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這個幹什麼?」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我給你講個故事:一位女子因為老爸欠錢還不上,無奈只好嫁給了債主。新婚第一天晚上,女子狠狠地對新郎,我嫁給你,是因為我老爸欠你的錢,我根本就不喜歡你。第二天凌晨,女子睜開眼睛,搖醒熟睡的新郎問,我爸到底欠咱們多少錢?可不能就這麼算了。」

「下流!」羅薇薇罵道。

不過她也聽出了葉雄的意思。

「如果何夢姬長得漂亮,我決定出賣色相,使用美男計把她給泡了。等我將她泡上之後,別我沒殺何浩東,就算真的殺了他,到時候何夢姬只會一句:我哥那人,壞事做盡,早就該死,老公你殺了他就是替天行道,實在是太偉大了,我愛死你了。」葉雄繪聲繪色的學著何夢姬的話。

電話那邊,羅薇差吐了。

這貨的腦袋裡,裝的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這樣的念頭,他是怎麼想出來的?

「何夢姬不是傻子,她在國外可是擁有華夏智囊之稱,你別以為她那麼好騙。」羅薇薇警告。

「管她聰明還是笨,只要是女人就行了。」

「你好像胸有成足的模樣。」羅薇薇聲音酸酸地道。

「薇薇,你吃醋了?」葉雄嘻嘻笑著問。

「吃你個死人頭,我只是警告你,你心偷雞不成蝕把米。」羅薇薇完,態度很不好的掛掉了電話。

「還不是吃醋,這態度,分明就是陳年老醋。」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開始研究起何夢姬來,把她的資料全部都背下來,準備實現自己的泡妞大計。

這輩子,打打殺殺的事情,他已經麻木了,如果能使用美男計完成的事情,何樂而不為呢?

明明可以用武力解決的問題,偏偏要靠臉蛋來解決,哥真是太善良了。

晚上七,葉雄回到家的時候,楊心怡那輛車子已經在車庫裡停著了。

「老婆居然沒加班,實在是太意外了,難道她今天被自己強吻,愛上了自己?」

這番話,他只是在嘴上而已,因為他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楊心怡,是他這輩子遇到最冷漠的女神,像冰山一樣難以融化。

杜月華被自己推倒了,征服在自己雙腿之間;羅薇薇被自己融化了,推倒是遲早的事情,偏偏這個每天都相處的老婆,對他一都不感冒,別親近了,就連手都沒拖過。

不得不,這是他泡妞歷史上,最失敗的事情。

「老婆,我回來了。」葉雄走進大廳,見楊心怡一個人正在吃飯,走過去。

「姑爺回來了,我給你拿碗去。」張嬸見葉雄回來,連忙去拿碗筷。

葉雄坐到楊心怡對面,下巴支在桌面上,認真地打量著她。

他發現,自己的老婆是越看越漂亮,哪怕是吃飯的時候,嘴輕輕動著的情景,都非常迷人。

「老婆,你這嘴,吸東西時候的模樣,真迷人。」葉雄花痴地道。

吸跟吃,讀起來聲音差不多,所以楊心怡並沒有聽懂他的齷齪潛台詞。

「趕緊吃飯,吃完飯,我有事情要跟你。」楊心怡認真地。

「有事可以在飯桌上,為毛要等到吃完飯之後。」葉雄奇怪地問。

「怕你大嘴巴,把口水都噴到菜上。」

葉雄表示無語,哥的嘴很好不好,可以用櫻桃嘴來形容了。

不過既然老婆都這樣了,葉雄只好吃完飯再。

等兩人吃完飯之後,楊心怡這才道:「我已經考慮清楚了,明天我們就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

「明天沒空。」葉雄立刻道。

「後天也行。」

「後天也沒空。」

「大後天。」

「大後天不知道有沒有空。」

楊心怡算是聽出來了,這貨回答得這麼堅決,這是不想離婚的節奏啊!

去民政局一趟,根本就不用花多少時間,他會連這時間都抽不出來?

「我們當初可是有過約定,離婚是假的,只是相互利用而已,合約上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紫絕天下 楊心怡為了以防後患,結婚之前跟葉雄起草了一份約定,上面清楚地記著,兩人結婚只是權宜之針,並且明兩年後離婚,楊心怡補助葉雄一百萬。

「什麼約定,我怎麼一都不記得了?」葉雄裝瘋賣傻,好像一都記不起來。「你把約定拿出來我看看,我最近有健忘。」

「我就拿出來,讓你死了這條心。」

楊心怡跑到樓上去了,片刻之後,她下來了,臉色鐵青。

「混蛋,是不是你把我的約定書給偷了?」楊心怡怒道。

剛才她在房門找過,發現自己約定書的複印件被偷了,她知道一定是葉雄搞得鬼。

她還暗暗慶,把原件鎖在保險箱里了,讓她沒想到的是,她打開保險柜,裡面其他的東西全部還在,偏偏少了那分約定書,所以她堅信,一定是葉雄搞得鬼。

「老婆,我從來沒跟你簽訂過什麼約定書,你不會是年紀大了,開始有健忘了吧?」葉雄一本正經地。 這貨說得一本正經,神態自若,如果楊心怡不是早就知道他的德性,還以為他說的是真的。

「你到底怎麼樣,才肯離婚?」楊心怡氣得胸部起伏。

「老婆,你應該知道,離婚對我的傷害多麼的巨大,所以我是堅決不同意離婚的,如果你堅持要離,我尊重你的選擇,但是我青春損失費,名譽損失費,精子損失費,你都要補償給我,我需要的不多,就十個億好了。」葉雄說。

「十個億,你不如去搶。」楊心怡怒道。

「不同意,那就不離了,我有點困了,先上樓了。」葉雄說完,一溜煙地跑到樓上了。

「無恥。」

見他這副模樣,楊心怡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第二天,葉雄六點多鐘就起床了,鬼鬼祟祟地下樓,連早餐都沒吃。

將楊心怡的車鑰匙偷了出來,葉雄直奔車庫,將那輛八百多萬的豪車開走了。

這所以偷偷摸摸,一來是他害怕見到楊心怡,她又向自己提離婚的事情;二來,這貨知道向楊心怡借車,她肯定不肯,這種情況下,只好先偷出來再說。

今天,他鐵了心要出賣色相去泡何夢姬。

昨夜他研究了羅薇薇給來的資料,上面顯示,何夢姬沒殺過一個華夏國人,哪怕是在中東地區,對華夏國人,也網開一面。加上昨天她恐嚇自己的那個炸彈,本來她可以弄個真的,卻沒有弄,就是怕傷及無辜。

這個何夢姬,不是他哥哥何浩東那種不擇手段的人,她會殺人,但是有自己的原則。

這也是葉雄要泡她的原因之一。

能用色相解決的問題,為什麼要用武力。

開著八百多萬的豪車,葉雄得瑟得頭髮根根豎了起來。

鑒於上次的教訓,葉雄上車之後,先將竊聽器拆下來,這才鬆了口氣。

要是被楊心怡知道他開她的專車去泡妞,非砍了他不可。

這貨先去大商場,花了幾萬塊買了套衣服,再去美容中心洗了把臉,把頭髮梳得油光可鑒,然後買了對墨鏡,這才開著車子朝富華大酒店而去。

富華大酒店在何浩東死之後,已經成為一片散沙,西.北幫的小混混早就解散了,那些保安東一個,西一個,沒精打採的,根本沒人注意到他進來。

樹倒猢猻散,真是可悲。

葉雄找了個位置坐下來,這時候一個女服務員走了過來,問道:「先生,請問你需要點什麼?」

「來杯熱牛奶,兩個牛肉漢堡肉……」

「你是混世魔王?」聽出葉雄的聲音,服務員驚得幾乎尖叫起來。

兩次大鬧富華酒店,在整間酒店的工作人員眼中,葉雄就成了魔王的代名詞,誰見誰怕。

「你認錯人了,我第一次來酒店吃飯。」葉雄推了推眼鏡,將眼睛全部擋住。

混世魔王,誰給哥起這個名字,太老土了,葉雄腹誹。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女服務員鬆了口氣,笑道:「先生看起來成熟穩重大方,怎麼會是那個二流子。」

「不是混世魔王嗎,怎麼又成二流子了?」葉雄臉黑了。

「那傢伙綽號可多了,混世魔王跟二流子,只是其中兩個。還有什麼裝逼犯啊,軟飯王啊……反正很多,數也數不清。」

葉雄滿頭黑線,沒想到自己在富華大酒店,名氣這麼大。

剛吃完早餐,門口走進一個女的,不俗的氣質,馬上就吸引住了葉雄的目光。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氣場。

有人用聲音征服大眾,一出聲就能震驚全場,比如著名的主持人。

有人用眼神征服對手,讓人產生害怕的感覺,比如,知名球星的眼神。

有人用氣質征服人。

面前出現的女人,就是這種感覺。

她長得不算漂亮,姿色只能算中等偏上,但是她身上的那種氣質,讓人不敢輕視。

葉雄從來沒遇到這麼奇怪的女人,她的一雙眼睛,彷彿能洞察萬物一樣,讓人無可遁跡。

似乎察覺到有人打量,何夢姬的眼睛閃電般落向葉雄這方向,如果不是他反應得快,早就被發現了。

這個女人,果然不簡單。

何夢姬背後跟著一個平頭青年,身上散發著濃重的殺手,那種殺氣是經過無數殺戮才能形成了,葉雄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此人身手不簡單。

何夢姬在酒店呆了不到一個時辰就下來了,身邊依然跟著那平頭青年。

直到她從樓上下來,葉雄這才站起身,朝大門口走去。

何夢姬出來之後,開著車子離開,葉雄開著豪車,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面。

「主人,後面有人跟蹤。」

十三從倒後鏡中,望著葉雄那輛保時捷。

「前面路口停車,看看他是誰。」何夢姬命令。

車子拐過一個彎道停了下來,十三從車上下來,走到馬路邊,將葉雄的車子攔住。

「下車。」十三就敲著玻璃門。

「兄弟,有何指教?」葉雄搖下車窗。

「是你?」

看清楚葉雄的模樣,十三瞬間就殺手騰騰。

「草,這你都認得出來?」葉雄摘下眼鏡,不可思議。

他身上的衣服換成富二代的,頭髮也剪了,還戴著大墨鏡,沒想到這傢伙一下就將自己看出來了,看來沒少對自己研究。

「我們還沒找你算賬,你倒是自動送上門來了,欠揍。」十三說完,正準備狠狠一腳踹在車門上。

https://ptt9.com/111944/ 「住手,我下車跟你打。」葉雄連忙說道。

要是被這傢伙打壞了車子,楊心怡非跟他拚命不可。

葉雄將車子停在路邊,正了正衣裝,這才微笑著朝十三走來。

十三做了個格鬥的手勢,準備出手。

「慢著。」葉雄喝道。

十三本能地住手了,奇怪地望著他。

面前的傢伙,跟傳聞相差太多了。

傳聞殺何浩東的,是個心狠手辣的傢伙,為人異常狡猾。

但是現在看來,面前的傢伙怎麼都不像,反而有點像油腔滑舌的富二代。

如果他不是仔細的研究過葉雄的面貌,對他的模樣比較熟悉,十三還以為自己認錯人了。

「你到底想還打不打?」十三不耐煩地喝道。

如果不是這傢伙看起來比較順眼,脾氣也挺好,而且笑臉相迎,十三早就出手了。

俗話說,拳頭不打笑臉人。

天才寶貝腹黑娘 「太陽曬得要命,不如我們先找個地方,喝杯冷飲,等涼快一點,再打好不好?」葉雄提議。

(本章完) 十三一臉碉堡的表情。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真不敢相信,這就是傳聞中那個兇殘暴力,沒有人性,殺死何浩東的傢伙。

乍一看去,他跟開著豪車,四處約炮的富家公子有什麼區別?

還約時間再打,以為兩人是在切磋啊,是生死相拼好不好?

「先不跟你聊,我先跟你們家姐談談。」

葉雄完,朝車裡坐著的何夢姬走去。

「站住。」

十三飛快地擋在他面前,冷冷地道:「你敢再靠近她一步,我會將你的脖子擰下來。」

「整天打殺,有意思嗎?」葉雄用溫和的態度教訓著他:「做人,要學會以德服人。」

「十三,讓他過來。」何夢姬突然喊道。

「姐,我怕這傢伙會對你不利。」十三。

「你家姐那麼漂亮,那麼有氣質,我怎麼會對她不利。」葉雄笑著走過來,整個人挨在窗邊,將墨鏡摘了下來。

「何夢姬姐,久仰大名,賞不賞跟我去賓館做做……哦不,去餐廳坐坐。聊聊天,談談風花雪月。」葉雄露出一個自以為迷人的笑容。

何夢姬摘下墨鏡,一雙宛若秋月的眸子落到葉雄臉上,直接穿透他的瞳孔,彷彿要直達他的靈魂深處。

被她這麼看著,葉雄開始還真不舒服,都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這妞難道要將自己心底那些齷齪思想看得個通透?

「你這麼看著我,我會害羞的。」葉雄嬌羞地。

何夢姬無語。

自己的哥哥,真的是這個傢伙殺的?

「好,你找地方。」何夢姬淡淡地道。

十分鐘之後,環島咖啡廳。

葉雄跟何夢姬對面而坐,十三站在何夢姬背後,一臉的提防。

「這裡的咖啡味道挺好的,你喝過之後,肯定會回味無窮。」葉雄打了個響指,朝旁邊一名法式裝束的外國服務員用英語道:「你好,請給我的女朋友來杯咖啡,記往,一定要溫的,不加糖,我也要一杯,加牛奶的。」

咖啡上來了,何夢姬接過,喝了起來,臉色不慍不火,看不出情緒。

「你怎麼知道我喝咖啡不加糖?」她突然問。

「猜的。」葉雄笑道。

何夢姬拿湯匙搗動著咖啡,目光淡淡地望著葉雄,一鼓無形的壓力,漸漸地釋放出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