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葉寒,京城葉家的少主,也是上海灘的新貴,據說已經可以和竹葉青平起平坐。」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25 日 0 Comments

這個消息,立刻在人群中瘋狂傳播。

富商們雖然對地下圈子了解不深,但也並非一無所知。

鍾漣漪神色清冷的瞥了葉寒一眼。

她知道葉寒想要英雄救美嗎?

這樣不幼稚嗎?

而且她不需要,像是對面這種小人物,她一隻手都可以捏死上百個。

「我不想在上海灘見到他。」鍾漣漪冷淡的說完這句話,便轉身向外面走去。

葉寒緊隨其後。

鍾漣漪坐進了車子裡面,開車的是小貓。

葉寒也鑽了進來。

鍾漣漪皺了皺眉頭,強忍著出手幹掉葉寒的衝動。

她盯著葉寒,冷冷的問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葉寒微微一笑:「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我要追求你,你這樣的女人,征服起來才有成就感。」

鍾漣漪神色不變:「想要征服我?很容易死的。」

「你不捨得殺我。」葉寒笑了笑。

話音剛落,鍾漣漪的拳頭就打了過來。

葉寒嘆了口氣,撞開車門沖了出來。

等到他站穩的時候,車子已經疾馳而去。

「真是一個小辣椒啊!」葉寒看著絕塵而去的汽車放聲大笑。

鍾漣漪耳力遠超超那個人,也聽到葉寒這句話。頓時讓她眉頭一豎。

堂堂竹葉青,威震上海灘的人物。

居然被葉寒說成是小辣椒?

竹葉青真是韓不得一把掐死葉寒才好。

小貓的身體一陣顫抖,像是在強忍著什麼。

「想要笑就笑出來吧。」竹葉青皺眉道。

「哈哈哈哈……」小貓噗嗤狂笑起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笑死我了,哎喲,我肚子都笑疼了……」

鍾漣漪狠狠的瞪了小貓一眼,小貓這才止住了笑聲。。 艾倫還沒做好挑戰裂爪的準備,除了顧忌裂爪強大的個體實力之外,同時還有對自己使用的狼牙棒,無法應對裂爪那把沉重的鋼斧劈砍的擔憂。在這個有著超凡能力存在的世界中,一個戰士是否擁有一把精緻武器,對他在戰鬥產生的效果,有著截然不同的表現。

故而,之前在繳獲了長劍以後,艾倫想都沒想便將自己的狼牙棒給淘汰了,轉而裝備上了這把精鐵打造的長劍。

可是如此一來,當他佩戴著長劍大搖大擺出現部落中時,精鐵長劍特有的寒光,頓時吸引了綠野部落其他戰士的眼神,大家紛紛露出一種貪婪的目光,還有不少人已是蠢蠢欲動,有種直接搶奪的衝動。

「長劍,我的,艾倫,給我。」

果不其然,部落里一名身體強壯,臉頰上帶著一道長長傷疤的熊地精走了出來,指著艾倫腰間的長劍,兇狠地威脅起艾倫來。

「哦,想要這把長劍,你可以試試!」

艾倫陰沉著臉,右手已經伸到了長劍劍柄處,直視著族裡這名少有的精悍戰士。

「哈!」

刀疤臉熊地精眼見艾倫無視自己的要求,頓時惱羞成怒,也不管其他,當即便揮動著手裡的長矛,朝艾倫刺了過來。

在察覺到部落族人們覬覦的眼神時,艾倫就已經知道,今天的事情怕是不能善了了,也打定了主意要給首先跳出來的傢伙一個兇狠的教訓,這樣才能夠止住部落里其他族人們的貪念,保住自己的財富。

對方一有動作,艾倫便也不再有顧忌,腰間的長劍如同一道閃電劃過,直直托住了刀疤臉刺過來的長矛,強大力量差距下將刀疤臉的長矛當場揚開不說,還將鐵木槍柄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缺口。長劍往上揮舞,艾倫同時將左手握住右手,雙手齊齊用力帶動肩臂力量,對直往刀疤臉身上狠狠落下,凶厲的殺氣躍然艾倫那張頗顯青澀的臉頰。

刀疤臉甚至還沒有從自己力量不如艾倫的震驚醒悟過來,長矛也根本來不及回收過來架住艾倫的攻勢,直到長劍刀鋒距離自己頭頂不足5寸光景,這時他的臉龐已是驚慌絕望遍布,一張原本碧綠的面容此時格外精彩,卻是化作了青灰色,獃獃地等待著死亡到來。

艾倫本只是想要立威而已,並沒有想過直接要了刀疤臉的性命,眼見對方被嚇得沒有後續動作后,直劈而下的長劍歪向一側,但由於對力度掌控不能自如,臨時起意劈砍的長劍固然避過了刀疤臉的要害,可仍是在對方的左肩上砍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讓刀疤臉整個人痛得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呼。

任誰都沒想到,平時不顯山露水,行事規規矩矩的小熊地精,如今面對威脅,竟然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實力,頓時間讓部落營地里其他蠢蠢欲動的熊地精們嚇了一跳,想著若是自己第一個跳出來挑釁艾倫的話,現在倒在地上痛呼的便不是刀疤臉了。

眾人紛紛收回不善的眼神,重新望向艾倫時已是多了幾分忌憚,同時還有幾分尊重與佩服的情緒在其中,這便是荒野部落強者為尊的現實。

至於此時倒在地上痛呼不已的失敗者,大家卻是沒有人再去在意,或許還有人開始盤算著,接下來趁著對方受傷之後撈些好處跟利益。

「不知死活的東西!」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自部落中心區域的山洞中傳來,緊隨其後冒出來的是一個左眼空無一物,只剩一隻右眼的熊地精,身上披著一套連身皮甲,手裡拖著一把黝黑鋼斧,正是統治了綠野部落近20年的裂爪族長。

早在爭鬥剛剛出現端倪時,躲在山洞深處避暑的裂爪就察覺到了部落中的騷亂。當看到騷亂中心的目標,是部落里正式步入青年的艾倫,帶著一把不知道從哪裡獲得的長劍招搖時,裂爪並沒有第一時間出現在大眾面前,壓制這場爭鬥,反而推遲了集合行動的時間,想要看看艾倫這個部落的小傢伙如何面對老人們的威脅刁難。

已然貨了36年光景的裂爪,現在也面臨著跟鄰居豺狼人骨火部落族長蠻牙一樣的危機,他們的身體從此時開始慢慢走下坡路,面對荒野部落優勝劣汰的現實,裂爪也不得不仔細防範著部落里任何一個可能威脅到自己統治地位的戰士,尤其是那些新生代面孔,充滿了向上攀爬、改變現狀的野心,又可能有著種種不可思議的天賦。

裂爪也不敢保證哪天天上的神袛發昏,好運降臨在某個熊地精幸運兒身上,讓其成為某種天賦者,便擁有了足夠挑戰自己的實力。反倒是已經成年的熊地精,彼此知根知底,神袛也多半不會將幸運降臨到這種沒了前途的人身上,對自己的威脅更小。

往常艾倫的低調行事,讓裂爪完全忽略了這個偷奸耍滑的小傢伙,部落里沒有實力的熊地精,差不多都是這般模樣,卻不成想今日才讓裂爪發現艾倫低調的背後,隱藏著的強大實力,竟然能一擊便將族中精銳戰士給擊敗重傷。

「你們是想死嗎?部落里可不允許自相殘殺!」

凄厲的話語從裂爪口中吐露,而他的眼神卻一直死死地盯著艾倫,凶光如同蝕骨的吸血蟲一樣,不放過這個小傢伙的一舉一動。

「尊敬的族長大人,這件事情可不是我挑起來的,這個大家都可以作證,我也只是自保罷了。」

艾倫心中長嘆,然則臉上卻重新掛上親切的笑容,一臉無害的模樣解釋著。

「交出你手上的長劍,作為懲罰,否則你將面對族長我無邊的怒火!」

裂爪面對威脅,哪怕只是可能的威脅,可是絲毫不會手軟,當場拿出族長的架子,手指著艾倫手中長劍發出命令。

「不可能!」

艾倫當即毫不猶豫地回絕,面色漸漸陰沉下來。

「哼,來人啊,給我抓住這個挑釁族長的傢伙,最勇敢的戰士將獲得他手上的長劍。」

裂爪眼見艾倫不從命令,眼珠子骨碌一轉過後生出一計,對著周圍的族人大聲呼喊起來。

本被艾倫強勢殺機所打壓下去的慾望,再次浮現在眾熊地精們眼神中,艾倫餘光所見發現角落裡,已是有人開始勾結攛掇,悄悄摸到自己身後想要玩上一出偷襲計碼。

艾倫還是沒有想到,裂爪這個族長如此果決,當發現了威脅自己存在的危險后,便毫不猶豫地做出了應對,此時自己若是再不拿出對策來的話,恐怕下場不會比倒在地上苦苦哀吟的刀疤大山來得好多少。 「嗯,那她醒了嗎?」

李子孝看向姬若冰語氣中充滿了關心。

「醒是醒了,不過……」

「怎麼了?」

姬若冰吞吞吐吐的樣子令李子孝有些不舒服。

還沒等姬若冰做出回答劉偉先是來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激動的說道,「大姐大你回來啦!這段時間你無緣無故的消失害得我們大家好擔心啊!」

姬若冰被劉偉沒由來的激動弄得有些發懵,不知所措的看向了李子孝。

李子孝笑呵呵的拍了拍劉偉的肩膀,「放心好了,這次你的大姐大不會再玩失蹤了。」

雖然沒有明白劉偉和李子孝的對話但是姬若冰的心裏卻暖烘烘的,至少她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會為她而擔心。

短暫的相聚喜悅很快就被沉默衝散,整個屋子裏沒有任何聲音甚至是呼吸聲都聽不見。

壓抑的氣氛瀰漫在所有人身邊,正當大家都在為尋找話題開口而犯難的時候諸葛茜雪銀鈴般的聲音在卧室里響了起來,也因為她的說話使得客廳里的氣氛得以緩和。

「子孝,你的傷真的全都好了嗎?」諸葛茜雪從卧室的探出頭來問了一句。

「你看我現在像是有事情的樣子嗎?」李子孝雙手一攤,一副「你隨便查看」的模樣。

諸葛茜雪眼含笑意的來到李子孝面前,上下左右的查看了一番接着拍了拍胸口,「呼,凌月姐姐還真是厲害呢!對了,凌月姐姐怎麼沒來?」

「嗯?她沒有提前過來嗎?」

「沒有啊!」

「我記得她第一個從醫院裏出來的啊!」李子孝嘴上說的滿不在乎其實心裏明白,凌月那個丫頭在生悶氣,在醫院裏遇到了那種事情自己這個做主人的不但沒有出手反而還阻止了她的「母性泛濫」於情於理的她都有生氣的資本。

「算了,她可能是不知道這裏吧,先不用管她了帶我進去看看。」李子孝努努嘴那意思就是讓諸葛茜雪帶路。

諸葛茜雪見狀很乖巧的帶着李子孝來到她剛才走出來的那個卧室門前,「她的情緒有些不穩定,我和她解釋了半天都不能得到她的信任。」

「放心,有我在呢。」

「嗯。」

說完諸葛茜雪推開了門,瞬間一股奶香就衝進了李子孝的鼻孔,還算他定力夠好沒有被這奇妙的香氣弄的頭暈目眩饒是如此也有些心猿意馬,極力的剋制着內心的躁動輕輕問了句,「雪兒這個是不是你的房間?」

「你怎麼知道?」

「怪不得整個房間會充滿奶香……」李子孝在心裏嘀咕了一句搖搖頭,「猜的」說完大步流星地走了進去。

當整個房間展現在李子孝眼前的時候他竟然獃著了,他呆住的原因不是因為房間的佈局怎麼新穎可人,而是因為床上坐着的女人。

一綹靚麗的秀髮靜靜垂在身後可能是因為窗戶微微打開的原因,有那麼幾縷頭髮頑皮的在空中舞動。細細的柳葉眉包裹着一雙看似混濁卻流盼著嫵媚的眼睛,秀挺的瑤鼻因為呼吸而輕輕鼓動,玉腮微微泛紅但是難掩其病態的嬌容,略帶慘白的雙唇緊緊咬在一起似乎在做着什麼思想鬥爭。

雖然因為被子的原因看不見她的雙腿單從裸-露在空氣中的上半身不難猜出她擁有怎樣曼妙的身材,看見她有些微微發抖李子孝皺了一下眉頭,「她是不是冷?」

「不應該冷吧?」諸葛茜雪也不敢妄加斷言。

「這是哪裏?你們是誰?為什麼我會在這裏?」女人的聲音很柔並且帶着一絲驚恐。

李子孝的眉頭還沒來得及舒展開來就又擰在了一起,「你是怎麼和她溝通的?怎麼到現在她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呢?」

「我……」諸葛茜雪有些委屈地搓著裙擺,「我和她解釋了半天但是她不聽,她身上的裙子還是我費了好久的口舌才讓她穿上的。」

李子孝知道自己不該這樣對諸葛茜雪,畢竟她是大家閨秀能有現在的表現已經實屬不易了。

「雪兒,對不起我不應該用這樣的語氣對你說話。」

「沒關係,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諸葛茜雪倒是意外的通情達理,她用手捅了捅李子孝小聲的說道,「現在該是你出場的時候了。」

李子孝會意的點點頭,隨後走到女人身前,「我叫李子孝。」

「這是什麼地方?」女人很警惕的看着面前這個長相帥氣的男生。

李子孝沒有因為女人不禮貌的問話而生氣,笑呵呵的走到窗戶前眺望遠方,「硬要解釋的話那需要很長的時間,這麼和你說吧,如果沒有她……」李子孝轉過身指著站在門口的姬若冰繼續說道,「那麼你現在在的地方不會是這裏而是醫院的太平間。」

很簡短的話但是卻令整個卧室里的人感到呼吸困難,尤其是坐在床上的女人,她的臉色本就不好看現在更是慘白一片。

許久女人似乎是平復了心情輕輕呼出一口氣后柔和緩慢的聲音再次響起,「我叫楊莎妮。」

「楊傻妮?」確實夠傻的,竟然會選擇那樣一個人做老公。

「子孝你別裝傻充愣好不好!」諸葛茜雪沒好氣白了李子孝一眼。

「呵呵呵……我只是隨口一說不用在意,那個,多餘的話我也不想說了,你把這個聽一遍就知道了。」

說着李子孝掏出手機找到了語音播放功能,他並沒有立馬點擊播放而是把手機遞給了楊莎妮。

「雪兒,茹夢還有若冰咱們都出去吧。」

「沒關係,你們不用出去。」說完楊莎妮打開了錄音……

錄音一共有二十多分鐘,但是它播放到一半的時候卧室只剩下李子孝和楊莎妮兩個人。

李子孝只是靜靜的站在窗前看着遠方,他知道現在楊莎妮的心情一定非常複雜甚至可以說非常痛苦。

「怎麼不聽了?」李子孝發現楊莎妮關掉了錄音故意問了句。

「已經沒有必要聽下去了,我在他們眼裏就只是一個生孩子的機器罷了我……」淚水順着楊莎妮的臉頰一直落到被子上。

李子孝最見不得女人哭哭啼啼的樣子但是他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

「其實我也是碰巧罷了,說來也好笑凌月竟然因為我沒有出手幫助你而生氣。」

「凌月是誰?」

「是我!」

。 正得意著,彩霞突然覺得手中玉鐲被什麼東西狠狠一勾。

玉鐲脫手而出,「啪」的掉在地上,四分五裂。

彩霞立刻「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小姐饒命,奴婢不是故意的!」

南宮玥看了看正忙着收拾的綠萼,確定她沒看見這邊的事,乖巧的蹲在她眼前,小聲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彩霞驚喜的一笑,正要叩頭感謝南宮玥,卻見那小姑娘勾了勾唇角,道:「因為是我拽的手鐲……」

她故意的……為,為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