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快砸啊,砸的爽了,本巫主做媒,將部落南頭的大丫頭許配給你。」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那大丫頭長得五大三粗的,很符合部族之人的審美觀。

「莫先生說的可是真的!」

幸福來的太突然,那部族將士還有些不相信。

「自然了,本巫主何時說過謊話。」莫葉很認真的說道。

「那好,那屬下可就真的砸了,只是沒想到大巫主還有這癖好。」

那部族將士顯然是很興奮的,其實對大丫頭,他已經暗戀很久了。

「轟轟轟轟」

毫無疑問,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那部族將士卯足了勁,噼里啪啦就在莫葉身上一頓亂砸。

看那興奮勁兒,是根本停不下來的節奏啊。

再說了,這可是莫先生啊。

「我用石棍砸過莫先生。」

這在附近十個八個部族裡,那絕逼是很有面子的事兒。

雖然公開場合這將士不敢說,怕被莫先生的擁護者打死,可私下裡吹個牛逼,那絕對是倍兒爽啊。

就在那石棍落在嵐塵煙身體表面的那一刻,那原本已經融入到肌膚的錦斕袈裟隱現而出。

莫葉能感覺到,自己識海中那二十個巫文上不斷有巫息散出。

這些巫息悄無聲息的流動到他的身體表面,很快,那錦斕袈裟上就有絲絲巫息流轉了。

「砰砰砰」

那部族將士砸的正嗨,卻發現自己手中的石棍卻是一寸寸的斷掉了。

「完了完了,之前只想著大丫頭了,實在是太過興奮,以至於手上的力道不免使得太重,這石棍都斷了,莫先生,該不會是被我活活打死了吧。」

想到這裡,那部族將士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一種罪孽感在他的心中生出。

「竟然活活將莫先生打死了,那我也不活了,莫先生可是帶領我們整個羯部族走向強大的靈魂人物啊。」

「我竟然毀掉了整個部族的未來,我是罪人啊,那就讓我去追隨莫先生吧。」

說著,那部族將士就想要用手中僅存的一段石棍朝自己頭上敲。

「砰」

就是在這個時候,那部族將士突然感覺一股大力撞擊在了自己的胸部。

「我分明是用這石棍敲擊頭部啊,怎麼砸在胸部了呢。」

在這困惑之間,他就被那巨力轟擊的拋飛了出去,而那一截石棍也是脫手而出。

「靠,我要你小子用石棍砸我幾下,你丫的還砸上癮了,那大丫頭就這樣讓你興奮嗎,真是有異性,沒巫主。」

說著,莫葉將腿收了回來,轉頭就朝著巫骷走去。

這個時候,那倒在地上的部族將士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是被莫先生一腳踹飛了啊。

那部族將士忙得一骨碌爬了起來,對著莫葉的背影虔誠道:

「莫先生可真是神人啊,肉身竟然堪比金剛不壞,有莫先生在,真是天佑我羯部族。」

匍匐跪拜了一會兒,這部族將士彷彿又想起了什麼,於是,他又大聲喊道:

「偉大的莫先生,不要忘了咱倆的約定啊,哈哈,我這就去大丫頭家,說莫先生說給俺保媒。」

···

···

巫骷那赤炎冥犀兩顆鋒利獠牙的入口處,莫葉拿出烏木朝那光幕上一放,邁步走了進去。

原本莫葉還有些猶豫,要不要來這巫骷,可有了這堪稱鐵布衫的錦斕袈裟,莫葉來這巫骷就有底氣了。

有錦斕袈裟護體,莫葉覺得即便是那秦長風,也不能奈他何。

再說了,畢竟莫葉還有著最靈珠鑄成時所賦予的奔雷之威,若是硬撼,他並不覺得自己會比秦長風差。

只不過莫葉不想將那龜殼的事情宣揚開罷了,所以也就不願意見到秦長風。

「哎呀,這,這不是莫靈巫嗎,您,您可終於出現了啊。」

莫葉還沒從那光幕中進去,那小二卻是慌忙迎了過來。

莫葉不禁有些錯愕:

「我沒花錢就學了你們二十個巫文,你丫為何還對我如此恭敬,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

莫葉又想了想,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等等,這小子之前喊我靈巫,這豈不是說,他已經知道我寫出靈境巫文了。」

「原本我莫爺只是想低調做人的,為何你們就不能給我這個機會呢。」

只是既然對方已經知道自己是靈巫了,莫葉覺得,那自己就要拿出個靈巫的架勢。

「嗯,小二你不必客氣,你們那長風凡巫呢?」

這的確是莫葉比較關心的問題,畢竟那可關係著龜殼消息的走漏。

「長風凡巫,我們長風凡巫估計此刻正在四處找您呢,要不我派人將長風凡巫找回來,就說您來了。」

那小二一臉殷切道。

「不用不用,我並不是來找他的,我只是在這巫骷中隨便看看。」

開玩笑,那老傢伙不在,莫葉可是巴不得啊,怎麼會讓他回來。

不過莫葉也有些困惑:

「那老傢伙找我,找我做什麼,難道真的是為了這龜殼,抑或是···」

這個時候,莫葉就想到了秦長風看自己時那炙熱的目光。

「那您可要在這裡多呆一會兒,我們長風凡巫找您找的都快要瘋了,您可要等著見他一面啊。」

「莫靈巫您不知道,從上頭來的久過靈巫也想要見您,只不過久過靈巫四處雲遊,極少來巫骷的,要不您留下個地址,讓久過靈巫和長風凡巫來了去見您。」

這小二原本是想要莫葉在這裡多呆一會兒等秦長風回來的。

可從莫葉的臉上,他卻是沒有見到一絲願意等待的意思。

於是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讓秦長風親自去找莫葉了。

「不見,誰都不見。」

那小二正想著,自己搬出久過靈巫,這莫葉總是會見了吧,可這個時候,莫葉卻是果斷拒絕了。

「久過,久過靈巫您也不見嗎?」

小二的嘴都快要張大到頭頂上去了。

「他是靈巫,我莫爺也是靈巫,他說見就見啊,又不給我送銀子。」

莫葉自然是不想見著巫骷中的任何人的,特別是那個久過靈巫。

「那可是靈巫啊,雖然我也是靈巫,但畢竟人家都成就靈巫這麼久了,萬一強行要取我的龜殼怎麼辦。」

這才是莫葉的小心思,他來這巫骷之中,就是為了學會那一百個巫文,並不是想要見誰的。

想著那秦長風可能一會兒就回來了,莫葉也懶得再和這小二廢話,走到一處獸骨牆壁前,專心致志的看起那些巫文來。

很快,那龜殼之上,又是一個個新的巫文閃耀了起來。

「這莫爺都已經是靈巫了,竟然還能對這些不入境的巫文看的津津有味,這一定是溫故知新,真是勤奮好學啊,怪不得人家能成靈巫。」

那小二望著專註於牆壁上巫文的莫葉,敬佩之感油然而生。

「轟」

就在小二一臉敬佩之時,這巫骷的光幕卻是轟然炸開了。

隨即,十二個穿著怪異的人,從那碎掉的光幕中走了出來。

… 琅沙邊境處,炎收到了胡立宏的短信後,對着餘瀟瀟點了點頭。

“好,事情已經處理完畢,都回吧。”餘瀟瀟對着衆人說道。

“姐姐,我想看看十一哥哥,好久沒有見到他了。”第十四的凌雲帶着少許撒嬌意味說。

“明天吧,明天視頻通話大家一起看看,我們也看看十一在那邊生活的怎麼樣。”餘瀟瀟又說了一聲“都讓下面的人散了吧。”

辛巴對着麥克風喊了一聲:“全體集散。”

呼啦呼啦,一片黑壓壓的人就散開了。

兄弟姐妹們離開以後,炎撩了撩餘瀟瀟的頭髮沉着道:“辛苦你了,一直操持着大小的事情。”

餘瀟瀟用手指輕輕抵住炎的嘴脣,將頭輕靠在了炎的胸膛之上。

……

洛天做完筆錄,走到了警察局的大門處,伸了個懶腰,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才放鬆了一下。

“洛天。”蔣悅欣忽然從後面拍了一下洛天的肩膀。

“我*,嚇老子一跳啊!”洛天被突如其來的蔣悅欣下了一條,不由的爆粗口。

修仙界生存手札 “你怎麼說粗話啊!”蔣悅欣看着洛天不滿的說道。

“你嚇我的,不然我怎麼會說粗話,我可是文明人。”洛天轉頭看了看蔣悅欣:“幹嘛啊你,還要審問啊?我要回家啦!”

蔣悅欣一看到洛天,就會想到審訊室的那一幕。

“我想問一下,對於蘭昆,你想怎麼處理,這次的事情我想你應該也清楚了。”蔣悅欣毫不避諱的對洛天問道。

“和你沒關係,反正我不會用違法手段就行了,你也別整天找人盯着我,這樣會很煩的唉。”他認爲蔣悅欣又會找人盯着自己,怕自己對蘭昆下手。

wWW★тт kán★co

“我的意思是,我們合作,一起揭穿蘭昆這個小人,他有着慈善家名號作掩護,很多違法亂紀的事情都是出自他手,苦於沒有證據,我希望我們能合作,我也可以給你提供消息。”蔣悅欣認真的說着。

洛天本不想有警察的介入,但是警察的介入會讓自己方便很多,所以也就答應了她的意見。

“這個倒是可以,不過全盤由我來操控,你們幫我調查就行,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那就沒有必要合作了。”洛天走到了路邊,攔起了計程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