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屠神掌!」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登時,鴻蒙虛空中澎湃出了浩瀚而璀璨的金木水火土之力!

五行之力,自虛空中極速融化成一隻五顏六色的五行滅神拳!

那十萬丈之巨的五行滅神拳,轟碎了虛空,朝六道劍芒搗去!

以此同時,鴻蒙虛空中五行之力再次澎湃而出,狂風肆虐中,一股恐怖的氣息宣洩而下,但見,一隻蘊含著強橫氣息的摩天巨掌,跟隨著五行滅神拳,朝六道劍芒接踵拍去!

「轟隆隆——」

鴻蒙虛空紛紛崩塌中,六道劍芒將十萬丈之巨的五行滅神拳斬碎后,氣息稍有所降!

「砰——」

而這時,隨著一道振聾發聵的巨響,五行屠神掌轟然拍在了六道萬丈劍芒上!

六道劍芒微微一滯,便摧枯拉朽的將五行屠神掌斬碎,繼續朝譚雲斬去!

五行滅神拳、五行屠神掌被破,譚雲並不意外,他施展的目的,便是消弱六道劍芒的威力,僅此而已。

同時,他並不急於和白榮生決戰,站在他的立場,他只需拖時間,拖到軒轅柔滅殺司馬天嘯為止。

屆時,自己再和軒轅柔聯手,白榮生凶多吉少!

「鴻蒙弒神劍訣!」

隨著譚雲施展劍訣,他氣息從三等大聖,轟然暴漲到了五等聖王!

登時,一股股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自譚雲體內湧入了鴻蒙弒神劍中。

「五行破滅!」

譚雲手持神劍,自鴻蒙虛空中極速揮出五劍!

剎那間,金木水火土不同屬性的五道劍芒,自鴻蒙弒神劍內迸射而出,自虛空中合五歸一,凝聚成一道長達三萬丈的五顏六色劍芒,狠狠地沖向接踵而來的六道劍芒!

「砰砰砰砰砰!」

隨著五道彷彿來自遠古的巨響,五行破滅劍芒,接連斬碎了五道劍芒,最終「轟隆隆!」整個鴻蒙屠神劍陣陣幕顫慄間,與白榮生的最後一道劍芒,帶著漆黑的空間巨洞一同潰散!

「嗯?」白榮生眉頭一皺,暗忖道:「我要速戰速決,決不能等著軒轅柔來支援荊雲!」

「否則,二人若聯手,我很難是他們對手。」

下定決心后,白榮生大聲道:「司馬天嘯,你來拖住軒轅柔,我會儘快滅殺荊雲,然後救你!」

聞言,已被軒轅柔打得沒有還手之力的司馬天嘯滿頭大汗,急得都要哭了,「白兄,我頂不住了!」

「你快點滅殺荊雲,否則,我就死了!」

「好,你撐住!」白榮生話罷,施展了時空七絕幻術!

登時,白榮生身影一閃,便化成了七個白榮生,朝譚雲圍攏殺去。

譚雲瞳孔驟然一縮,擁有鴻蒙神瞳的他,一眼便發現,第二個白榮生便是其真身!

譚雲眼神中流露出一抹陰鷙,裝作一副故作鎮定的模樣道:「我知道哪個是你,去死吧!」

「鴻蒙弒神劍訣——七脈絕殺!」

譚雲一念之間,體內澎湃出了金木水火土風雷七種聖王之力,盡數湧入了手中的鴻蒙弒神劍內。

譚雲不退反進,朝第八個白榮生殺去,一副認定是其真身所在的樣子。

「小子,你死定了!」白榮生真身面帶獰笑瞬間出現在譚雲身後,驀然刺出一劍!

在真身刺出一劍的同時,另外七道分身也同時刺出,八個白榮生釋放的八道劍芒,真假難辨!

就在白榮生認定譚雲要死時,突然,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令他頗為驚訝!

「刺啦!」

卻是譚雲突然掉頭,朝白榮生真身揮出一劍!

這看似緩慢的一劍,實則是因速度太快,而導致給人產生的視覺衝擊!

「嗚嗚——」

頓時,鴻蒙虛空中響起了鬼哭狼嚎般的呼嘯聲,頃刻間,一道充斥著七種聖王之力的萬丈劍芒,自鴻蒙弒神劍內驟然爆射而出,斬在了白榮生刺來的一道劍芒上!

「轟隆隆!」

兩道劍芒相遇,譚雲的七脈絕殺劍芒和白榮生刺來的劍芒一同消散之時,白榮生目中精芒閃爍,驟然,左掌朝譚雲胸膛轟然推出,「時空裂天槍!」

「刺啦!」

「轟隆隆!」

頓時,一道散發著時空之力的光束自白榮生左掌心射出,化為一桿長達三千丈的神槍,刺爆碎了虛空,以譚雲躲閃不及的速度,刺在了譚雲胸膛上的剎那,神槍內轟然爆發出一股不該擁有的強橫氣息!

之所以說不該擁有,是因,那氣息中蘊含著一絲絲神王才擁有的氣息!

「當!」

火星四濺中,譚雲感到胸膛傳來一股強橫衝擊力,隔著萬古神甲湧入了胸膛內,直達五臟六腑!

「噗噗噗——」

譚雲連噴三口血液,萬丈之軀凌空倒飛,感到自己胸膛六根巨大的肋骨碎裂,胸膛皮膚崩碎!

「好強!」譚雲凌空搖搖晃晃的止住身形時,臉色蒼白,七竅流血。

他一眼看出,那神槍只不過是十階上品神器,他本以為自己有萬古神甲護體,神槍最多將自己擊飛而已。

可是他萬萬未想到,神槍的威力會如此巨大!

在譚雲震驚時,神槍散發出的那一絲絲神王氣息便消散了,與此同時,神槍散發出的耀眼光幕也消散了。

「什麼,你竟然沒死!」白榮生一愣,驚呼道:「本少爺神槍內,蘊含了我大伯一縷神王之力,是專門遇到你來殺你的,你竟然沒死!」

「草!」譚雲咬牙切齒道:「無上神王,你這個雜碎,給我等著!」

譚雲此時才清楚,無上神王將一縷神王之力封印在神槍上,所以,神槍威力才會如此強大!

萬幸的是,自己有父親專門煉製的萬古神甲,否則,方才那一槍,足以讓自己凶多吉少!

「荊雲,就算你不負傷,你也不是本少爺對手,而你現在已經身負重傷,我看你還能撐多久!」

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白榮生目露凶光,「今日本少爺,讓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身負重傷的譚雲,星眸中劃過一抹陰鷙,旋即,變成一副驚恐而失去理智的樣子道:「老子今日和你拼了!」

「殺!」

譚雲手持鴻蒙弒神劍,自虛空中搖搖晃晃朝白榮生殺去之時,給軒轅柔傳音道:「稍後,見我死後裝作痛苦的樣子來迷惑白榮生,然後,我會趁機要他命!」

「好!」軒轅柔傳音后,依舊施展靈族天玄訣,對付高達八百丈的司馬天嘯。

此刻,司馬天嘯模樣極為慘烈,施展狂龍煉體變成八百丈的他,全身布滿了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血液從傷口中噴洒而出。

鴻蒙虛空中,望著朝自己殺來的譚雲,白榮生獰笑道:「就算你實力全盛我都不懼你,何況是現在!」

「荊雲,去死吧!」

白榮生手持神劍,體內噴涌著時空聖王之力,極速閃爍,帶著一道光芒,從身負重傷的譚雲頸部一閃而過!

「撲哧!」

血液如虹染紅了一方鴻蒙虛空,譚雲碩大的腦袋飛離了頸部,卻是被白榮生斬飛了腦袋。

「哈哈哈,你這個狗東西終於死了!」白榮生放聲大笑。

「荊雲!」軒轅柔腦海中想起譚雲之前交代自己的話,她頓時淚水模糊了視線,哭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哭吧!就算再哭,他也活不過來了!」白榮生望著身材窈窕的軒轅柔,色眯眯的道:「嘿嘿嘿,軒轅柔,本少爺自從見了你之後,便發現你美貌不輸於鴻蒙神界第一美女黎詩音。」

「只要你乖乖服從我,做我的女人,本少爺便饒你一命如何?」

不待軒轅柔開口,正在被軒轅柔打得險象環生的司馬天嘯,一副見鬼的神色,巨瞳中流露出極度的驚恐之色,嘶吼道:「白兄,小心你後面!」

在司馬天嘯恐懼的目光中,白榮生身後時間極速逆轉,譚雲那掉落鴻蒙虛空的碩大腦袋騰空而起,飛落在了無頭屍體上,恢復如初!

「我後面怎麼了?」白榮生眉頭一皺,倏然,感到一股濃郁的殺意,從身後襲來。

他猛然轉身,視線中高達萬丈的譚雲,巨大的右腳踏碎了虛空,宛如一座小山朝他碾壓而下!

「你明明被我殺了,為何沒死!」白榮生驚悚的尖叫著,身體右側躲閃。

「無可奉告!」譚雲充滿殺意之音響起時,右腳的邊沿跺在了白榮生的左肩上。

「不!」

「咔嚓!」

白榮生殺豬般的哀嚎中,右肩炸裂,血液噴濺中,斷臂飛落了身體,他的身體凌空翻滾朝下方墜落。

譚雲並未繼續追趕,因為他發現,白榮生不愧是九等聖王強者,此刻,已停止墜落踏空而立。

譚雲巨瞳中流露出一抹失望,未想到其反應如此迅疾,只是失去了一臂,而未被自己一腳跺死!

譚雲暗忖道:「如今我已經施展了時間逆流、空間囚籠,鴻蒙霸體的神通,只剩死亡神甲、光明之源沒施展了。」

想到這裡,譚雲眼神中流露出堅定之色,他決定不惜身負重傷,也要再重創白榮生,然後,再施展神通光明之源,瞬間恢復!

唯有如此,才能提升滅殺白榮生的幾率!

「死亡神甲!」

譚雲一念之間,萬古神甲消失了,旋即,萬丈之軀的體表浮現出了漆黑的神甲!

隨著死亡神甲凝聚而出,譚雲的氣息變得愈發的狂暴!

「殺!」

譚雲手持神劍朝白榮生殺去,完全一副不要命的樣子。

「刺啦、刺啦——」

火星四濺中,失去左臂的白榮生,右手持劍,速度比譚雲快了些許,在譚雲死亡神甲上留下一道道巨大的劍傷!

整整一刻過後,譚雲的死亡神甲已破碎不堪,血液從死亡神甲內流淌而出。

「撲哧!」

白榮生持劍斬斷了譚雲左手手筋的剎那,譚雲抓住時機,右手將手中神劍一丟,一巴掌抽在了白榮生身上!

白榮生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在虛空中站穩身體時,他感到自己胸膛肋骨布滿了蜘蛛網般的裂紋,體內五臟六腑移位,一股血液噴出了口腔。

然而,他卻笑了!

因為他發現,譚雲傷的比自己重多了!

自己滅殺譚雲,是遲早的事!

「荊雲,最多再有一刻,本少爺必殺你……」白榮生話音突然一頓,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神中流露出了駭然之色,「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

「荊雲,你體表凝聚的是死亡神甲,這也是鴻蒙至尊的神通,還有,方才你之所以沒死,是因為你施展了時間逆流!」

「你……你究竟是誰!」

傷痕纍纍的譚雲,獰笑道:「孫子,爺爺現在不告訴你,不過爺爺答應你,等你死的時候,一定會告訴你!」

「氣煞我也,找死!」白榮生怒嘯,正要對譚雲出手,突然身後的鴻蒙虛空中,傳來了司馬天嘯慘絕人寰之音,「啊!」

「不要殺我……」

白榮生猛然回首,眼前的一幕,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刺啦——」

卻是軒轅柔手持神劍刺入了司馬天嘯的頸部,然後,她麗影圍繞司馬天嘯頸部極速飛了一圈,隨後,軒轅柔香汗淋漓的持劍踏空而立!

而高達八百丈的司馬天嘯,頸部驚現一道血線,接著,線條越來越大,血液噴薄而出,百丈之巨的腦袋滑落斷頸!

已然被軒轅柔持劍割掉了腦袋。

當司馬天嘯聖王魂和九尊聖王胎飛出屍體的剎那,軒轅柔身影一閃,持劍將其滅殺!

「砰——砰!」

司馬天嘯腦袋、無頭屍體跌落鴻蒙虛空,砸落在鴻蒙屠神劍陣的陣幕上時,被陣幕威能絞得粉碎。

屍骨無存!

「嗖!」

頗為疲憊的軒轅柔手持神劍,飛到了譚雲身旁,望著白榮生,想到之前其輕薄自己的話語,美眸中儘是寒光,一字一頓道:「我一定要殺了你!」

「殺了我?就憑你們?」失去左臂,負傷的白榮生,突然放聲嘲笑道:「願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我不管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身份,但本少爺告訴你們,若你們和本少爺境界一樣,本少爺自然不是你們對手。」

「可是現在,呵呵,荊雲身負重傷,你們還想殺本少爺?我呸!是本少爺宰了你們兩個才對……」

下一瞬,白榮生似乎看到了什麼驚恐之事,像是被人突然掐住了嗓子,嘲諷之音突兀中斷!

「這、這是……鴻蒙至尊的神通光明之源!」白榮生驚恐萬分! 白榮生從古典記載中看到過,關於光明之源的傳言。

傳言,鴻蒙至尊施展光明之源后,無論傷勢多麼嚴重,都可瞬息間恢復如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