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我爹,你跟這個盜墓賊在一起,怎麼可能是我父親!」洛離大聲開口,眼中露出憤怒之色。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草……」洛天有些無奈的看著洛離,眼中露出疲憊之色,拍了拍腦袋,頗為有些頭疼。

「一定是,盜墓賊和那個小偷,都擅長變化,我雖然小,但是也不是你們能夠騙的了的,識相的放了我,否則我龍叔和江叔叔找不到我,必然會提著紀元之寶追殺你們!」洛離臉色平靜下來,目光在洛天和孫克念兩人的身上打量起來。

「哈哈……」孫克念看著洛離那認真的模樣,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眼中帶著幸災樂禍的神色看向洛天。

「兒子不認老子!」洛天也是頗為為難,目光之中帶著無奈:「小子,我是你親爹!」

「我還說我是你親爹呢!你可以殺我,但是別侮辱我爹!」洛天臉上帶著堅定之色。

「哈哈……」孫克念站在那裡,前仰後合的笑了起來,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你個小王八蛋!」洛天被洛離氣的不輕,大手輪動,直接扇在了洛離的腦袋上,不過卻並沒有用力。

「我說了,你可以侮辱,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爹,還有,別叫我小王八蛋!這也是變相的侮辱我爹,等到我叔叔找到我,定然將你的嘴巴抽爛!」洛離繼續開口,沒有絲毫的慌亂,因為他在洛天和孫克念的身上沒有感覺到殺意。

「啊……」洛天是真的頭疼了,有些無語的看著洛離,伸手一點將洛離封印了起來,一把將洛離拎了起來。

「小犢子,老子先去給你報仇,然後就證明給你看,我特么是你親老子!」洛天拎起洛離,朝著火域通天山的方向飛了過去,因為那裡存在著通往神魔域的傳送陣。

「將容貌掩蓋住吧,如今九域已經穩定,至少表面上看似穩定,你若是突然出現,那麼必然會成為不穩定的因素,那時候九域大亂,你的威望也是下降不少!」孫克念臉上露出凝重,看著渾身殺意瀰漫的洛天輕聲開口。

「嗯!」洛天點了點頭,取出了千幻面具,化成一中年大漢的模樣,身上的氣質也是大變了許多。

「果然不是我爹!」洛離看著氣質大變的洛天,冷哼了一聲,剛才他真的差一點就信了。

「你給我閉嘴吧,小子,你再開口,我真的會認為你老子會一巴掌把你給拍死,來來來,叔叔給你化化妝!」孫克念手中不斷的勾動,一道道光芒,在洛離的臉上烙印下去。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撼陰陽

「好嘞!」孫克念滿意的拍了拍手,華光散落,光芒之下,一個清秀的大姑娘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

洛天有些無語的看著變化成了大姑娘的洛離,隨後狠狠的瞪了孫克念一眼。

不過洛天也並沒有說什麼,洛離這小子,的確是把洛天給氣的夠嗆,明明自己的是他老子,就是不認自己。

「怎麼了?」洛離顯然不知道,孫克念在自己的身上做了什麼手腳,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之色,開口詢問。

「別說話!」孫克念,伸手一點,將洛離封住,隨後洛離便是發現自己無法開口。

「走吧!」孫克念在自己的臉上抹了一把,同樣變換了模樣,沖著洛天開口。

兩人帶著洛離一路飛行,很快便是到了火域有著傳送陣的地方,通天山。

如今的通天山,氣勢如虹,已經徹底成為了火域的第一大宗門,不過,是與原來的三大道門合併了起來,原來的山海閣還有離火觀已經與通天門合併在了一起,整個火域的實力也是大大的提升了不少。

洛天路過龐大的神識,掃進了通天門中,發現了不少故人,陸天宇如今已經是成為了通天門的第一天才,實力也是今非昔比,而杜玉瑩也是如此,此時兩人正相依在通天山的山崖之上,一臉的幸福之色。

「終於在一起了啊!」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看著兩人幸福的模樣,心中感嘆。

「嗯?」在洛天的神識掃到兩人的身上之時,陸天宇臉色微微一變,目光之中帶著疑惑。

「怎麼了?」杜玉瑩感覺到了陸天宇的緊張,出聲詢問。

「我感覺到剛才有一股熟悉的感覺掃蕩在我們兩人的身上,很強!」陸天宇眉頭緊皺,輕聲開口,目光之中爆發出陣陣的精光。

「是誰?」杜玉瑩的臉上也是露出謹慎之色,沒有了當年的活潑,顯然已經徹底成熟。

「不知道!讓門中的弟子加強戒備吧,如今九域看似平靜,但是四聖星域那裡,成了多事之秋,我們的實力如今雖然增強了不少,但是比起真正的聖地聖族來,還是差了不少,隨時準備與四聖星域和妖域聯繫!」陸天宇輕聲開口,拿出身份令牌,開始下達起了命令。

「不錯!」洛天心中暗自點頭,不再去關注兩人,與孫克念一起飛到了傳送陣的方向。

如今九域貫通,每一域都是有著傳送陣,所以星域之間行走起來很是方便,也有不少人經常前往別的星域,想要看看其他星域的模樣。

三人排隊,很快便是站在了傳送陣上,傳送之力傳遞在三人的身上,瞬間將三人送到了神魔域之中。

「神魔域!」剛一落地,洛天和孫克念兩人便是帶著洛離化成三道長虹,朝著陰陽教的方向飛去。

「好快!不過沒有我的龍叔叔和江叔叔厲害!」洛離感覺到兩人那極致速度,心神震動,目光看向洛天和孫克念,感覺到兩人的強大,隨後心中冷哼了一聲。

經過冥域的禍亂之後,整個九域有一段時間的衰弱期,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神魔域卻是漸漸的恢復起來。

一些宗門也是在動蕩之後,快速的崛起,而陰陽教便是如此,當年的陰陽教便是強大無比,經歷過冥域禍亂,陰陽教龜縮在神族的保護之下,實力保存的很是完整,而這些年,不知道為什麼神族好像有意扶持陰陽教一般,使得陰陽教的實力更上一層,隱約間有著成為神魔域的第三大勢力的趨勢。

此時的陰陽教也是熱鬧無比,整個陰陽教那龐大的大陸之上,一座黑白分明的大山,佔據了整個大陸三分之一範圍。

「你們去截殺那個董逸塵!」

「還有你們去擊殺那個紫陌,至於鄭欣什麼的由我們親自出手,只要他們敢出天元大陸,就出手!」陰陽教的大殿之中,曾經的陰陽聖子林陽泉和林陰冥兩人臉上帶著冰冷不斷的下達著命令。

「那兩個截殺洛離的聖人怎麼樣了,還沒有回來!」隨後兩人便是開口詢問。

「稟兩位教主,那兩人的魂燈滅了,也就是說失敗了!」站在下面的人,連忙開口。

這麼多年,林陽泉和林陰冥兩人當上了陰陽教的教主,但是不知道為何,兩人剛剛坐上教主不久,便是開始針對起四聖星域來,不斷的出手截殺四聖星域的天才。

雖然這些年他們做的隱秘工作很好,但是也是戰戰兢兢,畢竟若是被人知道是他們陰陽教做的,那麼便是明面上的與整個九域為敵。

洛天,整個九域公認的功臣,甚至連神族的曾經的神王孫勝天,都是發出誓言,只要他在位一天,便不會進攻四聖星域。

而他們陰陽教,卻是現在敢如此對付洛天的後人,怎麼不能讓人害怕,這些年,陰陽教截殺紫陌和董逸塵兄妹,還有洛離三人都截殺了數次,不過最後都是無功而返。

「廢物,兩個聖人初期,竟然連一個小小的超凡,都解決不了,不過四聖星域的那些人明明知道是誰截殺的,卻是不敢報復,沒有洛天,四聖星域的人真是慫包啊,若是那個人還在的話,想必早就提著槍殺往那些聖地了吧!」林陽泉臉上帶著感嘆之色,輕聲嘆息。

陰陽教固然強大,但是背後沒人指使,給他們膽子,也不敢如此行事,畢竟如今的四聖星域的實力也不是陰陽教能夠抗衡的。

但是四聖星域或許不想再次掀起戰爭,所以一直都在隱忍,但是這些人也是更加肆無忌憚。

「好了,繼續關注吧,若是有消息,就傳給我們!」林陰冥搖了搖頭,沖著大殿之中的幾人揮手,這些人都是參與截殺四聖星域的那些人,即使陰陽宗的人,也沒有幾人知道。

「轟隆隆……」就在幾人剛剛打算離去之時,洛天和孫克念也是帶著洛離出現在了陰陽教的上空,看著那龐大護山大陣,洛天眼中殺意瀰漫,大腳緩緩的抬起,朝著陰陽教那護山大陣狠狠的踏了下去。

「咔嚓……」一腳落下,陰陽教的護山大陣,在洛天的腳下轟然碎裂,整個陰陽山都是轟然晃動起來。

「怎麼回事!」林陰冥和林陽泉兩人,臉色一變,身形消失,瞬間出現在了陰陽山之外,看到了洛天和孫克念還有洛離三人。

人影閃動,一名名陰陽教人們臉上帶著震怒之色,出現在了天空之上,目光之中蘊含著殺意,看向洛天三人;。

「你們是誰,竟然敢攻打我陰陽教的護山大陣!」林陰冥和林陽泉大聲喝問,聲音之中帶著威嚴之意。

「原來是實力增長了,進入到了紀元初期了!」洛天眼中露出冷漠,在兩人的身上打量了起來。

「這兩人實力很強,合力之下,能夠堪比紀元中期,不過與孫滅辰,還有你那個龍兄弟那樣的天驕還是有些差距!」孫克念開口,顯然對兩人有些了解。

「嗯!」洛天點了點頭,當初洛天就不看好兩人,雖然實力很強,但是比起他們來說還是差了不少。

「陰陽教真是好大的威風啊!」洛天臉上露出譏諷之色,目光看向林陰冥和林陽泉。

「你到底是誰!」林陰冥和林陽泉兩人感覺到了洛天身上帶給他們的危機,再次詢問。

「我不過是個小角色而已,就是看不管陰陽教的做法,前來討個說法!」洛天站在那裡,輕聲開口。

「不知道我們哪裡得罪了你,如此大的仇恨?我陰陽教不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若是沒有交代,那麼縱然你是紀元初期,也要喋血在這裡!」林陽泉輕聲呵斥,聲音之中帶著強勢。

「洛天是什麼人,你應該知道,你們為何不斷的對洛天的後人出手?」洛天雙眼冷芒閃動,身上的氣息緩緩的升騰而起。

「什麼?我們陰陽教什麼時候對洛天的後人出手了?」

「之前的確聽說過,有人對洛天的徒弟和兒子出手,難道是我們陰陽教?」陰陽教的一些弟子長老們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看向站在那裡的林陰冥和林陽泉,低聲議論起來。

「胡說,不要隨便找個借口就栽贓,我看你分明就是挑釁我陰陽教,陰陽教弟子,隨我出手,滅殺這個挑釁我們陰陽教的敵人!」林陽泉和林陰冥兩人聽到洛天的話,聲音之中帶著殺意,沖著陰陽教的人們開口,同時身形閃動朝著落天沖了過去。

「惱羞成怒了?老子今年就是來滅了你們陰陽教的,你又能把我怎麼樣!」洛天長笑一聲,聲音之中帶著冰冷,再次一步踏出,金色的大腳遮天蔽日,朝著林陽泉和林陰冥鎮壓而去。

「好強!」洛離看著洛天霸氣滔天的模樣,眼中露出一絲恍惚之色。

「小子,看好了,他真是你老子!」孫克念將洛離護了起來,眼中露出陣陣的興奮之色,看向陰陽教的後山,那裡正是陰陽教的歷代教主的沉眠之地。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一腳踏碎

「蠻神再踏碎星辰!」第二腳再次降臨,轟鳴中,金色的大腳,朝著林陰冥和林陽泉兩人鎮壓而去。

林陰冥和林陽泉心神巨顫,看著那帶著滔天之威的大腳,這樣驚天的手段,他們還是第一次看過,蠻荒的氣息在大腳之上流淌,此時的洛天彷彿就是一個巨人一般。

「陰陽大手印!」林陰冥和林陽泉兩人雙手掐動,最終匯合到了一起,一尊黑白大印在兩人的手中融合,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朝著金色的腳飛去。

「嘭……」洛天如今是什麼實力,紀元中期完全能夠硬捍,紀元初期,在洛天這裡完全就是碾壓。

金色的大腳同黑白大印碰撞在了一起,碰撞之後,黑白大印轟然破碎,化成澎湃的紀元之力,掃蕩在黑白分明的大山之上。

「噗……」一名名陰陽教的弟子,在這股恐怖的波動之下,直接被震的吐血,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抗下來!」林陰冥和林陽泉兩人大吼一聲,身上泛起強悍的波動,以肉身硬生生的抗下了那被陰陽大印削弱了不少威力的大腳。

兩人身軀倒卷,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著天空之上,負手而立的洛天,心中思索著九域之中到底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號人物。

「你到底是誰!」兩人同時開口,雙眼死死的盯著洛天,彷彿想要看清洛天的真容一般,不過隨後兩人卻是失望起來,因為兩人無論怎麼觀看,洛天都是一副大漢的模樣。

「我就是一個無名小卒而已,沒有必要知道我是誰,你們只需要知道,今天,陰陽教將不復存在就是!」洛天輕笑一聲,目光在兩人的身上打量起來,隨後大手伸出,彷彿能夠將星辰摘下,朝著兩人拍去。

「找死!」林陰冥和林陽泉臉上露出冷漠,隨後對視了一眼,雙手再次飛動起來,朝著對方狠狠的撞了過去。

「陰陽生死咒!」林陰冥和林陽泉兩人飛速的融合在了一起,正是只有陰陽教才有的秘技,也只有陰陽教才能施展。

一黑一白,融合成了一個人,身上的氣勢也隨之轟然爆發,直接攀升到了紀元中期,威勢滔天。

「又是這招么,除了修為,他們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洛天心中嗤笑,再次邁步朝著兩人踏去,正是蠻七踏的第三踏。

「小子,現在我到要看看你還能拿什麼抵擋我們!」低沉的聲音從合二為一的兩人口中傳出,黑白二氣環繞,雙手掐訣,黑白色的大印再次朝著洛天轟鳴而去。

紀元中期,如今整個九域都是少有,兩人如今的實力早已今非昔比,也是靠著陰陽生死咒,使得陰陽教,在整個神魔域之中,強大無比。

「當年,能夠鎮壓你們兩個,現在依然還能夠鎮壓!」洛天心中冷笑,看著第三踏被兩人瓦解,第四步緊跟著邁步。

轟鳴之聲滔天,三尊輪迴不死身在洛天的丹田之中,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金色的大腳,再次降臨,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朝著合二為一的兩人狠狠的踏了過去。

強大的威壓,瞬間拍打在兩人的身上,讓兩人神情大變,這一踏,洛天足足動用了兩種大術加持,縱然是紀元中期,也註定要在這一踏之下泯滅。

「陰陽和合印!」兩人雙眼之中露出瘋狂之色,太極八卦圖案在兩人的催動之下轟鳴而出,再次朝著洛天的第四踏轟鳴而去。

氣浪翻騰,驚雷震動,整個黑白聖山,在兩者的碰撞之下,轟然震動,一道道深深的裂痕,不斷的在龐大的山體之上蔓延起來。

「噗……」一踏之下,兩道狼狽的身影在氣浪之中,分離而出,臉上帶著不敢相信之色。

「分開了!」陰陽教的人們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陰陽生死咒的強大,他們是知道的,整個陰陽教,這麼多年,修鍊成功之人,絕對不超過六人。

林陰冥和林陽泉兩人,憑藉著這一秘術,鎮壓了無數的敵人,也正是有此秘術,兩人才有信心去截殺鄭欣等人。

但是此時,那無敵的秘術,竟然在這個大漢面前坍塌,一腳被踏開。

「這麼多年,也只有一人曾經破開過兩位教主的陰陽生死咒,那就是當初鎮壓九域同代之人,最後身隕的絕代天驕,洛天!」

「沒想到,今天竟然出現了第二個!」陰陽教的兩名老教主,輕聲嘆息,目光看向站在天空之中化成大漢的洛天,目光深沉無比,如今他們兩人已經進入到了紀元初期。

「陰陽教眾,步逆亂大陣!」兩名教主,飛身而起,沖著陰陽教的三百萬的弟子長老們開口。

「是!」聽到老教主的大喝之聲,人們終於從林陰冥和林陽泉兩人的落敗之下回過神來,大聲開口。

陰陽教的人們雖然震撼洛天的強大,但是卻也知道,眼下不是震撼之時,這個大漢明顯是對他們陰陽教有著不小的敵意。

「殺!」兩三百萬人,迅速的集結起來,一黑一白,飛速的運轉起來,陣陣的嗡鳴之聲,眾多陰陽教的身上傳遞而出。

眨眼之間,一個陰陽陣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強大的威壓,讓洛天有些皺眉。

「孫兄,幫幫忙啊!」洛天轉過身,面對這樣的大陣,若是弄不好自己有可能會受到重創,但是有著孫克念的幫忙,以兩人合力,完全能夠完好無損的破掉大陣。

「草!」不過,隨後洛天便是發現,自己的身後空空如也,哪裡還有孫克念的身影。

「你媽的!」龐大的神識掃蕩而出,瞬間便是發現了孫克念,帶著洛離在陰陽山的後山,鬼鬼祟祟的,在一座墓穴的入口,不斷的刻畫著。

「盜墓賊,你是要進入陰陽教的大墓?」洛離沒法開口說話,但是卻可以對著孫克念傳音。

「當然了,小子,今天你孫大爺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沒有你孫大爺進不了的墓,我能感覺到這座大墓中有著不得了的東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進去?這應該是一座紀元巔峰的大墓!」孫克念搓了搓手,眼中露出興奮之色。

聽到孫克念的話,洛離的雙眼也是露出陣陣的光芒,隨後輕輕的點了點頭,顯然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不過那賊,不用管他嗎?我看著那陰陽教的一些人好像要拚命了!」洛離隨後便是感覺到了那陣陣恐怖的波動,目光看向站在那裡,顯的勢單力薄的洛天,不管怎麼說,對方是幫著他來報仇的。

「哈哈,好小子,放心吧,誰死了,他都不會死的!他是誰,他可是你老子!」

「走吧,我看看你有沒有天賦,你要是有天賦,本大爺收你為徒!」孫克念大笑一聲,眼中露出自信的神色,一把將洛離抓了起來,朝著大開啟的墓口之中竄了進去。

「你媽的!」洛天忍不住大罵一聲,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感覺將洛離放到孫克念的手中,好像是一個錯誤,心中有些後悔,害怕洛離被孫克念帶壞。

「轟隆隆……」就在洛天思索間,黑白大陣也是運轉起來,轟鳴中,彷彿能夠鎮壓天地,朝著洛天鎮壓而來。

「那我就自己來吧!」洛天咬了咬牙,邁出了蠻七踏的第五步,轟鳴震天,面對陰陽教舉教的大陣,洛天顯然也是拼了命。

「嘭……」一尊輪迴不死身在洛天的丹田之中,轟然碎裂,化成精純無比的紀元之力,梵天攻殺,一力破萬法瞬間傳遞在洛天的右腿之上。

「蠻神五踏震天下!」低沉的吼聲在洛天的口中響起,這是洛天第一次施展全力,恐怖的氣息頓時在洛天的腳下升起。

一道龐大的虛影在洛天的身後升起,蠻荒的氣息,在虛影之上傳出,如同君臨天下的王者,落寞無比,如果蠻族有人在這裡,一定會驚訝無比,因為這個虛影的容貌,正是蠻神殿中,他們日夜供奉的蠻族之神,蠻族的王者。

金色的大腳,緩緩的踏出,同黑白大陣,碰撞在一起,發出強大的轟鳴之音。

「嘭……嘭……」一聲聲爆裂的聲音,在翻騰氣浪之中升起,化成一團團血霧,從天空之上灑落在黑白聖山之上,將黑白聖山,染成了血紅之色。

一名名陰陽教的弟子徹底隕落在了這一次對碰之下,洛天雙眼血紅,渾身被血色填滿,身上布滿了裂痕,鮮血不斷的從裂痕之中流淌而出。

「我說,讓你們死,你們就得死!」洛天雙眼冷芒閃動,輪迴不死身不斷運轉,修復著洛天的傷勢,同時洛天的身形如同一道幽靈一般衝進了散亂的陰陽教的眾人之中。

林陰冥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想不出九域之中竟然還有這樣的強人,竟然連陰陽教的大陣都能夠破掉,一擊之下,竟然將他們所有重創,甚至剛才那一擊之下,更是死了無數的陰陽教的弟子長老。

就在林陰冥心中震撼之時,一道氣血滔天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林陰冥的身後,兩隻有力的大手,一把將林陰冥抓了起來。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滅宗

「嘭……」洛天雙臂高高的鼓起,雙手用力,一把將林陰冥撕碎在蒼穹之下。

「小七!」眉心之上七色的火焰印記發出陣陣得波動,閃動中,七色的火焰在洛天的手中打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