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很舒服,奧森艾瑪你別碰哪裡,癢啊,我哪地方沒受傷啊。」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施恩感受到了一隻柔滑的巧手按在了自己的屁股上,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覺油然升起。

真夠要命啊,他現在已經有了舒小小了,吳莉那邊又因為他而失去了一隻手臂,又和女『外魔人』奧森艾瑪和女扮男裝的十三公主發生了一些曖昧不明的事情。

不過這些都不是問題,現在最重要的還是眼前的這件麻煩事情。

因為他感覺到自己被人翻過了身子,現在他真的是什麼地方都讓人看精光了。

尤其是他與這女『外魔人』奧森艾瑪一陣對視,他發現這對方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的,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略帶三分羞澀卻又飽含萬分熱情的看著自己下半身的時候,施恩就有種想要自殺的衝動。

這眼神,簡直就是想要把自己給吃進肚子里一樣。

唉,這就是老王八所說的桃花劫吧。

就連老王八當年也是被這桃花劫給傷的是遍體鱗傷,心力交瘁啊。

想想那老王八在提起這些事情的時候,那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憂鬱神情,想想就覺得毛骨悚然。

「花心大蘿蔔。」站在門外的林若若很不客氣的打斷了施恩的回想。

「你們都誤會啦,我不是,唉算了,我不說了,當做我求求你們了,幫我找件褲子穿上可以不?到時候你們想怎麼折騰都隨便,身子在這樣給你們看下去,我以後還怎麼嫁人吶。」

施恩害羞的像個小媳婦一樣,兩眼淚汪汪的請求這兩個女魔頭給他來條褲子遮羞。

誰知道這一急就說錯話了。

「嫁人?」二女異口同聲到。

「誒不對,是娶媳婦。」施恩察覺到了錯話,立即改了口。

他一大男人的,怎麼就嫁人了,又不是人家大姑娘的。

「那簡單吶,你放心,我會負責的。」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笑嘻嘻的就給應了下來,還將『魔手』更加深入到施恩的敏感之處。

「別啊,癢啊,救命啊,非禮無知少男啊。」

『濟世堂』頓時傳出了一陣陣的悲戚的慘叫聲。

整條街道的居民都聽到了他的呼救,好幾個雇傭武者都羨慕嫉妒恨的往地上啐了一口,暗道這種好事怎麼就沒發生在自己身上。

而張小哥在聽到了這聲響后,卻是輕聲一笑,道:「這人終於回來了,也好,這裡的麻煩也該輪到他來解決了。」

「誰啊?小哥,還是第一次看到你這麼對一個人感興趣。」在他身邊的,正是那位商業帝國女王,女『外魔人』麗嘉斯美。

張小哥處理完老王家的麻煩事情后,就被女『外魔人』麗嘉斯美派出來的保鏢給找著了,二話不說就回去將此事報告給了自己的主人聽。

早就等得急不可耐的女『外魔人』麗嘉斯美一聽到張小哥回來了,整個人歡喜得不得了,一蹦一跳的就讓保鏢給帶路。

這不,就把張小哥給帶到了她買下了的房子住下了。

「是啊,一個很有意思的人。」張小哥點點頭,他的確對於施恩這個人很有意思。

尤其是,在知道了這個人的真實身份后,就不得不感興趣了。

「對了,我還沒有問你,你怎麼也來這裡了?」張小哥正把挎包裡面的玄門法器一一拿出了,有破損的都拿來一一修補,卻是忽然想起了這女『外魔人』麗嘉斯美怎麼不在應天府待著,要繞這麼遠的道來這地方。

「這個,哎呀,我來這裡是有商業目的的,這些小哥你不會懂的。」女『外魔人』麗嘉斯美也不敢對著張小哥敞開心懷、表達愛意,因為身份上礙著,加上張小哥一直沒有什麼回應,對她好是好,可就是沒有再更進一步。

有種若隱若離的縹緲感,讓她實在是抓摸不透。

但是,她心底對張小哥還是依舊保持著濃濃的愛意。

否則她也不會千里迢迢的趕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就為了見這張小哥。

「哦,以後還是不要隨便到處走,這個東西給你,你一直戴在身上,碰到危險的話,它可以保護你的。」

張小哥把一塊玉翡翠送給了女『外魔人』麗嘉斯美。

「真的嗎?要不,你幫我戴上吧。」女『外魔人』麗嘉斯美兩眼放光,隨即狡黠的一笑,轉過了身去,讓張小哥為她戴上那玉翡翠。

「嗯,可以啊。」張小哥倒是沒有避諱,就這麼給女『外魔人』麗嘉斯美給繫上了,他看到了這對方洋溢著一臉的幸福,而且還美滋滋的,很是不理解,不就是自己送一枚玉翡翠嘛,有必要這麼高興嘛。 幫女『外魔人』麗嘉斯美戴好玉翡翠吊墜后,張小哥繼續回到之前的座位坐下,忙活著削著竹子。

女『外魔人』麗嘉斯美正對著鏡子欣賞著脖子上的玉翡翠吊墜,卻是發現張小哥也不陪她,就把她一個人扔下在鏡子前欣賞,柳眉一蹙,對著鏡子里正在低頭削竹子的張小哥問到:「小哥,你削竹子是要做什麼用的啊?」

「哦,這個啊,我準備拿來做竹船用的。」

張小哥還是依舊低著頭,繼續忙活著削著竹子,頭也不帶抬的就回了對方這麼一句。

「做竹船?為什麼要做竹船呀?」女『外魔人』麗嘉斯美對於張小哥的那些玄門異術都不是很懂,就是覺得這一切都很神奇。

張小哥與對方對視了一眼,然後放下了竹船,從挎包裡面拿出了一沓紙張出來,又掏出了一把剪刀出來,淡淡說了句:「度鬼回幽,之前在那院子里被我殺死的那三個餓鬼,必須用竹船送它們回幽冥六道界去。」

女『外魔人』麗嘉斯美現在也沒有什麼手頭工作要忙的,便身子一起,過來幫著張小哥一塊裁起紙張來。

說實在的,這種簡單的手藝她一個女人家多少還是會點,除了最後那幾道複雜的裁剪把她難倒外,前面的那些她都剪的非常完美。

這時,門外走進了一個女保鏢,一道風似的跑了過來,開口就對女『外魔人』麗嘉斯美說到:「主人,我們已經找到了那個人了。」

「哎呀」一聲,原來是女『外魔人』麗嘉斯美不小心剪到了指甲,她抬頭望了這女保鏢一眼,後者則是露出了一個無辜的表情來。

說實話,這女保鏢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她覺得這主人特地交代自己去尋找的兩個人,這其中之一的張小哥,她們這群保鏢可都是知道的,這人對於自己主人來說是意味著什麼。

那麼,要找的另外一個,肯定對她們的主人來說也非常的重要。

是以,當她們查到了這個人就在同一條街道的『濟世堂』后,她才急急忙忙的趕了回來彙報。

張小哥拿過女『外魔人』麗嘉斯美的手看了看,發現並沒有傷到什麼地方,兩隻手指往斷掉的指甲輕輕一捏,只見那斷掉的指甲竟是奇迹般的恢復原狀了。

他小露這麼一手,也算是替那個女保鏢解了圍。

「好了,你有事就先去忙吧,剩下的你也不會,我自己來就行了。」

說著,張小哥自己就將對方剪下來的紙張都收了起來,連帶那些削好了的竹子一同帶到了後院去了。

直到張小哥離開后,那個女保鏢才醒過神來,對著她的女主人說道:「主人,你要我們找的女『外魔人』,就在這條街的那間『濟世堂』。」

女『外魔人』麗嘉斯美聞言,眼睛頓時是瞪得老大了,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她怎麼也不敢相信,這背叛家族逃亡出來的女『外魔人』奧森艾瑪就在那間『濟世堂』,她之前剛到這小鎮的時候,就是在那個地方下的車啊。

她也顧不得什麼了,指著女保鏢說了句:「備車,我要過去找她。」

她必須找到奧森艾瑪問清楚,到底在母星發生了什麼事情,『外魔』八大族對這件事都十分的避諱,只是說了這奧森艾瑪叛變逃離了母星。她從家族成員以及『外魔』集團對此事的態度和言語中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是以,她必須先其他人一步找上這奧森艾瑪。

「額,主人,要去『濟世堂』的話,不宜備車,步行反而會快一些。」那女保鏢有些尷尬的說到,她正從外面趕回來,所以知道現在那『濟世堂』是怎麼個情況。

「哦?怎麼回事?你說說為何備不了車?」女『外魔人』麗嘉斯美疑問到。

「是這樣的,現在『濟世堂』在免費派發藥丸子吶。」說到這,她還有些抱怨吶。

本來她好不容易也擠上隊伍,排著隊想要拿一顆藥丸子回來給主人的,誰曾想,這『濟世堂』居然不讓打包帶走,只允許在他們面前吃下去才行。

這般強行的行為,她哪裡能夠忍得,只好把手裡的藥丸子還了回去就準備走,誰知道這對方還不讓走,硬是要讓她把藥丸子吃了才肯走。

她作為『外魔』集團培養出來的職業保鏢,哪裡肯就範。於是雙方還發生了一點小小的爭吵,但是最後,在人多勢眾和排著隊等藥丸子吃的群眾們無形施壓之下,她只好乖乖的當著『濟世堂』那些醫師們的面,服下了那顆苦澀難咽的藥丸子。

她在心底暗暗叫苦,卻也將『濟世堂』這家葯館給記住了,準備等以後有機會了一定要來找回面子。

「藥丸子?」

女『外魔人』麗嘉斯美打斷了女保鏢的思緒,她自從張小哥回來后,就一直呆在屋子裡並沒有出過門,所以對於外界發生的一切都是一無所知。

而昨日那『七殺』雇傭武者團的人,雖然有來此找過說要去開會商量事情,可她也只是派了個隨行的騎行士去,後來也沒有喚他過來詢問,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有派葯一事。

女保鏢知道自己主人對外面的事情一無所知,便將自己一路打聽到的都一一告知對方。

「是啊,主人,前天那街道上的白骨事件你還記得吧。」

女『外魔人』麗嘉斯美點點頭道:「記得啊,小哥正是因為要調查這件事情才會耽擱來找我的,怎麼了?這跟『濟世堂』派藥丸子有什麼關係?」

對於張小哥為何要去調查這街道白骨事件,她沒有過問,因為她明白,若是張小哥願意告訴她的,那麼她不用問,這張小哥也會自己與她說,若是張小哥不想讓她知道的,那麼她就算是再怎麼問也是問不出來的。

是以,她沒有過問太多。

名門寵婚:首長的小甜心 「嗯,就是有關係,外面現在的人,都在傳那三具白骨,都是因為喝了被寄生蟲傳播的不幹凈水后,得了惡疾病死的,這『濟世堂』的東家也出來證明了此事,說是他當年就深受過這種寄生蟲的危害。」

說起那『濟世堂』東家的時候,這個女保鏢不禁咬牙切齒的,因為正是這位東家讓人攔住她,讓她難堪的。

哪有不恨他之理。

「此事會不會有假?」女『外魔人』麗嘉斯美沉思了片刻后才說到。

「應該假不了,這鎮子上有好多的年邁的老人都自告奮勇的站出來替這位『濟世堂』東家證明,這不小鎮的家家戶戶一大早的,就跑到『濟世堂』去排隊領藥丸子嘛,搞得現在整條街道都被堵塞得水泄不通。」這女保鏢也是費盡千辛萬苦才走回的這裡,一想起那大排長龍的情形,還真有些震愕,她還真沒想到這小鎮的居民會有如此之多。

「主人,我們走過去還行,若是備車的話,肯定是寸步難行的。」這是她一路從『濟世堂』走來得到的教訓,人實在是太多了,不僅僅是居民,還有那些沒事幹的雇傭武者。

事實上,她們就是想備車也沒有,因為她們的豪華轎車現在正被人圍在街道尾回不來。早上其他幾個保鏢好不容易休息,於是開著車出去了一趟,這會排隊等著領藥丸子的隊伍已經排到了街道尾,她們的豪華轎車哪裡能進的來。

「既然如此,那好吧,你隨我一塊過去那『濟世堂』去,我們不是去領藥丸子,而是去找人,所以不需要排隊。」

說著,女『外魔人』麗嘉斯美來到後院與張小哥說了一聲后,便跟著女保鏢一塊出門去了。

早在施恩回來的那天,女『外魔人』奧森艾瑪和林若若就聯繫上了吳莉,讓『七殺』雇傭武者團的人幫忙,配合『濟世堂』一起給小鎮的居民和聚集在這裡雇傭武者們通知一件事,必須通知到所一個人,務必要保證每個人都必須前來參加。

好在,有了張小哥和迷樂兩人的歪打正著的破壞了少團長肖峰的翻盤計劃,不然的話,被架空了的吳莉和曲三青應該也會不能這麼快就將任務給完成的這麼徹底。

幾乎就在施恩醒來的一炷香時間之前,小鎮的居民們和聚集在此的雇傭武者都被告知了一件事,那就是有寄生蟲從『外魔獸』森林山上的水源頭,順流而下進入了小鎮的所有供水之處。

而在這些日子,每日在小鎮上取水飲用的人,大部分已經被這些寄生蟲給寄生在肚子里,如果不抓緊時間醫治的話,那下場便會如同昨天早上的那三具白骨一樣,死相極其難看,而且那老王一家人,也是同樣因為被寄生蟲寄生了而沒有及時發現就醫,才會死在家裡都無人知曉。

眾人一聽到還有這事,加上『濟世堂』的東家也出來現身說法,將他小時候也曾被這種寄生蟲寄生而病發時是如何痛苦,切身體會的將這些盡數告知給眾人聽,讓所有人都明白必須鄭重對待這件事情,絕不能兒戲。

一開始有不少雇傭武者和圍觀的小鎮居民還不相信,但是隨著不少熟面孔也出來證明確有此事,他們就不淡定了。

因為這些出來作證的人,有的是這小鎮住了大半輩子的年邁老人,有的是經常出任務的雇傭武者,這三人成虎的,他們就是不信也得信了。

「說的這麼玄乎,你們『濟世堂』有沒有葯醫治啊?」

人群中,有個人叫喚了這麼一聲,正好說出了所有人心中想要說的那句話。

你說的那麼多,那到底你們『濟世堂』找到了醫治的方法了沒有,有的話就趕緊別廢話,抓緊時間來給眾人救治,要是沒有也趕緊別廢話下台去。

這是那些脾氣暴躁的雇傭武者的心中所想。

「當然有,當然有葯醫,不然我也不能活生生的站在這裡,這小鎮上的老人們應該都還記得,說不定有的人當年還吃過那兩位醫師的藥丸子吶。」

『濟世堂』的黃東家當年就是不小心誤食了幾口山泉水,讓那異形怪物幼蟲進入到了肚子里去,而且,當時的異形怪物幼蟲還不是發育得很完整,所以在寄生人體時會引發寄生者發生一些副作用。

哪裡像現在,那些異形怪物幼蟲進入到了人體,就開始孵育成長、破體蝕主。

「好像是有這件事的樣子,當年我就記得我老爹領著我一塊去那鄉鎮的小診所去拿藥丸子,的的確確有這麼一回事,當時我還不太敢吃,硬生生挨了我老爹一巴掌,你看我現在這張嘴歪的,就是那時候挨一巴掌給打歪的。」一個歪嘴巴的大叔說到。

「我也好像有這個印象,當時那兩個醫師一個長得老帥了,頭髮還是金色的,另一個就有些不著調的,嘴裡老是說些奇奇怪怪的話,直到我現在才知道,那都是些葷段子。」一個對老王八印象深刻的大叔也隨即說到。

越來越多的小鎮居民被喚醒了那段記憶,也紛紛響應了起來,更加證實了這『濟世堂』的黃東家所言非虛。

「雖然小鎮上現在已經有很多人被這種寄生蟲給寄生了,但是當年那兩個醫師的傳人在今日也來到了小鎮,給我們帶來了當年那張藥方子,在我們『濟世堂』林若若林醫師的連夜不眠不休的研製下,已經成功製造出了一批藥丸子。」

這黃東家正要接著往下介紹,卻被人給打斷了,「等會等會,我說黃東家,我怎麼記著當年那兩醫師給我們說,你是被變形的『外魔獸』給感染了,不是你現在說的什麼寄生蟲啊?」

那黃東家一陣錯愕,的確是這個樣子,當年那兩人是與自己的父母說自己被『外魔獸』森林的一種變形『外魔獸』給感染的,他也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可是直到昨天晚上,自己從那群找上門來的雇傭武者口中得知了,那哪裡是什麼變形『外魔獸』,簡直就是一隻只吃人不吐骨頭的怪物。而他與林若若商議后,決定依舊不能把事情的真相告知給小鎮的居民,否則,一定會引起暴亂的。

所以,才編出了個寄生蟲的東西來,希望能先忽悠住這些居民們服下藥丸子后再說。

如今,當年的知情者卻是故意挑起這個茬來,他腦筋一轉,立即就解釋了起來:「的確是這樣沒錯,大夥應該還記得,當年那兩位醫師走的挺匆忙的,並沒有把那些變形了的『外魔獸』給殺盡,經過這些年的繁衍和成長,這些變形的『外魔獸』已經不同以往了,不僅僅是通過水源傳播,甚至能夠通過各種途徑進入到我們的肚子里賴以生存,所以,我們『濟世堂』才給它取了個新名字,叫做『寄生蟲』,並且我們『濟世堂』也準備好了一批專門克制並消滅寄生蟲的藥丸子。「

還不想再給其他人發問的機會,繼續說到:「明日,請各位務必到『濟世堂』領一顆藥丸子服用,因為我們醫術有限,無法像那兩位醫師一樣能夠探測出誰被寄生了,所以,只好讓每個人都服上一顆,有備無患。」

他知道,這一次研製出來的藥丸子,比之前的藥丸子藥力較為溫和,普通人吃了也不會有任何的危害,最多就是虛不受補,多上幾趟茅房而已。 女『外魔人』麗嘉斯美與女保鏢單獨行動,經過一番偽裝便來到了『濟世堂』。

果然,這裡排的隊伍已經看不到盡頭了,真是可怕。

「喂喂喂,你們兩個,別插隊啊,遵守這裡的規章制度,老老實實到後面排隊去啊。」

「沒錯沒錯,大夥都老老實實的排隊,你們怎麼能插隊啊。」

兩個正在排隊的好事者叫住了女『外魔人』麗嘉斯美和女保鏢。

「不好意思,我們不是領藥丸子的,是準備到『濟世堂』找人的。」那女保鏢正準備發飆,她不久前就是在這個地方受到了侮辱,還是在她旁邊的女『外魔人』麗嘉斯美阻止了她,對那兩位好事者解釋到。

「哦?找人啊,那大夥給人家大姑娘讓讓,騰出個地方來。」

「是啊是啊,人家是來找人的,不是來領藥丸子的。」

這兩位好事者見到這女『外魔人』麗嘉斯美長相特別撩人,竟然熱情的為她們二人招呼了起來。

這小鎮的居民也挺良善的,紛紛讓出了路來給二人通過。

「謝謝各位了,多謝。」女『外魔人』麗嘉斯美沖著為她讓路的人都回以微笑。

沒幾步便來到了『濟世堂』門前。

「你好,請問,奧森艾瑪在嗎?」

那兩個正忙得七手八腳的『濟世堂』學徒聞言,本來有些不耐煩的想要回絕,卻是見到了女『外魔人』麗嘉斯美的容顏,瞬間那一肚子的負能量就被消耗個精光。

一臉痴迷相的沖著女『外魔人』麗嘉斯美點點頭。

「那,可不可以麻煩小哥你們幫我通知奧森艾瑪一聲,就說,她的老朋友,麗嘉斯美來訪。」

而此時,女『外魔人』奧森艾瑪正在給施恩按摩著吶。

施恩已經不打算反抗了,他也算是第一次見識到了這女醫師林若若的針術之妙,以及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的豪放連環調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