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都給我閉嘴,刑戰狼子野心,糊塗行事,只會帶領人族走向滅亡。」帝命走了出來,大喝一聲,壓制所有聲音。

「刑戰背棄人族,將人族獻給異族,應該千刀萬剮。」嫦月和釋明也走了出來,同時指責刑戰。

「胡說八道,你們可是刑戰長老看著長大的,如今卻幫著地球一脈說話,真是白眼狼。」立刻有人跳出來,怒罵三人。

「你……」

轟隆

正有人要繼續開口,天空陡然裂了,一道渾身是傷的人影,從虛空裂縫踏出,面色慘白,降落在人族上空。

「廚神。」帝命等人連忙上前,攙扶住人影。

「廚神,你沒事吧。」龍祖和白.虎道祖連忙上前,探查傷勢。

「沒什麼。」何凡擺手,目光轉向刑戰:「你就是要立天庭的刑戰?」

「我是為了人族。」刑戰立於人族之前,不卑不亢地道,此刻不能示弱。

「此次一戰,勝負不分,有道祖在天外,若是要離開的,可以離開了,不願意離開的,繼續在萬界,與龍族一起生活。」何凡淡漠道。

「離開?」人群炸鍋了。

「廚神……」

「不用多說,以後人族本神做主,想留下的就留下,不想留下的,立刻離開,給你們一刻鐘時間!」何凡擺手,冷聲道:「你們愛去哪建天庭,就去哪建,至於萬界,本神不允許!」

「刑戰。」天外,傳來一聲呼喚,一道人影懸浮。

NBA全能王者 「為了天庭,為了人族,誰願與我同往?」刑戰看見拿到人影,面色一喜,御空而起,掃視所有人族。

「我與大人同去。」一位人族率先御空,飛到刑戰身邊。

「我也同去。」一道道人影御空,甚至有的還不能御空,也要叫著前往。

「這地球一脈,我早就受夠了。」

一個個人族叫著離開,白.虎道祖和龍祖面色鐵青,但更多的是不忍:「廚神,他們這麼一走,怕是再也回不來了。」

他們知道,這些人一旦真過去,只有死路一條。

「不用理會,讓他們離開。」何凡淡淡地道:「他們喜歡建天庭,就讓他們去建好了,至於怎麼建,能不能建起來,又建給誰,這就不是我們該關注的了,至於回來,他們今天都活不過去,還指望以後回來?」

「好吧。」龍祖和白.虎道祖苦笑一聲,也不多說,畢竟不是自己族群,不好多插嘴。 「太多了。」帝命等人看著離開的人群,那密密麻麻的,足足有大半,除了萬界一脈,還有不少地球走出來的人。

「不多。」何凡瞥了眼剩下的人,還有一小半:「我倒是覺得這裡人多了。」

「你什麼意思?」帝命皺眉。

「因為我要照顧這麼多人。」何凡撇嘴,嘆息道:「當保姆很累的,他們這群人倒好,一死百了,胳膊腿一蹬,剩下的就是我們的事了。」

「一死百了?你要殺光他們?」帝命臉色發白:「殺幾個領頭的就夠了,其餘的人……」

「我倒是有這個心,可有人要自己動手,不是我要殺。」何凡搖頭道。

「聖族絕不會放過他們。」龍祖沉聲道:「能不能救一部分回來?畢竟是人族。」

「也不是聖族要殺。」何凡再次道:「至於救回來,別想多了,我現在都想弄死他們。」

「那是誰要殺?」龍祖忍不住道:「除了你,聖族那些族群,還有誰?」

「媧祖。」何凡吐出兩個字。

眾人心頭震動,媧祖要殺?

「怎麼會,媧祖為什麼要這麼做?」帝命等人無法接受。

風裡希面色發白:「人族都是媧祖的孩子,媧祖怎麼會殺掉自己的孩子。」

「自己去看吧。」何凡一擺手,捲起眾人,龍祖和白.虎道祖也跟了上去。

星空之中,刑戰帶人飛出天外,看著聖族道祖,恭敬地道:「大人,我已經帶著人族離開,我們可以自己重建天庭,廚神再想管,也無法插手。」

「爾等可知人族從何而來?」聖族道祖淡漠開口。

「媧祖所創?」刑戰小心地回道。

「不是,媧祖只是人族先輩,帶領人族走出茹毛飲血的日子,也是人族一員。」聖族道祖淡淡道。

「請大人指教。」刑戰恭敬地道。

「當年盤古開天,創立洪荒仙界,神軀化作天地萬物,山川河流,孕育無數生命,人族也是其一。」聖族道祖面露回憶,緩緩講述:「盤古脊樑化作了不周神山,人族在不周山上孕育。」

「大人?」刑戰怔了怔,有些不明白,聖族大人為何會和他說這些。

「本座要你記住,人族,代表的就是那撐天的不周!」聖族道祖驀然一變,竟是半人半蛇,媧祖之身,濃郁的造化之力,封鎖這方星空。

「媧……祖……」刑戰驚恐地看著媧祖,沒想到眼前人,竟會是媧祖所化。

「先輩無法為你們創造繁盛的世界,無法讓你們和平成長,是先輩的錯,吾愧對於你們。」

「媧祖……」

「但是,禍亂人族,帶領人族走向滅亡,吾也不會容忍!」

造化之力下,滾滾血淚流淌,滴落在人族身上,那一滴滴媧祖血淚,融化了身軀,化去了神魂,一位位人族在無知無覺的情況下死去,沒有一絲痛苦。

「媧祖她……」龍祖和白.虎沒想到,媧祖會真下殺手。

風裡希,帝命等人獃獃地看著,一時喉頭如卡住了一般,說不出話來,心中複雜難明。

血淚融合了這些的一切,化作一道洪流,沖入萬界中心,分化萬千,進入每一個人族體內。

「這就是媧祖要做的,以他們的一切,提升剩下的人族。」何凡淡漠道:「看你們這副樣子,多大點事,一群吃裡扒外的東西,死就死了。」

做完這一切,數道造化之力席捲而來,沖入除何凡外,每個人體內,進入風裡希的最多。

「一點好處都沒有。」何凡小聲嘀咕著。

媧祖看了他一眼,無奈搖頭,身形化作一點點光芒,消散在空中,她給不了何凡什麼,造化之力對何凡也沒用。

「好了,回去吧,你們去安撫下剩下的人族,我找個地方睡一覺。」何凡道。

「除了這事,媧祖還和你說什麼了?」幾人確實不願意放過他,拉著他道:「別想著跑,你都道祖了,根本就不用睡覺。」

「就是你們太菜了,需要偉大的廚神庇佑,讓你們以後對神恭敬點,見到廚神先拜三拜,用正確的姿勢和我說話。」何凡正色道。

「正確的姿勢?」風裡希迷惑道:「說話要什麼正確姿勢?」

「嗯,比如,躺著說?穿著衣服說,和不穿衣服說?」何凡摸著下巴,低語道:「你們覺得什麼姿勢比較好?」

「滾。」師夢桐等人氣呼呼地瞪了他一眼,哪有這麼說話的。

「那聖族那邊呢?」龍祖問道:「有沒有滅掉聖族?那獸爪呢?」

「想滅聖族,暫時做不到,你們先去安撫人族,到時我們再詳說,我先去見一隻鳥,把仇報了。」何凡道。

「一隻鳥?」龍祖一愣。

「你要去找那隻鳳凰?」白.虎道祖想到鳳祖,這廝真要去找鳳祖報仇?

「放心好了,我只是抽鳳祖一頓。」何凡擺擺手,身形消失不見。

「好了,回去吧。」龍祖招呼道:「不用擔心,白.虎,你去看一下,廚神沒分寸。」

沒分寸你還讓我們不要擔心?你是擔心,何凡將鳳祖給燉了?

何凡跨越空間,來到通往鳳凰祖星的通道,直接鑽了進去,加速前往,當初的仇,是肯定要報的,不然對不起自己。

鳳凰祖星,全是一些黑金鳳凰,在古老時期,鳳凰可沒這麼單調,神話時代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鳳祖正在自己的巢穴休息,梧桐樹上,一個鳳凰窩,鳳祖閉目小憩。

「鳳祖,老熟人來了。」何凡身影顯化出來,看著休息的鳳祖,直接叫醒她。

「是你?」鳳祖睜開雙目,冷冷地看著他:「你來作甚?真想讓本座殺了你?」

「本神來報仇的,順便看看鳳髓的味道如何。」何凡淡漠道。

「找死。」鳳祖怒喝一聲,黑金色神力沖盪,只是還沒衝起來,直接被何凡一巴掌按滅了。

神力如絲線,纏繞向鳳祖,幫助兩爪子,何凡冷笑道:「今天,本神遛鳥。」

「你個孽障,本座只恨沒有滅了你。」鳳祖長嘯,但四周已經被何凡封鎖,聲音傳不出去。

「放心,本神今天就吃你兩隻爪子。」何凡吞著口水,一隻手按著鳳祖,直接抓起黑色羽毛,用力一拔。

「孽障,你吃腿就吃腿,你拔本座背後羽毛作甚?」鳳祖怒了,翅膀不斷撲騰,但是掙不脫何凡的束縛。

「這不尋思男女授受不親,直接從下面開始,有點不太禮貌,所以,還是全扒乾淨好了。」何凡沉聲道,同時將一絲絲神力,灌入鳳祖體內。

你這更不禮貌,本座後悔,當時怎麼就幫了你! 何凡直接將鳳祖身上的黑毛全扒光了,只剩下金色羽毛,宛如一隻禿了的雞。

鳳祖羞怒,頭都抬不起了。

「今天算是見識到,什麼是拔了毛的鳳凰不如雞了。」何凡嘖嘖地道:「沒多少肉,還真不如五彩肥雞。」

「你閉嘴!」鳳祖怒喝道,這還不都是你乾的?

「咳,鳳祖不必動怒。」何凡輕咳一聲,掌中神力灌入鳳祖體內,同時還有一股濃郁的造化之力,緊隨而入。



造化之力進入,鳳祖身軀顫動,一股恐怖的氣息在升騰,一縷縷黑氣溢散而出,席捲何凡,被他一掌拍滅。

「觸犯了禁忌,這是什麼禁忌,影響鳳祖這麼多年?」

何凡看著變化的鳳祖,收了手,剩下的事情,不用他幫忙了。

當初鳳祖由死轉生,涅槃重活,就是因為當初的禁忌,才會出了岔子,變成一個神經病。

媧祖這些年來,在暗中不斷影響鳳祖,鳳祖才能保留一絲清明,關鍵時刻放他一馬,並弄出辟界通道,讓他趕回萬界台。

只是,當初的禁忌,媧祖沒說,只是告訴他,現在的他,依舊不足以抗衡禁忌,除非他有斬掉聖族那位天的能力,才有資格開啟仙界,佔據一席之地。

一縷縷黑氣排除,鳳祖身上的金光越來越濃郁,造化之力溫養神軀,何凡神力強行抽出那些黑氣,才能解決鳳祖身上的麻煩。

黑氣飄散,何凡盡數解決,若是不管,這黑氣足以遮蔽整個鳳凰祖星。

鳳祖體內的黑氣很多,何凡用神力封鎖四周,不讓一絲黑氣傳出去,盡全力幫鳳祖恢復,這是媧祖的要求。

若是鳳祖還記得當年發生的事情,記得那特殊的地點,他們去仙界,麻煩會少很多。

時間流逝,一眨眼便是半月時間過去,鳳祖體內的黑氣終於全部排除,渾身金燦燦的羽毛,神力也充滿了神聖氣息。

「多謝了,廚神。」鳳祖客氣一禮,道:「吾族受吾影響,還請廚神施以援手。」

「好。」何凡一揮手,神力擴散出去,籠罩整個鳳凰祖星:「不過,這次沒有媧祖的造化之力溫養,這些鳳凰,要虛弱一段時間,承受一些痛苦。」

「這是吾之過。」鳳祖愧疚地道。

「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媧祖失去了當年的記憶,讓本神來問你。」何凡問道,對於當年具體發生的事情,媧祖也記不清了,只知道他們觸犯了禁忌,天庭崩毀了。

「媧祖不是失憶。」鳳祖搖搖頭,道:「媧祖是說不出口。」

「說不出口?這是何意?」何凡眉頭一皺,道:「媧祖的能為,還在聖族的天之上,有何限制,讓她說不出口?」

「你可了解,聖族天的狀態?」

「無法走出五族世界,被五族供奉,媧祖言,這次天出手,付出了很大代價。」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媧祖比起天,好不到哪去。」鳳祖嘆道:「至於當年發生的事情,要具體去仙界才行。」

「你也說不出口?」何凡皺眉。

「吾涅槃之後,記憶缺損嚴重,只記得模糊大概。」鳳祖沉吟道:「當初玉皇大帝,各族道祖,視察萬界,發現了不朽神液,一路追查,最後查回了仙界。」

「然後呢?」

「然後,為了證道不朽,永恆長存,我們全都衝過去了,之後的記憶,就不記得了,甚至連衝去了何處都忘記了。」鳳祖皺眉思索,卻是想不起來。

「那所謂的禁忌,你也不清楚?」

「與盤古大神有關,具體不清楚。」鳳祖道。

「也只有盤古,才有資格,讓天庭瘋狂追查。」何凡不覺得驚訝,盤古身為古生靈,開創仙界,對於仙界的眾生來說,就是創世神。

「鳳祖實力恢復的差不多了,我們一同前往萬界台,與龍祖他們匯合,媧祖有交代。」何凡道。

「吾的族人?」鳳祖憂慮地看向鳳凰族:「聖族難保不會趁機而入。」

「鳳祖放心,整個鳳凰族,已經被本神神力包裹,除非是聖族的天,或者一群道祖前來,才有可能打破神力護罩。」何凡自信地道:「本神通過辟界通道,很快便能到來。」

「那走吧,前往萬界台。」鳳祖這才放心,與他前往諸天萬界台。

何凡與鳳祖一起,進入辟界通道,萬界台這邊,龍祖已經安撫了人龍兩族,人族直接佔據了古城,以古城為中心,開始建立家園。

何凡與鳳祖來到古城,龍祖,白.虎道祖,風裡希等人齊聚,柳清緣和秦薇也在,他們在天庭建立之前,就被龍祖封鎖起來,以免跑出來送死,直到結束才放出來。

「廚神。」龍祖和白.虎道祖相迎,一同進入古城中央府邸。

「廚神,答應本座的呢?」白.虎道祖咽著口水。

「給你,這是龍祖的。」何凡翻了翻白眼,將兩尊後期道祖屍體扔給白.虎和龍祖:「鳳祖,你的要等下次了。」

鳳祖搖搖頭:「還說說,媧祖有何交代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