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卡洛琳自從見到了維爾斯之後,那臉上的紅暈便不曾退去!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其實我吃飯的時候很喜歡用勺子的。而且你用的那個勺子,其實我也用過,知道為什麼那麼乾淨嗎?因為我仔細的舔了幾口。」

「叮噹!」卡洛琳的眼睛紅紅的,「你,你欺負我!」

說完話她扭過身子,捂著眼睛嗚嗚的哭泣著跑了!

維爾斯傻掉了,「我不過開了一個玩笑而已,其實那個勺子女我確實沒用!汗!這小妞!」

「維爾斯,你這個傢伙是不是又在欺負卡洛琳?」

這個聲音從背後傳來,中氣充沛,洪亮無比。這個聲音給維爾斯留下的印象很深,不用回頭,他就知道一定是希爾來了。

話說這兩個人從一見面就開始互相瞧著不順眼,到現在時也是這樣。希爾一直就覺得維爾斯對止洛琳用心不純,可是維爾斯更覺得這個傢伙,卡洛琳不喜歡他。他又嫉妒別人與卡洛琳交好,於是打擊所有與卡洛琳親近的人。

奇怪的是這次希爾倒也還算和氣,他來到維爾斯的面前,語氣很誠懇:「維爾斯,我知道你有很多女人。如果卡洛琳最後喜歡上你的話,那麼我什麼話也不會說。但是如果她討厭你的話,你還騷擾他,那麼我就不會放過你的!」

如果這也算是客氣的話!

維爾斯眨了眨眼睛,無辜的看著希爾:「我和卡洛琳是朋友,與你一樣,我也很喜歡她。不!應該說是我愛她才對。我肯定是不會欺負她的,如果有別人欺負她,我可能會跟那個人拚命的!與你不同的是,我根本就沒有跟她說過我喜歡她。我想至少也得跟你一樣,有一次表白的機會吧!」

希爾愕然,想了想,維爾斯說得也不是全無道理。他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維爾斯說道:「維爾斯,其實我一直對你很感興趣。在亞迪斯學院也也算有名,因為你與卡洛琳能說得上幾句話,與維多利亞也算認識。嗯……」

希爾皺著眉頭,他不知道接下來再說下去會不會顯得很沒有禮貌,畢竟別人說維爾斯的那些詞語都不是很客氣。對維爾斯的評論更是貶義詞遠遠多過了煲義詞。

「你說吧!」維爾斯露出了一個還算平和的微笑。

希爾釋然了,「大家都說是一個好色不要命的人,你與柏麗的關係也算不錯的!柏麗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你知道嗎?」

「柏麗是什麼樣的人我自然知道,可是我現在不想放棄她。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她自然有她自己的苦楚,我被大家稱為好色不要命的人,自然也有我的原因!」

「哈哈!」希爾笑得其是歡暢,他的聲音實在在哄亮得很,這食堂的大廳又很空曠。在整個大廳迴響,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在看著希爾,不過希爾對這種異樣的眼神也不算很在乎。

笑畢希爾眼中精光一閃,正視著維爾斯:「其實你在亞迪斯學院的名聲也好,什麼東西也好。我都沒有你魔法水平的迅息,你在亞迪斯學院很少使用你的魔法。原因我自然不想問,不過我想知道你憑什麼能保護卡洛琳,所以……我想和你比試一下。」

希爾的身高比維爾斯高了很多,他居高臨下帶著挑釁與嘲弄的眼神看著維爾斯,那意思就是:你敢不敢?

開玩笑!要是比別的維爾斯自然不怕,比打架從小到大他就從來不怕過誰。與武技和魔法是一樣的,其實打架也有天賦的。維爾斯以前做混混的時候,會打倒比自己更強壯的人。不是因為他的力量大,不是因為他的反應快。就是因為天賦,在勝負一線的時候,他往往就會那種常人無欠缺的靈覺。這種天賦在魔法與武技上也可以體現,維爾斯休煉魔法到現在,遇到的人通常都是比自己厲害的。不過一個一個的都被他用各種方法給弄得很慘。

「我正好也想看看希爾的武技到底是不是像大家說得那麼恐怖!大家好像說你是八級的武者吧!我現在的實力大概是四級魔法師的樣子,我們正好可以試試!」維爾斯說得即沒有很大的火氣,也沒有什麼不屑的感覺,就好像說著吃飯睡覺一樣平常的事情。

說到比試,希爾的眼中充滿了血絲,竟然有很強烈的興奮的感覺。他的手用力握住了自己的劍柄,那隻劍似乎不堪重壓,被握得格格做響!

亞迪斯的比武場與食堂隔得並不是太遠,維爾斯倒是從來沒有來到這裡,不過希爾都是輕車熟路了。剛到這裡一年級的時候,就有好多高年級的學員被他狠狠的修理過。就在不久之前,也有幾名纏著卡洛琳的學員被他打得**。

希爾就好像天生是為打架而生的,與維爾斯一樣他往往也能憑藉著那瞬間的機變,戰勝比自己強大得多的對手。這同樣也是天賦。

武館高大的穹頂上拱,距離地下很高的距離。應該是為了防備有學員的魔法或者鬥氣損壞屋頂。維爾斯想起了第一次來亞迪斯時的角斗場,中間的擂台低低的陷了下去。四面的座位高得多,呈階梯狀的越往後面越高,這樣可以讓坐在後排的人也可以看得清楚。

三三兩兩的學員在比試著,其中竟然也高級魔法師或者高階武者的身影。亞迪斯學院看來確實是藏龍卧虎,希爾來到這裡以後,立刻就有幾名學員圍了上來。

「希爾大哥你來了!」幾個衣著華麗的貴族子弟向希爾打著招呼,而那些平民學員對希爾也是十分的熱情。希爾的人緣確實不錯。

希爾只是淡淡的點頭,一名學員為他拿來了一件寬鬆的武士袍,一把木劍。希爾換上衣服拿著劍沖著維爾斯揚了揚手,「維爾斯,我們就開始吧!」

「好吧!」維爾斯點了點頭,希爾的朋友幫他找來了一件衣服。維爾斯拿出了佐努留給他的魔杖,這根光禿禿的魔杖上面一點魔法的加持也沒有。就算是家境貧寒的學員們至少也有幾個裝飾品的,而這極魔杖別說是裝飾了,連個小小的花紋也沒有。

維爾斯站在了希爾的對面,閉上雙眼,感受著這裡的魔杖元素的波動。這裡有著最穩固的土系魔法陣,可以保護學員在激斗時不會有力量散出去。 希爾把木質的寶劍握在手中,這個人似乎天生就應該是一名優秀的武者。本來他的相貌雖然算是清秀,但是也不如何出眾。可是現在一劍在手,雖然那只是一把木劍,希爾卻緊緊盯在劍鋒上。專註的樣子讓他的氣質顯得特別出眾而瀟洒。

維爾斯立刻就感覺到微風襲來,這封閉的武場本來是不應該有風的。那是來自於希爾的氣質,一種平和不鋒芒,但是卻壓倒一切的力量。

雖然是微風撲面,但是維爾斯立刻就感覺呼吸困難,他想起了在龍多諾波利斯山上遇到的風系巨龍的感覺。那巨龍的呼吸就是這個樣子,只不過希爾的氣勢更加的深沉一些。

「難道這個傢伙氣勢內斂,竟然已經達到了聖級?」這種感覺倒好像是小時候見到布萊茲的感覺,當一名達到聖階的武者,他們的氣息內收。會讓人有一種空寂的幻覺,這並不是不如大劍士了,反而是氣息的收自如,是境界的提升!

「維爾斯,你放心,我們這次真的只是一般的比試。我會留手的!」

維爾斯在希爾的壓迫下,顯得十分的艱難。雖然他不想在氣質上有所氣餒,但是其實還是在這上面輸了個落花流水。

但是他的嘴上是不會落於下風的,撇了撇嘴,他不屑的說:「我當然相信你會留手,畢竟幹掉我了的話。卡洛琳也會很傷心。你只不過想讓我輸得難看一些,丟些面子,卡洛琳知道以後也好對我更加的看不起!不過你有沒有想到自己會輸呢?」

希爾張了張嘴,明顯顯得有些驚謊,說實話輸這個字他還沒考慮過。維爾斯的魔法實力實不深知,但是想來想去,也就是中級魔法師而已,不會更高的了。

更是更讓他愕然的是,維爾斯所說的竟然與他所想的絲毫不差。他確實是想讓維爾斯在這裡大大的栽一個跟頭,出一出醜。卡洛琳在心底會更加對維爾斯看不起,畢竟沒有哪個女孩會跟一個出了大丑的人在一起。

維爾斯說完這句話后,明顯感覺到那壓迫感鬆懈了一下。他明顯的鬆了一口氣,大劍士與聖級根本就是境界的差距,如果對方是聖級的話,那麼就不用打了。直接認輸了事,還能少丟些人。希爾明顯不能達到聖級的收自如,他應該只是在境界上接近了聖階,可是實力仍然只是大劍士的水平。

維爾斯高舉著魔杖,用魔杖的頂端指著希爾:「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你不用加持防禦魔法嗎?」希爾詫異的問,通常武者與魔法師比試的話,魔法師都是開始便不停在自己身上加防禦魔法。因為魔法師的身體孱弱,他們只怕加得不夠。

維爾斯冷笑著:「我加再多的防禦魔法有用嗎?只怕你的鬥氣一個照面便破了。既然無用,也就索性不加了,留些力氣打倒你吧!」

「你倒是不怕死!」

希爾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舉起了木劍,圍觀的有十幾名學員,就有人驚呼:「希爾又要出手了,每次出手都是厲害無比啊!這次不知道這個小子會被打成什麼樣子!」

希爾大吼一聲,一步落在地上,維爾斯只覺得地面傳來巨大的震動,一時間都有些立足不穩。希爾被稱為亞迪斯學院最優秀的年輕劍士,果然厲害!

維爾斯精神力想要去試探希爾的虛實,只是接近了后都被鬥氣給激了回來。他便不敢再用,生怕被希爾深厚的鬥氣給傷到。

希爾捏著寶劍盯著了維爾斯,一步一步的上前。兩個人的差距實在太大,維爾斯只覺得被一隻利劍的鋒芒給刺到了一樣。身上一陣冷,雞皮疙瘩一顆一顆的凸起,冷汗順著面頰一顆一顆的滳落。

希爾給他的壓力實在太大了,如果不是怕丟人,現在維爾斯乾脆就已經認輸了。

「啊……」

希爾厲喝一聲,維爾斯宛如感覺一個炸雷在自己耳邊爆裂開來,身子一顫。

呼的一聲,希爾的木劍劃出一道絢麗多姿的銀色弧線,直奔維爾斯的胸口而來。

維爾斯早就準備好了,在希爾作勢欲攻的時候,他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加術的口訣。希爾的劍尖快要刺到自己面前的時候,維爾斯的身上青光繚繞,身影變得模糊起來。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就已經離開了原地!

不過希爾的木劍破開的空氣洶湧,維爾斯的後背被這股疾風衝到。那力量似乎就已經貫穿了他的前胸後背,他眼前一黑,幸好沒有什麼問題。當然!狡猾的維爾斯把兩片龍鱗,前面一片護住胸口,後面一片護住了后心。

那支脆弱的木劍在希爾的鬥氣貫通后,已經變得如真正的鋼鐵一樣!

維爾斯在閃躲開后,隨手就拋出了兩團小小的火球,當然!這小小的火球肯定是不能把希爾如何的!最多稍微阻擋一下!希爾左一劍左一劍,那紅色的火球被他劈得火光四濺!

希爾冷笑一聲,大踏步的沖向維爾斯。

維爾斯身上加持了加術,雖然比不上維多利亞那樣鬼魅一樣的度,但是要比希爾快得多了。他腳步一晃,撒腿就跑,一面跑一面還在回頭看希爾追上來了沒有!

那鬼鬼崇崇的模樣讓希爾一陣惱火,不過暫時他還真拿維爾斯沒有辦法。

「你就打算一直的跑嗎?」希爾哈哈大笑:「你反應倒是快得很啊!真正一個正宗的魔法師啊!」

希爾特意地把正宗兩字加重了一下,意示諷刺維爾斯的逃跑行為!

武者一直瞧不起魔法師的遠程攻擊,他們認為:男人嘛!真刀真槍的橫劈豎刺,這樣面對面的打鬥才爽快!而魔法師遇到武者都是儘力的拉開與對方的距離,他們通常都會被諷刺為女人。

武者們有一句話經常會掛在嘴邊:「是一個男人就去做騎士,如果是一個嬌滴滴的大小姐的話……那麼!魔法師是你的最好選擇!

「不管我怎麼樣,你能追得上我嗎?」

維爾斯只覺得風聲從耳旁呼呼的吹過,這度著實不慢了。在做混混時練就的逃跑功夫還真的是管用,每當希爾一劍劈過去時,維爾斯的方向都會改變一下。他詭異的路線讓希爾幾下式大力沉的擊刺都落在了空處。

八級劍士的攻擊力實在是非同凡響,維爾斯有幾下跑得稍微的慢了些,被劍風的側面帶過。手臂都在火辣辣的疼,維爾斯現在的做法其實有些效仿當日維多利亞對付獸人的方法。不過自己與維多利亞的度不可同日而語,而希爾的實力又遠遠過了那個被維多利亞砍了腦袋的獸人。

所以維爾斯的戰術還是沒有問題的,只是狼狽了些!

只是讓維爾斯獃滯的是,希爾奔跑起來的度一點兒也不慢。而且還很靈活,希爾的鬥氣運轉開來,身上出哧哧的聲音。維爾斯明白,這樣下去落敗只是時間的問題,可是一時之間也苦無良策。

希爾的劍網越擴越大,維爾斯能逃跑的地方與就越來越小,有好幾次都是他仗著身手還算靈活從劍光的縫隙處鑽了過去。只是這樣下去終究不是辦法,希爾的鬥氣越來越耀眼,他眼現興奮之色,一劍揮去便大喝一聲,以助威勢。

這一次維爾斯逃得終究慢了些,希爾大喝一聲:「我看你這下還往哪裡逃!」一劍擊了出去,他本來確實不想傷到維爾斯的,只是想讓維爾斯出一個小小的丑。不過維爾斯邊打邊逃,到後來根本就不打了,就是一個勁的逃,希爾只覺得這仗打得有些憋氣,如果維爾斯敢回過頭,可能一個照面就被自己打趴下了。

「啊!你們不要打了!」

希爾身子一顫,只見卡洛琳小手攥著自己的衣襟,眼中滿中焦急之色。

維爾斯在叫倒霉,偏偏可能輸給希爾的時候,卡洛琳來了。這下人可丟大了!

希爾這才想起不能傷到維爾斯,手下緩了一緩!一直以來,維爾斯都是拚命的跑,只求自己能拉開與希爾的距離,只是這武場的面積也就那麼大。如果是在曠野上維爾斯可能就會把這場戰鬥演化成一聲長跑比賽。不過現在的地方是不可能的了。

這次維爾斯他沒有往遠處跑,希爾的劍一下遞出。眼看著就要刺中維爾斯後背,維爾斯卻迅的彎下腰來,有龍鱗在背後,那鬥氣劃過後背痛苦的感覺還是讓維爾斯險些咬了自己的舌頭。

維爾斯抽身回退,已經欺近了希爾的懷中,希爾的長劍已經刺出,現在已經來不及回撤了。不得不說希爾還是有些大意的,雖然也不能怪他。從來沒有哪個魔法師敢與武者近身的。

維爾斯覺得後背撞到了希爾的胸口,他轉身用力,一肘向後方揮出。希爾大吃一驚之下,竟然被維爾斯狠狠的一肘擊在臉上。

這招如果對方是個級數低些的武者,說不定就已經牙齒擊落了。可是維爾斯覺得手肘一痛,雖然擊在希爾的臉上但是並沒有給希爾什麼打擊。希爾只是牙一酸,腮部被磕出了血。

他把木劍拋下,已經抓住了維爾斯的衣服,一隻手把維爾斯高高舉了起來 希爾已經把維爾斯高高舉在了頭頂,接下來就是要狠狠的摔下去了。

卡洛琳已經跑了過來,見到此情此景大聲驚呼道:「希爾哥哥,不要傷他!」

希爾只覺得手中一輕,維爾斯在他的頭頂上翻了一個身。已經把被希爾抓住的衣服脫了下來,維爾斯下落的過程中一腳橫掃過去。希爾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勝利,大意之下被維爾斯一腳踢在臉上。

希爾大怒,這一腳雖然只是讓他的臉一痛,並沒有受到什麼傷。但是本來以為必贏的他竟然讓維爾斯給陰了,於是他打算不再留手,一拳狠狠的搗出。

維爾斯不等落地就已經施展風系魔法將自己送得向後飛去,趁希爾大意的時候偷襲一下可以。但是如果希爾有了準備再近身的話可就自尋死路了。

希爾還要再上,卡洛琳已經沖了過去,把維爾斯護在了身後。

面色悲苦的希爾只覺得萬念俱灰,他嘴唇一顫,伸出右手食指指著驚魂未定的維爾斯。澀聲問道:「卡洛琳,難道你是喜歡這個小子?」

卡洛琳俏生生的擋在維爾斯的面前,說實話維爾斯的身子雖然不如希爾強壯,但是也可以輕鬆裝得下她。但是她就是不讓步。聽見希爾如此問話,她俏臉飛紅,搖手爭辯道:「不是的,希爾哥哥。維爾斯現在還不能死,我……我是有理由的!」

希爾本來再有幾個回合,就可以把維爾斯放倒了。本來想讓維爾斯大丟面子,沒有想到丟面子的最終卻是自己。如果卡洛琳不讓開的話,這個面子就找不回來了。

「卡洛琳,你讓開。我不會傷到他,只是這場比武我卻非贏不可!」希爾看卡洛琳漲得通紅的臉蛋,那丟了的面子還不算,現在只想把維爾斯好好的教訓一頓,方泄心頭之恨。

現在淪落到被女人保護的維爾斯,而且是被一個如此嬌弱的女人保護。臉皮奇厚,堪比龍鱗的維爾斯非但不覺得丟人,反倒覺得很溫暖。畢竟被卡洛琳保護的機會可不多。

他從後邊拉住卡洛琳的小手,不顧卡洛琳的窘態,可憐兮兮的說:「卡洛琳,謝謝你,希爾可是要殺我的。你對我太好了!」

說著他就要從後面摟住卡洛琳,可是沒等她碰到卡洛琳,身體就感覺到一股強硬無比的力量。維爾斯急忙縮手,如果不是他的反應夠快,可能已經被狠狠的摔了出去。

希爾輕輕的道:「卡洛琳,你讓開吧!」

「希爾哥哥!」卡洛琳不但沒有讓開,反而上前一步,細嫩的小手伸出。一隻水藍色的魔杖在她手中幻化而出,維爾斯倒是見過這根魔杖。卡洛琳的魔杖很小巧,頂端有一枚小小的水蘭鑽。溫和的水系魔法元素元素在卡洛琳的身邊波動著,她的柔順的黑向後飄起。

「希爾哥哥,你對我的照顧我都記得。可是維爾斯這個人,雖然有些……有些讓人感覺到討厭。但是我今天是不會允許你傷害他的。如果你非想要傷他的話,那麼!你就打敗了我吧!」

卡洛琳的聲音柔弱,只是語氣斬釘截鐵,沒有半分的遲疑。顯然她今天已經下定了決心,就算與希爾翻臉,也不會讓希爾傷害維爾斯的。

「卡洛琳,你如果真的喜歡他,我是不會幹涉的!」希爾痴迷的看著卡洛琳的臉龐,本來勃的鬥氣變得衰弱了下去。

卡洛琳見希爾沒有動手的意思,便已經放下了手中的魔杖:「希爾哥哥,我不是因為喜歡維爾斯。我只是覺得你們這麼的,這麼的爭吵是很不好的!」

希爾在黑夜中彷彿看到了一盞指路的明燈,「你不是因為喜歡他才攔著我嗎?」

卡洛琳輕輕的點了點頭,「希爾哥哥,你應該知道我是不會撒謊的,只是因為有人告訴我如果你們動手的話。維爾斯會受很嚴重的傷,這樣的話,我就……我就……」卡洛琳微皺著眉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不過應該不是傷心吧!

現在希爾只覺得很幸福,卡洛琳的話雖然沒有完全打消了他的疑惑。但是至少還讓他的心裡好受一些,可是維爾斯現在可就黯然了下來,他覺得嘴裡苦,暗忖道:「原來卡洛琳也不是因為喜歡我,可是她究竟喜歡誰呢?到現在為止,也沒有現她對哪個男性學員有喜歡的感覺。那麼……她的感情到底是怎麼樣的?」

「好了希爾!」維爾斯沒有再躲到卡洛琳的身後,而是走到了希爾的面前:「我索性承認了吧!我是打不過你的,如果不是我一個勁的逃,早就被你打趴下了。而且就算我一直逃下去,你也會贏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