直就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陳逸倫說做就做,拿起電話就開始撥打起來。

市政府。

顏中正哪裡知道就在他走進市政府大『門』的那刻起,就被陳逸倫給盯上。雖然說陳逸倫針對的並非是他,是想要給蘇沐找點麻煩,但這事畢竟是關係到顏中正。要是說真的因為陳逸倫的搗『亂』,壞掉了自己好事,顏中正非要氣瘋了不可。

顏中正出現在樓道的時候,發現這裡已經是坐了幾個人,而當他們中正出現后,眉宇間都『露』出一種驚愕。但是每個人都很好的控制住這種情緒,心底猜測的同時,嘴上客氣的打著招呼。而郭輔中正走過來后,趕緊從位置上站起身,微笑著迎上前。

「顏部長,你好。」

「郭秘書,我想見見蘇市長,有件事想當面感謝下,同時還有點工作想和他彙報彙報,不知道方便嗎?」顏中正輔笑容滿面說道。

「顏部長請稍等,我進去通報下。」郭輔說道。

「好的。」顏中正點頭道。

郭輔從辦公室中很快就出來,沖著顏中正說道:「蘇市長正好有時間,顏部長您進去吧。」

顏中正知道現在不是說什麼話的時機,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坦然走進辦公室后,是即將離開的市政府秘書長關靈宇。而關靈宇在中正後沖著他溫和一笑,沒有遲疑就離開。

「蘇市長,你好。」顏中正沖著蘇沐趕緊恭聲道。『私』下里他們兩個人還是第一次見面,所以顏中正別管過來的目的是什麼,心中或多或少都會感覺到有些緊張。

只是這種緊張隨著蘇沐下面的話瞬間就瓦解掉。

「老顏,來來,趕緊坐下說話。」

蘇沐起身從椅子上站起來后,就和顏中正坐到了會客區,同時從外面走進來的郭輔,為顏中正泡好一杯茶后,將空間留給了兩個人,蘇沐笑盈盈的說道:「我這樣喊你老顏,顏部長不介意吧?」

當然可以啊。

顏中正能說不可以嗎?說到歲數的話,自己『女』兒都和蘇沐差不多,難道蘇沐不該喊自己一聲老顏嗎?再說從這樣的稱呼中,顏中正是能感受到一種親切,是一種拉近關係的和諧感,有這樣的感覺在,顏中正是求之不得的。

「蘇市長,當然行,我原本就是咱們嵐烽市的老人,很多人都這樣喊我。蘇市長,我這次過來是想要對你表示感謝之意的。顏靈這個孩子做事不知道分寸,沒有點規矩,這次要不是有蘇市長你及時相救的話,她恐怕這輩子都會過在悔恨中度過。」

「想到她要是遭受那種羞辱的話,我們老兩口真的就是生不如死,我就感到后怕的很。我過來之前,我老伴一直說,無論如何都要讓我將你請到我們家中,她是要親自下廚給你張羅一頓感謝宴。蘇市長,你可千萬不要推辭,就讓我們兩個當父母的表示下我們謝意。」

顏中正沒有任何客套,將這事擺出來直接邀請,他是沒有其餘複雜心思,因為他所說出來的話,都不足以表達他對蘇沐的感『激』。想到顏靈真的要是說有個三長兩短,你讓他們老兩口怎麼活啊?

… 蓮公司,陳銳坐在格子間里整理著東西,十周年慶之工作日,前期遺留下來的工作一股腦的來了。燕赤雪和湯金都已經離開了,程光明也沒有理由再留住燕赤雪了,她總算是盡心儘力的把十周年慶辦得非常完美,至於湯金,程光明也未必會知道他是誰,所以走便走了,只是隨著燕赤雪的離開,卡蓮需要進一步的組織結構調整,畢竟公司的高層要保持長期的穩定性。

孫鵬滿面春風的自辦公室出來,燕赤雪這一走,他是最有可能升任到市場總監的位置,所以以前的那波人,都開始拍他的馬屁了,這讓陳銳心中嘆了聲,隨著燕赤雪的離開,市場部的工作效率真是降低了不少,連分配給他的工作也多了起來,這讓他頗有點不適應,只是想想也幹不了幾個月了,所以他也沒在意。

「孫總,您大概要升職了吧,如果坐到總監的位置,別忘了提攜一下我們這些老員工,我可是一直在支持您的,從最早進公司就開始了。

」市場部的一名女員工腆著臉靠了上去,頗有點撒嬌的朝著孫鵬丟了個媚眼,動作很有幾分走形,擺明了是在撒嬌。

孫鵬愈發飄飄然起來,得意的點了點頭,眼神在市場掃了一圈,大有一種胸有成竹的感觸,這讓陳銳愈發覺得好笑起來,在一切還沒有定論之前,這些事說白了也是沒邊沒譜地。誰知道程光明動了什麼心思,不過若是孫鵬真上任了,那也正好是他離開卡蓮的時候,這個機會也算是來得是時候。

程光明的秘書遠遠走了過來,市場部這時才安靜了下來,孫鵬笑著和她打了個招呼,也扭身回了辦公室,只是轉身前,眼睛卻在程光明的秘書身上打了個轉,似是在交流著什麼。「陳銳。程薰讓你過去一趟。」程光明的秘書輕輕說了聲,便扭身離去。

市場部所有的眼神都傾注在陳銳的身上,這是否也是一個暗示,在這個時候,程光明找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是組織結構調整的徵兆,所以整個市場部的人都疑惑的看了陳銳一眼,他平日里向來低調,和其他人也談不上什麼交情,所以這波人這時才想起來要拍拍他地馬屁。不管怎麼樣,多一個依靠也是好的。

陳銳剛一起身,身邊便圍過來一名女性。原來也是親孫派的,只是隨著燕赤雪的上任,劉雲濤的敗退,所有的人都變得和氣了起來,職場上的事就是這樣,在沒有絕對的實力出現之前,大家都是處於觀望狀。燕赤雪在的時候,她有絕對的實力,但她不喜歡溜須拍馬,一切只是以工作為主,所以大家地工作熱情才很高。

「陳哥,中午有空嗎,我想請你喝杯茶。」這名女同事擺了個勾人的姿勢,身子還如同隨風楊柳般,輕輕搖了幾下。細聲細氣的,很有韻味。

陳銳笑了笑。拍了拍額頭。展出思索地模樣,指著她道:「哪個。你是安娜吧?還是海蒂?我有點記不得了。」其實這兩個名字也是他隨口扯的,對於某些員工,他還真是記不住她的名字,比如市場部這兩名女員工,說到漂亮,她們也不難看,但把這不難看當成工作的資本,似乎就是不那麼討人喜歡了。當然,對於孫鵬這樣的人來說,那是除外的,因為他喜歡那個調調。

在這段時間裡,孫鵬的表現一直是中規中矩,不再像以前那麼胡鬧,他地個人能力還算可以,以前在劉雲濤的時代,他可以張揚,肆無忌憚的調戲那些迎合他的女員工,但燕赤雪時代,他只能隱忍的生活,也把他的能力完全體現了出來,只是現在,他好像又有點露出那種饑渴的味道了。

「噢,不是啦,人家叫晶晶,我們市場部沒有人叫安娜或是海蒂的,陳哥平時忙,可能記不住這些事。」這名女同事絲毫沒有生氣的表情,再次來了個發嗲地動作,那模樣,還真是渾然天成。

陳銳瞄了她一眼,站起身來,淡淡道:「噢,喝茶就算了,大中午的,光喝茶,胃可受不住,況且我也沒那麼有情調,你還是約著孫總一起去喝吧,想必他會喜歡和你探討一下人生地浪漫情調,我是個大老粗,就喜歡直來直去地,別浪費了你的時間,你說對吧,安娜?」

在辦公室里,他最不喜歡地就是這種喜歡把自己當道具的女人了,誰有勢力,誰就可以從她身上沾點便宜,這年頭,女人還是矜持點好,否則男人也會把她當成道具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就和那啥差不多了。

說完,陳銳向程光明的辦

去,那個晶晶一臉的笑意,絲毫不以為意,伸手向陳頗有點嗲意的糾正道:「陳哥,是晶晶啦,不是安娜…」

程光明正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翻看著報紙,看到陳銳進來,他仰起頭來,對著他笑了笑,招了招手道:「陳銳,你來了?過來坐吧,我們也很長時間沒好好聊過了,最近你和燕子之間,發展到哪一步了?」

「多謝程董關心,不過若是你想討杯喜酒喝,我想暫時還沒機會,我們兩個之間還是老樣子,不過兩個人在一起,也未必是以結婚為目的的,有時候,結婚會使我們喪失很多的東西。

」陳銳坐在程光明的身邊,散淡的說道,心下卻湧起一股子感嘆,他是燕赤雪的小姨夫,有了這層關係,他也算是陳銳的長輩了。

程光明一愣,盯著陳銳看了幾眼,這才搖頭道:「你們現在的這些年輕人,還真是讓人說不明白,觀念都太超前了。不過這事你在我面前說說也就算了,別在燕子的父母那兒說這事,他們的脾氣,都很耿直,你這種做法,在他們看來,就是在糟蹋人家的閨女,他們不和你拚命才怪,以他們的地位,整起事來,還真是讓你沒辦法安生。」

說這話的時候,程光明散著一股子如同身受的感覺,頗有些痛心疾首的模樣,看樣子好像他女兒也遇到了某種事似的,難不成程綺瑤也在美國整出什麼事來了?若是這樣,這小丫頭的速度也太快了,不過以她的脾氣,若真是喜歡上了誰,也的確是不會考慮程光明的想法,完全是有點獨斷專行。

「這事我既沒有理由,也沒有條件去和他父母談,請程董就放心吧,不過看你的臉色,是不是家裡也有這樣一個不聽話的女兒?」陳銳笑了笑,腦海中浮現出程綺瑤平日里那種巧笑若兮,連笑容里都透著狡詐的小魔女模樣,心中微微一暖。

程光明點了點頭,接著眼睛一亮,瞄著陳銳道:「現在的孩子,的確是讓人琢磨不透,不過你的年紀比我女兒倒是大不了幾歲,能不能告訴我,我怎麼樣才能在她面前樹立威信,讓她不再那麼驕橫無理?」

「這事我可幫不了你,每個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樣的,而且男人和女人又是不同的,不過有一點我覺得很不理解,你為啥非得要她什麼事都聽你的,為什麼非得在她的面前有那種威信呢?其實往另一方面想,她的驕橫無理,並不是缺點,換一個角度,那就是刁蠻可愛呢?既然你剛才也說到這個理字了,那不妨也試著和她講點道理,別整那種什麼大家長主意了,現在也真不流行了。」陳銳笑了笑,想起程綺瑤的模樣,她的那種無理,不會給人驕橫的感覺,的確是只有刁蠻可愛的一面,頗討人喜歡。

程光明點了點頭,頗有些認同的說道:「經你這麼一說,倒也真是有些道理,我那女兒的確是可愛居多,驕橫居少,這種事,看來還得和後輩多溝通一下,不過聽你這話,我還以為你孩子不小了呢。唉,若是我女兒沒出國,倒是可以讓你給她噹噹家教,我看了你的簡歷,的確是不俗,這麼一個海歸人才,在市場部里默默無聞的工作,也真是屈才了,這次燕子一走,市場部總監的位置空了出來,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當然,老蔣也特意推薦了你,說了你很多的優點,而且我覺得燕子能看上你,這本身就說明你是有很大的能力。」

陳銳一愣,旋即心頭浮起幾分的苦笑,估摸著他看的那份簡歷,和唐婉的一模一樣,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事,什麼哈佛大學之類的,完全靠不上邊,而且若是讓他來給程綺瑤當家教,最後還是得把他給陷進去,那小丫頭,折騰人的本事,就如同是小惡魔一般。

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程光明專門把他找來,竟然是想讓他來做燕赤雪的位置,這個玩笑還真是開大了,他連和基金都沒想著去折騰,卻要在這兒混進高層,怎麼的也說不過去,不過蔣崇安的這個推薦,十有八九,還是覺得承了陳銳的情,一直沒機會報答。 程董,感謝你這麼信任我,不過我覺得以我現在的閱以坐上那樣的位置,市場部這麼大,比我合適的人很多。」陳銳搖了搖頭,微微一笑,拒絕了程光明的這個提議,坐在那樣一個位置,是非也會多起來的,而且接下來他想進入和基金,若是在卡蓮成了高層之一,倒還真是有點不方便離開了。

程光明深吸一口氣,拍了拍陳銳的胳膊,頗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道:「你也不用自謙,經過劉雲濤的事情之後,我也明白了很多的事,越是看重職位的人,就越會拖工作的後腿,而你不同,把職位看的很淡,況且你已經做的夠好了,所以這個職位非你莫屬,我們是本土企業,從企業的內部選拔人才也是一種必要的措施,而且如果你不適合那個的位置,市場部還有誰會合適,你能不能給我推薦一個?」

陳銳深吸一口氣,心下一陣無奈,程光明最後這一句問話,讓他徹底無話可說了,市場部的其他人,他還真沒什麼合適的人選,孫鵬太輕浮,沒有人壓在他頭上,他基本上就是一個紈絝子弟,現在的市場部副經理朱方,雖然很認真負責,但也只限於認真負責,若說是個人的工作能力,還真是保守有餘,創新不足,擔不得大任,至於其他的人,甚至連湯金都不如,做員工上可以,但做總監卻少了點東西,和燕赤雪相比。他們都欠缺地太多了。

「這件事就先這麼定了,你就當幫了我一個忙,別把它看成是一種負擔。對於卡蓮來說,最缺的就是人才,而且今年我們的銷售額和去年相比,還差了幾個百分點,在最後的這幾個月中,一定要努力了,所以更需要找一個合適的人選,不管怎麼樣。總是要給董事會一個交待,雖然我是卡蓮最大的股東,但也不能損害其他股東的利益,公司的副總中,老蔣的能力還可以,但人老了,就缺少一股銳氣,所以我很看好你,當初是肖副市長推薦的你,他當時就說了你很多地優點。我觀察了你這麼長的時間,也總算是感覺到了。」程光明看著陳銳的表情,沒再給他拒絕的機會。直接進入主題,說起了卡蓮未來的展望。

說到肖副市長的時候,陳銳心中自然又想起了狐狸,他一定是向肖副市長說了陳銳的很多優點,這才讓肖副市長轉達給了程光明。既然程光明這麼看重他,他再拒絕就顯得矯情了,卡蓮這麼大的公司。但內部的管理卻也和許多大公司一樣,也存在著許多的問題,身為高層,任何一個決策,都可能左右公司地未來,再大的攤子,也經不起幾回折騰,星巴克就是最大的案例。

「既然程董這麼看重我,那麼我也不好推辭了。只不過對我而言,我只是把這當成一種樂子了。程薰先別指望著我能夠如何英明。如果抱地希望太大,我擔心你的失望也會越大。所以對於我的任命,這件事你就不要再考慮一下了?」陳銳挺直了身子,慢慢靠在了沙發上,眯起眼睛看著程光明,就算是在公司的最高長官面前,他也沒有半點拘謹,一如既往的散淡。

程光明也挺直身子笑了起來,深深盯著陳銳道:「若說是要考慮一下,我正在擔心你是不是要考慮一下呢?這件事我沒任何問題,就這麼定了,明天我就會把這次的任命發布下去,到時候卡蓮的每個員工都會收到人力資源部發去地郵件,你就是卡蓮的市場總監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