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真的?」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穿著白大褂,剛才貴賓病房出來,一臉鬱悶的師雅忍不住問了一句。

「師醫生好。」

護士小妹妹甜甜的招呼了一聲后,才說:「就是神奇魔術治病的事情。」

「神奇魔術治病?」

師雅的興趣一下子提了起來,僥有興緻的問:「說說,具體是怎麼回事。」

護士小妹妹說:「剛才,有位姓顧的先生到重症監護室探望病人,說要給我變個魔術,還要閉眼睛。」

「然後呢?」

「然後我閉了,等我睜開眼的時候,躺在病床上的病人醒了,不止醒了,還能開口說話,說他感覺前所未有的好,重獲新生。」

「這麼神奇?」師雅瞪大眼珠說。

護士小妹妹一臉認真的說:「師醫生,你得信我,真的這麼神奇,不信你可以跟我去重症監護室看一下。」

「嗯,我跟你去。」

師雅跟著護士小妹妹過去。

路上,她打聽道:「那位先生姓顧,知道他的全名嗎?」

問這個問題的時候,她腦海中下意識的閃過一個男人英俊的面龐。

他姓顧。

是一位神奇的男人,也是一位如謎一般的男人,她不止一次夢到那個男人。

當然,不是跟她纏綿,而是打聽他身上的秘密,想知道,同樣都是九年義務教育,他為何如此優秀。

可惜,至從上一次見面以後,他再也沒有在醫院出現過,要不是在報道上看到過他,她都以為他死了。

護士小妹妹不知道這些,見師雅問,如實說:「他的全名叫顧銘。」

「顧銘?是他!!」

師雅瞬間激動了,不淡定的跑了起來,她迫不及待想跟顧銘進行第三次見面。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顧銘總不好意思再拒絕她了吧!怎麼的也要加個微信,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想見顧銘一面,純粹靠運氣碰。

當然,加微信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她會……

然而,她失望了,她到來的時候,重症監護室已經人去樓空。

師雅:「……」

她幽怨的想,她就這麼的沒有吸引力,連見一面的機會都不給她?

顧銘:「……」

MMP,他不知道啊!要是他知道醫院有這麼一位漂亮的可人兒期待與他重逢,他指定多逗留一會,來一場美麗的邂逅,說不定可以在醫院……

這是他做夢都想的事,可惜,崔婷婷不答應,不給機會,他只能另尋機會。

師雅,貌似是不錯的選擇。

只是,他現在還沒有發現罷了。

會錯過嗎?

佳人一直在那裡等著,豈會錯過,不久,他們就會再次見面的。

麗人珠寶雕刻車間。

顧銘欣賞著時澤只差最後一步的翡翠龍。

很逼真,異常精緻。

長達七寸的翡翠龍,盤旋在玉柱之上,做騰空之勢。

大師技藝,一覽無遺,唯一遺憾的就是這條翡翠龍只具其形,不具其意,更沒有龍的高傲,還不如百獸之王,老虎。

這跟沒有眼睛有著很大關係。

瞎子嘛,乃怕是條龍,也不值得讓人刮目相看。

「時師傅,可以點睛了嗎?」顧銘問,這是他和胡敏大晚上不回家,送時澤到這裡來的目的。

同時,也是時澤急著出院的目的。

身體康復后的時澤,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回去完成他那件未完成的作品。

這是他的心血之作,沒有完成,他死不瞑目。

一路上,時澤都顯得很著急。

但是,當來到這裡后,他反而不著急了,不僅不著急,反而產生了一絲怯意。

他怕!

怕最後這兩刀下去沒有達到他理想中的效果,怕他嘔心瀝血的作品被他最後這兩刀給毀了。

看到這一幕,顧銘和胡敏明白,這是時澤證道宗師最後的障礙。

成功,對時澤來講是一場洗禮,技藝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失敗,對時澤來講,無疑是一場災難,會摧毀他的自信,讓他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說白了,證道宗師就是一個建立自信的過程,發自內心的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認可自己。

這對於靠手藝來吃飯的人尤為關鍵,畢竟有時候關鍵一刀錯,一個作品就毀了。

顯然,此刻就屬於這種情況。

咋整?

胡敏把目光投向顧銘,要顧銘想辦法。

顧銘眉頭一皺。

他不懂雕刻,代刀無從談起,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給時澤信心。

「時師傅……」

顧銘喊了一聲,把時澤從彷徨的狀態拉出。

時澤疑惑的看著他。

他同樣看著時澤,只是他不是疑惑,而是認真。

顧銘用認真的語氣說:「時師傅,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今天你重獲新生,正是一鼓作氣證道宗師的時候,你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顧銘用蠱惑的語氣說:「下刀吧!完成你人生最得意、也是你最滿意的一件作品。」

胡敏附言道:「是啊!時師傅,顧銘說的有道理,現在正是你一鼓作氣證道宗師的最佳時機,猶豫,反而會適得其反。」

胡敏鼓勵道:「時師傅,按照你以前的思路下刀吧!你要相信,你嘔心瀝血雕刻思考出來的方案,不會令你失望,會讓你實現你的理想,讓你成為人人敬仰的宗師。」 鼓勵的話說完,顧銘和胡敏又用鼓勵的眼神看著時澤,給時澤勇氣和力量。

結果令他們很失望。

時澤沒動。

聽了他們一番鼓勵的話以後,時澤又進入失神的狀態中。

「這是一點用都沒有?」胡敏和顧銘不由得升起一股挫敗感。

這時,時澤突然說:「顧先生,要不你來點睛?」

「我來點睛?」

顧銘目瞪口呆道:「時師傅,你這是跟我開玩笑呢?我怎麼點?我不會點啊!!」

胡敏也是苦笑連連。

心想,時澤不會一倒就爬不起來了吧!否則怎麼可能說出這樣的瘋話出來。

時澤深吸一口氣道:「我沒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為什麼?」顧銘問。

時澤說:「因為你是我的貴人,是你把我從死亡邊緣拉回來的。」

「這跟點睛有關係嗎?」顧銘納悶道。

「有!!」 渣攻你這是喜脈啊 時澤肯定說。

「什麼關係?」顧銘好奇問。

時澤賣關子道:「顧先生,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吐血暈倒嗎?」

「不是雕刻太耗心神所致?」

「不是雕刻太耗心神,而是點睛,最後這兩刀,無論我怎麼琢磨,都覺得不行,都達不到最佳的狀態。」

顧銘苦笑說:「你都不行,那我更加不行了。」

「不,你行。」

顧銘:「……」

作為男人,他不想說自己不行,可是,有些事情,不行就是不行,逞強只會害人害己。

「我真不行,我會毀了這條翡翠龍的。」 https://ptt9.com/115177/ 顧銘說。

「不會!!」

時澤說:「顧先生,我相信你,也只有你,才有資格給我的翡翠玉龍點睛。」

「就因為我剛才救了你?」顧銘說。

時澤搖頭說:「不僅因為你剛才救了我,還因為這塊龍石種是你親手解出來的。」

「沒有你,就沒有這條翡翠龍,能夠賦予它生命的人,只有你,別人都沒有資格賦予它生命。」

「好像有點道理。」

顧銘想了一下,問:「那要是我點得太爛,沒有賦予它生命怎麼辦?」

「不會!!」

時澤自通道:「我相信顧先生可以賦予它生命,就如同顧先生在頑石中發現它,賦予它新生一樣。」

「新生?」

顧銘眉頭皺成「川」字,時澤這句話,給了他不少啟發,他突然覺得,他可以辦到。

試試?

他覺得可以一試。

他坐到工作台前。

「顧銘,你不會真點吧?」胡敏無語的說。

「為什麼不點?」

顧銘說:「敏姐,你沒聽時師傅說嘛,這事非我不可。」

胡敏白眼。

剛才,她們那麼給時澤打氣,時澤都無動於衷,可想而知最後的點睛有多難。

顧銘到好,時澤說兩句,他就信了,以為他是點睛的不二人選。

這可能嗎?

她覺得一點都不可能,顧銘點睛的後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毀了這件佳作。

胡敏沒好氣說:「說你胖你還喘上了,你什麼貨色你心裡沒點B數嗎?少在那裡逞能,把事情搞砸了,我跟你沒玩。」

宗師級作品很關鍵,這可以成為麗人珠寶的鎮店之寶。

同時,時澤證道宗師也很關鍵,以前就說過,麗人珠寶需要宗師級別的雕刻大師坐鎮,否則有高檔翡翠也沒有用。

顧銘點睛,乃怕最後成功了,也不能讓時澤證道宗師,更別說不可能成功。

所以,她覺得,點睛這個事情,必須時澤親自操刀,乃怕最後失敗,她也認,堅決不允許顧銘胡來。

顧銘無語,胡敏這是冤枉他了啊。

他是胡來嗎?

他不是胡來,而是他剛才想到了關鍵點。

看上去他點睛乃怕成功也跟時澤無關,但事實不是,關係大了。

這跟氣運有關。

簡單點說,就是身俱大氣運的人可以影響周圍人,通俗來講,就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此時,無疑就是這種情況,他可以用他身上的大氣運影響時澤,讓時澤邁出最後那一小步,實現蛻變。

解釋得通?

氣運之說,虛無縹緲,別說他一個凡人,就是神人也堪不透氣運的玄妙,只能歸納總結,順勢而為。

他無法給胡敏解釋,只能說:「敏姐,你要相信我,相信我不僅能點睛成功,還能幫助時師傅證道宗師。」

「呵呵!!」

胡敏一臉的不信。

無奈,顧銘說:「敏姐,要不我們打個賭?」

「打賭?」

胡敏瞬間警惕起來。

她跟顧銘打賭,從來沒有贏過,被顧銘欺負到沒邊,可不敢在輕易跟顧銘打賭。

可是,今天這個賭她想打,因為她覺得,她沒有輸的理由。

「賭什麼?是賭你能不能點睛成功,時師傅能不能證道

宗師嗎?」胡敏問。

「是!!」顧銘點頭。

「穩了!!」

胡敏覺得贏定了,又問:「賭注是什麼?」

顧銘說:「你贏了,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

「那你贏了呢?」胡敏問。

顧銘壞笑說:「我贏了,我想今晚在你家看到藍姐,我們一起……嘻嘻。」

後面的話顧銘沒有講,但是胡敏懂,是她們一起嗨皮,顧銘想雙~飛的節奏。

「不知足。」胡敏說。

「答應嗎?」顧銘期待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