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哪」?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0 日 0 Comments

魑梅拉過魑原,對著他的耳朵低聲道:「壞了,讓魑心帶走了」。

「什麼」?魑原瞪了眼睛,他知道,靈士被魑心帶走是什麼後果。「快去救他」。

魑梅一把拉住他。「別急,這事要好好的商量下」。

魑原腦門都急出了汗,靈士落到魑心的手裡那還有好,怎麼向秦月交待。

魑梅斜了他一眼。「說,你為什麼要救靈士」。

「他救過我,你說為什麼」?魑原找了最好的理由,這故事都想了八百遍了。

「好,即然救過哥哥,還有什麼說的,我去挑戰魑心」。

「快去,快去」。魑原急切的推著魑梅。

「回殿,下戰書」。魑梅急速的遁去。

魑原邊喊邊跟去。「等等我」。

奴洞內,秦月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不停的來來回回的走著。這麼久了,少主怎麼還沒回來。走到洞口看了看天色,又回到洞內,夜裡,鬼魑城禁止鬼奴、靈奴外出,否則殺無赦。

魔邪盯著來回走動的身影,他也沒想到會遇到赤霄,這傢伙好像很倒霉,混的比他慘多了。哎!少主怎麼不一刀宰了他。

看到秦月急切的樣子,魔邪心裡又不忍了。「但願少主能救回他,有時間,本魔再好好的教育他」。

秦月回頭看到鬼屍緊緊的跟著她。煩不煩哪?取出靈袋,扔到鬼屍面前。「這是百年來,我的精血,你去修鍊吧」!

鬼屍接過靈袋,魔邪差點跳起來。一萬顆,天哪!本魔可以凝血真元了。

「去吧!不用陪我」。秦月心裡煩,又不想把火發在鬼屍身上,只好將他攆走。

鬼屍從懷裡拿出個蟲袋交到秦月手裡。

「好了,我心煩,你去吧」!

秦月隨手把蟲袋扔到妝台上,她心都要跳出來,沒心思想修鍊的事。

鬼屍走到一邊,僵直的站著,遠遠的看著秦月。

渡日如年,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鐘聲響過。秦月急速的衝出奴洞,向魑梅的寢殿奔去。

「站住」。四位魑女擋住去路。

秦月擦著汗。「魑梅少主在嗎」?

「不在」。

「魑原少主哪」?

「不在」。

秦月一聽,差點急火攻心,暈過去。

「怎麼辦,急死我了」。

「喲!這不是秦月嗎」?瓊心笑盈盈的走來,那眼睛閃著鬼異的光。

「心姨,我還有要事」。秦月轉身就走。

「是找魑梅少主吧!她去試刀了」。瓊心笑道。

秦月嚇得哆嗦下,轉身遁向刑殿。

刑殿試刀台上,站著數位魑者,三兩相對,怒目而視,中心試刀柱上鎖著一位系發靈士。

「怎麼樣,我們條件不過分吧」!魑心笑媚著,扭著蛇腰。

魑原、魑梅互看一眼,二對三,這根本沒有勝算,魑心明擺著在難為他們。

「怕了」。魑蘿叉著腰,鬼街一戰,她吃了不少苦頭,用了殿主的靈藥才在百年內出關。這百年,想到魑原就狠的牙根痛,今天終於找到了機會。

「誰怕你們,有本事一對一」。魑梅瞥了眼,真想上去撕了魑蘿的臉。太黑了,竟然用靈士來威脅她。

「傻呀!如果不答應,我可要試刀了」。魑蘿抽出骨刀,細指彈在刀背上,飛出三道虛影刀鋒,唰唰唰!落在靈士身邊,幾縷髮絲落下。

魑原的火騰衝到腦門。「我陪你們」。

嗖!三把骨刀凝在空中,魑心等獰笑的看著魑原少主,她們真不信,魑原敢一挑三。

魑原看明白了,三位魑女不為別的,就為了對付他而來,不就是因為鬼街的事嗎?

「我也正想試試刀」。刀光一閃,紫紅的刀芒閃出一片霞光。

魑心等驚得直眨眼,心裡暗驚。魑原的「裂骨分神刀」升級了!難怪敢挑戰。不過,升級也沒用。

「原哥哥,我幫你」。魑梅凝出骨刀,刀尖直指魑心。 重生八零小廚娘 昆娜的眼睛瞪得極大,顯然不甘心就這樣死去。可不知道為什麼,她被鮮血浸濕了一半的嘴角,竟微微帶著一絲笑意。

刺鼻的血腥味、驚怖的雙眸、含笑的面容,組成了一副極其詭異的畫面。

史密森感覺自己的肺幾乎快要氣炸了。直到此刻,他都還沒能完全搞明白,剛剛發生的破事到底算是怎麼一回事。雖然,不久之前,他在光明之都的地底驟然重見真實之心時,已經看到了自己重新被關入世界異端的情景,可是,他不甘心,也不願意相信這樣的一個事實。或許,他這麼堅持,也是受到當時何歡那種信心滿滿準備去阻止將要發生的事實的那種情緒的感染吧?

可惜,事實就是事實,一切,都按著既定的事實的方向發展過來了。不管你如何掙扎著去反抗,卻始終都是無用功。

在剛剛,當他們七人各自站好了方位,開始各自施展腳下站立的圖標類系相對應的自己能夠使出來的最強絕招,以此保持機器的能量傳送平衡,並準擬將真實之心的輪迴控制功能傳送到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內身在各個方位的艾克斯星人腦中。就在這樣一個關鍵的時刻,竟然發生了一件令史密森完全意料不到的事情。

站在「水」點陣圖標的昆娜,本該使用水系的技能才是,可誰知道她竟然使用了火系的能力。

在開始之前,史密森明明交待的很清楚了,每個人必須使用正確的類系技能,若是使用錯了,施展者自己丟了性命事小,他拯救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整個大計也將就此失敗,那才是大事。而需要注意一下這點的人,無非也就兩個人,昆娜與漢特。另外四人畢竟受史密斯控制,身不由己,而史密森自己當然不會出任何的差錯。

昆娜與漢特本身都是王者的人,當然也是可以信任的。而且,他們二人看起來怎麼也不是笨蛋,要是連施展能力都能施展錯了,那麼史密森將很懷疑他們是如何成為副隊長級別的人物,也很懷疑他們是如何成為王者的得力助手的。

結果,昆娜施展錯了!

史密森可不想因為這樣的過失導致這台運行戰時防禦系統的機器就此損毀,畢竟,那也將表示他的計劃就此泡湯。在昆娜施展了錯誤的類系技能的一霎那,史密森便已驚覺,手中的水晶拐杖隨手一劃,劃破了對面昆娜的脖子!

只有在技能展開前的一霎那要了對方的命,才能立刻停止接下來有可能造成的破壞。

看著昆娜雙手捂著鮮血「嗤嗤」噴射的脖子,史密森一開始還以為她真的是使用錯了。直到看見她撲倒在地,嘴角泛起那輕易間察覺不到的笑意時,史密森才幡然醒悟,這個臭丫頭,她是故意的!她企圖破壞自己的計劃!

可惜昆娜已死,史密森已無法得知她為何不惜性命也要這麼做。或許,就連身為凱撒副隊長的她,竟也不忍心整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淪為王者的精神殖民地吧?

史密森真是後悔不迭。早知會發生這種破事,一開始他乾脆將昆娜與漢特也一起控制了多好。所有的事宜都由他自己操縱,哪裡還會有出錯的情況出現?

接下來,讓他頭痛的事來了。他必須得重新找一個人來代替昆娜的位置。可是達到這樣的一個實力標準的隊長與副隊長們,不是沒在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就是死了,要不然就是身在前線正與王者他們激烈地戰鬥中。一時間,他該找誰合適呢?

他幾乎都還沒有來得及確定這個目標人物,一件令他痛惜錯愕的事情突然間發生了。

真實之心,竟然感覺不到了王者的強烈存在!

靈魂之珠與真實之心這二物,可以說本身便是王者的一部分。它們一個是王者的魂,一個是王者的魄,離開了王者的掌控範圍,它們相對應的作用也將大大減低。

明白到這一點的史密森,瞬間明白到,王者失敗了!

接下來,即使史密森找到適合的人選,依靠手裡的真實之心繼續自己的計劃,哪怕勉強成功了,意義也並不大了。何況,他恐怕也並沒有那麼大的機會做這些事了。他是知道王者復活后的實力的,雖然與王者原本的實力相差甚遠,但與他史密森相比,二人的實力還是在伯仲之間的。也就是說,能夠擊敗王者的人,同樣也能擊敗他史密森。而且,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強者們,也該陸續明白事件始末而重新站在他們自認為正確的位置上了。沒有了王者的合作,他史密森可以說完全沒戲。

頹然地坐在腳下的那個黑暗圖標上,他唯有痛心疾首地以一雙皺巴巴的手捶著地面,痛心疾首地疾呼:「這群無知之徒!無知之徒啊!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終究要毀於他們之手!」

他知道,王者的靈魂是不滅的。就算這次有人擊退了王者,擊殺了王者的身軀,但王者的靈魂必然會在某地復活,待到他捲土重來的那一日,便是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覆亡之時。

他身旁的漢特察言觀色,不需對方解釋也已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他蹲下身子,輕聲道:「史密森大人,您……不走么?」

史密森頹廢一笑,道:「走?去哪裡?老朽一把老骨頭,經此慘敗,還能有什麼壯志雄心?唯有重新被關回那世界異端,慘遭折磨,直至魂飛魄散的那一日罷了!」

漢特「哦」了一聲,點點頭,道:「那您,是不是可以……」指了指史密森手裡的真實之心,道,「將這個東西給我了?」

史密森面色微微一變,斜眼看著身邊的這個一臉灰毛的人,道:「你想做什麼?」

漢特笑了笑,道:「王者的東西,總該有人拿去歸還他才是吧?」

史密森聞言,不禁洒然一笑,道:「小子,你說的沒錯。終究……還是有對王者絕對忠心的人啊!」他將真實之心沉沉放在漢特的右手心,道,「他們有心尋求死路,那便,讓他們更早的死吧!只可惜了……薇薇安!」

漢特接了真實之心,向史密森微微躬身,一轉頭,身形消失在天際。

不久,從另一側的方向,黑壓壓的人影忽然間席捲而至,將整座中心大樓緊緊圍住。以索菲亞為首,吉爾特、何歡(艾維斯)、亞瑟、葛蘭、霍金斯、邦尼、阿諾德、亞爾弗列得等人緊隨而至,來到史密森的面前。

史密森傴僂的身子顫巍巍地站了起來,雙眼眯成一條細縫,也不知道他是否看得見眾人,忽然間一陣「嘻嘻」怪笑,慢悠悠地道:「你們這群無知小兒,來得當真好慢!老朽……已經恭候多時了!」 中心管理區域。

中心會議室的大殿內,索菲亞長身玉立,靜靜站在首領台的中心位置,看著台下兩邊分別昂然站立的正副隊長們。

因總首領康納德前去王城后未能及時歸來,如今生死不明,而其副手摩根副隊長亦被內奸凱撒與吉羅德二人聯合殺害,總首領一職暫由康納德之女索菲亞臨時擔任。 天才小農女:學霸軍少寵上癮 此時,她仍然兼任第八隊隊長、死亡晶石礦物管理處總長、醫療研究所所長等職。

台下兩側分別站立著第二隊隊長亞瑟及副隊長尤妮斯、第三隊隊長吉爾特、第四隊隊長霍金斯及副隊長傑克、第五隊隊長葛蘭、第六隊隊長邦尼及副手維拉、第九隊隊長阿諾德及副手道格拉斯、第十一隊副隊長亞爾弗列得。

其中七、十兩隊的隊長位置空缺,根據此前商議的結果,將由傑克接任第七隊隊長之職,由道格拉斯接任第十隊隊長之職,而索菲亞亦打算將第八隊隊長之職交付維拉,而在真正的艾維斯恢復之前,由亞爾弗列得擔任第十一隊隊長之職。至於諸多空缺出來的副隊長職位,則從各隊其下的得力副手們當中挑選而出。

索菲亞凝視眾人一眼,道:「諸位,剛剛不久前發生的幾乎令我們艾克斯星管理區域毀滅的諸多事件,我不再贅述。如今正是百廢待興之時,當前,我們有幾件大事需要先行解決,因此召集諸位前來商議。」

眾人應道:「請總首領大人吩咐!」

索菲亞道:「第一件事,便是對叛賊史密森的處決問題。因其人畢竟是前任總首領,我等不能傷其性命。不知諸位有何意見?」

亞瑟冷笑一聲,道:「直接一刀宰了豈不省事?何必多事?」

索菲亞看了他一眼,卻不答話。

葛蘭出列道:「總首領大人,依屬下之意,待到黑暗塔重新建立后,仍將其封在世界異端,加強彼處的封印,令其永世不出便是。那黑暗塔雖然遭此大破壞,但以我等之能,一日內便可修復如初。在此之前,則將史密森暫押黑牢,由重兵把守。」

索菲亞點點頭,道:「其他隊長可有不同意見?」見無人應答,道,「那便依葛蘭隊長之言。此事由葛蘭隊長負責。」

葛蘭躬身道:「屬下領命。」

索菲亞面色卻微微有點凝重,想了想,繼道:「第二件事,是關於對凱撒、漢特等叛徒的追殺問題。不知……哪位隊長願意接受這個任務?」說著,看向追殺局局長霍金斯。

霍金斯剛要答話,亞瑟「哈」的一笑,道:「這等事,還是讓老子去吧!」

索菲亞面色微變,卻聽亞瑟道:「在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待得久了,煩也煩死了!有這般樂事,就當讓老子去散散心也好!」自被何歡一擊而敗,亞瑟心中總似憋了一股無名之火,只是無處可泄。他也知道在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繼續待下去,自己的實力也難有極大的成長,索性趁此機會到外邊轉一圈,沒準實力能夠得到意外的增強也說不定,等到那時,他將去找何歡重見高低。

索菲亞凝視他良久,終於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還有一件事,就順便拜託給亞瑟隊長吧!這件事,咱們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內,恐怕也只有戰神才有資格去做。」

亞瑟聞言,雙目中精光一閃,咧嘴一笑,道:「總首領大人請說。」

索菲亞終於聽他稱自己為「總首領大人」,心頭倒似一塊石頭落地,微笑道:「王者的靈魂未滅,對我們來說終究是一個威脅。你離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后,盼能多方查探,趁著他沒有重新成長起來之前,徹底滅了他,以絕後患!」

亞瑟眼睛一亮,哈哈狂笑道:「沒問題!這種事,老子最是喜歡了!」

索菲亞欣然一笑,道:「那就有勞了!」心中暗暗盤算,等亞瑟離開后,讓尤妮斯暫時接替亞瑟的位置。沉默了一會,道,「那麼,還有一件事,便是對那些來自地球的侵略者們,我們將如何處置?」

葛蘭早就等在那裡了,出列答道:「總首領大人,依屬下之意,這群人侵略咱們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給咱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直接殺光了,倒是乾淨!」他心中念及自己的副手基斯之死,同時也十分痛惜黑暗塔的毀損之事,而自己的部下更是死傷無數,這一切的源頭,幾乎都是那些地球人侵入的原因造成的。尤其是基斯,葛蘭之後才知,他是直接被趙嚴殺死的。這樣的仇恨,葛蘭可不會就這麼算了。

哪知葛蘭話音一落,便聽亞瑟冷冷一笑,道:「葛蘭隊長,那個阿修羅,就交給你對付吧!」

葛蘭聞言,面色不由一變。

又見吉爾特出列道:「總首領大人,這些地球人從一開始的時候確實給我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但這次與王者和史密森的戰鬥中,他們卻著實幫了不小的忙。尤其是那個阿修羅,乃是直接擊退王者之人。何況他之前參與捉拿史密森之事時,屬下便已經承諾他幫他們重塑地球人的身軀面貌,送他們回去地球,怎麼可以出爾反爾?」

霍金斯聞言,卻是冷酷一笑,道:「這個承諾,也只是吉爾特隊長你以個人名義應下來的吧?若是就這麼放走他們,咱們艾克斯星人的顏面何存?」

葛蘭聽到有人聲援自己,頓時精神一頓,道:「霍金斯隊長這話說的沒錯。這些人,必須殺了!」

邦尼冰冷著臉,對著霍金斯嗤之以鼻,道:「聽這意思,好似咱們的第三隊隊長說話不守信用的話,倒似頗有顏面一般。」

亞爾弗列得此時作為代理隊長,也擁有說話權,出言道:「不錯!不錯!咱們艾克斯星人自當說話守信。同時,地球人在此一役中功勞也是不小,恩將仇報的事,也不是我們該做的吧?」

葛蘭聽言,心頭大是不爽,回頭瞪視了亞爾弗列得一眼。

一時間,眾人爭論不休。索菲亞出言阻止眾人,說道:「既然大家意見不一致,那便投票來決定這個事吧!」 ?「少主……」。 指腹爲婚:老婆大人聽你的 秦月跳上試刀台。

「你怎麼來了」。

「我……我怕你出事」。秦月柔聲說道。

魑梅斜眼秦月,又看看靈士,似乎想到了什麼,慢慢的放下骨刀。「原哥哥,你騙我」。

魑原的汗唰的下來了,如今想瞞也瞞不住了。「梅妹給哥哥個面子」。

哼!魑梅轉身跳下試刀台。「我才不管你那破事」。

咯咯咯!魑心等嬌笑著。「魑原靠騙逗女人開心,是要付出代價的」。

魑原怒視著三個魑女,那姣好的面容,在他眼裡比蛤蟆還丑。「別說那些,本少主與你試刀」。

魑心等收了笑容,她們怎麼也想不明白,魑原為什麼這麼拚命,一對三,他根本贏不了。

「無論輸贏,此靈士必須歸我」。

「魑原,你做夢哪」?

「如果不答應,本少主有得是時間對付你們」。魑原真的要被三個魑女逼瘋了,竟然放出狠話。

魑心等被魑原的聲勢鎮住了。三魑女合起來,魑原不是對手,單打獨鬥,她又沒有半點勝的機會,真是被魑原咬住了,那以後的日子真不好過。

唰!刀光劈落,青絲飛落一地。魑蘿骨刀架在赤霄的脖子上。「你說這話,沒想過後果嗎」?

秦月驚呼一聲,差點沒嚇癱了。魑原也嚇得退了步。心裡罵道:「你媽的魑蘿,老子早晚廢了你」。

「好!說條件」。真的不敢再逼了,三個魑女視靈士如草芥,這一刀下去,靈士就廢了。

「活該」!魑梅站在台下小聲的嘟囔著,台上怎麼樣,她才懶得看哪!狠狠的踢著檯子,死魑原,踢死你,踢死你,就知道騙我。

「條件嗎」?魑心掃眼台下,指著秦月,狠叨叨的喊道:「殺了這個靈女」。

魑原眼神微變,這不可能,他寧可不救靈士,也不能傷秦月。剛要喊呵。秦月咬著牙說道:「可以」。

魑心等魑女愣了,她們沒想到這個靈士對秦月這麼重要,竟然用千年的修鍊來換他。

「不行。秦月走」。魑原看出門道,這幾個魑女太狠了,不僅想對付他,還想利用秦月,如果他答應了,定被族內族子們恥笑,這可是背信棄義的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