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她是青蓮教教主。」魔女幻音正色道:「父君,您可知道那些凡人城池被魘氣沾染后成了什麼樣子?又可知道她到底吞噬了多少人才有了今日這般修為?您可知道……」

haohaoxue 2021 年 10 月 28 日 0 Comments

「她是我的魔后。」老魔君定定地看著她。

魔女幻音啞口,她盯著老魔君許久,才顫聲問:「可您也是魔君!您難道真的不顧您的子民了嗎!」

看著這個和她極像的女兒,老魔君突然伸手,將魔女幻音扯了過來。

不等魔女幻音掙扎,他便抬掌按在她的后心,渾身靈力蜂擁著朝她體內涌去。

魔女幻音驚惶地質問:「父君您幹什麼!」

下一瞬,老魔君已經施法定住了她的身形。

天邊雷雲匯聚,紫金色的劫雷叫囂著,似乎隨時都會劈下。

天邊的女子忙落下數丈,啃著火燒含糊不清地說:「瞧見了嗎?這也是給修為的方式。」

她身後的男人替她撐著傘,一半身子已經被魘氣吞噬。

無妄塵木然地抬頭,定定地看著屋門的方向,勉強從喉中擠出一聲應答。

但他很快又給自己找到了理由。

「老魔君和幻音血脈相通,靈力同源,所以才能用這種法子。」無妄塵說。

灼華不可一世的撇嘴,聲音更是悠然。

「別看了,屋裡的那人不屬於你。」

院子陰影里緩緩走出來一人,那人已經瘦弱到似乎隨時都會死去,身上衣裳飄蕩,可體內的力量依舊是強橫的。

「同類?」魔后喃喃,警覺地盯著灼華,以及無妄塵。

很明顯,她是認識無妄塵的。

灼華嗤笑,嫌棄地打量著魔后:「誰會與你是同類?」

好笑! 「啊……魂獸大森林我們終於到了。哈哈哈。」

歷時十一天,戰天殤他們終於走到了魂獸大森林。

終於到了目的地,大信狩獵團也很開心。

吳剛點了點頭道「嗯,總算到了,這一路可真不太平。前後竟然遇到五波山匪。以前也沒這樣啊,最近是怎麼了?看樣子要出事了。」

戰天殤也點了點頭「是啊,以前我也沒聽爹爹說過,在一個地方能出現這麼多批的山匪。對了,吳剛大哥,接下來怎麼辦,我們去哪?」

「我們這次也需要去尋找幾樣靈藥和魂獸,而且小兄弟你要的東西也很分散。所以等會兒,鄭泰他們會帶走一部分的兄弟去尋找幾樣比較容易得到的靈藥。我們一會兒直接直奔核心外圍,去尋找磐心棘,這樣能盡最快的速度解決。」

吳剛說完便迅速的調整了分隊,除了戰天殤和黃韜其他的全被鄭泰帶走了。

「好了,小兄弟,我們也走吧。路還長呢。進了森林就小心點了。我們人少,這裏有不少狩獵團,遇到就躲著點。走吧。」

隨後大信狩獵團便兵分兩路,深入魂獸大森林了。

果然,不愧是魂獸大森林,就是比魂獸森林要熱鬧的多。不光是魂獸種類增多了,就算是狩獵團也遇到不少,而戰天殤他們也遠遠避開了。

「這人可真的不少,這一下午遇到不下十個狩獵團了。還有各種分散的人,我在魂獸森林待了八天,都沒這一下午遇到的人多。」

扎了帳篷后,坐到篝火旁,戰天殤三人吃着烤肉,準備過夜了。

將一塊鹿腿撕下一大塊后,沒兩下就咽了下去。

黃韜抹了抹嘴角的油,又是一大口含糊的哼到:「那是,這魂獸大森林比魂獸森林大了不止百倍。這可是大陸上最重要的地方,很多人都是靠這裏養活的。那魂獸森林一隻玄獸級別的都沒有,如果沒有事,誰去那啊。」

戰天殤也扯了一口鹿肉,點了點頭。

「等等,有人過來了。按理來說在這裏討生活的都不會互相打擾,除了認識就是仇家會過來了。你兩個先到樹上去,看情況再下來。」嘴裏肉還沒咽下去,吳剛便聽見遠處一陣馬蹄聲。

「吁……」

一陣塵土被激起,二十幾個人騎着馬停在了帳篷的旁邊。

「哈哈,果然是老侄你啊。怎麼今兒一個人來的?」

戰天殤現在一旁的書上,觀察起了這些人。

說話的是名大約五十多的老者,也是這幫人人的首領。再看這二十多人個個凶神惡煞的,不像善茬。不過,在幫男人中間還有一個女孩的存在。

那女孩一看就知道年齡不大,騎着一匹白馬,身着一身藍色的皮甲,盡顯颯爽英姿。雖然看不見臉但能感覺到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原來是老叔你啊,我這次有個任務,暫時和手底下的兄弟散開了。」見是熟人,吳剛便也鬆了一口氣。

「我和你們娘親有舊,這次我們遇到一個不錯的獵物,你也一起來吧。」

「老叔抬舉我了,有您在,這魂獸大森林沒有什麼能夠阻擋您的。何須我呢。」

這記馬屁那老者很是受得,捋著鬍鬚笑了起來「這次主要是陪我這小孫女來散散心。正好,你也可以保護一下她。佳玉來過來。」

果然,護在中心的那少女是這老者的親人。

只見那少女夾了一下馬,從人群中走出來,下了馬,對着吳剛抱了抱拳。

吳剛也立刻回了一下禮,不由的點了點頭。

「不虧是老叔的孫女,一點不輸好男兒啊。」

那老者聽聞此話又是大笑着捋了捋鬍鬚。

「我這孫女今年才十歲,已經是啟魂境八階了。是普蘭學院的高材生。可是有望繼承我位置的人。哈哈哈。」

「果真是虎父無犬女。小侄女真厲害。」

那少女捂嘴笑了笑,「叔叔客氣了,我也不過是學院培育的好。不值一提。」

「對了,剛子。你大哥的傷好些了嗎?紅蜂這幫傢伙真是膽子大了,剛子你放心,你大哥的仇總有一天我會給你們找回公道的。你放心,有我在爆獸他們不敢說什麼。」

吳剛一聽立刻抱拳到:「老叔太麻煩你了。你放心這紅蜂我們一定會剷平他們的。」

那老者也笑了笑,擺擺手以示不要放在心上。

「讓你樹上那兩個兄弟下來吧。」

吳剛無奈的笑了笑,對着黃韜招了招手,戰天殤便和黃韜從樹上跳下來了。

「瞬閃三段飄,一閃。」

戰天殤瞬間便出現在了吳剛旁邊,出現在了那少女對面。

下來才看清那少女雖不是絕色,但還是有幾分姿色的。

因為皮甲的緣故,只露出了天鵝般的玉頸。五官長的很是精緻。明眸皓齒,小瓊鼻。梳着一頭利落的馬尾,一道斜劉海遮住了左額頭,給潔白的面容上又多增添了幾分神秘。

可能是被突然出現的戰天殤嚇到了吧,瓊鼻微動,明眸中神光流轉,似乎對突然出現的這人感了些興趣。

那老者也是,捋了捋鬍鬚淡淡的說到:「這小子,好快的速度。不過可惜才是死魂二階。」

那少女本還有些興趣了,可一聽才死魂二階便沒了興趣,再定睛一看。還是個小男孩,還沒到自己肩頭呢,更是沒了興趣,即使這個男孩長的十分可愛。

「黃韜,小兄弟。我給你倆介紹一下,這位是圖乙帝國的李家現家主,李震堂老爺子。」

黃韜和戰天殤立刻對着李震堂老爺子抱了抱拳。

那李震堂笑着擺了擺手,「不過是個糟老頭子罷了,哈哈哈。小傢伙,你不錯嘛,才死魂境這速度可以。」

戰天殤也沒解釋啥,只能笑了笑。

「叔叔,我能和你手底下的這個叔叔打一場嗎?」

一直在旁邊看着的李佳玉,突然對着吳剛拱了拱手。

「額……這……」吳剛無奈的看了看李震堂。

李震堂笑着搖了搖頭,「別看我,這丫頭就熱愛戰鬥,你看她身後的那些侍衛全部都被她挑戰過。不過這些傢伙真不爭氣,竟然沒一個贏這丫頭的,哈哈哈。」

看着李震堂也沒啥意見,吳剛也不能說什麼了,只好叮囑了幾句黃韜,便讓黃韜上去切磋切磋。。

作者說0/200

2000-2020中文在線 第三百三十五章石像活了

石像很強大,很可怕,對羽化神朝的高手來說,如同一尊魔神,難以抵擋。

德帝高呼要請藺九鳳出來。

但實際上,藺九鳳早在石像墜落之後,就從修行之中驚醒了。

轟!

他立即撕裂空間,出現在了帝都之內。

上一秒,德帝剛大喊請藺九鳳出山。

下一秒,藺九鳳身形就站在了虛空。

一腳踹出,砰的一聲,石像身體猛地震動一下,搖晃的後退三步,立即站穩,雙眸赤紅的看著藺九鳳。

沒有太大的動作,石像好似在思考一樣。

而藺九鳳則是動了動腳踝,神情嚴肅。

這尊石像很堅硬,他剛才用的可是突破后的祖仙力量,卻只是讓它後退三步,就沒有其他的事情了。

雖然藺九鳳沒有動用反生命大道陣法,但是他的祖仙力量,也是不可小覷的。

足可見這個石像的材質有多麼的好,承受祖仙的一擊,完全沒有損傷。

帝都之內,本來倉皇逃竄的人們看到了虛空站立,白衣飄飄的藺九鳳,驚為天人。

一些年輕人不知道藺九鳳,在過去五十年,藺九鳳就沒有出過風頭,新生代的人根本不記得他。

但是老一代可是有很深刻的印象。

九鳳大帝,羽化神朝的守護者,曾經扛著羽化神朝前進的強者。

他幫助德帝改革,他鎮壓萬族,他舉世無敵。

在那個時代,沒有人是九鳳大帝的對手,敵人聽到這個名字,都會不自覺顫抖。

但後面五十年,天才雲集,高手輩出,九鳳大帝隱匿世間,逐漸被人遺忘,除卻老一輩還記得,新生代的人不仔細了解,根本是不知道九鳳大帝的。

如今帝都遭此劫難,九鳳大帝突然出現,一下子把大家帶入了那個萬族橫空出世,帝國風雨飄搖,他孤身一人去鎮壓萬族的時代。

一時間,歡呼聲不斷,大家高呼九鳳大帝這個稱號。

當世第一強者,再度出現。

可藺九鳳沒有聆聽這些人的歡呼,他嚴肅的看著石像,冷冷的質問:「你是來自哪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