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哥哥和天涯少爺去了哪裡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雪兒皺著眉頭,繼而道:「哥哥的實力我倒是不擔心,我是怕你哥哥夢天涯惹事,到時候又打不過別人,那就麻煩了!」

夢蝶兒無語,好像就這小丫頭最喜歡惹事吧?剛剛才惹了一頭四階靈獸啊,兩人好不容易才逃出來啊,這怎麼還說自己哥哥喜歡惹事了,貌似自己的哥哥一直很沉穩啊!

「嘿嘿,小白啊,你畢竟在我哥哥的旁邊待過?你應該很熟悉他身上的味道吧?要不,你聞聞看?看能不能找到我哥在什麼方向?嘿嘿,找到我哥之後,兄妹練手,一起去擊殺了那頭撼天虎!」

雪兒望了望肩膀上的小白,眼睛撲閃撲閃的,似乎能夠說話吧。

小白人立而起,兩個小爪子抱在胸口,竟是露出了一臉的鄙夷神色。

「好啊。。。你這小東西還鄙視我?不怕我打你嗎?」

雪兒沒有想到竟是被小白鄙夷,肉嘟嘟的臉蛋都被氣得鼓鼓的了。

然而,小白的嘴角更是露出一絲不屑,似乎在說一個字『切!』「雪兒,它是一隻小狐狸,呃,不是狼也不是狗,你叫她吻你哥哥的氣味,這個。。。太難了吧!」

夢蝶兒看不過去了,才開口提醒起來。

「我不管。。。。小白,你要是不找到我哥哥,以後你就沒法吃到我哥哥弄的烤兔子肉了!」

雪兒被小白的眼神氣的不行,出言威脅起來,顯然她跟小白杠上了。

小白一聽,眉頭一皺,然後鼻子嗅了嗅,竟是轉身用一隻爪子指了指雪兒的左前方!

「你確定!」

雪兒又驚又喜,沒有想到這小白還真的給她們指路了。

小白眼睛白了雪兒一眼,遂點了點頭。

夢蝶兒呆愣了一會兒,沒有想到小白的鼻子還真的可以通過嗅空氣中的氣味,來辨別人的方向。

「看見沒?小白還是可以的!」

雪兒露出一分得意之色,然後向著小白所指的方向而去。

夢蝶兒苦笑,旋即跟了上去,只能相信小白了,這秘境中極大,不然靠她們兩個人,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找到張楠和夢天涯呢!

「不知道那傢伙現在在幹什麼?憑藉他的實力,應該沒有什麼危險吧!」

夢蝶兒一邊和雪兒趕路,心裡這般想著,才一天多時間沒有見到張楠,她竟是覺得有種如隔三秋之感!

張楠正躺在巨石之上,在思考怎麼給小靈弄一套女式的服裝,嘴裡叼著一根雜草!顯得極其悠閑。

突然,他眉頭一皺,一個側身閃開,而這時剛好一道白影躥出來站在了之前他躺得地方。

「小白!」

沒有想到沖後面叢林中跳出來的竟是小白,這令張楠感到有些高興,於是笑著走過去,把它捧了起來:「你不是跟雪兒在一起嗎?她人呢?」

他話剛一說完,又是見到兩道人影追了出來,正是雪兒和夢蝶兒。

「嘿嘿,小白真厲害,果然能夠找到哥哥!」

雪兒剛一出來,便是笑著露出了兩顆小虎牙,繼而又迫不及待的補充道:「哥哥,見到你太好了,走吧,我們去收拾一頭撼天虎吧,太厲害了,我和蝶兒姐姐兩人聯手都對付不了,還是要你出手啊!」

「撼天虎!?你這丫頭,又去招惹強大的靈獸嗎?」

張楠的臉瞬間冷了下來,剛才的笑意瞬間變成了微怒。

「呃。。。。我這不是為了那內丹嗎?」

雪兒低下小腦袋,這才意識到自己哥哥好像不喜歡自己去犯險。

「你這兩天。。。還好吧?」

夢蝶兒則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聲問道,儘管見到張楠安然無恙的站在了她的面前,她還是不由得關心起來。

「呃。。。還好,你來的正好,把你儲物袋裡面的衣服先給我一套吧!」

張楠突然想起要給小靈一套衣服的事情。

「衣。。。衣服。。。哦好!」

夢蝶兒先是一驚,旋即臉上露出一絲羞紅,沒有想到張楠竟是有偷偷吻自己體香的習慣。

手掌一翻,一套粉紅色的衣衫便是出現在了夢蝶兒手裡,旋即她低頭便是不好意思的遞給了張楠。

「哦,謝謝了,剛好小靈沒有合適的衣服,所以就給她一套了!」

張楠接過衣服,解釋了起來,見夢蝶兒那害羞的模樣,他也明白是夢蝶兒誤會他的意思了。

「小靈!?」

雪兒和夢蝶兒皆是一口同聲的說道。

「嘩啦!」

而此時,一道極其曼妙的身子從張楠背後的水潭中破水而出,一下子跳出來站在了地上。

「呃!哥哥。。。你難道剛才在偷看這位姐姐洗澡?」

雪兒看了看站在那裡剛出浴的女子,又想起了剛才自己哥哥正躺在這裡的石頭上,不由驚訝的說道。

張楠嘴角微微抽搐,而他也看見夢蝶兒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ps:各位不好意思,最近實在很忙,上白班天天加班,要寫兩章都困難啊。。。大家先忍耐一下。。。過段時間我轉夜班了就會多點時間碼字了!! 夢蝶兒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起來,沒有想到這兩天她一直擔心張楠過得好不好,可到了最後,自己是瞎*心了,他竟然在這裡悠閑的陪別的女人,而且那女子身材很好,就這麼光光的站在那裡,可以想象,這兩天張楠跟她指不定都發生了什麼!

想著想著,夢蝶兒感覺鼻子一算,眼睛微微泛紅,淚花在眼眶裡面打轉,似乎時刻都會掉下來一般。

「我這是怎麼了?我為何會為他難過?或許在他心裡,我什麼都不是吧?或許一直以來都是我在自作多情罷了!?」

夢蝶兒心裡不停的想著,越加覺得是自己太天真了,她或許不介意和別人一同分享,但是她很介意的是或許張楠的心裡根本就沒有她。

終於,兩行清淚滾落而下,好似無窮的委屈壓抑著自己。

「你。。。沒事吧?」

張楠不知道該如何向夢蝶兒解釋這一切,雖然自己剛才並沒有刻意偷看小靈洗澡,但自己畢竟還是看見了得。

可是,女人最怕就是男人這樣的話語,當張楠這四個字一出,夢蝶兒更是哭得都快嗚咽了。

她一邊用手擦著臉上的淚水,一邊轉身道:「我沒事兒,我去那邊歇會兒!」

說完,夢蝶兒轉身便是向著遠處跑去。

「哥哥,我覺得蝶兒姐姐喜歡你,你還不去追嗎?」

雪兒泯著小嘴說道,而這個時候小靈也光著身子走了過來,眼裡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剛才那女子為何哭了?

「雪兒,你教她怎麼穿衣服吧!」

張楠把衣服遞給了雪兒,快速向著夢蝶兒追了上去。

雪兒拿著衣服,滿是驚訝的看了看小靈:「你不會穿衣服?好吧,讓我來教你吧!」

「嗚嗚嗚。。。。他不喜歡我!」

夢蝶兒跑到了一顆大樹下面,哭得跟個淚人兒似得,用腳不停的踢著大樹,似乎這樣能夠發泄心中的痛苦般。

然而,此刻痛苦萬分的她,並沒有注意到他已經追了上來,並且正站在他的身後。

張楠伸出一隻手,準備去拍夢蝶兒的肩膀,可剛伸出去便是聽見了夢蝶兒的這聲哭訴,頓時,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她。。。真的喜歡我!」

無比的喜悅傳來,一直以來,張楠對夢蝶兒也是有著感情,夢蝶兒不僅長得漂亮,而且那性格也是讓他喜歡。

但是他一直卻不知道該怎麼去向她表白,要知道即便兩世為人,他也沒有談過一次戀愛,所以表白對於他來說,無疑是一件頭疼的事情,而且他心裡很怕自己表白后被拒絕,到時候面臨無比的尷尬。

既然知道夢蝶兒喜歡自己了,張楠心裡再也沒有了顧慮,而且自己的功法,也決定了自己終究是要做一個風流人物,雖然不知道夢蝶兒到時候會不會跟自己的六道輪盤的某種靈魄有著最佳親和度,但是他也決定了要收了她。

張楠心裡很是激動,喜悅無比,但是表情卻刻意變得嚴肅起來。

他伸手,拍了拍夢蝶兒的肩膀。

夢蝶兒轉過身來,一見是張楠,立即用絲巾擦拭自己的淚水,她很想狠狠的揍張楠,可是卻狠不下心來,而是嗚咽著:「你。。。怎麼來了?」

張楠並沒有說話,而是直直的看著面前的夢蝶兒,此刻的她,淚水濕了妝容,但是看起來卻是那麼的美麗。

被張楠直直的盯著她的眼睛,夢蝶兒一時也愣住了,不知道張楠到底要做什麼。

毫無預兆,張楠一下子低下了頭,猛的吻上了她的紅唇!

「嗚!」

夢蝶兒還想說什麼,可是卻發現張楠那滑溜的舌頭已經伸進她的嘴唇裡面,在嘴裡一陣胡亂的攪動。

夢蝶兒張大眼睛,一時失神,感覺這一切仿若夢中,身體似乎一下子沒了力量,軟弱無比。

張楠見夢蝶兒沒有反抗,更是緊緊的抱住了她,想要將她融進自己的身體一般。

「呼!」

過了好幾秒的時間,夢蝶兒才反應過來,大口的喘了一口氣,扭開脖子,閉著眼睛,一臉的痛苦道:「你。。。你幹什麼?你個se鬼?我可是你的二小姐。。。你。。。你敢輕薄我!」

夢蝶兒雖然嘴唇此刻已經逃掉了張楠那笨拙卻霸道的吻,但是身體還是被張楠緊緊抱在懷裡,神色慌張的她,說起話來都語無倫次了,臉上無比的紅潤,要知道這可是她的初吻,竟然就這麼被他如此霸道且突兀的方式給奪取了。

「呵呵,我不管你是二小姐還是三小姐,我只知道,我喜歡你,你以後是我的女人,就這麼簡單!」

然而,張楠卻是笑了笑,極其霸道的說道,說完,他再次吻了上去。

「我的女人!」

無比霸道卻蠻橫的話語,此刻落在了夢蝶兒的耳朵里,卻是那麼的幸福,這個時候,她什麼都不在乎了,因為只要她是他的女人,這便足夠了。

夢蝶兒徹底被融化了,她心裡不再有一絲的反抗,而是開始迎合起來,兩個人的舌頭相互的糾纏,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了一般,這樣的感覺竟是這麼的美妙。

一顆大樹上,兩道身影緩緩露出頭來,很是好奇的望著下面的二人。

「這便是人類所說的接吻嗎?」

小靈低聲問道,而她也看得很認真,似乎在學習。

「嗯,看樣子好像很好吃的樣子。。。。他們再吃對方的口水!」

雪兒不懂裝懂,懵懵懂懂的說道。

「切,兩個白痴!」

小白心裡暗自鄙夷雪兒和小靈,特別是小靈,那麼大一個人了,連接吻不懂?難道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呵呵,小子,你倒是讓我們一陣好找啊!沒有想到你竟是在這裡享樂!呵呵,不愧為一對狗男女!」

突然,天空中一道女子的笑聲響了起來,打斷了張楠的初吻!

張楠緩緩抬起頭,臉上瞬間冷了下來,一種殺氣如同實質般冒了出來:「昨日若非你偷襲得手,我早就要你了得賤命,今日你不好好的龜縮起來,反而敢出來送死,哼,不為別的,就為你剛才那句話,就已經宣布了你的死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