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報上名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果然,朱帥幾人,才往前走了數百米,兩側的密林之中,突然跳出了十幾名手執法杖的精壯大漢,擋住了朱帥三人的去路。

「朱帥,月檬,娜美!」

被擋住去路,朱帥也不惱怒,微笑著說道。

「不認識!前方正在交戰,你們還是繞道而行吧,以免被波及進去!」

這幾名大漢,倒也友好,並沒有說其他出格的話,只是勸朱帥等人離開。

「我知道,不過,我們三個,和滄海宗有一些過節,所以,要去滄海宗辦點事情,這樣吧,你去通知一下你們的家主,就說我有事找他!」

朱帥略一抱拳,朝著為首的那名大漢說道。

「我們宗主事務繁多,現在還需要指揮戰鬥,所以,對不起了,您還是去其他地方吧,不要為難我們!」

那名大漢同樣抱拳還禮,拒絕了朱帥的請求。

「這樣啊!那真是不巧,不過,我看這場戰鬥,對你們來說,似乎並不是特別的樂觀啊!說不定,我能幫上什麼忙,這位大哥,你還是去通報一聲吧!」

朱帥淡笑著說道。

趁著這段時間,朱帥已經將戰場中的情況,感受了一番。

這個勢力,雖然在主動進攻滄海宗,但是從戰鬥的情況來看,這個勢力,似乎並不是滄海宗的對手,戰鬥雖然激烈,但是這個勢力的傷亡程度,要遠遠的高於滄海宗。

「我憑什麼相信你,萬一你是滄海宗的眼線呢?你還是離開這裡吧!」

大漢說著,朝著朱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現在,雙方正處在一個關鍵的時刻,任何一個失誤,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這名大漢的做法,可以說十分的正確。

「憑什麼?憑這個如何?」

大漢的敬業,並沒有引起朱帥的不滿,相反,朱帥還有些喜歡這名大漢了,所以,手掌一伸,五種元素之力,就已經在掌心之中凝聚起來。

「如果我是滄海宗眼線的話,想要進去,就不是這樣和你說話了!」

朱帥又及時的補充了一句。

「原來是符咒師大人,您請稍等,我這就去通報!」

大漢一想,朱帥說的並非假話,很快朝著朱帥行了一禮之後,轉身離開。 符咒師,放在哪裡,都絕對是最耀眼,最收人尊崇的存在。

朱帥才剛剛亮出自己符咒師的身份,那名大漢就馬上反身前去通報了。

不多久,那名大漢便返身回來,朝著朱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朱帥三人,緊跟著大漢,順著彎彎曲曲的小路,來到了一頂大帳之中。

這裡,坐滿了人,男男女女,足有十幾位之多,從他們身上的氣息來看,這些人,應該都是這個勢力的管理,其中除了兩人的實力,達到了法宗級別之外,其餘的人,也都在五段法皇之上。

看的出來,這些人的實力,還是很不錯的。

「幾位少俠,快坐!」

之前那名通報的大漢,明顯將朱帥符咒師的身份,告訴了這些人,所以,大帳中的十幾人,對於朱帥的態度,十分的恭敬,趕忙將朱帥讓在了上位。

「不知幾位少俠名諱,來這裡,又有什麼事情?」

待朱帥三人落座之後,一名看起來只有三十齣頭的男子,開口問道。

他的實力,僅在七八段法皇的級別,可是大帳中的其他人,卻對他十分的恭敬,這男子在家族中的地位,應該不低。

「免貴朱帥,沒什麼事情,就是和滄海宗有些恩怨,此番過來,準備將這些恩怨一併了結,卻不想已經有人和滄海宗交上了手,所以忍不住過來看看!」

「不知你們隸屬什麼勢力,為什麼會和滄海宗交手?」

朱帥坐在座位上,不卑不亢的說道。

雖然大帳中的這些人,實力都很不錯,不過朱帥也並不擔心。

「呵呵,原來是朱帥小友!」

「既然小友與滄海宗有些過節,那有些話,我就不隱瞞朱帥小友了,我們是赤雷宗的人,這些年,與滄海宗也有些過節,前些日子,滄海宗突然暗中對我們赤雷宗下手,不得已之下,我們才主動挑起事端!」

「哦,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雷蒙,你喊我名字就好了!」

之前的那名男子,朝著朱帥略一拱手,開口說道。

「雷蒙大哥!既然大家都和滄海宗有仇,那麼咱們也算是朋友了,就是有一事,我十分的不解,外面的戰鬥,雖然僅僅是法王以及法皇級別的爭鬥,可是你們赤雷宗,明顯落於下風,這種情況下,為何還要強攻,而不是防守呢?」

朱帥疑惑的問道。

赤雷宗的實力,明顯不如滄海宗,況且,現在赤雷宗主攻,這樣一來,傷亡更是比滄海宗的要大的多。

這種情況之下,只要是個明白人,肯定會下令停止攻擊,轉為防守,好讓隊伍有喘息的時機,可是現在的情況,赤雷宗依舊是攻個不停。

這一點,令朱帥有些不明白。

「朱帥小友有所不知,我們赤雷宗,雖然很少與外界有衝突,可是滄海宗卻將我們視為了頭號大敵,前些日子,滄海宗更是在父親外出的時候,埋伏了父親,導致父親現在身受重傷,性命垂危。」

「而且,父親的體內,還中了一種不知名的劇毒,整日瘋瘋癲癲,沒有了以往的風範,我們現在強攻滄海宗,一來是拖住滄海宗的手腳,讓滄海宗無暇他顧,為父親療傷,贏取時間,二來,也是想逼迫滄海宗交出解藥。」

「不過,情況與我們預計的,差距太大,我們現在也是騎虎難下啊!」

聽了朱帥的問話,雷蒙的眼神,突然之間,暗淡了許多。

都是因為他的父親啊!

為了自己的父親,雷蒙不得不在這裡,瘋狂的對滄海宗展開攻擊,好給自己的父親,贏取更多的時間。

可是這樣做,真的是最好的方法么?

「既然如此,那你們為什麼不參加戰鬥?有了法宗強者出手,你們的頹勢,應該也可以挽回一些才對啊!」

朱帥繼續問道。

「不是我們不想參加,我們赤雷宗的強者實力,和滄海宗的比起來,也有一定的差距,之前,我們就已經出過手了,可是,很快被滄海宗的強者打了回來,所以現在,我們也只能依靠族人,不斷不斷而的對滄海宗施壓了!」

雷蒙嘆氣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哎,這樣的情況,還真是難辦!」

朱帥瞬間明白了過來。

現在的赤雷宗,確實也只能像這樣一直進攻,一旦進攻停止,那麼滄海宗的反擊,一定會隨之而來。

到時候,不僅赤雷宗的這些族人性命難保,就連他們的駐地,都很有可能被滄海宗一舉攻破,怪不得雷蒙會說他們現在騎虎難下。

「既然朱帥小友,也與滄海宗有些過節,而且,朱帥小友,還是一名尊貴的符咒師,不知可否幫助我們赤雷宗,度過這次的劫難?」

就在朱帥低頭沉思之際,雷蒙突然站起身來,朝著朱帥一拱手,開口說道。

隨著雷蒙的動作,大帳中的其他人,也紛紛起身,效仿雷蒙的動作,齊齊的對著朱帥,行了一禮。

「雷蒙大哥,不必如此,你們這樣,小弟可是消受不起,既然我主動來這裡尋找大家,自然是想和你們聯手,也算是互相幫助吧!大家快坐!」

眾人的動作,令朱帥受寵若驚,趕緊起身,回禮說道。

「好!那就太感謝朱帥小友了!」

得到朱帥的應允,雷蒙這才招呼著眾人重新落座。

「雷蒙大哥,其他的話,我也不說了,你也看到了,我們此行,只有三人,實力也有限,這樣吧,我們三人現在就聽從雷蒙大哥的吩咐,你說如何做,我們三人全力配合,如何?」

朱帥沉思了一番,開口說道。

赤雷宗與滄海宗爭鬥了這麼久,對滄海宗,一定比自己更加的了解,所以,讓雷蒙來指揮,效果會更加的好。

「吩咐不敢說,我還是和你說說現在的情況吧!」

「法王和法皇級別的戰鬥,相信你也看到了,我們赤雷宗並不佔上風,不過,我們現在投入的人數,並不是所有人,如果大規模開戰的話,我們還可以投入相同數量的法王以及法皇強者。」

「現在有問題的,就是法宗級別的戰鬥,隨著我父親的受傷,現在我們赤雷宗,只剩下了兩名法宗強者,可是滄海宗,現在有三名法宗強者。」

「這一人之差,我們赤雷宗,就難以彌補。」

雷蒙皺著眉頭,焦慮的說道。

「法宗的事情,雷蒙大哥不必擔心,我們一行,雖然只有三人,但是法宗強者,我們也可以委派一人!」

看著雷蒙惆悵的樣子,朱帥淡笑著說道。

「真的?如果法宗強者可以將滄海宗拖住的話,法皇級別的戰鬥,還有一拼的可能!」

聽了朱帥的話,雷蒙的眼神,瞬間明亮了起來。

「當然,男子漢說話算話!」

「這樣吧!你們赤雷宗,只需出動一名實力最強的法宗強者,協助我們便可,剩餘的一名法宗,去參加法皇級別的戰鬥。」

「至於滄海宗的那三名法宗,只要交給我們三人,以及貴宗的那名法宗強者便可,如何?」

朱帥提出了一個建議。

「沒問題!這位雷顧長老,是我們赤雷宗除了父親之外,實力最強的強者,已經達到了五段法宗的級別,讓他協助你們拖住滄海宗的三名法宗,我們其餘的人,同時參加法皇級別的戰鬥,這樣,戰鬥的勝率,會大大的提升!」

朱帥的話,讓雷蒙渾身,又是一震!

之前,赤雷宗之所以戰鬥的這麼艱難,就是因為在法宗級別,赤雷宗沒有辦法和滄海宗匹配,這樣一來,滄海宗中,總有一名法宗強者,會加入到法皇級別的戰鬥之中,導致赤雷宗的傷亡慘重。

現在,如果這個情況,可以倒轉過來的話,那麼赤雷宗,依舊有翻身的可能!

「那好,那就這麼說定了!雷蒙大哥,你吩咐下去,讓赤雷宗的弟子們,都暫緩攻擊,只要造出進攻的聲勢便可。」

「讓前線的部隊,抓緊時間進行休息和療傷,讓其他的人,做好戰鬥的準備,等夜幕降臨的時候,咱們發動總攻!」

朱帥開始還說一切都聽從雷蒙的安排,可是不知不覺之間,朱帥就將戰鬥的部署,全部安排妥當。

這可能和朱帥之前當過炎陽盟的盟主,有著極大的關係吧!

「好,就聽朱帥小友的安排,我們赤雷宗,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雷蒙的眼神之中,散發出了無可匹敵的光芒。

而這一切的轉變,都是由於朱帥的出現!

隨著朱帥安排了戰鬥準備,大帳中的數人,很快離開了大帳,前去準備最後的大戰。

雷蒙則是留在了大帳之中,照顧著朱帥三人。

前線的條件,十分的艱苦,可是雷蒙還是找來了一些茶水點心,讓朱帥等人食用。

作為答謝,朱帥也將自己納戒之中積攢的那些低級符咒,給雷蒙分了一些。

這些低級的符咒,放在平時的話,或許只要幾百幾千個金豆,就可以購買到,可是現在戰況激烈,這些低級的符咒,也可以救人性命。

朱帥的舉動,更是讓雷蒙感恩戴德。

終於,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一輪銀月,也悄然爬上了枝頭。

「時間差不多了!」

坐在大帳之中的朱帥,突然間站起身來。 「朱帥小友,現在就發起總攻么?」

雷蒙趕緊站起身來,恭敬的朝著朱帥問道,堅持了這麼久,雷蒙終於盼來了這樣的時刻,雖然結果未知,但是也要放手一搏。

「對!滄海宗,也囂張了一陣子了,今天,咱們就去會會他!」

朱帥肯定的回答了一句,帶領著月檬以及娜美,行出了大帳。

周圍的天色,已經暗淡了下來,但是不遠處,卻依舊是響聲震天,各種各樣顏色的法術,將夜晚的星空,都點綴的極為的絢麗。

只可惜,在這絢麗的星空之下,是一場慘烈的廝殺。

突然,在雙方交手的上空,三顆明亮的紅色信號彈,咻的一聲,劃破長空,在上空中經久不散,而一陣陣震天的吶喊聲,也從四面八方響起。

暗夜中,數不清的法王高手,以及法皇強者,在信號彈升空的一瞬間,就吶喊著,衝殺進了雙方交手之地,就連朱帥在大帳中見過的那些赤雷宗高層,也都隨著信號彈,一併投入到了戰鬥之中。

滄海宗的眾人,本來就處在防守的位置,前線投入的兵力,不是特別的多,再加上現在已經天黑,滄海宗沒有想到赤雷宗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進行總攻,防線瞬間就被赤雷宗,撕開了一道口子。

反應過來的滄海宗,這才趕緊加派兵力,前來阻擋赤雷宗的進攻,但是在行動上,已經是慢了赤雷宗一步。

短短的十幾分鐘的時間,赤雷宗就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優勢。

「朱帥小友,咱們什麼時候出手?」

見自己的家族,終於佔據了一些上風,朱帥身旁的雷顧,臉色很快因為興奮,開始潮紅了起來,開口向朱帥詢問道。

「滄海宗的那些法宗強者,現在應該還在尋歡作樂吧!這麼久了,還沒有出現,算了,不等他們了,咱們去加把火!」

朱帥凝視著遠處的天空,可是想象中的法宗強者,並沒有出現,再加上一旁的娜美,早就手癢的不停的拽著朱帥的衣袍,所以朱帥乾脆下令出擊。

朱帥,月檬,娜美,以及赤雷宗的雷顧長老,四人本來打算對付滄海宗的法宗強者,但對手一直沒有出現,四人也只好先拿那些法皇強者開刀。

這樣一來,本來就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的滄海宗眾人,更是抵擋不住赤雷宗的進攻,防線不斷的收縮著。

饒是如此,滄海宗法皇法王級別的強者,傷亡數字還是快速的攀升。

赤雷宗與滄海宗交手,已經有數天的時間了,這段時間裡,赤雷宗雖然一直處於主攻的位置,但是卻久攻不下,傷亡反而比對手慘重。

這樣的情況,令赤雷宗戰士們的士氣,也有些低落,可是今夜的總共,突然發起,赤雷宗又佔據了上風,那回落的士氣,瞬間攀升。

眾多赤雷宗的士兵,嘶吼著,發泄著心中的憤懣,瘋狂的攻擊著滄海宗那搖搖欲墜的防線,就連那翻飛的各種法術,都比平時要密集的多。

「雷蒙小兒!我滄海宗念你赤雷宗現在宗主有難,無暇他顧,這才對你赤雷宗一忍再忍,沒想到,你竟然得寸進尺,如此的話,就莫要怪本宗不念情面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