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帝王叫什麼名字?」翁雪茜突然冷不丁地問。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他叫,」張問來剛要說出那名字,但又住了口,「好狡猾的丫頭。」

翁雪茜剛才在心中做了個小算盤,歷代君主即位,他的名字中的字都會成為名諱,不能輕易提到,例如從前的戶部叫做民部,但從李世民登基之後,為避名諱改為了戶部。那麼,哲明鵬的名字自然也會成為名諱,可能在巴別塔第三層形成之初,他的名字已經變成了禁語。

「差點就上當了。」張問來說。

「差點。」

「上當。」

一計不成,翁雪茜和林影只能繼續重複張問來說過的話。

「從現在開始,我每次說過的話中,就會有幾個字,或者是全文變成禁語,你們能說的字越來越少。」張問來說。

兩個女孩感覺周身的空氣變得更加壓抑了。

「fromnowon,everywordshavebeensaid……」翁雪茜竟然念起了英語,她們將張問來說過的話直接翻譯了一遍,只是用英語念不了言靈術。

「辦法還挺多的。」張問來說。

林影感到很為難,她可從來沒學過什麼外語。

但她靈機一動,突然唱了起來:「hispalmsaresweaty,kneesweak,armsareheavy,there’svomitonhissweateralready,mom’sspaghetti(他的手掌在出汗,膝蓋發軟,雙臂沉重,媽媽做的義大利面已經吐在了他的毛衣上)…..」

翁雪茜念完張問來說過的話的譯文,乾脆也跟著唱起來:「isitbackwiththispackofzigzagsandthisbag(我帶著這包毒品坐下)……」

張問來瞪大眼睛,露出無奈的表情,這些詞句押韻,而且歌詞中不乏髒話俚語,他長居海外,怎麼可能不知道,那是說唱音樂的歌詞!

他自視甚高,總將自己與古來聖賢歸為一類,當然不屑於這些東西,他沒想到眼前這兩個看起來舉止得體,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怎麼會將這些東西捻熟於心,還將「motherf-uck」之類的詞語堂而皇之地念出來,實在有辱斯文。

翁雪茜和林影同時看了一眼昏迷中的余亦辰,其實這個傢伙正有這方面的哀嚎,而且要不是忌憚陳媛馨會打死自己,他早就去紋身了。

以前走到他家裡,總能聽見這些說唱音樂,因為太吵,女孩子們都強烈要求他關掉。

現在想起真後悔當初不多聽兩首。

「真是粗魯。」張問來搖頭說。

兩個女孩毫不在意,還在不停地「說唱」著,當念道髒字的時候,故意放大聲音。

「耍小聰明,永遠只能是賤民!」張問來說著,《康熙字典》突然飛了起來,一本本地連接起來形成一個圈,將他自己和那兩個女孩子圍在其中。

置身於「書圈」中,翁雪茜和林影切實感受到陣陣壓抑,那是張問來提升了怨氣的結果。

「胡人曾令我喪權辱國,蠻夷之語怎麼可以在這廳堂中響起。」

張問來剛說完,翁雪茜和林影趕緊警惕地閉嘴,「說唱」戛然而止。

「現在開始,所言所想,必須是《康熙字典》中的字,其餘一切皆為禁語。」

好在剛才及時閉嘴,否則現在被攝去魂魄的人又要再多兩個。

「說話啊,怎麼不說了。」張問來得意地催促道。

可是現在,其他語言已經不能再說了,就連重複張問來的話,可能都會觸碰到禁語,如何是好。

「嘩嘩嘩嘩嘩。」翁雪茜說

「啦啦啦啦啦。」林影也跟著翁雪茜說。

張問來可以讓那些說過的字變成禁語,但那些字都是有意義的,但是語氣助詞就不一樣了。以為就連張問來自己,也不敢保證自己會自然而然地說出語氣助詞。

不停地念著語氣助詞,讓兩個女孩看起來像兩個神經病,她們都皺著眉頭,心中無名火起三千丈,但就是拿張問來,確切地說是拿他的官語言靈術和六魂幡,毫無辦法。

「小心自己的語氣就可以了,啊,啦,嘩,呀,哈……」張問來一口氣將幾乎所有語氣助詞都念了一遍。

意思很明顯,從那時候開始,他將所有語氣助詞都列為了禁語。

「吾令其語為禁止。」

翁雪茜忐忑地說,好在話說完了,卻沒有被攝魂,她鬆了一口氣,剛才的那句話,張問來就沒有提到過「我」字,很可能,他將「我」字也列為禁語,好在漢語畢竟博大精深,意思相近的詞語還有很多,只要將同一個意思換一種表達方式就可以了。

三個人在詭異的《康熙字典》的圍繞下,說了很多話,借著相同意思不同字句的表達,翁雪茜和林影又堅持了很久。

但是,張問來的話說的越多,禁語就變得越來越多。

這種其實不光翁雪茜和林影,張問來也有些心慌,他也在小心翼翼地思考還有什麼字是可以說的,稍不留神,他自己也會被攝魂。

這已經不是道術,力量的較量,而是記憶力,腦力之間的博弈。

張問來很煩躁,這兩個女孩真是太聰明了,總能找到微末的可趁之機,他的額頭沁滿汗珠。

他下定決心,說道:「讓不停空子,不如規定只能說么!說過皆禁止!」

剛才的時候,你們,鑽,什都成了禁語,,所以,張問來才會說出那麼一句含糊不清的話,他想表達,與其讓你們不停鑽空子,不如乾脆直接規定你們只能說什麼,而且說過的所有字都會成為禁語。

要達到那個效果,顯然需要更強的力量,張問來說完這句,直接將西裝外套扔到一邊,穿在裡面的襯衫,因為張問來出了太多汗,已經緊貼著身體,可想而知他的壓力有多大。

飛在空中的《康熙字典》,急速地自己翻頁了,周圍的怨氣變得更盛。

兩個女孩盯著張問來,他一直看著《康熙字典》翻動的書頁,部分書頁上的字,發出異樣的微芒,每當看到那些字,張問來就隱隱地點點頭,顯然那些字是規定之下可以說的字,可那些字中偏偏大部分都已經是禁語了,而且還有很大一部分是生僻字。

「犇(ben)驫(biao)禤(xuan)。」張問來念道,完全不找邊際,沒有實際實際意義的幾個字。

「憃(g)翮(he)賸(sheng)……」林影卡殼了,因為有幾個字,她實在不認識。

翁雪茜比林影好不了多少,她已經開始說不上話了,這讓她著急得不得了,再不說話,就會被攝魂了!

她四下看去,卻見余亦辰正好躺在她們腳邊,身上還壓著謝曉雨。

於是,翁雪茜趕緊將謝曉雨挪開,把余亦辰的身體立起來,擋在自己和林影,面前,然後咬著牙罵道:「老娘早就不想跟你玩了!」

這一句話,全部在規定的字句中,而且幾乎都是禁語!

而林影和張問來的表情變化,也是精彩。

林影自然是心中大駭,以為翁雪茜已經索性破關破碎;張問來整張臉上,都浮起了久違的笑意。

他最終仍然念著規定語當中的生僻字,胸有成竹的等待著翁雪茜的靈魂飄入《康熙字典》中。

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不,確切地說,張問來感到身體一陣惡寒,好像突然離開了巴別塔第三層,來到了停屍房中,停屍房的冷氣還吹拂著他的後頸,不禁打戰。

他很清楚,那是屍氣!

而屍氣的來源,就是要靠著翁雪茜在後面支撐,才能呈現出站立狀態,昏迷的余亦辰!。

… 88_88032正是那些屍氣,將《康熙字典》的攝魂之力隔絕了,而剛才一直沒有看到的攝魂過程也顯示在了翁雪茜和林影面前:怨氣化作千百鬼怪,這些鬼怪和青行燈的小鬼不一樣,各個都似有著無邊廣大的力量,傳說中六魂幡是由三千大魔的冤魂所構成,怪不得其作用之時,翁雪茜等人會看不見過程,也感受不到力量,因為差距太大了。

但昏迷的余亦辰放出的兇惡屍氣,竟然將大魔的冤魂阻擋在外,攝不走翁雪茜的魂魄。

翁雪茜大鬆一口氣,然後報復似地瞪著張問來,連續罵出了一通髒話。

張問來被罵的額上青筋突起,但他回不了嘴,只能將規定的非禁語,一個字一個字地念出來,其中還伴著咬牙的聲音。

林影見狀也躲在余亦辰背後,陪著翁雪茜一起罵著張問來。

兩人每罵一句,六魂幡中大魔的力量更逼近,可就是跨不過余亦辰的屍氣。

罵了好一陣,兩人似乎解了氣,才消停了下來。

「想不到余亦辰昏迷狀態下,竟然可以達到這種程度。」林影說。

「我也不敢確定,但是拖下去的話,我們肯定玩不過張問來,但是我相信他。」翁雪茜說。

「相信么。」林影低吟道,「我還是看低了你們之間的感情,想不到他昏迷了還是想要保護你們。」

「你也看低了我對你的感情,」翁雪茜說著牽住林影的手說,「如果是你,我也會傾盡全力保護你們的。」

林影本能地想要躲開翁雪茜的手,但最終還是被牽住了,這種感覺很陌生,又很熟悉,好像是鄭雪柔牽著自己的手一樣,很溫暖,溫暖到了炙熱的程度。

而張問來,一邊念著各種生僻字,一邊聽著她們聊天,嘴角突然浮動起了莫名的笑意,因為他發現雖然靠著那浩瀚的屍氣可以抵擋住攝魂,可是她們仍舊拿他沒有辦法。

「兩個大小姐,你們別聊了。」本來出於昏迷的余亦辰突然用很虛弱的聲音說。

「你終於醒了!」翁雪茜和林影驚喜道。

「本來是了,」余亦辰的神情很疲憊,兩隻眼睛好像隨時都會閉上再次陷入昏迷,「但是你們突然用我當擋箭牌,我不得已放出這樣的屍氣已經是極限了,我等會兒可能又要陷入昏迷狀態,才能調息地過來。」

「喂喂喂,你別昏了。」翁雪茜拍著余亦辰的臉說。

「我也不想,但是沒辦法的,好好聽我說,你們難道沒有發現,那個傢伙現在一點都不慌亂么?」余亦辰疲憊的眼光瞄著張問來說。

兩人這才重又注意到張問來,她們突然領悟到,從巴別塔一層到這裡,所有陣法道術的殺傷力都有限,每個陣法的真正目的似乎只是為了限制住他們!

「哲明鵬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去幹什麼事,所以要困住我們,如果你們不快點想辦法破掉六魂幡,至少在我完全蘇醒之前,我們是走不出去的,不要再耽誤時間了。」余亦辰的聲音已經有氣無力了。

「破掉六魂幡?我們怎麼可能?」翁雪茜說。

「如果是完整的六魂幡,當然不行,連我都不行,但是,這已經是被損壞過的法寶了,所以,只要用那個,我教過你們的,就可以。」

翁雪茜沉思道:「你教過我的?你說那個?但是,這裡用不了言靈術。」

「一個人當然不行,但是你們有兩個人,相信彼此!你們,本來,不,就是親人么?」余亦辰說話已經斷斷續續,他將手放在翁雪茜和林影握在一起的手上,還想要說什麼,但終究抵不過襲來的倦意,再次昏迷了!

他一昏迷,屍氣都被收斂,六魂幡的大魔終於襲擊過來,要將翁雪茜和林影的魂魄奪走。

但林影仍然在猶豫著,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和翁雪茜達成默契。

而翁雪茜握著她的手,那溫暖再次傳入心中。

無論如何試試吧。

兩個女孩緊握著手,一陣奇怪的感覺傳輸在兩人的某一個細胞中,隱隱地她們感覺自己變成了對方,又好像兩人本就是一個人,片刻兩人又好像置身於「無」的境界。

周圍的空氣莫名地顫抖起來,這是「心震術」發動的前兆。

最終兩人共同發力的心震術,出現了!

那些震動的空氣,突然又都平息運動,好像是空氣都被抽離了,再看翁雪茜和林影,兩人臉色鐵青,那是缺氧的表現,她們真的將周圍氣息抽空了。

沒有空氣的震動,自然發不出聲音,可是張問來分明感覺自己的耳邊有聲聲悶雷正在炸響。

生之為為言靈人,張問來突然回憶起了一種意境失傳的古代言靈術,一種智能用心震術才能發動的古代言靈術,但是那叫什麼名字來著?

悶雷突然炸向,他終於回想起了那古言靈術的名字。

「暮鼓晨鐘,震雷!」

「轟隆隆」耳邊儘是雷響之聲,那聲音又好像是敲動暮鼓晨鐘時發出的悶響。

張問來不敢相信,屍氣已經散去,但是為什麼,而暮鼓晨鐘幾個字既非規定語,也在禁語之列,但為什麼她們的靈魂沒有被攝去呢?

在他昏迷前,終於看清,那兩個女孩竟然將雙方的靈魂連為一體,而六魂幡化成的康熙字典,只攝走了她們各自靈魂的一半,是怎樣的信任,才能將她們靈魂相連呢?

張問來不懂,也沒時間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